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本原来没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定期选举的文化,全是从美国进口的,而且还是在军事占领的强制下进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现出其与众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动不动就有对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静与配合。日本没有出现“后军国主义”的骚乱,更别提军事反抗。虽然半个多世纪都有美军驻扎日本,但在日本社会,却没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而是输了就认输(日本战败承认输给了美国,他们不认为是败给中国国共两党军队),发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来。

Read more

袁晓明:日本社会主义VS.美国资本主义

瑟姆爾-里普斯特是美國著名的社會學家,他曾任美國社會學會的會長和美國政治科學協會的會長。早年,里普斯特的父母希望他成為一個牙醫,但他卻專攻社會學,其動機是他想知道為什麼美國從來就沒有社會主義黨派成為美國的主要政黨之一。里普斯特對美國缺乏社會主義的研究使他寫成了一系列的著作,歸納起來,里普斯特的結論是,美國特殊的個人主義使美國失去了社會主義的土壤,而社會主義在歐洲卻是大行其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