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伦敦政经学院帮蔡英文遮丑?

针对蔡英文的博士论文真假等争议,今天(10月8日)伦敦政经学院(LSE)网页刊出声明,主要两个内容:1,该院1984年授给了蔡英文博士学位;2,伦敦大学总图书馆(SHL)有蔡英文当时递交博士论文的记录。

伦敦政经学院的这个声明,与之前该院的说法明显不同;令人严重质疑,是不是在蔡英文们的强力运作下,LSE站出来给权力者背书?

因为之前,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员Ruth Orson在今年6月初的两次回信答复中清楚说了4点:

1,伦敦大学总图书馆(SHL)从没收到过(never received)蔡的博士论文;

2,她为负责,又再查了政经学院图书馆,高等法律研究院( IALS),也都没有。

3,按照法规(她的原话 under law)蔡英文必须把博士论文递交给伦敦大学总图书馆和「高等法律研究院」。

4,在当年(2015)蔡英文选总统时,他们就曾下很多功夫查找,但结果令人沮丧(意思是查不到任何论文记录)。

现在伦敦政经学院忽然发表声明,说他们有蔡英文当年递交论文的记录。那为什么这位负责具体事务的专业人员却几次、几处都查不到?图书馆员无论如何都查不到的记录,怎么现在校方突然宣布有记录了?这背后谁在撒谎?

如果说一个图书馆员可能记忆有误或查找不周,那么这位图书馆员明确地说,早在2015年时,他们图书馆就非常努力查过(extensive searches),那个时候就查不到。这说明,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蔡英文博士论文」 这个结论,早在4年前,就由LSE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等,一起做出了,因为他们(很可能不是一两个人)都做了努力,但结果是,查不到!

这么多图书馆员,2015年的查找,几个图书馆都查不到的记录;2019年6月该院图书馆员再次努力找,结果仍是令人沮丧,查不到任何记录。为什么在被媒体和大众严重质疑3个多月之后,现在突然一切记录又都有了呢?不仅总图书馆有了,而且「高等法律研究院」那里也有了。这像是真的吗?这种明显给人感觉造假的行为是不是过于低级了点?尤其LSE发生过给利比亚格达费儿子博士学位丑闻,所以很令人生疑。

今年6月12日,伦敦政经学院公关部(Media Relations)主管Daniel O’Connor以该院发言人身份发出一份声明稿,传给了发表我质疑文章(蔡英文的博士学位是否造假?)的台湾《民报》编辑部。该声明稿主要两点:1,伦敦大学有发给蔡英文博士学位;2,蔡的博士论文他们哪里也找不到。

在附信中,这位公关部主任还承认Ruth Orson当初的回信内容是正确的(即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原话是:The information in her email is correct。

另一个,上述LSE 公关部主管的声明稿,附录了一份该院1984年获得博士学位的107人名单,其中有蔡英文。但美国北卡大学教授林环墙博士经查阅比对发现,除一名后被注销博士,其他106人,只有蔡英文没有论文递交记录。其他全部105人都有论文记录,为什么单单蔡英文没有?这也是无论2015年LSE图书馆员们的extensive searches(费劲查找),还是2019年6月图书馆员Ruth Orson查遍伦敦大学三家主要图书馆都查不到的原因:因为根本就没有蔡英文递交论文的记录!

另一个可左证的是,上述这106名博士名单,不仅只有蔡英文的论文查不到递交记录,而且也只有蔡英文的论文不能网上购阅,其他105人的博士论文都可以!这又是为什么?任何有基本逻辑的人都无法不严重怀疑这里有鬼。

LSE的这个声明等于为蔡英文背书——她的博士论文当年递交了,但被LSE丢失了。这个说法是无法令人信服的。我在上篇质疑文章写道:了解LSE内部运作、也从该校获得博士学位的 、一路为蔡英文护驾的「台湾研究室」主任施芳珑女士都说,「准博士都是缴交两本论文给伦敦大学 Senate House Library」。难道伦敦大学总图书馆(SHL)把蔡英文的两本论文都「弄丢了」?这种可能性的概率有多大?

一般人拿到博士学位后,其典藏本的论文,都要装订制作多本,按规定要给学校图书馆(2本),还给要系里,给指导教授,给口试评委(每人一本也要数本),自己要珍藏(起码有2本吧),这样算下来,也要个十本八本的,而且蔡英文是外国学生,要回台找工作,更要多装订几本,因台湾的院校可能需要。按常识逻辑,怎么可能LSE的2本、其他人手里的,蔡本人家里的,统统同时都「丢失」了?这种可能性等于零!

蔡英文拿出来当年的论文手稿,上面满是白色涂改液。手稿能够保存,但典藏论文却一本也找不到了。更荒谬的是,在找不到典藏论文的同时,她的博士证书也丢失了。如此这般蹊跷、离谱,哪位读者看见过第二个?而且,蔡英文补发了一次博士证书,又再次补发,拿出来的三份证书,三个不同校长签名,全台湾能找到第二个人吗?

蔡英文总统府召开记者会,展出蔡当年在LSE 就学记录等,其中有一份说是蔡的论文口试通过的通知书。但这份通知书不仅日期书写不符英国惯例(详见我另一篇质疑文章《口试通知书泄露蔡英文假博士?》(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9/201909290118241033.htm),而且没有学院主管的亲笔签名(无任何人签名)。

如果这个论文口试通过通知书是蔡英文们伪造的,就是惊人的胆大妄为的欺诈。如是LSE提供的,说明这个学院草率、不负责任到野鸡大学地步!没有签名的文件,形同废纸,怎么可以提供出来做证据?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如果这纸通知书是当年的一份真实存档,它恰恰证明,蔡英文的论文口试没有通过,因这个「准备」发出的通知书,没有学术主管签名,说明当时「没有发出」这封通知书。对一份如此重要的文件,学校绝无可能发出没有签名版。这纸「没有签名」的通知书更清楚地左证:蔡英文的论文口试要么没有通过,要么就根本没有进行过。

另一个重要文件是,如果蔡英文参加过论文答辩口试,就必须有下列证据:

1,与指导教授讨论她的论文的多次记录(Log)。蔡35年都拿不出来!这是其他博士候选人都有的常规资料。

2,论文口试的评审委员名字。在《洋葱炒蛋》这本自传中,蔡英文洋洋自得地炫耀,当时评审委员们讨论了两个多小时,因她论文太精彩,要颁给她两个博士。且不说这是公开撒谎,因全世界哪里也没有读一个专业、写一篇论文而要给两个博士学位的,而且她的自传从头到尾都没有提供这些评审教授的名字,一个名字都没有!不管多少质问,蔡英文至今都不提供评审委员的姓名。为什么?最大可能就是没有口试这回事,或口试答辩没有通过,蔡才会隐瞒、回避论文口试的评审委员名字。

3,无论英国还是美国,博士论文口试答辩通过,几位评审委员要写一份共同意见书,每个评委签名,然后这个意见书将正式由该学院的学术注册委员会寄给(sent to)答辩人(即博士候选人)。无论是LSE,还是蔡英文本人,至今都拿不出这份必须有的评审意见书。LSE对论文口试有47条规定,其第37、38条明确规定必须这样做(请见:https://info.lse.ac.uk/staff/services/Policies-and-procedures/Assets/Documents/guiConResExa.pdf )。为什么蔡英文35年来都拿不出来这个论文评审委员的共同意见书?而且 LSE 也至今拿不出这份重要的(更是必须有的!)评审委员签字的意见书,那么蔡英文的博士学位是根据什么颁发的?

LSE现在发声明,说蔡英文当年被授予博士,论文也有递交记录。那为什么我在今年6月初向LSE校方查询时,他们不直接作答,而要求先获得蔡英文本人授权才能回复?随后,LSE负责学位信息主管(Enquiry Services Manager)Clive Wilson回信,说要20个工作日才会给答复。LSE作为正规大学,应有完备的学生记录,怎么需要三个星期「查找」?是不是要跟蔡英文们「合计」商量对策?

这里有个关键机构和个人,就是LSE的台湾研究室(Taiwan Research Programme)及主任施芳珑。我在上篇质疑文章提到,这个台湾研究室前身是陈水扁总统时代提供资金成立的。我曾问过LSE 学位信息处主管Clive Wilson:蔡英文家族,民进党政府,有没有给过《台湾研究室》资金援助?他拒绝回答。

我也在上篇质疑文章公开问施芳珑女士,你的台湾研究室,有没有拿过蔡英文政府的资助?如果有,就等于施主任的薪水,是台湾方面出的,就是蔡英文政府出的。那么施芳珑这样为蔡英文的论文等辩护,包括游说校方发声明等,是不是有利益冲突?施女士至今都不回答。

施芳珑上月中旬回到台湾,她在脸书上透露,离开英国前,她还为蔡英文的事情去伦敦大学公关部,游说他们发个声明支持蔡总统。看到今天LSE这个声明,令人想到,施芳珑的台湾研究室可能又发财了,因她游说成功,蔡政府要拿出更多银子给她的研究室了。

伦敦政经学院会这样不顾原则吗?我在上篇质疑文章谈过,该院不仅有过利比亚独裁者儿子的捐钱和学位丑闻,还用阿联酋独裁者名字,命名该学院教学和剧院大楼,被英国《卫报》专栏作家詹宁斯(Simon Jenkins)痛斥为了钱而不顾尊严与常识;向政府和商界出售自己的灵魂。这次LSE的前后矛盾说辞的声明,是不是再次为钱(蔡政府的金援)而出卖灵魂?

2019年10月8日于美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