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为什么要拒绝希拉里

在共和党总统初选时,我是强烈支持德州参议员克鲁兹的,并希望克鲁兹为正、佛州参议员卢比奥为副。两人都才40多岁,都是西裔后代(也会讲西语),都很有口才,并有坚定的共和党理念。这两人如搭档,一定会大赢民主党的任何候选人。

但没想到由于克鲁兹跟卢比奥、俄亥俄州长卡西奇“分票”,居然让横空出世的商人川普成了共和党总统提名人。一直到选举后期,毫无任何希望的卡西奇都不退场,卢比奥也退的太晚,直到把克鲁兹的机会完全“磨光”,大家同归于尽。这有点像2008年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党内竞选,由于北卡参议员爱德华兹(John Edwards)退选太晚,分了希拉里的票,结果让奥巴马赢了。

我曾写过好几篇文章痛批川普的痞气。但现在人们只能在川普和希拉里之间做选择。川普人品糟糕,希拉里更是浑身老政客的狡猾和欺骗。她为了权力不择手段,不仅撒谎欺骗,甚至公开违法。在利比亚班加西问题上(四名美国外交官被杀害),她明显撒谎欺骗美国人民。在电子信问题上,她擅自删掉三万封自己的电邮,明显是隐瞒其中的泄密等严重的问题!据最新民调,67%的美国人认为希拉里虚伪、撒谎(CBS);68%的选民认为她不可靠,不得被信任(CNN)。

而从政策角度来讲,希拉里更不可接受。昨晚她接受民主党总统提名人的演讲,清楚、明白地向全国宣告,她不仅要全方位步奥巴马的后尘,更要追随她的竞争对手、社会主义分子桑德斯的路线。她如果当上了总统,美国起码会面临八个不可承受之重:

第一,最高法院由于保守派大法官去世出现空缺,希拉里当选,一定会任命非常左倾的法官,使美国高院失去平衡,更加朝向民主党的方向。

第二,除了已经空缺的大法官位置,最高法院还有其他几名80多岁的大法官,最近几年都可能退休。如果希拉里当权,只要再任命几个自由派(左派)法官,美国的宪法将会被改变,美国先贤确立的宪政原则等将受到严重威胁。希拉里昨晚演讲就直言,她当选后,将谋求修改宪法。

第三,如最高法院被左派掌控,那么照顾黑人的《平权法案》 (Affirmative Action)会被最高法院裁决成可能渗透各个领域的全面法律。这不仅影响白人的权利,也影响亚裔的权利。例如在加州,华裔孩子考学的分数要比黑人多410分才能被录取。这种特别偏袒和照顾黑人(对其它族裔的不平等法案)的恶法,将会蔓延到各种企业等领域,后患严重!

第四,希拉里任命更多的左派法官之后,会导致目前已极具争议的男性进入女厕问题更加恶化。奥巴马政府下令,那些自认心理变性(为女性)男生,可以进入女厕(包括女性冲洗室)。这个行政命令遭到很多亚裔(尤其华裔)家长等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要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性侵和骚扰。那些没有做变性手术、仅仅宣称“心理变性”的男人可以自由进入女厕或女孩冲洗更衣室,会造成什么结果?如果最高法院的左派法官占多数,这项政策就会成为全国性法律,不仅会给女性带来危险,社会也乱套了!

第五,在民主党代表大会第一天的日程中,所有演讲者,没有一人提到“伊斯兰恐怖主义”。好像美国以及世界目前面临的严峻的伊斯兰威胁根本不存在一样!即使在希拉里的演讲中,也没有提到“伊斯兰恐怖主义”。所以如果希拉里进入白宫,她的民主党政府绝不会真正打击恐怖主义,因为他们连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名字都不提,更别提认知到这种对全球威胁的本质!

第六,希拉里演讲不仅没有提到怎样阻止大量非法移民越过边境涌入美国的问题,反而提出要给予美国的非法移民“合法身份”,等于鼓励更多人非法进入美国。这无疑会导致美国的安全、美国人的就业机会等都会进一步受到威胁。跟川普相反的是,希拉里曾明确表示,她支持接收更多的叙利亚难民,而毫不考虑美国的安全(恐怖分子渗透),美国出现德国正发生的那种悲剧。

第七,在经济政策上,希拉里的讲话内容很像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的,或者是希腊的社会主义总理的,都是要更多的政府对经济的掌控,提供更多的社会福利,以所谓平等的名字,反对自由(竞争),反对市场经济,反富,反商,反华尔街,反大企业,反一切成功的人。在美国的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的制度下,一切成功都会自动地变成富有。所以反富有,就是反竞争、反成功,本质是反对个人主义,推行群体主义。

第八,希拉里呼应极左的桑德斯的社会主义调子,也要学费全免,提高最低工资,政府提供更多福利等。从奥巴马上台至今,美国领取福利者从2600万剧增到4800万!这么多人领取福利,这么多政府项目,这么多开支和承诺,钱从哪里来?美洲的委内瑞拉,欧洲的希腊,都因为推行这种政府包揽一切的社会主义政策而导致国家陷入灾难(几乎破产)。经过中国毛時代那种国家控制一切经济活动,政府提供一切所谓福利的人更能懂得,那种所谓“平等”的大锅饭,就是最后大家一切受穷!在今天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已全球失败,欧洲式社会主义也陷入困境的现实(和事实)下,在美国,希拉里、桑德斯、奥巴马们,还要昂首阔步、理直气壮地走这种方向,把美国带向法国化、希腊化,甚至委内瑞拉化!所以在美国的最新民调,79%的民众认为,美国正走在错误方向!希拉里继续奥巴马的社会主义,只能把美国带入更大灾难。

为了扭转美国目前往错误方向奔跑的轨道,为了恢复建国先贤的宪法道路——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我们必须拒绝希拉里!

2016年7月29日于美国

12 comments

  1. 你们这是螳臂当车,妄想阻止世界潮流,最后只会被历史车轮碾得粉碎

  2. 长青兄,说川普人品糟糕,有证据吗?倒是网上流传不少川普好人好事的段子

  3. 曹长青已经堕落了,越来越极端,完全不具备一个学者素质,不能客观看问题,而是一面倒的陷入极端状态,应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是执政理念的差异,不可否认政治家有野心和个人利益,但是也不能否定政治家尤其理想的一面,也就是彰显自身价值,能够更好的领导美国。
    所以共和党和民主党是理念之争,而非简单的善恶之争,曹长青已经极端化了,对于希拉里攻击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要分出善恶的那种状态了,完全不是一个政治学者所具有的思维和观点。

    而且曹长青也越来越种族主义化,记得很早时候曹先生分析问题都是很有深度,特别是在专制体制的弊端方面,如今曹先生在分析黑人问题上,却又退化成了只是从表面现象进行分析的简单,粗暴的非黑即白。
    曹先生抨击了南非废除宗族隔离出现混乱,抨击了黑人行为,但是从未深度的向以往分析专制社会造成的后遗症,那样去分析南非长期的种族隔离制度导致的的弊端,在实现自由以后必然出现的问题。
    就像一个受虐待,得不到良好教育,并给他造成各种创伤的孩子,在成年后,获得自由之后,走上了犯罪道路之后,这个孩子除了本身的问题以外,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以前所在家庭里面所受的伤害,欺压和没有相应的教育有关。
    曹先生一味的抨击黑人,曹先生想过没有,一个体制长期压制黑人,使得黑人蒙受屈辱,使得他们缺乏教育,低人一等,当自由降临时,这些黑人就能一夜之间变得温文尔雅,一夜学会包容妥协的民主精神,就能获得知识大量积累和财富积累,使得国家就会一帆风顺平稳,快速的欣欣向荣的向前发展吗?
    满清王朝太监体制长期统治,导致了中国人民在共和的发展道路上也是充满了动荡和战乱,这其实就是后遗症。
    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在实现民主追求上也是陷入了战乱动荡,正真应该负责的应该是当年独裁者,长期独裁造成了大量后遗症,使得人们在民主的发展过程中缺乏足够的知识,理解和学习,因此必然会经过一段长期的混乱时期。

    美国黑人犯罪率高,种族争论等等这些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美国政府和社会当年建国时期违背美国立国之本,实行长达150年的种族压迫和歧视,造成的后遗症,这些后遗症的康复期是需要很长时间的。黑人一代,一代受压制,受歧视,使得他们缺乏知识积累,缺乏教育积累,尽管美国目前已经实现了种族平等,但是以前错误政策依然使得黑人总体的教育积累和财富积累处于不利状态。

    就像当年美国南北战争那个年代,北方废除了奴隶制,而南方实行奴隶制,但是在北方生活的自由的黑人更加悲惨,因为在奴隶制时期,奴隶主们就没有使得黑人获得公平的教育和获得知识和财富的机会,黑人考干农活出力,被奴隶主养活,其他一无所有。废除了奴隶制,黑人获得了自由之身,成为自由工人,但是黑人没有获得知识,财富积累,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可以说一无所有,如何与白人工人进行自由竞争呢?最后黑人就是流浪街头,或是干最脏,最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他们这种状况,又如何为自己下一代提供良好教育呢?一代一代很难翻身。

    在看看川普和希拉里,希拉里应该是一个严谨的政治家,反观川普在一系列问题上都是缺乏严谨和知识的。
    曹先生作为一个学者应该客观分析,碎肉可以有政治倾向,但是像现在这种一边倒的嫉恶如仇式的,以善恶观点分析美国选举政治,的确是太没有水平了。

  4. 转帖: 真正中产的愤怒—论川普的崛起和DNC上三德子支持者的嘘声 图
    首先声明一点,此文不是川普的粉丝文。虽然看起来会有这个效果,作为俄亥俄选民的O初选坚决支持俺们州长Kasich,但是我对他不参加RNC的小肚鸡肠行为表示遗憾,个人认为缺乏气量了些。此外,我个人朋友圈里研究生留学生及后续H1b还有做生意的等居多。此文有可能会让一些人不爽,提前通知一下。因为这文章是基于美国本土公民的角度来写和分析的。:-)
    RNC刚刚结束,DNC正在召开,在两个推举未来美国总统大会上发生了截然相反的两件事情– RNC上大佬四分五裂,互不买账,甚至还有烫伤住院不来参加的(如果只是为了不参加个党代会就故意烫伤自己,堪称今年最拼的共和党党代表。。。)但是川普靠着美国历史上最长的党代会结束演讲,一夜翻盘,首次在普遍民调上全面超过希拉里。

    而相应的数日后的DNC,大佬们一如既往的团结,但是任何人上来说希拉里好话的,都被场下近一半的三德子支持者大放嘘声,以至于极为尴尬。很多三德子支持者更是放话,宁选川普,也不要希拉里。这连三德子亲自出马都搞不定。他的支持者甚至在他建议选希拉里的时候也嘘他。毫不留情。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照理说面对一个政治菜鸟,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川普,作为华盛顿圈内人的希拉里打成这样无论结果如何都已经输了。她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美国政治精英(无论左右的建制派)的失败。而其根源是真正中产的愤怒。
    这里朋友也许会好奇,中产我们都懂,啥是真正的中产啊?这里追本溯源一下美国中产的过去,现状和对选情的影响。
    从历史来看,中产有两个定义,一个是在社会总人口中接近收入均值的群体,一个是在收入水平占社会总人口中相对最高比例的群体,考虑到社会有贫富分化问题,因此两者是有差距的,但是二战后为了宣传资本主义(自由世界)优越性,欧美都刻意在宣传西方社会是枣核形(10%底部,80%收入相差不大的中产阶层,10%富人)并这个和中位收入差距不大的庞大人数阶层叫中产阶层。而且鼓吹中产阶层是自由民主社会的中坚力量。日本也买这个账,因此号称一亿国民总中流。中国也有不少群体在鼓吹要培养“新兴中产阶级”。似乎只要培养了大量中产阶级,社会就完美了一样。
    唯一被忽略的是,在美国,这个中产阶级今天还存在么?我们的认知和现实差了多远?现在小O就来掰扯一下。
    从历史来看,如果按当年baby boomer时代的定义,中产是一个男人全职工作(包括蓝领例如汽车生产线装配工)这份工作就足以养一个房,两辆车,供俩娃上大学,顺便一个全职太太在家照顾。全家还能在假日去旅游一下。别觉得是天方夜谭,在二战后到70年代前,美国社会的财富和社会结构的确能达到这样。

    但是稍微对美国有了解的就知道,今天能达到这个生活水平的”中产“真是中产么?让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The U.S. Census Bureau reported in September2014 that: U.S. real(inflation adjusted) median household income was$51,939 in2013 versus$51,759 in2012, statistically unchanged. In2013, real median household income was8.0 percent lower than in2007, the year before the latest recession.”
    看好了,2014年的real median household income(真实家庭中位收入)足足比2007年跌了8%,近10%,这还是美国股市一片大好情况下。而且这是household median income(家庭中位收入),是一对夫妇加俩娃的水平。根据劳工部统计,美国个人收入来看,劳动力(16-65岁)年收入在2万5千美元以下的达到48%,75.25%的劳动力年收入在5万以下。93.40%的劳动力年收入在10万以下。这里我们还要考虑一部分符合这个收入水平的是居住在高消费地区因此工资收入比其他地区略高的伪中产(例如住在湾区一类的高消费地区,被整体消费额抬上去的)

    也就是说,今天来看什么是美国中产?个人收入3万到家庭收入5万左右才是美国中产。因为人口的50%收入水平在这条线上。事实上从1970年代开始,整个中产阶级就开始泄气。而全球化开始的90年代后这个速度更为加快,到今天的美国已经是准标准金字塔社会了。不过有中国和第三世界便宜货撑着,还没有变成完全金字塔而已。

    而一些富人为了自己利益所在,刻意严重扭曲中产定义(例如加入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家庭包括“收入25万以下都算中产阶级,25-100万算中上产,年收入100万以上才算富人”你知道家庭收入25万美元在美国是什么概念么?这收入超过93%的家庭收入水平。如果有人说我收入是top7%,是社会均值的5倍以上,然后我是中产,绝大多数人的回答估计是请圆润离开,走好不送)。更恶劣的是,这些富人往往冒充中产打着中产旗子来宣传鸡汤。而在政治正确下,以这些人所把持的媒体(大network主编收入恰好是这个水平,而他们是言论审批主力)也没人会说美国已经没有普遍意义中产阶层,社会已经从baby boomer期间的枣核型变成了金字塔型的事实。这就造成了很多富人实际在“代表中产”发声,而真正的中产却无处发声的情况。更恶劣的是,这些富人在标榜自己是”普通人“的时候,还把远离真正中产的生活方式当成范例,把自己得益的全球化和圣母心价值观当成普世真理。而让真正的中产去承受全球化和圣母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和代价。这个必然引起愤怒和积怨,而这个愤怒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左翼就演化为三德子的支持者,右翼就演化为川普的支持者,而建制派,无论民主共和,就是富人装中产那堆人。仅此而已。

    这种现象在OCAA讨论里也很常见,有人谈论起希拉里的时候标榜为“中产代表”还说“你我的孩子都能如此”,全然不顾他通过国际贸易发家,住在哥伦布最好的区,孩子一路私立到耶鲁,轻松愉快。而我是个小公务员,按他生活方式我直接得去吃土的现实。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
    “什么是美国中产?个人收入3万到家庭收入5万左右才是美国中产。他们能住某些人住的好区?上贵的学校,和某些富贵的孩子做同学?他们中去耶鲁的机会是多少?是普遍现象么?又有多少家庭能搞得起某些人嘴中的一些活动?从这个定义管希拉里叫”中产家庭“出来的孩子那是在侮辱中产。个人年收入8万3以上,家庭年收入13万5以上您老就是全美国收入中的top10%了,赤裸裸的富人,别说和我们是一起的,您没法代表我们。也不是”普通人”。还是那句话,住在好区里,有财力送娃去哈佛耶鲁,good to be you,不过过来说博爱和包容,然后把自己当role model,外加伪装一些根本不是中产的当”中产代表“。谢了,免谈。您屁股在富人那边。如果真的博爱和包容,refugee road那边有好多索马里难民,先拉上200去你所在的区常住,看你业主委员会怎么说。或者愿意的话去咱哥伦布的相对差区住两年。然后再说说看?”
    在包括小O在内的大多数中产眼里,那些蹲在好区里,娃一路私立去哈佛耶鲁,然后愣说自己是“普通人”,然后要求真正的普通人持自己观点,要不就是不博爱,不平等,有歧视,是不是应该先把自己从象牙塔拖里出来看看真实的世界?说到底,再安置难民不会安排到这些人所住的区对吧,Peter Liang事件时我们联系一些侨领,人家的潜台词居然是“我家娃不会当警察”所以要“团结”BLM。以保证自己生意对吧?这才是问题所在,川普好歹承认自己是富人,有些富人非得代表中产,真心精分啊。。。伪君子和真小人我个人宁愿选后者。这也是很多真正中产所想的。
    其实,美国文化并不仇富,甚至鼓励大家致富。而作为富人,你如果学川普,明说自己是富人,然后说一下对这个社会vision,然后提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并感觉正确的方案。美国大众会对你这个富人身份反感么?从现在来看并不会。但是如果富人伪造自己是中产,玩弄概念,兜售贩卖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去让大众承担一些自己根本不会承担的风险和责任,然后说自己是“普通人”说普通人的孩子和自己有一样的机会。全然无视以下问题:
    他的娃去私校或者好学区的公立学校不用担心在学校被Bully或接触毒品犯罪,未来也是医生金融候选,而不会去当大头兵和警察;
    他的公司做国际贸易,根本不植根于本土,因此没有被天使抢劫的担忧;
    他住在好区,有足够警力和保安保护,其财产和人身安全不会被住宅附近流窜的犯罪分子伤害;
    他可以靠非法移民降低自己的生活成本;
    那这个人有什么资本去和会受到这些威胁的人说歧视,说博爱,说平等,就因为他娃去了藤校?是“未来的领导者”?
    “你们平民的忍耐力太差了,不懂得长远利益,等我们靠转移总部去避税天堂的企业家们赚得盆满钵满,吸收了廉价的难民劳动力提高利润率以后,自然会分你们一点残羹冷炙。问题在于你们既不肯接受生活水平的下降和穆斯林或非裔罪犯共处,又不肯去死,这让我们很为难啊。“
    这不是一些精英的嘴脸么?当然,真要说出口那肯定博爱,平等,包容的。
    最近欧美右翼政党崛起,甚至有可能大面积的获取政权,是难民及犯罪危机下的欧美百姓—真正中产的真实情绪的表现,稍微对社会学有点良心的都很难把他们统统纳入民粹的范畴。当然,精英们可以大言不惭的指责百姓们的愚昧,不懂得为穆斯林,非法移民和黑人thug朋友们开道,然后自己住进护卫环绕的高档住宅高谈阔论平等自由与博爱,可是普通百姓和真正中产拿起的选票却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生命安全,如果连这都要被指责为民粹,那下次这些人拿起的不会是选票而是枪支,美国恰好有3亿把枪在民间。
    这里转述一段知乎问题的回答,也可以说明川普现象的问题:
    “无论川普的言辞多么激烈,川普的观念多么夸张,川普的表演在某些人眼里多么可笑。我们都不能否认一点:
    那就是川普不是希特勒,他没有强大的政治工具,他的演讲也压根谈不上煽动力,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但是就他这么一个人的种种”极端“不切实际的言论,却激起了如此多的铁杆追随者,大约三分之二的共和党选民相继被其俘获,其中很大一部分成为他的铁杆拥簇。这也就是说,川普的想法很可能代表一亿美国人的想法,而且这一亿人是美国社会最中坚的力量——白人中产阶级及底层群体(O注释:同样包括亚裔,非裔,拉美裔的对应收入群体)。这些人不甘心成为拉美族裔迅速扩张及白左精英刻意搞非裔,穆斯林难民来压低竞争成本的政治牺牲品。这几年里,共和党和民主党精英都在致力于争取异军突起的拉美族裔支持,长期忽视了这个族群的中间及底层人士。
    无论川普的言论多么不切实际,多么“极端可怖”,只要他代表了一亿美国白人乃至更大范围内群体的心声,那么他的每一句话,就必须被政治决策层和主流舆论界认真对待和讨论。因为这是任何一个政治结构维持稳定运转的基本规则——你不可能把一亿人的声音视作无物。
    但是,我们看到是什么?
    为了追求政治正确的主义。美国的主流媒体懒得辩论,直接给这一亿人的诉求,扣上纳粹的帽子,傲慢地把这一亿人形容成”没受过教育的蠢人。“
    美国的政府精英则不分左中右,联合起来,不屑地把这一亿人的代言人当做垃圾。
    没有一家媒体,没有一个名流,没有一个机构能够站出来,为这一亿人的想法说句话。上流精英如此蔑视一亿白人的诉求的作为,已经不仅仅是道德傲慢,简直就是政治愚蠢。
    即使是中国古代专制的封建王朝,这种事情都不会发生,执政当局也不敢让它发生。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种回避直接导致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开始分裂,社会共识出现瓦解。
    这意味着美国上流社会的僵化的“政治正确”意识形态已经堵死了这一亿人的诉求空间,先不说他极端,比起BLM肆无忌惮的袭击警察,或者穆斯林各种圣战杀人,这些人还只是抗议和选票,但就算它极端,就可以一方面圣母BLM或者穆斯林,而对这个民意背后的巨大能量视而不见?谁又正经分析过为何这一亿白人的诉求如此”极端”?借用圣母常说的话”极端的诉求从来都是来自于极端的漠视,没有极端的漠视,思维正常的人又如何变得极端?”那么为啥圣母不反思为啥大家开始对BLM和极端穆斯林如此反感?“
    从小O个人来说,我喜欢川普么?不喜欢,但是他作为富人一个敢承认自己是富人,且说的话题是贴近真正中产,加上花自己钱参选这点就至少让我喝彩一下。对比来看,他对手就是虚伪到家啊,说枪不能保护人,然后周围都是持枪保护她的。。。

    搞笑的是,禁枪最严,认为枪是伤害之源的加州参议员们,在枪法通过后就把自己从里面特许摘出去了,人民不可以带枪,议员可以? WTF?现实版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美国中部禁枪最严的是伊利诺伊州,而它的芝加哥市是全美国禁枪法最严城市之一,然而芝加哥南城是全美枪杀率最高区域之一。这是什么概念?大家可能没体会,我大概说一下:2016年一月到七月底,就有371人被杀,数千人受伤。五月一个月就有66人死亡,400余人受伤,这比美军伤亡率高多了。甚至死亡数据都可以专门做成网站(https://www.dnainfo.com/chicago/2016-chicago-murders),但媒体报么?这些死伤人员中绝大多数是黑人,他们的black lives matter?亦或是只有白人警察杀黑人(还无视这些黑人干了啥)某些人才会闹?川普大嘴巴的确让人讨厌,但是我更讨厌的是选择性装逼。
    这个国家如果真要everything is possible就得先确保不能只是某些人的everything is possible,而其他人是 Some groups stated they help the poor, well, after50 years, the poor is still POOR.倒是某些人大笔的从华街或者金主那里捞钱,从非法移民和合法公民身上压榨资源,然后给普通人画饼,说哎呀,你看我 everything is possible,全然不顾类似的概率还不如去买power ball.
    要真正的everything is possible,就需要打击犯罪,严格限制任何(粗体一百倍)非法行为(对包括移民和佣工),控制福利蛀虫,保证国民利益,对财政量入为出,对税率进行合理分配和衡量,鼓励多劳多得,鼓励人民以自身的merit而不是靠照顾(AA)进行成功。对为国家付出血汗的英雄给与足够的补偿与照顾并赋予荣耀。这些我们在DNC上看见了么?没有。我们看见的是天使的母亲,看见的是政治正确。看见的是非法移民上台说他们entitlement.我只想说 WTF?
    诚然,“人种不是问题,行为才是问题”
    但是
    非法移民的行为是“违法”,是个问题;
    恐怖分子不是受害者,但透过难民群潜入美国、颠覆社会安定,是行为问题;
    滥用各种福利不劳而获,是行为问题;
    在有色人种中施行AA制度,是行为问题(黑/墨有黑/墨裔的政治靠山,华裔没有);
    警察吩咐的话不听,是行为问题;
    使用那些因违法而遭司法处理的案件来对抗司法公正,是行为问题;
    非法持枪是行为问题;
    合法买枪,却私自改装为杀伤力更强的武器,是行为问题;
    国防安检被限制使用“extreme Islam”,“jihad”…等字词来筛检,是总统的行为问题;
    为了扩大民主党的势力,发动种族分离的各种纠纷,是民主党的行为问题……。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都是很多人(真正中产)看到的行为问题,大部分是与特定群体有关,也与个人政治企图与野心有关。当然,这些在某些人的价值观里都不算行为问题,所以用各种似是而非的话搅和立法精神,塑造似是而非的意识形态,以至于破坏社会安定。可叹的是,他们自己都还能义正严辞地高举爱心和宽容……。
    所幸也有很多人看到自己所处时代的重重危机,知道自己在支持什么价值观。我们不怕美国颜色变深,我们怕的是有人借着强调颜色拉选票而不正视深层次的问题(比如为什么犯罪率高,怎么去改变)。我们不歧视非法移民,如果某个非法移民需要帮助,我们不会因为他是非法移民而不去帮助,但我们不愿看到有人借着博爱的口号拉选票而忽略“非法”这个错误也不去认真思考怎样才能真正减少以后到非法移民。如果有穆斯林需要我们帮助,我们也不会因他们是穆斯林而拒绝帮助,但我们不愿看到有人为了拉选票而忽视有少量极端恐怖份子的存在。给人带上帽子或许可以拉上更多选票,但并不解决实际问题。
    若能借着一届总统对抗这些恶势力,能多久就多久,能多有力就多有力。相信很多人不介意继续与这些恶势力抗争,不愿意向这些黑暗的势力这么快认同或低头。
    “I know I’m asking a lot. But the price of freedom is high. It always has been. And it’s a price I’m willing to pay. And if I’m the only one, then so be it. But I’m willing to bet I’m not.”– Captain America
    “我知道我在要求大家很多的付出,但是自由的代价是高昂的,从来都是,这是我愿意去付出的代价,如果只是我一个人,那也没任何问题,但我愿意去赌我不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2)
    我也相信大家会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因为未来需要我们共同承担。

  5. 我不知曹先生认过错没有。人要有几次转变,认识才能进步。写那么多,就一篇也会抽到家。
    政论我一篇没写,认识可不一定比曹先生差。谦虚, 尊重才是好的政论家。也没必要什么家不家, 人不失控就不易了。

  6. 最初准备参加竞选时,杰布布什和希拉里呼声甚高,支持率接近70%,说明什么?说明本来选民并不反体制。而短短不到1年,整个社会就开始出现反体制,反精英,为什么?因为在辩论中,以往没有资格,边缘化的特朗普和桑德斯分别以共和党身份和民主党这两个党的身份,参加竞选,得以出现在主流媒体出现,这两个人进行煽动,夸大美国阴暗面,影响了底层选民的认知。其实是特朗普和桑德斯完全不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传统理念,如果他们独立参选,没有人会关注他们,现在他们以共和党,民主党身份参加,获得了观众,终于可以公开的挂羊头卖狗肉了,忽悠底层民众了。

  7. 这次大选, 特朗普和桑德斯分别以共和党身份和民主党这两个党的身份,搅局成功。其实是特朗普和桑德斯完全不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传统理念,如果他们独立参选,没有人会关注他们,现在他们以共和党,民主党身份参加,民众因八年累积的怨气,很轻易地被引上极端。到今天, 谁当选, 都对美国已造成及大的伤害, 区别只在与程度而已。

  8. 特朗普和桑德斯。 民主党八年够了,该共和党的特朗普先生入住白宫当总统。反对曹先生的观点,我也是没有投票权的美国人。

    唐纳德 特朗普先生,是个不错的商人精英,他能如同伟大的里根总统一样,解决美国目前的混乱,接触内外威胁,抵制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渗透和破坏,全力支持特朗普先生。

  9. 英美白人精英民族,为这个地球所有人,创新发明并创造财富,消除人类的自身缺陷,建立共享自由法治和平的文明社会,他们如果失败受难,就是整个人类的劫难,所以维护英美自由民主的价值,就是维护我自己的自由权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