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衛珍:如何解讀郭文貴先生

為真相和正義而發聲——再談郭文貴先生爆料之二十四

我是如何解讀郭文貴先生

作者:陳衛珍

民眾該如何看待郭先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在我到現在為止的解讀中,郭先生這九個月的海外大爆料,最為內核的本質,乃是中共體制內被結構性制度劃傷的富豪,出自保命保財之原始驅動,及其個人在此過程中對惡性政治生態之深刻反思而來的、一場生命個體與專制權貴之間的生死之搏。其他諸如爆料完全是中共派系之爭和情報局陰謀等言論,難以讓我信服,我認為那種分析問題的思維模式,明顯偏頗和主觀臆測。但目前我沒有精力和時間去分析那些在我看來完全偏頗乃至錯誤的觀點和立場,否則又會被這些眾說紛紜的言論帶着走了。我只想把我自己分析問題和解讀事件的思維路徑和方式展現出來,與更多像我這樣身份的朋友達成更深的共鳴與理解,同時如果能讓某些民主精英們進行閱讀,那就是本人拙劣的文字在他們眼睛裡蒙恩了。

在一個健康的常態的民眾舉報國家公權力的政治遊戲法則中,舉報人郭先生究竟是個什麼人,不應該是民眾和反對派人士所傾注全力關注的,同時他們也不被賦予正當的權利與責任,對舉報者個人的道德問題、經濟問題及私生活問題等進行審判與定罪。很顯然,一旦民眾被要求在某方面必須達到一定標準和條件,才被賦予舉報公權力的權利,那麼,民眾舉報公權力的權利是完全可能被架空。在當前作為生命個體的舉報者郭先生,不管他有什麼問題,應當是被置放在另外的原則與章法的軌道中來進行討論並解決,比如,經濟問題,應該是通過經濟法庭來裁決;個人生活問題,應該是由他法律上的妻子進行處理。

當然,像馬蕊小姐的強姦訴訟案,妄圖對他進行法律上的制裁。就這個控訴本身,當然是可以的,不管是誣陷還是真實。但因為恰恰在郭先生對王岐山先生的淫亂生活爆料得如火如荼之際,馬蕊小姐不遠千里從英國逃回祖國母親的懷抱,在中共政府的幫助下,要起訴2年前的“強姦”案,並由臭名昭著的間諜吳征先生負責運作整個案件。就在這時候,推特上還隨即出現另外二個女人,同時揭發郭先生的個人生活問題,一時間熱熱鬧鬧,水濺油鍋……鑒於中共歷來在政治陰謀與手腕上運用得翻雲覆雨兵不厭詐爐火純青,加上生命個體與國家機器之博弈的極度不對稱,並被爆料公權力無以復加的罪惡,以及由此所產生登峰造極的對社會和民眾的危害……置放在這些大背景中來審視,無論是 “弱女子”馬蕊小姐的“強姦”訴訟案,還是其他“痴情女子”與“花心男人”之間的情感紛爭,顯然其本身的正義性、正當性與合理性,被大大打了折扣,即便暫時被擱置被忽視或乾脆不賦予信任,也是最為正常的。因為處理解決一個衝突與糾紛,乃至關注一個公眾議題,必須要順服在先後主次輕重的正確軌道中,否則眉毛鬍子一把抓,冒似追求真相與正義,實則是製造混亂與表現自義。

在最基本的道義、良知和民主原則的驅動下,對舉報者的支持,是天經地義毫無疑問的,不去針對被舉報的公權力,卻聚焦在了舉報者身上,妄議得熱火朝天,狂轟濫炸,是極其惡劣的行為,不管此舉報者是流氓還是惡棍。這竟然還是在海外民主國家中出現的反常現象,要說多惡劣就有多惡劣。顯然,這完全可能是被爆料的公權力在海外地下勢力運作的結果。另外,不懂或根本就不按照基本民主原則與章法說話做事的民眾和民主人士比比皆是,許多人喊着大口號追求民主與自由,建設民主憲政新中國,但行事為人沒章沒法、沒條沒理、沒頭沒腦,亂說亂罵亂定罪亂扣帽,心安理得,面不改色心不跳。在推特上,我說考察一個公眾事件,要把基本關係理順,基本道理弄清,基本概念搞懂,馬上有人對我定罪,什麼時代還刀耕火種,一聽你的話,百分百中共維穩軟系統受訓的特徵,有人就乾脆罵是腦殘郭粉……態度之蠻橫素質之低劣,讓人莫名驚詫。作為郭先生的支持者,面對這些非議,難免需要清理一下思路,我們該如何理性客觀智慧地看待郭先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以讓大家看一看,究竟誰是真正的腦殘與惡劣?

作為一個在體制內拼搏28年的商人,人們如果對他的過去抱有過於高的期待,那顯然是非常天真的,就連他自己也曾經說過,這28年的經歷,其實就是在惡人谷中廝殺。這話顯然不等同於那些幾乎要把他妖魔化的負面新聞都是真實的。那些極度誇張的新聞,比如詐騙誰誰幾十個億,又如何赤裸裸地巧取豪奪……以我自己粗略的判斷,與其說是郭先生曾經對那些生意對手巧取豪奪,不如說是一群捆縛於邪惡體制的受害者,在那個不規範的商業環境中所進行的惡性競爭。那些所謂的被騙者,更確切地說是惡性角逐中的失敗者。像這類案例,角逐失敗方說起來都是痛徹肺腑要死要活,一副無辜與受害狀,真要進入法庭審理,經常是曠日持久的法庭大戰,最終是糾纏不清、難以審斷而不了了之。這正是在當前中國整個惡性政治生態中,無論是權力遊戲,還是商業操作,乃至一些行業的交錯關係,所普遍存在的無序與混亂。對那些連法庭也經常難以作出公正判決的經濟糾紛,有些人卻憑着閱讀了某些文章,簡簡單單就把某一方定為無辜與受害,把另一方定為詐騙與掠奪,是何其可笑。就這樣單向僵化刻板的思維模式,還想站到一定高度與深度,穿透各種紛繁事物的表象而看到真相與正義?更何況,諸多的負面新聞,基本都是被爆料的公權力放出來的,玩死你們沒商量!而郭文貴先生,卻因着自身的受害經歷,對惡性政治生態及惡劣的商業生存與競爭環境,包括官商勾結等,都有過深刻的揭露、反省與剖析。這豈是那些閱讀閱讀負面資料,聆聽聆聽負面消息的人們所能所敢相提並論?

至於說他在商業操作中存在某些問題,我認為是可能的,在這28年的惡人谷廝殺中難免沾上一些壞習慣,也完全是可能的。但是,從他能夠在短時間裡因着自身的受害經歷而大幅轉身,對那個惡性專制的政治生態進行深刻反思,高屋建瓴言簡意賅地總結出郭七條,花費巨大的時間、財力與精力,刀刃舔血地進行九個月的大爆料……這些在生命困境中所爆發出來的人性光輝,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地展現在人們的面前,由此說他具備出淤泥而不染的本質,一點都不為過,更不要說在爆料的過程中,他所展現出來的對整個國家、民族以及家人與員工的關切,足夠讓那些妄圖對他妖魔化的負面言論變得毫無價值。那些盯住他的某句話某些問題大做文章,或鑽進由被爆料的公權力放出的負面新聞中研究真相,然後肆無忌憚地對他進行論斷的人,既不懂最基本的民主原則,更是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自以為義、自我膨脹、狂妄自大的劣根性大發作,妄圖把自己放在道德法庭的高位上,對另外的生命個體進行審判與定罪。

聖經中,有一個行淫被捉的婦女,被虛偽冷漠的法利賽人帶到耶穌面前,故意以此來試探耶穌,看他如何處理她。耶穌看了看眾人,說,你們當中有誰認為自己是沒有罪的,請開始用石頭打她。結果,眾人知趣地一個個走開了,因為他們還具備最基本的自知之明,知道就本性他們都是罪人,都是有問題有缺點的不完美的人。當這些妄圖對此婦人進行定罪的人散去後,耶穌對她說,去吧,我也不定你的罪,從此不要再犯了。

對郭先生,民眾和民主派群體應該知道,在當下階段聚焦在作為生命個體的舉報者身上,就行為本身就已經是不恰當不合理不公正的,如果非得要進行評論,那首先就應該擺正自己的位置,看看自己究竟是什麼角色,對着鏡子照一照自己究竟又能好到哪裡去?很多人都是面無愧色地把自己定位為“民主精英”和“文化公知”,而當前階段的他,無論如何還只是一個被結構性制度所壓傷的舉報者,也可以說是邪惡體制的叛逆者。但凡具備最基本同理心與憐憫心的人們,應該能看到他前陣子與公權力的博弈,乃是負傷忍痛而戰,不管其過去有多麼敗壞與不堪,都值得人們投之以同情與理解,暫不說他是在履行天經地義的舉報權利,由此而帶來了展現真相彰顯正義的巨大衝擊力,並關乎言論自由、輿論監督、生命個體尊嚴和私有財產權益等方面的浩大普及性教育。

不管郭先生過去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生活的軌道急劇扭轉,這九個月大爆料,就是他人生旅程中的一次大切割,未必是作為時空內有限受造物的他有意識地提前規劃,但永恆中上天的心意和藍圖在28年前早已經決定。混混沌沌自以為聰明反成了愚拙的人們,在盯着他生命蛻變過程中極為常態的反覆與矛盾大做文章,而明凈智慧又純凈的心靈,卻願意在其舊人的死去和新生命的復活之過程中,扮演好幫助者安慰着輔助者鼓勵者建造者的角色;同時就在他當下生命的傷口和劃痕中,用清潔的愛心為良藥,幫助其清洗傷口上的膿水與污血,努力往這道生命的裂口中注入純粹的民主理念和精神、溫柔的體恤和寬恕、全備的信心和盼望、火一樣的激情和執着,並追求民主憲政新中國的理想主義情懷與光輝,與他最為內核的並未被大糞坑所污染的本質進行融合,相互催生彼此激發,以幫助他在爆料中所展現出來的英雄潛質——諸如膽魄、洞見、智商、情商並絕對超人的心理素質,等等,得以不斷提煉和升華,逐漸完全脫去昔日浪子之習性與外衣,完成新生命與價值觀的重整,在今後的日子裡如鷹展翅飛騰。

就外部的社會關係,他與體制內那些邪惡、敗壞與愚昧已經登峰造極的公權力以及罪孽劃清關係,在個人方面,與自己多年來在那個惡人谷中所沾染的不好習慣以及錯誤的價值觀決裂與切割,這不是一蹴而就的動作,首先是認知與態度上的轉變,然後逐步產生整個行為、心靈與生命的改變。從我觀察到現在為止,完全是在常態的轉變過程中,某些價值理念和性情上的反覆與矛盾,也是最正常不過的反應。他自己早就說過,需要3年的時間來完成價值觀的重整。說明他不但有清醒的認知,且已經作好轉變的準備。人們豈非應該以熱情的懷抱、真誠的態度、寬廣的胸襟、美好的期待並衷心的祝福,來與他一起經歷這次生命的深刻翻轉,更樂意在他舊人的死去與新生命的復活之工作中有份?至於他過去的某些問題,顯然並不落在民眾和民主派人士之正當的權利與責任的界線內來處理,相信美國社會也相信他自己,能讓那些問題在適合解決的原則、章法和領地中來處理,如果確實有某些問題的話。

半年多來的觀察,有許多人讓我感動,像曹先生這樣的學者,即便他不是那個偉岸的民族英雄,但也配得更多的注目、敬意與尊重。其他像郭寶勝弟兄、昭明先生、袁紅冰先生、潘晴先生、趙岩先生、賴建平先生、邱岳首先生、韓尚笑先生、相林先生、路德先生、夏鈞弟兄……等等,等等,能頂住這漫天漫地的誹謗、謠言、抹黑並妖魔化的攻擊,自始至終一如既往地支持,在我們這個缺少饒恕寬容、甘心建造、成人之美、愛才惜物的社會氛圍中,就說他們乃為良師益友,甚至是伯樂也決不過分。世有伯樂,而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希望郭先生好好記住他們,同時不負眾望。我相信經歷幾年的反思與歷練,當謙卑與高貴並存,當勇猛與溫存兼備,當草根性與貴族型相輝映,當先前在惡人谷廝殺中所積蓄的經驗、鋒芒、才智、膽魄、人脈與財力,都完完全全地服務於民主憲政事業,左右逢源,上下通達,中外貫通,那就是新型政治領袖誕生之日。

在當下的階段,有些支持者從其在九月個月爆料中所展現的氣魄、膽量、見識、才智以及超強的心理素質,在心理認同上把他看成一個英雄,當然是無可厚非的。但就客觀事實來說,英雄並沒有真正定型,還沒有被生活與社會定格在時代的舞台。當英雄還僅僅是在被陶塑被試煉的過程中,人們可以投之以對英雄的注目與激賞,但不能對其進行以對英雄的要求;人們可以賦之以對英雄的心理認同,不管是出自策略還是情感的訴求,但還不能對其進行以對英雄的苛責。在這個階段,人們更應當甘心成為栽培英雄的土壤,卻不合適去成為對英雄說三道四或指手劃腳的挑刺者。即便不認為他是一個英雄,甚至也不認為他具備英雄的潛質,但對作為生命個體的舉報者,進行刨根挖底的定罪與審判,都是極其惡劣的侵犯人身權利與人格尊嚴的行為,即便他現在是一個因爆料而成為的公眾人物。他僅僅只是一個公眾人物,他不是民主組織的領導,甚至不是任何政治性團體的領導。

即便人們對他不認可,最多也就是不成為支持者,但無論如何,人們沒什麼正當理由可以成為反郭者。我說過,世界各地的眾多反郭會,除了中共海外黑勢力的赤裸裸表現,就是低劣國民性大發作。如果以這種弔詭、陰暗又刻薄的國民性特徵,即便上天把曼德拉,把馬丁路德金賜到我們當中,很多人也會用唾沫和口水把他們淹沒,用唇槍和指劍把他們殺死。我說過了,暴政所孕育的兩大典型國民性,極端的軟骨頭與極端的反權威。這個極端的反權威,除了對社會上各個領域的公認權威沒有基本的敬意與尊重,也表現為在這些人的潛意識中,他們有強烈的慾望要去戕殺並摧毀,那些正在冒出嫩芽的或極有可能今後成為權威或英雄的人物。這些極端的反權威者,他們的生命就像一粒粒剛硬尖利的砂礫。由這些砂礫組成的是貧瘠的土壤,在其上無法長出參天大樹;而溫存的柔順的饒恕的體恤的憐憫的包容的,並充滿信心盼望與愛心的生命集合體,就像是一塊肥沃的土壤。貧瘠的土壤只長蒺藜,肥沃的土壤卻能長好樹。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蒺藜上永遠不能結果子。

感謝上天,在半年多的觀察中,在普通網民層面,我看到郭先生的支持隊伍,是一股非常清新純正陽光坦蕩的新生力量,與反郭民眾形成截然不同的對比。對一度被人們熱議的招安問題,支持的網民說,即便七哥被招安,我們也歡送他,希望他在體制內發揮作用,然後我們繼續抱團干。聽一聽,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生命與心靈狀態?難道是他們無知嗎?而反郭民眾一聽招安,滿腔仇恨,辱罵四濺,惡毒刻薄。就這群人,現在就給他們槍支彈藥武器,我就不相信他們能通過暴力革命建設民主憲政新中國?自身生命嚴重缺乏美善、包容、文明、正義與素養,即便捨生也未必取義。更何況,對於如何暴力革命,他們就一點思路與籌劃都沒有。對於郭先生上次買車的視頻,挺郭網民一片衷心地祝福,反郭網民則是咬牙切齒地仇富與嫉妒。這與郭先生在商業操作中有什麼問題,根本沒有關係。這關係到的是人們自身的生命與心靈的狀態。挺郭民眾,幾乎都感恩他這九個月花費巨大心力、財力與精力,給他們帶來了真相與權利的啟蒙。反郭民眾則普遍認為,郭先生藉著爆料沾了他們什麼便宜與好處,耿耿於懷,憤憤不平,乃至反郭變成了反爆料,儘管郭先生從來沒有強迫或誘逼過任何人成為支持者。想想看,這哪裡有半點民主理念與反專制反獨裁的意識?挺郭民眾,對於郭先生爆料過程中的一些漏洞與瑕疵,都認為國家相關部門應該立即介入審查被爆料的公權力,給民眾以交代;反郭民眾卻牢牢揪住這些問題,詆毀郭先生本人以及舉報權利……什麼樣的人支持什麼樣的人。純正的民主理念、美好的心靈、健康的生命和良好的公民素養,究竟在哪一方,胖瘦高下,立竿見影。

尤其讓人感動的是,在諸多挺郭幹將中,當他們自己的一些政治觀點與立場,與郭先生有一定程度的衝突與矛盾時,他們能夠暫時放下或隱藏自己的政治觀點與立場,為讓挺郭隊伍達成更為合一而強大的團隊。這一點是難能可貴的稀缺品質。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分析過,海外民運成一盤散沙,難以形成一個強大的團隊,有兩個主要因素——1,民主隊伍自身的生命素質不夠,以讓他們能夠在堅持個人政治觀點的同時,壓制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並由此產生的尖刺與利角。2,作為分權制組織形態的民主制本身,最大的弱勢就是散漫與低效率。那麼這兩個致命缺點,將會被目前挺郭幹將所普遍表現出來的美好素質而得以最大程度的克服,即他們自願自動、甘心放下、樂意建造地謙卑順服在他們心目中的核心人物身邊,以讓整個團隊能夠發揮團結合一的強大生命力。在這一點,袁紅冰先生最值得注目。

目前,整個挺郭隊伍,根本就還只是自願自發的支持者與被支持者之間的鬆散聯合。大家都是被真相與正義並對民主憲政的執着追求而聯合在一起。我相信,他們既然能夠頂得住到現在為止依然氣勢洶洶的盜國賊勢力的反撲,肯定也會抵擋住專制權貴勢力今後展開的各種破壞與分裂的陰謀。不需要睜大眼睛去抓特務。當特務已經無所不在、像水流無處不滲的時候,識別特務只是小聰明,反其道而行之是大智慧,那就是不去到處抓特務,只讓自身的生命活出純正的民主理念、純全的自由精神、良好的公民素養、美好的生命品質、健康的心靈狀態,並對民主憲政新中國之執着追求,和甘願為之拋頭顱灑熱血的理想主義光輝……我們不怕特務,我們有足夠的信心與意志——我們自身就是明亮的太陽,就是那一團炙熱的火球,讓那些特務們靠近的時候,他們生命中的黑暗就被照亮,他們心靈中的冰霜就被融化,從而也加入到反抗專制反抗獨裁反抗強權,實現民主憲政新中國的隊伍中來。

對郭先生自己來說,他也需要有清醒而明智的認識,並好好使用這個生命與價值觀重整的階段。在這個階段,智慧、良善又具備見識與胸懷的民眾,是在更多地給予他安慰、鼓勵、輔助與建造。而一旦日後被生活和民眾真正定格為時代的英雄,那麼顯然就需要面對民眾和社會所給與的更加合情合理並可能更加嚴格的要求。當前我們的整個社會正氣不足邪氣充盈,但凡有理想有目標有志氣要成為時代之英雄的人們,顯然,他們需要自身在方方面面都能夠刻苦己心,以成為德才兼備胸襟博大兼容並蓄的楷模式人物。

我依然不改變自己的觀點與立場:郭文貴先生,是當前最有潛力的反對派領袖。目前的挺郭隊伍,將會成為今後推進制度轉型的核心力量。我盼望更多有志於建設民主憲政新中國的人們,能夠更多地向這支隊伍彙集凝聚。沒有這個感動的,可以在各自的軌道與位置上繼續努力,與挺郭隊伍形成彼此平衡、相互配搭的民間反對派格局。不要彼此論斷與指責,彼此謙卑彼此欣賞彼此建造彼此祝福。至於那些反郭民主人士,放心,生活與歷史,將會定你們的罪。你們自身的惡劣與醜陋、無知與淺薄,將會把你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2017年12月17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