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国共和党的泰坦尼克危机

Trump Titanic2月25日晚上在德州举行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第十场电视辩论,跟以往有显著不同,这或许是共和党的一个转折点:

在民调前三名的参选人中,首次出现卢比奥和克鲁兹两位参议员联手攻打目前领先的房地产商人川普的激辩场面。

在以往的九场辩论中,政治圈外的川普,除了攻击这个,嘲骂那个之外,对各项议题都在状况外。川普的名人效应,使他成为争抢收视率的媒体大战的“宠儿”。他一个人得到的报道时间,比其他15名参选人的总和还多。

2016年美国大选的最大特点,就是共和党选民中弥漫着强烈的反体制情绪,于是川普的口无遮拦,等于是成了民众发泄不满情绪的出气口。所以他一出来就民调领先。但初选早期谁也没把川普的参选当真,克鲁兹和卢比奥都很少攻击他。直到川普在南卡州和内华达州都大赢之后,克鲁兹和卢比奥,以及一大批讨厌川普的共和党人才感觉到严重危机,担心真挡不住川普在党内的出线。

南卡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也曾是今年总统参选人的)格瑞汉姆说,现在他的心情,很像当年上了海上巨轮“泰坦尼克号”的乘客,看到川普要成为“船长”,把巨轮开向灾难。

这种担忧绝非格瑞汉姆这一个“乘客”,近日有22名美国知名的保守派理论家、评论家联手发文,指出川普如果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不仅是对保守主义的重创,而且将给美国带来危机。

共和党有识之士恐惧川普成为共和党候选人主要基于这些明摆着的事实:一是他根本没有政治理念(political philosophy);二是他没有人格统一性;三是他的随口胡说,不仅会在全国普选中惹众怒而输给希拉里(丧失共和党今年的大好机会),即使赢了,也会使美国总统成为全球媒体嘲讽的靶子,把美国小丑化;第四点更严重,即使他赢了,你也不能指望“川普总统”真正推行保守派的政治经济理念。

所以,在这第十场电视辩论会上,卢比奥和克鲁兹几乎没有相互攻击,而是都把目标对准川普。在以往辩论中似不可一世的川普,这次一路都处于守势,最后溃不成军,就是因为卢比奥和克鲁兹拿出大量事实,被媒体称为“剥下川普的皇帝新衣”:

川普自称是“最坚定、最好的共和党人”。可是两位参议员指出,在过去四十年中,川普给了左翼民主党政客大量捐款,捐给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左疯总统吉米卡特,捐给最左的参议员、前民主党领袖哈里瑞德,捐给现任副总统拜登,更捐给最可能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希拉里,还有他的前总统丈夫克林顿等等。卢比奥和克鲁兹都强调指出,这样一个长期支持赞助民主党的商人,会是一个真正的共和党吗?会有坚定的保守派理念吗?川普可以被信赖吗?

川普以反非法移民一炮打红,之后他更在每场辩论、每次演讲都要说在美西边境建围墙。这次更说,墙还会再增高十尺(随口胡说)。而且人人皆知,川普天天喊他的边境城墙要墨西哥付钱。就像老爷爷跟孙子说,我会带你去月球一样。

前墨西哥总统福克斯(Vicente Fox)评论说,川普说了很多蠢话,但问题是40%的共和党选民竟然相信他,这才是问题。福克斯毫不客气地指出,川普是个“假先知”,他许愿把美国人带到迦南美地,但其实是带到沙漠,让人们渴死饿死。这个说法(预测)跟上述的南卡参议员格瑞汉姆(说川普带大家上泰坦尼克号)一模一样。

全美国没一个人知道他用什么办法让墨西哥付钱。卢比奥更幽默地嘲讽说,川普在墨西哥边境建造防堵非法移民的墙,大概会使用非法移民,因为他在纽约曼哈顿盖“川普大厦”时,就因雇用200名非法移民而被罚款一百万美元。卢比奥这个机智的揭川普短之举,赢得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卢比奥更指出,川普在佛州建度假村时,恰恰不雇用美国人,而是用外国人(因为薪水低)。当时有300名美国人申请工作(厨师,服务员等),川普只雇用了17个,其它都是用便宜的外国劳工,多是来自波兰。

一如既往,税收问题仍是本次美国大选的重要议题。所有共和党参选人都异口同声要减税。克鲁兹更提出单一税率:个人所得税10%,企业税16%。外科医生卡森也提出14.9%的单一税率。只有川普跟民主党同样,说要给富人增税。

在健保问题上,川普也是稀里糊涂。一边说要废除奥巴马的健保,一边夸张地喊不能让任何人死在大街上,所以他支持“医保社会化”(socialized medicine)。卢比奥指出,这种用(大街死人的)极端说法,来给政府垄断医疗保险提供“道德高地”的论调很像民主党。

当主持人问川普用什么具体方案取代“奥巴马健保”时,他除了说保险要打破各州界限之外,再就没下文了,跟他在其它议题上的大口气一样,只有“重建伟大美国”的口号,但没有具体方案。口如悬河地夸海口,但“河海”里面却没“水”。

在外交政策上,川普更是离谱。他说要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保持“中立”。这根本就是是非不清、敌我不分。美国一向是以色列最亲密的盟友,共和党保守派更从来都是力挺以色列。难怪川普这个从头到脚的糊涂虫遭到克鲁兹和卢比奥的痛斥!

川普还说他支持了以色列很多钱,得到了以色列的许多奖牌。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川普早把那些奖牌公布到网上了。可大家到现在任何有关他跟以色列有密切关系的东西都没有看到。

川普曾公开指控乔治布什总统是靠“欺骗”美国人民去打了伊拉克战争。这跟左派媒体的无理指控一模一样。当时明明是美英法德俄等五大国的情报部门都认定萨达姆拥有大众毁灭性武器,伊拉克战争是经过参众两院投票通过的,不仅共和党议员赞成,还有超过一半的民主党议员,包括希拉里等都投了赞成票。美国民众的支持率最高达78%!

川普甚至说,如果现在是萨达姆在台上,利比亚的卡扎菲仍掌权,两个国家的情况会好很多。这不仅是根本不懂中东问题的一派胡言,而且那种只要中东(或世界任何一地)局势能相对稳定,让多么残酷的独裁者执政都和我们无关的思维,不仅完全错误,更是可怕的!美国没去中东打仗时,泛美客机、世贸大厦没被炸掉吗?

川普还吹嘘,他当年就劝阻布什不要打伊拉克战争,如果当时听他的,就不会有后来的恶果云云。但媒体通过各种检索,都找不到川普在伊战前有反对声音,更没有什么对布什的“劝阻”,完全是编造!查到的,却是川普对布什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的赞美。所以卢比奥在辩论会后说,川普是个以花言巧语骗人的家伙(con artist),他什么都敢编造,而且已成为一种惯性。意思是“惯骗”。

辩论会上卢比奥还扔了另一颗炸弹证明川普的骗:他当年办的“川普大学”就是骗人的把戏。川普当年曾亲自做广告片宣传这个大学,结果他承诺吹嘘的很多项目统统没有做到,于是遭到多位学生起诉,他本人成为主要被告。案子预定今年八月开庭审理。起诉的纽约市检察长对媒体说,他手里已有150个证词。分析家认为,川普会败诉。所以克鲁兹在辩论会上提醒共和党选民说,如果今年夏天川普作为被告出庭,那左翼媒体会密集报道,那时如果川普是共和党候选人,那这个总统就别想选了。当然,除非希拉里也因电邮门而被FBI起诉。两个可能的犯罪分子选美国总统,瞧着让世界看笑话吧。

在这场辩论会之前,上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更给公众提示了另一个重要警示:如果川普的报税单公开,很可能是一颗炸弹,一是证明他不像自己吹嘘的那么有钱;二是暴露他的很多话都是撒谎。比如他根本没有像自己宣称的那样给慈善机构、给美国退伍军人捐很多钱,甚至可能分文都无。而且税单反而可能展示,川普到底给民主党政客们捐过多少钱。

川普立刻明确表示不会公开税单,理由是美国税务局正在查他的税,而且在过去12年每年都被查到。但基本逻辑常识是,以往多年的税单都是“完成时”,即使被税务局查税,也不影响公开那些税单。既然税务局怀疑他有问题,选民就更有理由要弄清楚他的税务状况。

今天(27日)罗姆尼在推特上指出:“没有合理的原因证明(川普)不可以在被税务局查账时公布税单。如果他恐惧,可以把以前已经查完的公布出来。”美国国税局相关人员也对《今日美国报》记者表达了跟罗姆尼相同的观点:虽然税务人员不可以对外公布任何人的税表,但“没有任何理由阻止纳税人公开自己的税单”。

川普怎么回应罗姆尼和国税局对他不肯公布税单的挑战,媒体公众都在瞪大眼睛看着。这是证明川普是否撒谎惯犯的最直接的“真金白银”。

川普参选总统且民调升高之后,开始自称是“最虔诚的基督徒”了。可他前一段为争取基督徒选票而去教堂、跟众信徒一起领圣餐时,却把银盘当作是收集奉献金的,从口袋掏出钞票放在上头,引起一阵尴尬。他连这个最基本的宗教仪式都不懂,还说自己是“a strong Christian”。

川普的另一不可信赖是,如果他当上总统,会提名什么人做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一周多前去世,而奥巴马任期将结束,所以共和党强烈主张应由下届新总统提名大法官继任者。克鲁兹特别强调,(现在最高法院的八名大法官是左右打平),如果再出现一位左翼的,那么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个人拥有枪支的权利)和移民政策等,就可能被改变。以川普几十年支持民主党的左翼历史,如果他成为下届总统,选民怎么可以信赖他提名一位像斯卡利亚那样坚定的保守派?

在以往的辩论会上,川普在被问到提名谁做大法官这个极为严肃的问题时,竟然说会提名他自己的妹妹。而他妹妹是圈内人共知的自由派,甚至被克鲁兹称为“激进分子”。

就这样一个随口胡说、撒谎成性的痞子,如果出来代表共和党参选已经是共和党的耻辱,而且他在全国普选中不可能赢的理由实在太多、太多。任何理性明智的共和党选民,你要把选票投给川普,就是买了一张登上泰坦尼克号的船票!

2016年2月27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