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1. 这个侯漢廷很象是大陆的红卫兵少将,同那个丑毅一模一样.其实两岸是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殊关系,这是客观事实的现状.至于是一中各表及同表,那时现行时或将来时的某方语言.中共专制暴政的统一是毫无一点诚信,还有善意吗?大家都是明白人,有谁愿意要做中共专制暴政的奴隶,所以没有和平谈判的结果,

  2. 看來侯漢廷對中國很有信心,不仿移居到中國定居,既可滿足他的意願,也避免他人在台灣卻高舉五星旗,睜眼說混話、強姦台灣多數的民!
    2014年12月11日,美國國會研究服務部發表報告:「美國有自己的『一個中國』政策(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中國』原則)和對臺灣地位的立場。既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的主張也不承認臺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美國的政策認為臺灣地位未定。」「美國沒有在1972年、1979年、1982年的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中對臺灣的主權狀態表明態度。美國僅僅『認知』海峽兩岸的『一個中國』立場。」
    2016年12月5日,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表示,美國過去「一個中國」的政策是錯的,他強調美國從來都沒說過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依美國總統杜魯門指示發布《一般命令第一號》,要求日軍向代表同盟國的將領投降以及協助同盟國軍隊佔領日本及其控制地區,同時授權蔣介石委員長在中國(東三省除外)、臺灣和越南北部接受日軍投降。蔣介石交由何應欽分別委派16名將領分區受降,10月25日至臺灣受降主官為陳儀。
    1949年6月18日,蔣經國於其日記中記載蔣介石說:「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灣,為共軍奪取而入於俄國勢力範圍,使其南太平洋海島防線發生缺口,亟謀由我交還美國管理……」。20日,蔣介石接獲國民政府駐日代表團電報稱:「盟總對於台灣軍事頗為顧慮,並有將台灣由我移交盟國或聯合國暫管之擬議」,蔣介石極為憂慮,立即覆電,請該團負責人就此事與麥克阿瑟元帥詳談。
    1949年11月14日,英國國會議員提靈質詢關於臺灣的最終處置,負責答詢的英國外交常務次官梅修表示,臺灣法律地位的改變只有在對日和約中才能正式實現。
    1964年4月23日,法國總理龐畢度表示,臺灣「脫離了日本,但沒有歸屬於任何人」,從長遠觀點來說,臺灣的地位是不清楚的,「這個問題有一天必須依臺灣人民的意願來決定。」
    1965年10月,英國外相麥克·司徒華特訪問日本時在一場演講中提到:「英國政府對台灣的見解並未改變。我們認為台灣的法律地位尚未決定。同時,關於台灣將來的最終決定,希望能基於人道主義的理由,將台灣住民的意願列入考慮。」
    1966年6月23日,英國外交國務大臣艾瑞妮·懷特答覆國會議員朱利安·瑞茲代爾詢問的臺灣問題及其與聯合國裡的中國代表權之關係:「女王陛下政府認為聯合國裡的中國席位應該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駐用。至於臺灣,我們的見解是該島嶼的主權未定。」
    1966年12月9日,英國外交國務大臣沃特·佩德里答詢關於臺灣法律地位的政策:「卡拉登勳爵於11月28日在聯合國大會解釋我們就中國代表權議題的投票時,略述了我們對臺灣地位的立場。其陳述的複本在圖書館裡。我們仍維持『臺灣島的主權未定』的見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