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從一位美籍中文牧師被刨根究底所想到的

最近,從去年最核心頂鍋勇士急轉彎成為今年最狠心砸鍋英雄的某位美籍中文牧師被網友刨根究底,證明他之前申請美國政治庇護的關鍵理由(因在中國反共而被捕判刑)純屬造假!另外,此人在中國時所“編譯”的兩本暢銷書《敬業》和《天職》也被爆出是天字第一號的造假,其中《敬業》所謂的美國作者和原著都是根本不存在的,《天職》所謂的德國作者倒是實有其人但那人根本沒有寫過那本書!

從以上兩大造假行徑,不難看出此人何其品性惡劣、何其狗膽包天!這樣的人居然身為“牧師”,不禁令我想到,這正是聖經所預言的末世跡象之一:“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且坐在神的殿里,自稱是神(帖撒羅尼迦後書2:3-4)。”

我又想到,政教是不可分離的。中國信耶穌的人越來越多,這是事實;中國政府阻撓乃至迫害傳教的和信教的,這也是事實。但是每一個真信徒應該擦亮眼睛、獨立思考,要識破類似於上述那位美籍中文牧師的傳教者,揭穿和遠離他們。中國政府對待政治異見者和傳教信教者的策略,是內外有別的。對身在國內的政治異見者,是封殺抓捕一般的,監視收買已有名氣的;對待身在國內的傳教信教者的策略也大致相同。但對待身在國外的政治異見者和傳教信教者,由於中國政府不能在國外像在國內一樣隨意執法,所以策略有所不同,對待一般的採取鼓勵親善,對待已有名氣的,順我者則施以藍金黃綠,逆我者則進行抹黑或“做掉”。

中國政府的這些策略,早已被那些假政治異見者和假傳教信教者吃透了、利用了。寫作本文因是從一位美籍中文牧師的事而起,筆者就略去政治異見者方面的事不說,只談談在傳教信教者方面的親身見聞。

如今在美國的中文牧師數量,我個人估計約有十萬人,是四十年前的五倍。四十年前在美國的中文牧師,幾乎全部來自台灣和香港;近四十年里逐步有從中國大陸來的;但是如今在美的中文牧師的主流,仍然是來自台灣和香港的。筆者無論在中國或在美國,接觸的主要是一般人,所以對中國政府怎樣鼓勵親善在美國的一般傳教信教者,有過體驗。中國政府在美國開辦了六十所孔子學院,當然這不是培養傳教信教者的;但類似的滲透方法也用到了一切領域,包括各高等學府以及神學院和全部華人教會。

上個世紀末,我們夫婦在德克薩斯州住過兩年,上過幾個華人教會。其中最大的“德克薩斯華人教會”,門口大牌子上寫着“無教派教會”。聚會時有三個會場,一個講英語,一個講國語,一個講粵語,每個會場都有上千座位。我不知道是講三種語的三個傳道人在同時講道呢,還是一個人講某種語被同聲翻譯成另外兩種語。反正我們夫婦坐在國語會場,看見講台上的傳道人就是講國語的。吃免費午餐的餐廳大得驚人。我們因是第一次去,被領到一個小餐廳與教會的部分聖職人員一起吃飯。路過了教會的“麻將室”、“撲克室”和“交際舞廳”,我心裡覺得不對頭,暗暗思量不能再來了。可是因為在那裡登記了電話,過兩天就有電話打來,通知我們星期六去外地“團契”。我說沒有車去,對方馬上說來車接。我只好撒謊說星期六家裡要招待遠客,對方就提前通知了下個星期六的另外一個“團契”地點。結果,我們只上了那個教會一次,卻花了兩個來月才擺脫一次次免費旅遊的盛情邀請。

我們知道,近四十年內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基督徒,多數人是沒有十一奉獻和樂捐概念的,相反以為(剛來美國的人)信耶穌就多了一個留在美國轉為移民的理由,或得到一條救濟(不是救贖)的渠道,或多了一個社交場所。據我所知,在美國的中文牧師也很少有人教導關於十一奉獻和樂捐的教義。根據聖經,傳福音的靠福音養生(哥林多前書9:14),一個教會的收入,應該來自也只能來自信徒的十一奉獻和樂捐。上述德克薩斯華人教會,因為規模太大,我無法了解其收入和支出狀況,但後來我們夫婦住在舊金山灣區時上的一個華人教會,令我很快發現了其中的貓膩。那是一個只有十幾家會眾的小教會,牧師是台灣人,會眾中除了一家來自香港的移民外,全部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牧師是美國名校畢業的理科博士,早已有年薪十幾萬的工作,卻辭掉工作當了那個教會的全職牧師。我仔細調查後,發現除了那家香港人和我們夫婦之外,其餘的人全都不知十一奉獻和樂捐是什麼意思。而教會卻雷打不動地每周日供應免費午餐;牧師親自駕車,幾乎每天進行家訪、幫各家各戶會眾到處去辦事或看病。後來我了解到那個教會雖小,還是有教派所屬的,以前的會眾清一色來自台灣,後來不知怎麼,會眾就清一色來自中國大陸了(除了那一家來自香港)。我本人也當過八年牧師,懂得一個教會至少要維持什麼樣的人數和收支規模才能得以存在,所以我敢斷定那個教會的經濟來源不義。當然,因它有教派所屬,倒不一定是那個小教會直接接受了中國政府的統戰經費,但肯定是間接地領到了該項經費的。那麼中國政府為什麼要花這個錢呢?我們知道,舊金山灣區的中國大陸新移民,幾乎家家有人在高科技公司任職,這位牧師本人也有理科博士教育背景。中國政府並不需要通過這位牧師獲取什麼具有政治含量或知識產權含量的情報,而只需他搜集一些非常普通的、怎麼也夠不上間諜行為的各家各戶姓名地址工作單位日常行蹤親朋好友等等資料就足夠了。

另一種假傳教的,是利用傳教的旗號,到崛起的中國去經商撈錢。十九年前的年初,我們夫婦在美國探親期間,經常到我們在國內住地去傳教的四位加拿大公民(一位牧師和三位同工)在中國福建聚會時被公安拘留,五天後被驅逐出境。他們回去以後,那位牧師立即製作了一盤兩個半小時的錄像帶,標題為CHINA ARREST,發給他們本教會的會眾和美國及其它國家的教會(也許是賣給 – 我不清楚,我是在上他們教會的一位美國會眾家裡觀看的)。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牧師講到事發後的細節時,有相當長的時間他雙手的姿勢明顯地表示是帶着手銬的。那盤錄像帶使那位牧師成了英雄,也給那個教會帶來了來自全球的巨額捐款。兩年以後我回到中國,曾給那四位加拿大公民當翻譯而同時被公安拘留的中國弟兄告訴我,說那次不算被捕,因為都沒有戴手銬,且那五天都住在酒店裡。可是加拿大那個教會卻在國外大肆宣傳說,他們的人因在中國傳教多次被捕和坐牢。直到多年以後,加拿大那個教會的中國傳教組負責人還在瑞士的一個聚會上作了關於他自己在中國因傳教被捕的報告,他們教會網上提前發布了關於他的英雄事迹的宣傳廣告,(因前些年與四位加拿大公民同時被拘留的中國弟兄和我都對別人說起過,沒戴手銬表明不算被捕,)那個廣告中還特意說明他那次在中國是戴了手銬的。但我們中國住地教會裡正好有一位弟兄的哥哥當時就在他所說的被捕的那個縣的鄰縣公安部門工作,很容易證明他所說的被捕一事純屬編造。這位中國傳教組負責人每年去中國幾次,一邊“傳教”一邊打理他自己在中國的公司和國際貿易業務。他在中國創辦的公司和他在中國創辦的教會,有時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可以互為掩護。

從某位美籍中文牧師被刨根究底之事,我還想到,在這以互聯網為標誌的信息時代,誰都不要自以為高明、把別人當傻子。正如聖經里說的,掩藏的事沒有不顯出來的,隱瞞的事沒有不露出來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8:17)。中國雖然暫時還屬於全球僅有的封鎖互聯網的三個國家之一,但萬事在於神,只要神的旨意叫什麼人什麼事暴露,就必定不能隱藏。

2018年7月13日

——原載作者的文學城博客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7023/201807/16860.html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