曹长青:川普损国家形象 希拉里害美国人民

看完美国总统候选人的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电视辩论,更强化一个认知:如果川普当选,会损害美国的形象;如果希拉里当选,会伤害美国人民。前者是伤面子,后者是害里子。而且损害的程度也不同。

说川普损害美国的国家形象,是因为他属于风头超过理念的那类人。在今年一月的“川普和中国痞子”一文中,我曾指出,川普这种风头狂,不仅可以随口胡说,而且可以没有底线。正如前共和党总统提名人罗姆尼所说,美国总统或总统提名人,是美国的脸面。从这张脸,可看到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而像川普那样随口损人、谎话连篇、趾高气扬,没有一点文明人的样子,如果当上美国总统的话,会为全世界的反美者提供嘲笑美国的各种机会,也为左派民主党提供攻击共和党的炮弹。

但某些人的担心——川普上台,美国将会天下大乱——则是杞人忧天。因为美国有成熟的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制度,有强大的独立新闻媒体监督,更有参众两院的弹劾机制等等。所以川普的行为会受到极大的制约,如果他违法,将会遭到国会弹劾;如果他胡说,就会遭到媒体的炮轰。即使他非常节制和自重,也会被左派媒体用放大镜查看、修理,这就是美国的两党政治的好处之一,不管哪个党上台,都有意识形态上的对手的媒体(左右两派)严加监督,甚至故意找茬。前总统小布什说,在美国(也是在西方所有民主国家),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是被关在笼子里的,意思是权力者会受到制度、选民和媒体的监督制约,谁也无法乱说乱动,更别说像专制国家的领导人那样胡作非为。

川普上台的话,在国家政策方面,当然会推行共和党保守派的理念,在选择最高法院大法官、减税、限制非法移民、保护国家安全等方面,都会按本党理念的路子去做,尽管他能做多少,在多大程度上实践自己的诺言还是未知数,但最起码,他的主要政策不会使美国变得更糟。换句话说,美国的“里子”(实际状况),应该是比奥巴马时代要好。

而如果希拉里当选的话,美国则会是另一种景象。作为美国的第一个女性总统,她大概会让全世界的女权主义者们更扬眉吐气一把,因此也对美国增加一点好感。作为一个老牌政客,希拉里不是川普那种政治素人;无论面对多么尴尬的局面,她都能左右逢源地应对,无论是圆滑还是假话,她都可以表达得炉火纯青,不会伤害到美国的国家形象。

但希拉里要实行的政策,却会严重地、实质性地伤害到美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川普和希拉里各自都说了一大堆谎话。川普的谎话主要是就他个人的言论和经历,而希拉里的谎言则多是跟美国的国家利益有关的。也就是说,川普的谎话主要是损害他自己,而希拉里的谎言则更损害美国。

两个候选人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已经开始佐证我上述的看法。例如,川普的讲话明显收敛很多(当然是在他本党的建言和压力下),他尽量表现得稳重,不像以前那么嚣张,虽然不得体的表情依然很多。但在政见上,川普首先强调他要捍卫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如果当选,他明确承诺一定会提名保守派(捍卫宪法原则,尤其第二修正案)大法官。就税收问题,川普表示要减税、降低福利。尤其就边境问题,他仍强势地表示要阻止非法移民进入和停留美国。

希拉里的演说和辩论一如既往地落落大方并颇有气势,她的神态表情、遣词造句,加上底气十足的声音等,都让她显得更像个总统的样子。但是,她的政见,则比他的总统丈夫克林顿更加左倾。

首先,希拉里虽然不敢公开说挑战宪法、反对第二修正案,但一直强调枪枝造成的死亡,毫不含糊地要强化枪枝管制。这个路子持续下去,最终就是走向剥夺美国人民拥有枪支、捍卫自己的安全和自由的权利。

相当多的华人对美国的“拥有枪支的权利”不解并反对,所以这是一个值得特别强调一下的议题。人民是否能自由地拥有枪支,是制约和推翻暴政的重要手段,更是权利和责任。早在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比美国独立宣言早80多年)时通过的《权利法案》就规定,人民拥有持枪的权利。美国是站在英国思想家的肩膀上,缔造了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独立至今240年,一直保护这个拥枪权利,这是让任何权力者都不敢、也不能走向独裁专制的重要保证。社会上滥杀无辜的现象,是“拥枪权利”的负产品(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好事没有负作用)。

美国民间共有三亿多枪支,比平均每人拥有一支枪还多。所以,无论怎么限购枪支,都无法阻止罪犯拿到枪支;禁枪只能禁住守法的人。更何况,即使全面禁枪,把民间的枪支全部收缴国有(虽然这是根本做不到的幻想),也无法阻止罪犯和疯子自造炸弹来杀人。严格禁枪的挪威也有疯子拿到枪支一口气杀了七十多人,连那么理性、严格的日本都有疯子在地铁放毒气或用刀杀人。所以,禁枪,表面上是要阻止社会上的滥杀无辜现象,但却能从根本上剥夺美国人民用武器推翻独裁暴政的权利和能力。所以,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是像言论自由一样重要的权利。美国未来的总统是否清晰明确地捍卫这个权利是一个指标性的问题。

希拉里如当选总统,她明确会提名左派大法官,严重威胁第二修正案,影响美国人民自由拥有枪支的权利。所以希拉里的当选,对美国人民的损害,是实质性的。

除了挑战拥枪权利之外,希拉里的非法移民政策也明显是损害美国的。在辩论会上,跟所有左派媒体一个腔调,她绝不用“非法移民”这个词,而是用“没有文件的移民”,拒绝称呼一件事情的真实名字(定义),就是拒绝真实,不承认现状有错,当然就绝不会改变。

在辩论会上主持人(福克斯电视主播华莱士)指出,在维基解密上看到,希拉里曾在外国访问时说,她主张“开放边界”。尽管她否认这种说法,但她明确表示过她会(比奥巴马)收留更多的移民,还要增加接收叙利亚难民等(奥巴马说接受1万,希拉里说要增至6.5万或更多)。毫无疑问,那种引进大批难民的政策,不仅是自找沉重经济负担,而且会造成目前欧盟国家那种危机,因欧盟国家签有《申根协议》,相互开放边界,会导致恐怖分子和非法武器更容易进入美国。法国几次遭恐怖袭击(导致近二百人遇难),都跟边界开放造成的漏洞有关。所以不久前英国公投时,多数英国人选择脱离欧盟,其中就有脱离这个《申根协议》,保证边界和英国人民安全的因素。而希拉里的大幅引进“战争移民”、放宽非法移民等政策,只能进一步危害美国的安全。

在国内经济政策上,希拉里更是明确表示要增加福利。钱从哪里来?给年收入25万以上的人大幅涨税——劫富济贫。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凯恩斯、罗尔斯等左派 “四斯”的思路,通过政府力量强行均贫富。奥巴马上台时,美国领福利卷的人有2700万,他执政八年,目前领福利的已增至近5000万人!用勤劳工作者的钱养懒汉,结果就是制造更多靠吃福利过活的懒汉。在华盛顿(因是首都,福利更多),黑人单身母亲的比例已高达75%,年轻女性多生几个孩子,就可靠福利生活,收入比一般秘书等职业更高。

奥巴马执政八年,由于其一系列社会主义政策,导致国债增加了8.26兆美元,增幅74%。已使美国国债高达近20兆。奥巴马刚当选总统时,国债占GDP的比例是73%,现在则是105%。联邦政府60%的花销是各种福利。

在美国有这样庞大债务、处于严峻危机之际,希拉里仍强调要增加福利开支。在这一点上,希拉里显然不如她的丈夫。克林顿当总统时,仍能削减福利开支,向共和党的小政府理念倾斜。当时跟克林顿同样走第三条道路(即体面地向共和党保守派的经济理念靠拢)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左倾的工党领袖),也是限制福利和政府开支,向撒切尔夫人的经济道路倾斜,赢得了大选。但从希拉里的口气来看,如果她当选总统,美国的财政赤字和福利开支将会飙升,领福利卷的人将很快超过目前的五千万人。这将是希拉里上台对美国经济和美国社会健康的最大损害。

除国内经济之外,在外交部分,尽管川普和希拉里相互攻击,但实质上不会有大的、本质的变化。就ISIS、叙利亚和伊拉克问题的处理,谁也不会做的更果断、更有成效。很遗憾,有魄力有能力的总统候选人都没出线,导致美国无法真正担负起世界领袖的责任,这是世界的悲哀。

如上所述,川普和希拉里都撒了一堆谎,但希拉里的谎言都涉及美国国家利益,所以更损害美国。第一,她擅自把三万封电子信删除,已触犯了美国法律,她就此的一连串谎言性质非常严重。二是希拉里和她丈夫办的基金会,接受沙地阿拉伯等中东国家的捐款,而那些国家不仅有严重违反人权的劣迹,更有支持恐怖主义的恶行。为了大笔金钱的进入而无视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这样的人做总统真是荒谬。

除了政治、经济、外交等重大议题以外,在社会议题上,川普迎合保守派,坚决反对堕胎,加上他对女性的一堆侮辱性语言、被指控性侵等等,都会使他丢失相当一大批女性票。在涉及女性的全部议题上,川普都拜下风。

川普拉出克林顿总统的性丑闻来攻击希拉里,以此做自己的挡箭牌,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虽然希拉里曾袒护克林顿,但她毕竟也是受害者。另外,希拉里支持女性堕胎的权利,捍卫目前最高法院判堕胎合法的条文,会得到更多当代女性的认同。

最后,川普的恶劣之举是,他不誓言认同总统大选的结果。在之前的演讲中,他也曾表示,如果他没当选,可能会以选举不公等起诉希拉里。这点有违美国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美国建国240年来,无论选举中都多少弊端,最后大家都尊重选举结果,当年民主党在伊利诺州严重作弊(用死人投票,赢的选票比选民人数还多),导致尼克松败给肯尼迪,但共和党的尼克松没有起诉,而是接受了选举结果,哪怕其中有明显、明确的非法状况。二千年小布什以微弱多数赢得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戈尔不服气,曾发动群众抗议,但最后也是接受了选举结果。川普(如败选)可能不接受选举结果的做法,不仅背离常规,更说明他对美国的传统和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严重缺乏认知。

很遗憾,今年的美国大选是在痞子(川普)和骗子(希拉里)之间选择。但就总体而言,川普的痞气,损害的只是美国(尤其是共和党)的形象。他的政策基本仍是保守主义,有利于美国人民。而希拉里的骗术(在电邮门、利比亚美国大使馆被袭、她的基金会等问题)表明,其人品绝不比川普好到哪里,只是川普在表层,一目了然,并强烈遭人反感,而希拉里则是在内部,不易明察,在本质上更糟。尤其是她的左倾社会主义政策,将会给美国人民造成实质上的损害,摧毁美国的立国根基。

今年的美国大选让大多数选民,无论是左派右派、民主党共和党,或自由意志论者(libertarian),都不开心、不满意。也让世界看笑话。这场在骗子希拉里和痞子川普之间选择,无论谁赢了,都是美国输了。

但是,我们绝不能因此而否定美国的民主政治。这次选举就是一个好的民主制度的负作用、负面结果。独裁国家的领导人和媒体以此贬损美式民主,就等于是要北韩金正恩式的“绝对完美”。水至清无鱼,追求完美,往往是正得到完美的反面!那种以美式民主不完美而支持专制政权的想法则是愚蠢之极的害人害国。

民主体制的最大好处就是有纠错的可能,无论谁选上,做不好,几年之后就被选掉。这是民主宪政的最优越之处,这是任何独裁专制都完全无法同日而语的、最大保护个人的自由和尊严的制度,比那种只要吃饱肚子就可以任独裁者践踏尊严的体制要优越千百倍、人性千百倍!

2016年10月20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7 comments

  1. 曹老师,您太牛了!昨天在朋友圈看到您08年8月的一篇「旧文回顾:奥巴马和美国第四次左倾浪潮」,神准预测08年之后的形势。太佩服了!ヾ(。 ̄□ ̄)ツ

  2. 不敢认同你最后一段话。普选民主体制的确能保证政权的和平轮替,但轮替不等于“纠错”。旧的政权被新的替代,不等于新政权一定比旧的好。比如台湾,搞了20多年民主选举,经济越来越差,总统越来越无能。美国也是如此,总统执政能力以及对世界了解水平越来越差。这次总统选举进一步证明,民主选举未必能选出有效有能力的总统。现在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普选民主体制不适合不发达国家。你如果还是不愿意承认这点,请问你能为印度菲律宾这些民主国家的贫穷落后辩护吗?印度与中国60多年前同时建国,建国时同样贫穷落后。但65年后的今天,实行英国制度的印度依然贫穷落后,而实行不同制度被西方赌咒的中国,却成为世界富裕强国。

  3. 不认同。相反,我认为这是最好的一届选举。因为它教会所有选民,要懂得权衡轻重,要接受人的瑕疵。人很少能完满,才干和私德,又往往不能兼备。以德轻才,为贤者隐,虽然不足为奇;但真正足以成事的,是德吗?大节不亏,私德瑕疵,何可厚非?
    总统并不是虚位。任何政令、政策,都将影响深远。职业能力和职业操守,才是需要审慎核定的指标。至于仪容仪表、礼仪、私德,这些是锦上之花,可有可无。川普若当选,说明美国人已经成熟到能够包容瑕疵、认可才华。比起选出绣花枕头的地方,这完全值得光荣,又怎么会失去颜面?

  4. 曹先生分析的很好,很佩服!特别是对拥枪的看法,非常客观准确。我问过许多美国人,他们都说,“我们手中的枪是用来保证国家的民主,对付可能发生的暴政的。二战时,德国纳粹就是先缴民间的枪,禁枪之后施暴政的,如果民间拥枪,犹太人能被大批抓进集中营吗?!……民间拥枪是国家民主的根本保证,欲施暴政必先禁枪,而有人用枪杀人犯法,是副作用,我们不能舍本逐末因噎废食。……煽动禁枪的,多是不懂美国民主的移民和怀有某些目的的政客,……在我们美国,永远不可能禁枪!”
    有一点和曹先生商榷: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是合法+公平的竞争规则,竞选或/和投票的舞弊现象一经证实,选举的结果应废除,这就好比考试作弊成绩不算,如果投票机被自动篡改是人为的话,即:有人在投票机编程上做了手脚,选川自动变选希的话,应废除结果 + 重选。真正的民主就是战胜不民主不合法不公平的过程,就是允许川普以选举不公等起诉希拉里。这点不会有违美国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只会使民主走向更加伟大 + 成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