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法国):从观看纽伦堡审判,联想美国之音断播门事件

我看了两集【长青访谈】视频(“采访郭文贵错在哪里?曹长青与龚小夏谈VOA断播门事件”“曹长青、龚小夏对谈:郭文贵爆料有几分真?”)可以对那些怀疑郭文贵爆料“真实性”的人说:“曹长青先生说‘常识判断、事实判断,理性判断’,我再加一个‘阅历(经历)判断’,用自己在中国几十年的‘经历(阅历)’对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做出公正有良知的判断并不难!”

如果郭文贵“爆料”不重要,为何中共如此慌张不堪地动员一切“人力、物力”对郭文贵进行全方面的围剿,不但在全世界发通缉令,还从北京派出孙立军,刘彦军等人跑到美国跟文贵勾兑?

郭文贵的“出现”,无疑是把中共内部肮脏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血腥的、你死我活如“宫廷戏”般的中共权斗大戏向全世界展示,那些看不透一党独裁体制暗箱操作,或对中共政权有所期望的中国人都大开眼界。

海外民运20多年,共产党怕过谁?但郭文贵确实让共产党害怕了!美国之音断播门,郭文贵在哈德逊研究所的讲演被迫取消、明镜陈小平先生的夫人被抓,难道不是郭文贵一人掀起的“海外风暴”?

那些质疑爆料真实性的反郭派们一再强调郭文贵“谎话连篇”,难道他们看不到郭文贵揭露王岐山及海航对中共的打击是多么巨大?

我们也承认,郭文贵不是圣人,他自己也说是从共产党大粪坑里爬出来的,既如此,我们有什么理由对郭文贵爆料及郭文贵本人采取共产党那套斗争哲学批判他呢?

茉莉指出“BBC说,实在无法证实郭文贵爆的一些料。”看似茉莉说得有道理,实则她也是无的放矢。难道西方媒体记者对于每一篇文章都要经过严格核实以后才爆料吗?未必吧?!现如今,欧美民主国家,还有多少人敢于坚持真理正义为人权发声?美国之音阿曼达台长真是那么高尚吗?我很怀疑。

二十一世纪是个非常混乱、荒谬不经的年代,自从中国加入世贸以后,用何频先生的名言“中国式病毒威胁世界文明”已经把自二次世界大战后由欧美国家主导并订立的国家“道德准则”腐蚀到“病入膏肓”的地步了。

若真要找出新闻的真实性,那需要法律来判断,问题是,现在的“法律”真是一言九鼎,经得起人类良知的拷问吗?(包括欧美国家)。

看看现在美国(西方)的媒体为了黑川普,已经到了何等混乱不堪的地步了?

在西方生活十余年的时光里,观看最多的,是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纪实记录片。每一次看此片,都使我情不自禁地留下悲愤、痛心的泪水。但说来也怪!随着在国外生活时间愈长,阅历的加深,竟完全颠覆了我对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纳粹、犹太人的“沉痛观感”。

我在维基百科中文版搜到纳粹军官卡尔·邓尼茨生平:

卡尔·邓尼茨战后于纽伦堡审判判决10年有期徒刑,于1956年释放。之后他退休到西德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的一座村子定居,他在之后创作了2部作品,他的回忆录《10年和20天》(Zehn Jahre, Zwanzig Tage)——「10年」指的是邓尼茨作为潜艇指挥官,「20天」则是他作为总统的日子。书中,邓尼茨将纳粹政权解释为是时代的产物,并且争辩说他不是一个政治家,因此不能在道义上负起纳粹政权的大部分罪行,他也批评专制制度是政府的根本缺陷,并指责专制制度是纳粹许多错误的根源。

我惊奇一位纳粹军官竟有此觉悟说:“专制制度是纳粹许多错误的根源”——同时他承认知道有集中营的存在并说:“当时囚禁的只有12,000人的政敌,但现在在美国占领下的德国收容了50万的德国人,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这种事情?(集中营在)某种程度上是正当的。1933年如果希特勒不把共产主义者关进集中营的话,就会爆发内战、酿成流血惨剧。就算通过合法选出的政府,共产主义者都一样会掀起叛乱。1932年的德国已经面临了最严重的内乱危机,当时我们已经被迫选择要共产主义还是国家社会主义,兴登堡等保守派选择了希特勒,我也是一样。就算还有一次选择机会,我依旧会选择国家社会主义。把这些有着有害想法的人关进集中营就可以避免德国流血。难道打内战会比较好吗?他也毫不掩饰对苏联和共产党的厌恶:“俄罗斯是世界上最烂的犯罪国家,共产主义是最邪恶的思想。那些人告发我加害他们根本是荒谬至极。俄罗斯人不是总在策划新的阴谋吗?在跟我们打仗之前,俄罗斯人就说他们想要丹麦和部份的波兰,我现在就告发他们有这样的政治阴谋……”

对比纳粹军官卡尔·邓尼茨在70年前的1945年对共产主义及专制的憎恨(更确切地说是超前感悟、感性认知);当我们现在抨击“卡梅伦、库克、基辛格、扎克伯尼、陆克文、奥巴马、默克尔”、美国华尔街那些犹太金融家等欧美政客与独裁中共媾和、卑躬屈膝的无良道德行为时,能否得出此结论“到底哪一种人是真正的纳粹、法西斯呢?”

现在不光是外国政客为了私欲金钱利益与独裁苟合,即使诸多已经到了海外自由国家生活多年的华人,及自称受中国政府迫害的所谓民运人士如瑞典茉莉等人,亦然没有从“灵魂深处”认识并反思独裁制度对中华民族的伤害:民族之魂往哪里去找?

瑞典的茉莉在断播门事件以后,对被整肃的记者大加指责,而且还给台长写信表示支持对五名记者的处理,这真让人难以理解。

人生如白驹过隙,但愿诸多经历了共产党独裁制度磨难的中国人;在看待郭文贵(爆料)事件上秉持宽恕(宽容)的心态;这依然是检验一个人“思维、智慧、知识、良知”的试金石!

2017年12月31日于法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