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巴马的绥靖主义罪过

“奥斯威辛之后,不再有诗。”这句话常被引用。意思是,人类进入20世纪了,居然还发生种族灭绝的大屠杀。奥斯威辛代表人性之恶的顶点,是人类永远的耻辱,也是永恒的诘问∶上帝为什么缺席?人曾在哪里?

这两种提问其实一个指向∶正义的力量呢?这还是人的世界吗?

奥斯威辛的幸存者提出“幸存者的负罪感”(survivor’s guilt),不仅是谴责纳粹,也自责我们活下来的人,怎么能容忍那种邪恶发生?

可是当这种质问的历史回声还没有落地,人们又面临一场新的反人类暴行,ISIS(伊斯兰国)在伊拉克的大屠杀∶活埋妇女儿童,砍人头(前一段就砍了700多,还有1700人在他们手里),还把人头悬挂示众。那些堆积的尸体,如同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翻版。

奥斯威辛是人类不可承受之重(之耻)。可到了21世纪居然还有这样赤裸裸的反人类大屠杀发生!主导这个世界的知识精英们,别说诗,还有“语”可言吗?

奥斯威辛的屠杀,因是隐蔽进行,纳粹在文件中只用“最终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的暗语,不敢公开,所以世人很晚才知晓。但今天伊斯兰国(ISIS)的反人类屠杀,不仅是公开的、甚至故意招摇进行的∶公开斩首、机枪扫射、钉死基督徒、活埋妇孺、在电线杆上挂人头。他们把这些录像或拍照,放到了网上。那个把美国记者砍头的圣战者曾手拎人头,还有一个圣战者让他7岁的儿子提著他刚砍下的人头拍照,这些都被放到了网上。这种公开炫耀残暴,不仅想吓唬世人(不敢反击他们),也以此在全球吸引(招募)更多的伊斯兰野兽。

当年自由世界没能在第一时间摧毁奥斯威辛,还因为英美盟军跟纳粹轴心国在军事上势均力敌,早期甚至是希特勒们频频得手,那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争。

而今天,伊斯兰国的反人类暴行毫不掩盖,世人皆知。与此同时自由世界跟这种邪恶力量的军事能力对比,更是一目了然。不要说北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集团,只是一个美国,军力跟伊斯兰国相比,就是杀蚂蚁用牛刀。我在以往文章中强调过,美国军费全球第一(年度预算七千亿美元),超过排其后的全球14国总和。而伊斯兰国根本没有什么军事预算,只是靠绑架西方国家公民做人质而拿到些勒索费。更不要说美国有12个航空母舰群,145万现役官兵。而伊斯兰国没有空军海军,甚至没有地对空导弹,最多只有一万七千人武装,而且装备非常落后。双方军力对比,真是天壤之别。

但如此力量悬殊,人们却眼睁睁地看著伊斯兰国的暴徒们烧杀砍夺、无恶不作,刚把一个美国记者砍头,现在又把第二个美国人斩首。

为什么强大的北约没有动作?就因为主角美国不动。为什么美国对伊斯兰大屠杀不果断制止?因现在主掌白宫的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无能的总统。

奥巴马上台几年来,面对世界的任何重大危机,他都毫无胆量采取行动。即使在舆论压力下最后同意派战机轰炸伊拉克境内的ISIS,也仅仅是把目标定为“保护那里的美国人员”,而根本没把它作为“反恐战争”来打(更别提铲除反人类的邪恶),所以只是零星轰炸,很像是做个姿态而已。

当年面对萨达姆的100万正规军,美军领衔的倒萨战争,只用了100小时的地面战,就把萨达姆的百万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而今天强大的美军面对的只是最多不到两万人的伊斯兰国土匪式武装,奥巴马居然说轰炸要进行数月。他是真打吗?

国际警察的不作为,就是给世上的流氓恶棍们开绿灯。所以俄国的普京们才敢公然肢解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之后,又支持乌东部骚乱,要把那里也肢解成“新的国家”,并最终纳入俄罗斯版图。

正因为奥巴马的不作为,叙利亚的独裁者阿萨德才敢越过红线(奥巴马自己划定的),继续屠杀本国人民(叙利亚难民已突破300万,该国人口2200万)。

正是因为奥巴马的不作为,伊斯兰国的暴徒们,才敢穷凶极恶,不断把美国人砍头,更不要说对被俘伊拉克政府军的集体枪杀,对基督徒和妇孺们的残忍屠杀。

当年希特勒刚崛起时,西方完全有力量制止,但英国首相张伯伦们的绥靖主义养虎为患,给了纳粹壮大的机会。但张伯伦毕竟只是愚蠢(后在千夫所指下抑郁而亡,实是蠢死了),而今天的奥巴马仅仅是愚蠢无能吗?

在美国记者被砍头那天,奥巴马在休长假打高尔夫球。他只是中间休息时,出来见一下记者讲几句“ISIS是癌症,必须除掉”等空话(毫无具体反击计划),然后就回去继续打球了。面对伊拉克的严重危机,奥巴马仍是休假(打球,跟他的黑人朋友嬉笑作乐)。即使在第二个美国人质要被砍头之际,奥巴马在记者会上还说,对ISIS“我们还没有对策”(we don’t have a strategy yet)。这居然是美国总统说的话!

五角大楼说,军方一年前就把ISIS的崛起问题跟奥巴马总统等做了详细汇报。而伊斯兰国武装入侵伊拉克至今,奥巴马还在“没有对策”。这实在让人质疑,奥巴马仅仅是笨蛋吗?再笨的人手里有那么强大的军力(对手不堪一击),为什么就是迟迟不肯对伊斯兰国强力反击?这就像有个小流氓就在你家门口骂东骂西,持枪抢劫,不仅杀周围的邻居,甚至把你自己家的人都杀了;而你完全有能力一脚把他踢到天边去摔得粉身碎骨,可你就是不动手,这是为什么?这不是仅仅用“笨蛋”就可以解释的。难怪很多人怀疑“奥巴马骨子里是个伊斯兰”。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在美国230多年历史、43任总统中,从来没有一个像奥巴马那样,曾身穿伊斯兰宗教服装拍照。更没有过美国总统访问土耳其时,跟那个极端伊斯兰主义(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总统穆尔西好友)的土国总理埃尔多安一见如故,两人一起结伴去朝拜清真寺。奥巴马怎么那么喜欢伊斯兰教堂?

希特勒的崛起是有迹可寻的,他的社会主义理念事先就写在《我的奋斗》这本书里。希特勒的一生,都在这种“奋斗”轨道里。

奥巴马的思想也是有蓝本的,他当总统前也写过一本书,题为《我父亲的梦想》,意思是要继承父亲的遗志。那么老奥巴马的梦想是什么呢?他是一个强烈的反西方、反资本主义、反基督教的民族主义者(信奉部落主义),更是一个崇拜共产苏联的社会主义者。奥巴马父母的结识,就是在夏威夷大学同修苏联课程的课堂上(都热衷共产主义、向往红色苏联)。

这样一个思想背景的奥巴马,会对伊斯兰的邪恶有清楚认知吗?他的无能、笨蛋可能只是表面,其内心深处不排除是因为信奉伊斯兰(痛恨西方文明)而不想对ISIS们开战,不想铲除他们。

按常理,如果奥巴马真心反恐,现在是天赐良机。以前,恐怖分子总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暗处躲藏,如同阴沟里的老鼠,难以抓获。现在全球恐怖分子公开聚到一起,并且是在一马平川的伊拉克沙漠地带,美国只要认真打这场仗,把这作为反恐战争来打,就可把他们在那个等于光天化日之下的伊拉克广袤地带一举全歼。

根据媒体引述的西方情报,在ISIS的一万七千名武装中,有约八千人(近一半)是来自英法德美等西方国家,多是当地的穆斯林青年。他们在当地国家的反西方的清真寺仇恨教育中长大,然后被ISIS的极端意识形态和残暴(被视为他们有力量)所吸引,参加到伊斯兰国的武装之中。

这种情形再次证明,这场反恐战争不是打不打的选择,而只是战场的选择,是在伊拉克、叙利亚等中东地区打,还是在美国本土打。

ISIS已公开宣称,要袭击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和拉斯维加斯(两个资本主义象征之地)。如果美国不能把这些ISIS野兽消灭在伊拉克境内,那他们哪一天就会打到美国本土,大规模杀害美国平民(如同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恐怖袭击)。

媒体报道说,已获知有ISIS成员是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穆斯林社区中招募的,并查到为ISIS的秘密募款等。这都证明,恐怖主义对美国构成真正的威胁。如果奥巴马总统有一点点能力,有一点点魄力,有一点点反恐的决心,像当年布什总统领导的伊拉克战争那种打法(白天密集定点轰炸,晚上由戴有夜视镜的特种部队把敌人分割消灭),很可能都用不到一个星期就可把ISIS的几万人武装全部歼灭,从而避免美国本土可能遭到的恐怖袭击,挽救更多美国人的生命,并可强化世界的安全。

但奥巴马至今毫无任何决断性的行动,不仅对外等于屈膝投降(比张伯伦的绥靖糟糕千百倍),对内则大力推行毁掉美国根基的社会主义政策,这是ISIS们想做而做不到的。所以奥巴马仅仅是笨蛋、无能吗?

人类对邪恶总是缺乏想像力,低估其残忍性、其反人类的暴行程度。不少有良心的艺术家在写作纳粹大屠杀题材时,因巨大的悲愤无法自控而自杀,像奥斯威辛的幸存者、大屠杀文学的开创者莱维、布洛夫斯基,还有《死亡赋格曲》的作者保罗•策兰等。“这些受苦的人在回忆中再受第二次苦,最终被压垮。”

曾有人说,“自奥斯维辛之后,写诗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失去了诗得以存在的人性基础。奥斯威辛不仅毁掉了诗,也毁掉了人——也就是说毁掉的不仅仅是犹太人。”而今天,面对ISIS的反人类暴行,诗得以存在的人性基础在哪里?正义的力量在哪里?美国在哪里?奥巴马如果不是已被什么力量“砍”了头,他的良知在哪里?

6 comments

  1. 所以邪惡與黑幫的壯大以及自由從我們這代人的手裡失去
    從來都是在那不知不覺的一瞬間且速度簡直快過常人所能預料與想像的!

  2. 我们要在战争和绥靖之间做出选择。如果我们选择绥靖,到头来等于还是选择战争 ———— 温斯顿-丘吉尔

  3. 左翼理想主义摧毁的是人类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就是说让人越来越蠢,所以今天奥巴马问题不仅仅是奥巴马问题,是整个西方左翼的问题,因为年轻人只能越来越蠢,越来越蜂群式思维,那么这样的选民就只能选出奥巴马这样的,再这样的人文条件下,原本偏右的共和党选民一样会降低素质,看看共和党的提名闹剧吧
    要解决这样问题不能光依靠某一位领袖,要靠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让客观主义思维,现实主义思维传播开。save you save me .

  4. I have been surfing on-line more than 3 hours as of late, but I
    by no means found any attention-grabbing article like yours.
    It is lovely value sufficient for me. In my opinion, if all webmasters and bloggers made good content as you probably did, the internet might be a lot more
    useful than ever before.

  5. 自由主義者不把美國摧毀,是不會罷休的,期待大多數選民的覺醒,拋棄這些偽君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