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打一场摧毁专制的世界大战

【曹长青按:这是14年前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911事件时我写的文章,强调必须把反恐当作一场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丶摧毁纳粹那样的战争来看待和对待,在全球范围联合自由世界的所有力量,对极端伊斯兰势力全面开战,直到把他们从地球上铲除;同时致力摧毁专制势力,只有结束专制,才能拆除恐怖主义的温床。自由世界有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打赢这场全球反恐战争,最关键的是看美国领衔的自由世界,是不是有丘吉尔丶里根丶撒切尔那样的领袖。文章结尾说「让我们拭目以待」。可14年过去,西方世界就真的没有像样的领袖,所以今天才有巴黎惨案,《查理周刊》被袭,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以及今天的非洲国家马里的旅馆袭击案(27人丧生)。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决议,正式把反恐作为「战争」,督促一切有能力的国家来打击ISIS(伊斯兰国)。但是在今天群龙无首的世界,在没有丘吉尔的西方,这场战争的前景令人担忧。美国明年总统大选,只有出现新的领袖,反恐胜利的前景才有可能。下面是2001年的文章————】

这次恐怖份子对平民的大规模谋杀,再次提醒美国人和文明世界,必须对恐怖主义进行全球性反击,从根本上摧毁它,根绝它。而要实现这个目标,美国必须进行整体性的观念改变,对全球战略做出重大调整,领导文明世界打一场摧毁专制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必须明确战争性质。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穆斯林原教旨主义份子就开始了对美国和西方文明的「圣战」。其第一次重大攻击是1988年以行李炸弹炸毁了美国泛美航空103客机,259名乘客全部遇难(飞机坠毁导致地面11人死亡);第二次重大攻击是1993年炸世贸大厦,6人丧生,1,000多人伤残;第三次重大攻击是1998年炸毁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大使馆,224人遇难(200人是当地平民);第四次是去年在也门袭击美国军舰,17名官兵丧生;仅从1990到1999年,因恐怖份子袭击而丧生的就达2,527人;这次世贸大厦被毁丶五角大楼被炸,可能多达3,000人死亡。

美国,尤其是左派的克林顿政府,面对这种恐怖攻击,根本没有把它当做是一场必须反击的战争,而是当做刑事犯罪,交给了联邦调查局和法院处理。即使在美国驻外使馆被炸之后,克林顿也仅下令对阿富汗境内的恐怖份子训练基地发射了几枚飞弹,用100万美元一枚的战斧飞弹,来打10美元一个的帐篷,不仅浪费纳税人的钱,而且完全没有效果。直到这次世贸大厦被毁,美国人才醒悟到这是一场战争。

第二,必须使用战争手段:

确定了战争性质,就必须使用战争应该用的军事手段,从过去的绥靖政策中吸取教训。炸毁美国泛美航空客机的两名恐怖主义份子,早已被查明隶属利比亚军事情报部,但卡扎菲政权窝藏这两人拒不交出。由于美国政府把它视为刑事犯罪,而不是战争,因此根本没有采取真正的军事手段,仅是施加外交和经济压力,迫使利比亚交人。该案一直拖了12年,去年卡扎菲才提出有条件交人——既不交给泛美客机所属的美国,也不交给飞机坠毁地的英国,而是交给第三国审理。结果,谋杀了259名乘客的两名恐怖份子,一名仅被判无期徒刑(要用文明世界纳税人的钱一直养活到他自然死亡),另一名竟被释放。

1993年炸世贸大厦的主犯被抓获后,纽约法院对该案马拉松地审理了多年,最后判处该主犯245年累积徒刑;炸毁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使馆丶导致224人丧生的四名主犯被抓获后,也是被判无期徒刑。

这些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恐怖主义份子不仅要用美国人的纳税钱一直养活他们到死,而且这些案件的审理花费巨大。仅炸毁美国驻外使馆的四名凶犯的审理,美国联邦政府就花费了700多万美元。据《纽约时报》7月31日的报导,联邦政府给这四个凶犯请的律师费用(每小时125美元)就高达400多万美元,仅法庭口译和文件翻译费就用了140万美元。

今天,美国确定这是一场战争,就必须使用战争手段,把对付恐怖份子的任务交给五角大楼,而不是交给法院;把它作为军事行动交给参谋长联席会议,而不是作为刑事犯罪,交给联邦调查局。

第三,必须摧毁恐怖组织的整个系统:

这次美国被袭击后,很多白宫要员誓言缉拿幕后主谋丶藏匿在阿富汗的宾.拉登。但1941年珍珠港被袭击后,罗斯福总统却没有誓言把日本海军丶空军司令缉拿归案,而是对整个日本宣战,全面打击日本的军国系统,直至把这个「系统」完全摧毁。从此不仅消除了袭击美国的可能,而且使日本转型为民主国家和美国的盟友。正如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最近撰文所说,只有像当年对待日本军国一样,连根拔除产生袭击的「系统」,才可能杜绝再被袭击。「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EIP)研究员卡甘(Robert Kagan)则认为,美国这次只有像打击纳粹德国丶反击日本军国丶冷战时抵抗苏联帝国那样严肃地看待丶全面地参战,才会赢得这场战争。

第四,发挥民意和国会支持的优势:

伊拉克侵占科威特,邓小平下令「对越反击战」,都是独裁者一句话就可以进行。但由于美国是民主国家,总统要对外宣战,必须获得国会授权,而民主程序总是既缓慢又充满争议。二战时,珍珠港被偷袭后,国会才授权罗斯福总统对日宣战。今天,面对美国本土受到如此袭击,众议院以420比1丶参议院以98比0的绝对压倒多数授权总统采取战争手段丶使用任何武器打击恐怖份子。布希总统还获得了民意的强度支持,据9月17日《今日美国报》发表的该报和CNN及盖洛普的联合民调显示,88%的美国人支持对恐怖份子打一场战争;即使为打仗要增税和征兵,支持率也分别为84%和77%;即使这场仗要牺牲地面部队1,000人以上丶持续多年,支持率仍高达65%以上。布什总统20日在国会发表讲话当晚《华尔街日报》和ABC电视台做的民调显示,高达91%的民众支持布什总统以战争手段全面打击恐怖主义的强硬政策。自二战以来,从没有任何美国总统获得国会和民意两方面如此坚定的支持。

第五,利用军事优势:

仗还没打,就有杞人忧天,恐吓说阿富汗将成为第二个越南,一个拉登被击毙,十个丶一百个拉登站起来。阿富汗和拉登真的有这麽大的实力吗?阿富汗人口和台湾差不多,但却是亚洲最贫穷落后的国家,没有电视(拥有电视者被回教法庭判为犯罪),几乎没有电话,零星有些电台。70%是文盲,平均寿命低于46岁。全国14,000英里的所谓道路,不到10%有硬土路面,其他都是需要整修的烂路。塔列班政权的全部民兵似的军队还不到45,000人,使用的是80年代苏军撤离时扔下的陈旧丶破烂武器。这样的军队不要说抵抗世界唯一超强,就是亚洲的任何国家都可以轻易地击败它。

而所谓一个拉登被击毙,千百个拉登站起来,更是耸人听闻。怎麽当年二战时一个希特勒被铲除,没有十个希特勒站起来?一个东条英机倒下去,没有一百个西条东机再出现?拉登们所以存在,就像希特勒和东条英机们曾存在一样,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多麽强大,而是文明世界没有清楚地意识到邪恶的严重性,更没有对邪恶及时丶坚定地采取行动。希特勒的「强大」,就是因为人类有太多的张伯伦,太少的丘吉尔!

且不说巴基斯坦丶乌兹别克等国家都同意美国使用他们的军事基地,即使没有这些援助,美国也有军事力量摧毁塔列班和拉登们。华盛顿「国防资讯中心」(CDI)军事研究员丶前美国海军少将贝克(Stephen J. Baker)近日撰文介绍美国战力说,美国这次打击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将主要由总部在迈阿密的中央战区负责丶美军欧洲战区协助,仅这两个战区,就有六个航空母舰群(不包括已在印度洋及附近海域巡弋的34艘美军驱逐舰丶巡洋舰等),航母所属及附近部署的战机和轰炸机有400多架,其中B-2轰炸机可连续飞行31小时不用加油(即可从纽约飞到上海再返回)。B-52新型轰炸机能够连飞8,800英里,并可携带空中发射的飞弹,美国现有85架这种轰炸机处于战备状态。从航母上发射的战斧飞弹,射程1,000英里以上,海湾战争的检验是,这种飞弹命中率为85%,可打击小到20尺体积的目标。仅两个战区就拥有900枚这种飞弹。

此外,美国在地中海地区有7艘可以发射战斧飞弹的驱逐舰战斗群;还有100多架轰炸机和战斗机分布在土耳其丶沙特阿拉伯和其它海湾国家的军事基地。

这次美国的军事行动将会大量使用特种部队和伞兵,据贝克介绍,美国各兵种现有各类特种部队600多支,包括海军的突击队(Navy SEAL Teams),第75别动队(75th Ranger Regiment),第82空中特警队(82nd Airborne Troops)等,专门训练为从事游击战,两栖登陆,定点打击等,是美军中最训练有素的对付恐怖份子的精锐。

以这样的军事悬殊,根本就不是杀鸡用牛刀,而是用战斧斩蚂蚁。即使全部阿拉伯世界的独裁国家加起来也不是美国的对手。海湾战争前伊拉克的独裁者候赛因狂言要让美国士兵「血流成河」,但结果他的50万大军被只有100小时的地面战就打得落花流水。

第六,摧毁专制政权:

据最新一期《时代周刊》介绍,宾.拉登的父亲和沙特阿拉伯建国之父有私交,因而获得经商特权而发了财,其总资产达50亿美元。老拉登有4个妻子,52个子女,去世后遗产主要分给了20个儿子,那时宾.拉登13岁,分到了8,000万美元,从此小拉登成为阿拉伯世界的大富豪。

虽然宾.拉登把8千万遗产通过生意滚成了2亿5千万美元,但拉登组织恐怖主义活动花费巨大,他在阿富汗可能就有5,000名追随者,在全球60多个国家有分支组织,还要购买大量武器弹药。按照他的组织和活动规模,他的2亿半美元在过去十年中早该花光了,但拉登总有花不完的钱,显然很可能来自其他渠道。

拉登曾多年在苏丹居住(苏丹近年一直为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势力掌控),1996年苏丹在美国压力下让拉登离开。拉登乘坐包机,带着他的3个妻子和50个保镖去了阿富汗,不久就成了塔列班政权的座上客。一位原苏丹官员在美国作证说,拉登在苏丹的恐怖份子训练基地,费用几乎都是由苏丹神学政权提供;而伊拉克丶利比亚丶伊朗等穆斯林世界的独裁政权,也暗中向拉登提供资金,利用他组织恐怖袭击活动,打击西方国家。

《纽约时报》精通中东问题的专栏作家弗瑞德曼(Thomas Friedman)分析说,穆斯林独裁国家所以支持拉登,最主要的原因是,恐惧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制度和价值进入阿拉伯世界,动摇他们的独裁统治;另一个是用支持恐怖主义组织,来换取他们保证不在这些国家惹是生非,制造麻烦,其目的仍是保持这些专制政权不受威胁。

因此,美国要想真正根除恐怖份子活动,必须把窝藏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的国家,同恐怖主义组织相等看待,使用战争手段,实施军事打击。布什总统20日在国会的演讲已向这些国家发出「最后通牒」:「站在我们这一边,或者遭到和恐怖主义份子一样的命运。」

有人强调,美国的这种新型敌人是无形的,根本没法对付。但事实上主要的恐怖主义组织都是有形的,而且有名有地点:「哈玛斯」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管辖地,「圣战」在埃及和黎巴嫩,「解放阵线」在叙利亚。另外在苏丹有恐怖份子训练基地,伊拉克丶利比亚丶伊朗也都暗中支持恐怖主义组织。美国必须有决心丶敢于和这些窝藏支持恐怖主义的专制国家打一场全面的战争,因为只要这些穆斯林独裁政权不垮台,恐怖主义份子就有庇护之地,恐怖活动就不会有完结。

这一点可以从土耳其的变化看出来。1999年我曾到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采访了两个多星期,更加直感到土耳其的独特之处。虽然土耳其也是穆斯林国家,清真寺每天5次呼吁人们去祈祷,大街上可以看到黑纱蒙面的女性,但土耳其却是一个相当亲西方的国家,过去半个多世纪一直实行西方式的民主选举制度,并有相当程度的新闻自由。我不懂阿拉伯文,但从当地的英文报纸《土耳其时报》(Turkey Times)上,不仅读不出反美情绪,而是从那熟悉的英文字母中读出了共同的人类文明。在这种民主制度下,不要说绝无可能有政权力量支持恐怖主义组织,而且土耳其政府向来以严厉打击恐怖活动着称。土耳其不仅不是反美或恐怖主义活动的庇护地,恰恰相反,这个穆斯林国家过去50多年来一直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土耳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中唯一的穆斯林国家,并且早在50年代就加入。韩战时,抗击北韩和中共军队的联合国军,除了美国之外,土耳其的兵力最多,超过英丶法丶澳丶加等国。

土耳其的变化证明,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不是穆斯林宗教,不是阿拉伯文化,而主要是专制制度,是这种大邪恶在背后支持那些拉登小邪恶丶在前台的邪恶,目标是攻击民主制度和人类文明,以保持专制制度在阿拉伯国家的继续统治。恐怖主义份子为什麽多出在中东地区?主要原因就是那个区域基本掌握在专制政权手中。

今天,联合国191个成员国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民选政府:在欧洲,全部的共产党政权都已垮台,使欧洲成为全部国家都实行民选制度的洲际大陆;在有35个国家的美洲大陆,除了共产古巴之外,其它全部34个国家都相继实行了民主选举;在有48个国家的南部非洲,27个国家实现了多党选举政治,包括中国人一向视为极为贫穷落后的坦桑尼亚丶赞比亚丶马拉威等;在亚洲,菲律宾丶南韩丶台湾丶印尼丶东帝汶的民主进程令世界瞩目。但是在中东阿拉伯世界,除了埃及实行了一定程度的民主选举,和比较开明丶倾向西方的约旦丶科威特丶沙特.阿拉伯之外,其他国家基本上被敌视美国和西方文明的独裁者劫持。尤其是伊拉克丶伊朗,和北非的利比亚联手,成为恐怖份子的井冈山和威虎山。美国和文明社会要想根除恐怖主义组织,必须下决心,炸毁这些威虎山,摧毁座山雕,才可能根除那些小炉匠和小拉登们。

第七,坚持美国有军事自卫权利:

美国还没有对塔列班开战,中共就进行杯葛,强调一切战争行为要经联合国决议批准。而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具有否决权。当年伊拉克侵占科威特,美国率全球36国军队打击伊拉克之际,中国就是百般阻挠,最后看大势已去,投了弃权票。后来美国率领北约军事干预南斯拉夫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时没有经过联合国,主要原因是中共及俄国坚决反对,根本没有通过决议的可能。

这次恐怖份子攻击美国本土,造成大规模平民死亡,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权进行自卫并回击,向那些恐怖组织和窝藏支持它们的国家开战,而不需要经联合国决议,更不需经中共那种专制国家同意。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没有联合国,当然也谈不上经联合国批准,美国等盟军不仅照样参战,并打败了德日意轴心国。

另外,联合国已越来越成为专制国家联手杯葛正义行为的国际场所。不久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竟秘密投票「选」掉了美国在这个组织中的席位,而由全球人权记录最恶劣的苏丹等国家递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此,索尔仁尼琴在197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书面领奖词中就指出,「在一个不道德的世界里,联合国也变得不道德了,它的很多成员国政府不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而是暴力强加的,有些是用武器夺取的。」像中共丶古巴丶伊朗丶伊拉克丶利比亚丶缅甸丶越南,苏丹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把联合国变成反美丶反西方丶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今天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个花销庞大丶效率低下丶官僚腐败严重的国际机构除了每年花掉几十亿人民的纳税钱丶满足西方左派的国际大政府幻想丶以及每年那些权力者们聚集开个大Party(吃得更加「圆首」)之外,没有什麽实质性的作用。

美国应该利用现在没有了苏联共产帝国的牵制,又是世界唯一超强的机会,凝聚一切可能的力量,打一场摧毁专制丶根除恐怖主义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历史正给予美国和文明世界的领袖们以机会,关键的不是美国有没有能力,而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战胜法西斯的丘吉尔丶罗斯福,有没有抗衡共产主义的里根丶撒切尔!我们拭目以待。

2001年9月22日于纽约(原载多维网)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