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華(法國):從觀看紐倫堡審判,聯想美國之音斷播門事件

我看了兩集【長青訪談】視頻(“採訪郭文貴錯在哪裡?曹長青與龔小夏談VOA斷播門事件”“曹長青、龔小夏對談:郭文貴爆料有幾分真?”)可以對那些懷疑郭文貴爆料“真實性”的人說:“曹長青先生說‘常識判斷、事實判斷,理性判斷’,我再加一個‘閱歷(經歷)判斷’,用自己在中國幾十年的‘經歷(閱歷)’對郭文貴爆料的‘真與假’做出公正有良知的判斷並不難!”

如果郭文貴“爆料”不重要,為何中共如此慌張不堪地動員一切“人力、物力”對郭文貴進行全方面的圍剿,不但在全世界發通緝令,還從北京派出孫立軍,劉彥軍等人跑到美國跟文貴勾兌?

郭文貴的“出現”,無疑是把中共內部骯髒的“權錢交易、權色交易”,血腥的、你死我活如“宮廷戲”般的中共權斗大戲向全世界展示,那些看不透一黨獨裁體制暗箱操作,或對中共政權有所期望的中國人都大開眼界。

海外民運20多年,共產黨怕過誰?但郭文貴確實讓共產黨害怕了!美國之音斷播門,郭文貴在哈德遜研究所的講演被迫取消、明鏡陳小平先生的夫人被抓,難道不是郭文貴一人掀起的“海外風暴”?

那些質疑爆料真實性的反郭派們一再強調郭文貴“謊話連篇”,難道他們看不到郭文貴揭露王岐山及海航對中共的打擊是多麼巨大?

我們也承認,郭文貴不是聖人,他自己也說是從共產黨大糞坑裡爬出來的,既如此,我們有什麼理由對郭文貴爆料及郭文貴本人採取共產黨那套鬥爭哲學批判他呢?

茉莉指出“BBC說,實在無法證實郭文貴爆的一些料。”看似茉莉說得有道理,實則她也是無的放矢。難道西方媒體記者對於每一篇文章都要經過嚴格核實以後才爆料嗎?未必吧?!現如今,歐美民主國家,還有多少人敢于堅持真理正義為人權發聲?美國之音阿曼達台長真是那麼高尚嗎?我很懷疑。

二十一世紀是個非常混亂、荒謬不經的年代,自從中國加入世貿以後,用何頻先生的名言“中國式病毒威脅世界文明”已經把自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歐美國家主導並訂立的國家“道德準則”腐蝕到“病入膏肓”的地步了。

若真要找出新聞的真實性,那需要法律來判斷,問題是,現在的“法律”真是一言九鼎,經得起人類良知的拷問嗎?(包括歐美國家)。

看看現在美國(西方)的媒體為了黑川普,已經到了何等混亂不堪的地步了?

在西方生活十餘年的時光里,觀看最多的,是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紀實記錄片。每一次看此片,都使我情不自禁地留下悲憤、痛心的淚水。但說來也怪!隨着在國外生活時間愈長,閱歷的加深,竟完全顛覆了我對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納粹、猶太人的“沉痛觀感”。

我在維基百科中文版搜到納粹軍官卡爾·鄧尼茨生平:

卡爾·鄧尼茨戰後於紐倫堡審判判決10年有期徒刑,於1956年釋放。之後他退休到西德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的一座村子定居,他在之後創作了2部作品,他的回憶錄《10年和20天》(Zehn Jahre, Zwanzig Tage)——「10年」指的是鄧尼茨作為潛艇指揮官,「20天」則是他作為總統的日子。書中,鄧尼茨將納粹政權解釋為是時代的產物,並且爭辯說他不是一個政治家,因此不能在道義上負起納粹政權的大部分罪行,他也批評專制制度是政府的根本缺陷,並指責專制制度是納粹許多錯誤的根源。

我驚奇一位納粹軍官竟有此覺悟說:“專制制度是納粹許多錯誤的根源”——同時他承認知道有集中營的存在並說:“當時囚禁的只有12,000人的政敵,但現在在美國佔領下的德國收容了50萬的德國人,你們有沒有考慮過這種事情?(集中營在)某種程度上是正當的。1933年如果希特勒不把共產主義者關進集中營的話,就會爆發內戰、釀成流血慘劇。就算通過合法選出的政府,共產主義者都一樣會掀起叛亂。1932年的德國已經面臨了最嚴重的內亂危機,當時我們已經被迫選擇要共產主義還是國家社會主義,興登堡等保守派選擇了希特勒,我也是一樣。就算還有一次選擇機會,我依舊會選擇國家社會主義。把這些有着有害想法的人關進集中營就可以避免德國流血。難道打內戰會比較好嗎?他也毫不掩飾對蘇聯和共產黨的厭惡:“俄羅斯是世界上最爛的犯罪國家,共產主義是最邪惡的思想。那些人告發我加害他們根本是荒謬至極。俄羅斯人不是總在策劃新的陰謀嗎?在跟我們打仗之前,俄羅斯人就說他們想要丹麥和部份的波蘭,我現在就告發他們有這樣的政治陰謀……”

對比納粹軍官卡爾·鄧尼茨在70年前的1945年對共產主義及專制的憎恨(更確切地說是超前感悟、感性認知);當我們現在抨擊“卡梅倫、庫克、基辛格、扎克伯尼、陸克文、奧巴馬、默克爾”、美國華爾街那些猶太金融家等歐美政客與獨裁中共媾和、卑躬屈膝的無良道德行為時,能否得出此結論“到底哪一種人是真正的納粹、法西斯呢?”

現在不光是外國政客為了私慾金錢利益與獨裁苟合,即使諸多已經到了海外自由國家生活多年的華人,及自稱受中國政府迫害的所謂民運人士如瑞典茉莉等人,亦然沒有從“靈魂深處”認識並反思獨裁製度對中華民族的傷害:民族之魂往哪裡去找?

瑞典的茉莉在斷播門事件以後,對被整肅的記者大加指責,而且還給台長寫信表示支持對五名記者的處理,這真讓人難以理解。

人生如白駒過隙,但願諸多經歷了共產黨獨裁製度磨難的中國人;在看待郭文貴(爆料)事件上秉持寬恕(寬容)的心態;這依然是檢驗一個人“思維、智慧、知識、良知”的試金石!

2017年12月31日於法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