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淇昆:刘晓波问题之我见(他“活得伟大,死得光荣”)

我不认为刘先生是叱嚓风云的民运领袖,我也不认为他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改良主义,能推动中国人民的宪政民主事业。出獄之后,无论刘先生留在国内还是来到海外,如果他继续顶着“和平奖”的光环高唱“沒有敌人”的高调,继续期盼中共当权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可能很快地就被边缘化,成为一个过气的政治人物。这与他现在获得的广泛的赞誉和崇敬、可能成就的崇高的历史地位,將是多么巨大的反差。说刘晓波先生“死得其时”,恐怕并不过分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