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奧巴馬砸了美國這塊名牌

冷戰之後,國際秩序、世界和平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受到如此嚴重的破壞∶俄國易如反掌地吞併了烏克蘭的土地克里米亞,伊斯蘭國的野獸公然對著電視鏡頭砍人頭、屠殺無辜,導致成群因他們的殺戮而逃亡的中東人葬身大海。也門是個針尖大的小國,今天卻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之一,因該國叛軍(胡塞武裝)攻城略地,佔領首都,趕走總統,殘殺平民,把當地居民區變成戰場。

以往出現這種“國際災情”,幾乎全都是“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國挺身而出,制止邪惡,恢復秩序。像當年對伊拉克侵佔科威特的糾正,對巴拿馬軍事狂人諾瑞加的制裁,對推翻海地民選政府的將軍們的懲罰,軍事剷除伊拉克、阿富汗的獨裁政權,在那裡推動建立民主制度等等。

而今天,面對也門的野蠻行徑,美國卻無動於衷。而是沙特.阿拉伯(加上埃及)領銜十國聯軍,轟炸也門的胡塞叛軍,致力恢復那裡的秩序與和平。

●面對全球危機,美國舉起白旗

為什麽在如此亂像的國際局勢中看不見美國的影子?問題就是白宮裡出了個兩眼一抹黑的總統,他視而不見世界邪惡,反而要跟邪惡“談判交往”“和解共生”。

奧巴馬之前的美國總統小布什的外交政策是向全球推廣民主價值,所以才有兩場戰爭,剷除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獨裁政權,使兩國加起來半個億的人民有了政治選擇權,可以自由投票。而奧巴馬上任後,以所謂國家是平等的、要“多元”為由(民主跟獨裁怎麽能對等、多元?),改為實行跟全球獨裁國家談判(實為叩頭妥協)政策,等於放棄自由世界旗手的地位,變相地舉起“白旗”,用三次重大後退,砸了美國這塊領銜自由世界的國際警察的金牌。

第一次重大妥協後退,是面對利比亞危機。當那裡人民揭竿而起反抗獨裁者卡扎菲的最艱難時刻(卡扎菲不僅用飛機大炮鎮壓,還從國外招來僱傭軍屠殺本國人民),奧巴馬政府卻按兵不動,根本沒在第一時間向利比亞人民伸出援手。而是法國和英國,率先聲援利比亞反抗軍。是保守派薩科齊總統領導的法國第一個外交承認利比亞反抗軍政府,隨後英國(同樣是保守派執政,卡梅倫出任首相第二年時)跟進。在英法出動空軍轟炸卡扎菲軍隊的情況下,利比亞反抗軍才得以生存,才有了後來的轉敗為勝。奧巴馬是在英法聯軍的行動下,不得不做出姿態,同意北約美軍對英法空軍提供技術支援(但不直接參戰)。這是美國在奧巴馬執政後,第一次大的、明顯的軍事和外交後退,也是美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第一次在全球重大危機時,不是高舉旗幟的領導者,而是被美國共和黨等保守派抨擊的“站在後面”。

●普京抱只虎,奧巴馬卻玩貓

第二次重大妥協後退,是面對俄國侵佔克里米亞。莫斯科的普京們揮軍侵佔烏克蘭的領土,奧巴馬的白宮更是毫無任何實質性的遏阻動作,只作了點丟人現眼的政治秀,什麽制裁俄國的主要領導者、不許他們進入美國。連克里姆林宮的權力者們都嘲笑說,我們才不去美國呢。奧巴馬這種展示軟弱、妥協的自我矮化,被俄國的漫畫家嘲諷為∶普京抱一隻虎,奧巴馬卻玩一隻貓。

第三次重大妥協後退,就是面對這次也門危機。也門局勢是,該國北部的伊斯蘭胡塞武裝力量,推翻了北部支持者力挺的民選政府,表面上看好像是宗教衝突,但實質是伊朗的毛拉政權在支持胡塞武裝趕走親西方的總統,要在也門建立德黑蘭那種政教合一的黑暗政府。如果也門成為伊朗的衛星國,成為極端伊斯蘭的另一基地,跟侵入伊拉克的“伊斯蘭國”(ISIS)遙相呼應,成鼎足之勢,那就不僅威脅整個阿拉伯半島的區域穩定,尤其是影響跟也門北部接壤的沙特阿拉伯,也會影響到隔著紅海的曼德海峽、跟也門對望的非洲的穩定。這是自由世界的難以承受之重。

但奧巴馬就是袖手旁觀,毫無任何制止胡塞叛軍、幫助已逃到鄰國的民選總統複位的實質性動作。而在進入印度洋的要衝曼德海峽對面的戰略要地吉布提(Djibouti)就有美國在非洲最大的軍事基地。別說軍事行動,就連營救自己國家在也門的僑民,奧巴馬政府都不做。為什麽?明擺著,是擔心刺激正在談判的伊朗,因為一旦美國軍艦開到也門,就等於是挑戰了背後支持胡塞武裝的德黑蘭。

奧巴馬政府連自己的僑民都不營救的舉動,違反了美國曆來都保護自己海外僑民的常態,所以倍受包括支持奧巴馬的左翼媒體的輿論批評。不僅法國派了軍艦到也門撤僑,甚至中國都派出巡洋艦、到也門撤僑做愛民政治秀。難怪連中國官媒都有了嘲笑美國總統的機會。

●沒有警察,邪惡最高興

奧巴馬這次再次離譜,就是因為白宮正致力(帶有懇求姿態)跟伊朗政權談判,就發展核武問題“交易”。深知伊朗及中東局勢癥結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美國國會演講時(他打平英國首相丘吉爾的記錄,四次被邀到美國會演講),甚至不怕被指責有違外交禮儀,公開批評了奧巴馬跟伊朗的談判是“壞交易”(bad deal)。因為德黑蘭一向言而無信,在沒有實質性的國際社會監督檢查(定期)之下,國際社會怎麽可以相信伊朗會放棄發展核武?跟伊朗的談判,就像跟北韓的所謂“六方會談”一樣,最後必定是毫無成果。

如此輕率地跟一個毫無新聞監督和制度保障的獨裁國家簽協議,就是通告世界∶美國不再是旗手,不再做世界警察。在一個土匪流氓等邪惡存在的世界,沒有了警察,誰最高興,誰最遭殃,誰最擔憂?

愚蠢的美國左派,加上一些極端的自由意志論者(libertarian),都反對美國用武裝力量干預任何國際事務,其中一個理由是,那浪費了美國納稅人的多少金錢。沒錯,美國這個自掏腰包的國際警察,的確花費巨大,保守派的里根政府和布什政府都曾因備戰和戰爭而巨額赤字。但這必要的花費,不僅在道義上、道理上是正確的,事實上,在實際利益上也是收穫的!

美國的強大軍事力量,不僅曾保衛了世界和平,擴大了民主體制在全球的地盤,更在無形的潛移默化中,千百倍地增加了美國這塊名牌的份量和重量。大家看中國政府花大價錢在紐約時代廣場、在世界各地做提升中國形像的廣告。中國是有錢、成土財主了,但在任何剷除邪惡的國際行動中,都不見中國的影子(不在惡霸家後院留下蛛絲馬跡就不錯了),那形像能提升得起來嗎?是人都要尊嚴,國家同樣,但僅僅是腦滿腸肥,卻不參與任何正義的事業,憑什麽贏得世人的尊敬?

全世界哪裡的人民被欺辱,哪裡的人民就會想到美國,就會期待、盼望美國的援手。那種期待和相信,是一種巨大的、無形的“信譽”,這個信譽不僅是美國最大的外交財富(在國際事務中說話有份量),也是美國的經濟財富,是人們對“美元”的確信,願意跟美國做生意的推動力,更是世界人民羨慕美國人、尊敬美國人、願意做美國人的根本原因。這筆財富是多少金錢打廣告能買來的?今天大家都知道要買名牌,但光靠打廣告,不努力、不付出、沒有實貨,能把自己打成名牌嗎?

奧巴馬今天使美國從國際警察位置上的退縮,就是在砸美國這塊半個多世紀,用金錢,更用鮮血和生命建立起的里程碑、英雄形像,要讓美國失去信譽、失去在人們心目中那無形的信賴感,最終推倒美國這個自由世界旗手的金牌地位。但是,視自由價值高於一切的美國人民必定會用選票,阻止以奧巴馬/希拉里為代表的左派砸美國這塊名牌的蠢行。

——原載《看》雜誌2015年5月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