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卫珍:塔西佗效应与郭文贵海外爆料

1,郭文贵先生海外大爆料之所以受热捧,确实与中共政权由于60多年的恶劣政治所导致在民间社会信誉资源极度匮乏所导致的真空与落差有直接关系。但这是客观原因,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这是郭先生有意利用塔西佗效应,来让海外大爆料得以热捧。

2,相反,从他开始爆料到现在,一路走过来的艰难曲折的过程,无论是个人心灵和生命的被撕裂,还是其整个生活与事业轨道的大转弯,都一清二楚地告诉人们,他是被各种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提前预测到的变故以及力量所综合驱动,推到了海外大爆料的舞台上来。当然,所有这些痛苦还是艰难,就对人性、生命与灵魂的塑造角度,未必是坏事。经常,苦难是包装的祝福,苦难更是陶塑品格的熔炉。

3,塔西佗效应,一般都是产生于长期的极度恶劣的政治生态中。不是随便一个政府就能产生塔西佗效应的。一旦政府在民众中产生塔西佗效应,固然其中一个特征是:政府无论说对话做对事,民众都已经难以对他们产生信任;同时,就客观事实的层面,这样的政府能够说对话做对事的可能和概率也已经非常稀少,即便他们想做好,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4,对一个已经在民众中产生塔西佗效应的政权,罪恶在整个结构性制度上发酵蔓延,甚至在整个社会发酵蔓延,从而产生的导致整个政权乃至整个社会,往下掉落或往后倒退的下坠力或倒退力,犹如抛物体在下落过程中,会进入一个地球吸引力的超加速阶段。当前的中共执政党,就已经进入这个阶段。我现在不认为,中共还有可能通过体制内政改有序稳定地完成制度转型。整个体制内的正义、正气、智慧、健康、美善等文明含量,根本就已经极度匮乏,没有可能能够支撑起他们有序稳定地完成制度转型了。

5,在一个政府已经在民众中出现塔西佗效应的社会,经常一个显著特征是,由于正常的上下沟通渠道被严重堵塞,甚至完全堵死,于是坊间谣言四起。这些谣言,经常也是赤裸裸展现的关乎当时历史处境与政治生态的另一个版本的真相。是本应该正常展现的真相,本应该被民众所知情的真相,本应该接受最基本监督的真相,被极度的专制高压之催逼的扭曲展现。

6,郭文贵先生海外大爆料,其最为内核的本质,乃是当前中共恶性政治生态下的一种捂得不能再捂而被逼产生的一次大爆发。由于郭先生特殊的在中共高层交游了28年的经历,导致到目前为止,郭先生的爆料,可以说是能够得以被披露的关于当前中共恶性专制生态之具备最大真实性的真相。否则只有几个可能:1,整个社会与民众依然被蒙蔽在漆黑的房间里,中共执政党继续朝无边的黑暗深渊坠落。2,关于执政党的各种谣言,会用各种方式在民间社会以更大规模传播。3,沉默,再沉默,爆发的时候就是死亡,死亡的时候才产生爆发。

7,就所披露出来的关于当前恶性专制政治生态之恶劣程度,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不单单是其作为生命个体之保命保钱的驱动初衷,更是这个国家与民族再次在面临生死祸福的时刻,向着世界所发出的自我挽救的挣扎与呼吁。我曾经说过,国家与民族是一个集体性的生命体,当这个集体性的生命体,面临着生死祸福的关键时刻,会本能地发出临死或临祸之前的痉挛或震颤,在大部分肢体都已经麻痹或沉睡的时候,这微弱的力量,就会以某种方式传递并会合在某个点上——或者是生命个体,或者是非常微弱的一小群——而爆发出来,以这种方式发出救命的呼吁,甚至是回光返照的搏动。这就如我在另外的一篇文章中说到:当一个民族阳刚的力量普遍枯竭时,求生的本能就会探入到女性的阴柔里寻找庇护,于是会平地冒出若干惊天地泣鬼神的女烈士来,如贞女林昭。郭文贵先生的大爆料,再次在告诉人们,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正面临一场生死祸福的考验。龚小夏女士评价说郭先生的爆料乃是2017年最有价值的新闻,一点不为过。

8,如果说像这种从专制社会逃亡到美国的富豪,披露自己28年来的耳闻目睹或亲身经历的关于中国社会恶性专制政治生态之各种登峰造极的黑幕,却没有新闻媒体得以让他发声,这与美国这个自由社会之新闻媒体所应当保持的公正、客观与严肃性,根本就毫无关系。天,这都哪是哪?这反应出来的赤裸裸本质是——整个西方文明世界的根基正在遭遇中共邪恶势力的腐蚀,现身说法地坐实了郭先生爆料中提到的中共蓝金黄计划的确凿无误。幸亏还有曹长青先生和龚小夏女士等具备真知灼见与高瞻远瞩的学者,中流砥柱地挺立,否则要像某些脑子完全已经浆糊一片的海外民运精英们,简直是灭顶之灾来临——中国社会通往自由之路,经过28年民运根本不是缩短了,而是变得更加漫长了,甚至是遥遥无期地漫长。

什么是新闻媒体所应该持守的公正、客观与严肃性?究竟应该在哪里体现以及怎么体现?人们经过多少年艰辛拼搏乃至抛头颅洒热血所换来的新闻自由,作为新闻的主要传播工具——媒体,其最重要的职责最本质的特征,当然必须顺服于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原则。同时,媒体也只有继续巩固或持守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原则,才能真正实现自身的最重要职责,与最本质的特征——新闻媒体所应当持守的公正、客观与严肃性。因此当媒体面对具有巨大位分落差的双方,其公正、客观与严肃性,当然是体现出上严下松。即当职权高的一方——公权力或公众人物,妄图通过媒体来“投诉”位分低的一方——非公权力者或普通大众,媒体就必须对他们的新闻来稿或发放程序提出更加严格的审核要求。而当位分低的一方,非公权力者或普通大众,妄图“投诉”公权力或公众人物,那么媒体对他们的新闻来稿或发放程序之审核就应该相对放松,以保证社会中处于弱势方之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能够得以彰显。而当媒体面对着基本上没有位分落差的双方,则对任何一方的新闻来稿或发放程序的审核不作轻重严松之区分,尽力保持中立与客观。

在郭先生与中共盗国贼之间,作为自由社会中的新闻媒体美国之音,如果要保证作为媒体的公正、客观与严肃性,当然必须支持这个弱势方的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无条件允许其发声。显然,在这个情况和处境中的美国之音,只负责按照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低门槛标准允许弱势方发声,而并不被赋予责任与义务,必须要去取证弱势方之举报究竟能够真实到什么程度的。即便郭先生所披露的内容与客观事实有出入,也应该让邪恶专制的公权力,用最权威最合适最国际的方式自证清白,如此这个自由世界中的新闻媒体,才可能在最大程度上实现公正、客观与严肃性。想想看,本来被爆料的一方,就是多少年来以谎言治国的专制政权,能够冠冕堂皇、毫无顾忌地使用国家机器,把各种内幕与黑幕包得裹得捂得跟铁桶一样。现在好不容易有人从那个黑暗城堡里逃生出来,告诉自由世界在那里面所发生的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邪恶、贪腐与荒谬,很多罪恶甚至已经完全冲破全人类的伦理底线,如果自由世界中的媒体却认为:为保证新闻工作的公正、客观与严肃性,必须要去那个黑暗城堡进行取证,然后才给予弱势方得以发声的机会与平台,而客观事实是,这条寻找真相的取证渠道根本就是死胡同一条,那么必然结果是,媒体以新闻工作之公正、客观与严肃性为借口,封死了弱势方得以发声的机会,那么显然,媒体就是在貌似追求公正、客观与严肃的理由中,有意无意地完成了为中共专制权贵站台的任务与使命——帮助那个黑暗城堡里的各种惊天罪恶继续被包庇被掩盖。

9,有些人又提出非常可笑的问题,说美国的新闻媒体,对于外来的逃亡者,是否需要像对待本国公民来给予他们充分的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如果这个问题,是针对其他像欧洲国家中的某些新闻媒体,我认为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但对美国这个从来在普世价值方面有着强烈担当与维持精神的国家,按照传统的美国精神与美国价值,像美国之音之类的新闻媒体,对外来的从专制社会中出来的逃亡者,当然是必须给予他们以本国公民之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宽松权利。否则的话,怎么还有可能对世界上那些已经完全践踏人类伦理道德底线的野蛮政权,进行经济制裁乃至动用武力发动正义对邪恶的战争?

最明显不过的事情,无论是郭先生的VOA短播门还是哈德逊演讲的突然被终止,绝对都是中共蓝金黄全球渗透计划的结果。那些还盯着郭先生过去有什么问题大做文章,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那些甚至以自由社会中的新闻媒体所应该持守的公正、客观和严肃性,来掩盖中共赤裸裸的蓝金黄全球渗透结果的观点与立场,就更是荒唐浆糊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很庆幸的是,整个西方文明的根基还只是受到中共邪恶扩张势力的腐蚀与冲击,但并没有受到本质上的动摇与摧毁。当务之急是,在海外华人中,有更多像曹先生和龚女士这样的具备真知灼见与高瞻远瞩的学者或民主人士等,能够起来与美国传统的保守派人士一起,奋起保护美国价值与美国精神,让目前地球上唯一一个有能力有资本有实力对抗那些极权邪恶政权的国家,继续茁壮成长,继续健康强大,以帮助这整个世界完成民主与自由的浪潮对专制独裁势力的第一轮清扫,中国未来的民主化,显然也将大大地受惠于美国在这个潮流中的担当与使命。

2017年12月29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