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淇昆:刘晓波问题之我见(他“活得伟大,死得光荣”)

我不认为刘先生是叱嚓风云的民运领袖,我也不认为他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改良主义,能推动中国人民的宪政民主事业。出獄之后,无论刘先生留在国内还是来到海外,如果他继续顶着“和平奖”的光环高唱“沒有敌人”的高调,继续期盼中共当权者“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可能很快地就被边缘化,成为一个过气的政治人物。这与他现在获得的广泛的赞誉和崇敬、可能成就的崇高的历史地位,將是多么巨大的反差。说刘晓波先生“死得其时”,恐怕并不过分吧。

Read more

刘晓东:关于刘晓波及无敌派文章三篇

在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时,人民自发地喊出许多口号,有“反对腐败”,“争取民主”,“要新闻自由”等等,它们与“打倒共产党”一样都是人民自发意愿的表达。可刘晓波唯独说“打倒共产党是非民主的”,说穿了,是因为他要肯定共产党执政合法。拥刘派还把这个要共产党下台的诉求与“以暴易暴”连起来,推论为“用一个新的独裁制度取代一个旧的独裁制度”,然后对这个他们自说自话的假设推想大加鞭鞑。

Read more

徐水良:评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刘晓波他们明明知道,中共是要作伪证。而这样作证,就是用小范围的没有死人,来掩盖大范围的杀人和死人。但他们仍然要去作证,当然构成有意帮中共作伪证的主观故意。当他们到海外获得自由后,仍然坚持他们的伪证,坚持他们主观客观上的伪证的行为,为他们的叛卖伪证行为辩护,把它打扮成高尚行为,那么,至少在道德道义上说,这一切,就是他们道德道义上极其严重污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