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卫珍:如何解读郭文贵先生

为真相和正义而发声——再谈郭文贵先生爆料之二十四

我是如何解读郭文贵先生

作者:陈卫珍

民众该如何看待郭先生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在我到现在为止的解读中,郭先生这九个月的海外大爆料,最为内核的本质,乃是中共体制内被结构性制度划伤的富豪,出自保命保财之原始驱动,及其个人在此过程中对恶性政治生态之深刻反思而来的、一场生命个体与专制权贵之间的生死之搏。其他诸如爆料完全是中共派系之争和情报局阴谋等言论,难以让我信服,我认为那种分析问题的思维模式,明显偏颇和主观臆测。但目前我没有精力和时间去分析那些在我看来完全偏颇乃至错误的观点和立场,否则又会被这些众说纷纭的言论带着走了。我只想把我自己分析问题和解读事件的思维路径和方式展现出来,与更多像我这样身份的朋友达成更深的共鸣与理解,同时如果能让某些民主精英们进行阅读,那就是本人拙劣的文字在他们眼睛里蒙恩了。

在一个健康的常态的民众举报国家公权力的政治游戏法则中,举报人郭先生究竟是个什么人,不应该是民众和反对派人士所倾注全力关注的,同时他们也不被赋予正当的权利与责任,对举报者个人的道德问题、经济问题及私生活问题等进行审判与定罪。很显然,一旦民众被要求在某方面必须达到一定标准和条件,才被赋予举报公权力的权利,那么,民众举报公权力的权利是完全可能被架空。在当前作为生命个体的举报者郭先生,不管他有什么问题,应当是被置放在另外的原则与章法的轨道中来进行讨论并解决,比如,经济问题,应该是通过经济法庭来裁决;个人生活问题,应该是由他法律上的妻子进行处理。

当然,像马蕊小姐的强奸诉讼案,妄图对他进行法律上的制裁。就这个控诉本身,当然是可以的,不管是诬陷还是真实。但因为恰恰在郭先生对王岐山先生的淫乱生活爆料得如火如荼之际,马蕊小姐不远千里从英国逃回祖国母亲的怀抱,在中共政府的帮助下,要起诉2年前的“强奸”案,并由臭名昭著的间谍吴征先生负责运作整个案件。就在这时候,推特上还随即出现另外二个女人,同时揭发郭先生的个人生活问题,一时间热热闹闹,水溅油锅……鉴于中共历来在政治阴谋与手腕上运用得翻云覆雨兵不厌诈炉火纯青,加上生命个体与国家机器之博弈的极度不对称,并被爆料公权力无以复加的罪恶,以及由此所产生登峰造极的对社会和民众的危害……置放在这些大背景中来审视,无论是 “弱女子”马蕊小姐的“强奸”诉讼案,还是其他“痴情女子”与“花心男人”之间的情感纷争,显然其本身的正义性、正当性与合理性,被大大打了折扣,即便暂时被搁置被忽视或干脆不赋予信任,也是最为正常的。因为处理解决一个冲突与纠纷,乃至关注一个公众议题,必须要顺服在先后主次轻重的正确轨道中,否则眉毛胡子一把抓,冒似追求真相与正义,实则是制造混乱与表现自义。

在最基本的道义、良知和民主原则的驱动下,对举报者的支持,是天经地义毫无疑问的,不去针对被举报的公权力,却聚焦在了举报者身上,妄议得热火朝天,狂轰滥炸,是极其恶劣的行为,不管此举报者是流氓还是恶棍。这竟然还是在海外民主国家中出现的反常现象,要说多恶劣就有多恶劣。显然,这完全可能是被爆料的公权力在海外地下势力运作的结果。另外,不懂或根本就不按照基本民主原则与章法说话做事的民众和民主人士比比皆是,许多人喊着大口号追求民主与自由,建设民主宪政新中国,但行事为人没章没法、没条没理、没头没脑,乱说乱骂乱定罪乱扣帽,心安理得,面不改色心不跳。在推特上,我说考察一个公众事件,要把基本关系理顺,基本道理弄清,基本概念搞懂,马上有人对我定罪,什么时代还刀耕火种,一听你的话,百分百中共维稳软系统受训的特征,有人就干脆骂是脑残郭粉……态度之蛮横素质之低劣,让人莫名惊诧。作为郭先生的支持者,面对这些非议,难免需要清理一下思路,我们该如何理性客观智慧地看待郭先生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以让大家看一看,究竟谁是真正的脑残与恶劣?

作为一个在体制内拼搏28年的商人,人们如果对他的过去抱有过于高的期待,那显然是非常天真的,就连他自己也曾经说过,这28年的经历,其实就是在恶人谷中厮杀。这话显然不等同于那些几乎要把他妖魔化的负面新闻都是真实的。那些极度夸张的新闻,比如诈骗谁谁几十个亿,又如何赤裸裸地巧取豪夺……以我自己粗略的判断,与其说是郭先生曾经对那些生意对手巧取豪夺,不如说是一群捆缚于邪恶体制的受害者,在那个不规范的商业环境中所进行的恶性竞争。那些所谓的被骗者,更确切地说是恶性角逐中的失败者。像这类案例,角逐失败方说起来都是痛彻肺腑要死要活,一副无辜与受害状,真要进入法庭审理,经常是旷日持久的法庭大战,最终是纠缠不清、难以审断而不了了之。这正是在当前中国整个恶性政治生态中,无论是权力游戏,还是商业操作,乃至一些行业的交错关系,所普遍存在的无序与混乱。对那些连法庭也经常难以作出公正判决的经济纠纷,有些人却凭着阅读了某些文章,简简单单就把某一方定为无辜与受害,把另一方定为诈骗与掠夺,是何其可笑。就这样单向僵化刻板的思维模式,还想站到一定高度与深度,穿透各种纷繁事物的表象而看到真相与正义?更何况,诸多的负面新闻,基本都是被爆料的公权力放出来的,玩死你们没商量!而郭文贵先生,却因着自身的受害经历,对恶性政治生态及恶劣的商业生存与竞争环境,包括官商勾结等,都有过深刻的揭露、反省与剖析。这岂是那些阅读阅读负面资料,聆听聆听负面消息的人们所能所敢相提并论?

至于说他在商业操作中存在某些问题,我认为是可能的,在这28年的恶人谷厮杀中难免沾上一些坏习惯,也完全是可能的。但是,从他能够在短时间里因着自身的受害经历而大幅转身,对那个恶性专制的政治生态进行深刻反思,高屋建瓴言简意赅地总结出郭七条,花费巨大的时间、财力与精力,刀刃舔血地进行九个月的大爆料……这些在生命困境中所爆发出来的人性光辉,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由此说他具备出淤泥而不染的本质,一点都不为过,更不要说在爆料的过程中,他所展现出来的对整个国家、民族以及家人与员工的关切,足够让那些妄图对他妖魔化的负面言论变得毫无价值。那些盯住他的某句话某些问题大做文章,或钻进由被爆料的公权力放出的负面新闻中研究真相,然后肆无忌惮地对他进行论断的人,既不懂最基本的民主原则,更是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自以为义、自我膨胀、狂妄自大的劣根性大发作,妄图把自己放在道德法庭的高位上,对另外的生命个体进行审判与定罪。

圣经中,有一个行淫被捉的妇女,被虚伪冷漠的法利赛人带到耶稣面前,故意以此来试探耶稣,看他如何处理她。耶稣看了看众人,说,你们当中有谁认为自己是没有罪的,请开始用石头打她。结果,众人知趣地一个个走开了,因为他们还具备最基本的自知之明,知道就本性他们都是罪人,都是有问题有缺点的不完美的人。当这些妄图对此妇人进行定罪的人散去后,耶稣对她说,去吧,我也不定你的罪,从此不要再犯了。

对郭先生,民众和民主派群体应该知道,在当下阶段聚焦在作为生命个体的举报者身上,就行为本身就已经是不恰当不合理不公正的,如果非得要进行评论,那首先就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看看自己究竟是什么角色,对着镜子照一照自己究竟又能好到哪里去?很多人都是面无愧色地把自己定位为“民主精英”和“文化公知”,而当前阶段的他,无论如何还只是一个被结构性制度所压伤的举报者,也可以说是邪恶体制的叛逆者。但凡具备最基本同理心与怜悯心的人们,应该能看到他前阵子与公权力的博弈,乃是负伤忍痛而战,不管其过去有多么败坏与不堪,都值得人们投之以同情与理解,暂不说他是在履行天经地义的举报权利,由此而带来了展现真相彰显正义的巨大冲击力,并关乎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生命个体尊严和私有财产权益等方面的浩大普及性教育。

不管郭先生过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生活的轨道急剧扭转,这九个月大爆料,就是他人生旅程中的一次大切割,未必是作为时空内有限受造物的他有意识地提前规划,但永恒中上天的心意和蓝图在28年前早已经决定。混混沌沌自以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的人们,在盯着他生命蜕变过程中极为常态的反复与矛盾大做文章,而明净智慧又纯净的心灵,却愿意在其旧人的死去和新生命的复活之过程中,扮演好帮助者安慰着辅助者鼓励者建造者的角色;同时就在他当下生命的伤口和划痕中,用清洁的爱心为良药,帮助其清洗伤口上的脓水与污血,努力往这道生命的裂口中注入纯粹的民主理念和精神、温柔的体恤和宽恕、全备的信心和盼望、火一样的激情和执着,并追求民主宪政新中国的理想主义情怀与光辉,与他最为内核的并未被大粪坑所污染的本质进行融合,相互催生彼此激发,以帮助他在爆料中所展现出来的英雄潜质——诸如胆魄、洞见、智商、情商并绝对超人的心理素质,等等,得以不断提炼和升华,逐渐完全脱去昔日浪子之习性与外衣,完成新生命与价值观的重整,在今后的日子里如鹰展翅飞腾。

就外部的社会关系,他与体制内那些邪恶、败坏与愚昧已经登峰造极的公权力以及罪孽划清关系,在个人方面,与自己多年来在那个恶人谷中所沾染的不好习惯以及错误的价值观决裂与切割,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动作,首先是认知与态度上的转变,然后逐步产生整个行为、心灵与生命的改变。从我观察到现在为止,完全是在常态的转变过程中,某些价值理念和性情上的反复与矛盾,也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他自己早就说过,需要3年的时间来完成价值观的重整。说明他不但有清醒的认知,且已经作好转变的准备。人们岂非应该以热情的怀抱、真诚的态度、宽广的胸襟、美好的期待并衷心的祝福,来与他一起经历这次生命的深刻翻转,更乐意在他旧人的死去与新生命的复活之工作中有份?至于他过去的某些问题,显然并不落在民众和民主派人士之正当的权利与责任的界线内来处理,相信美国社会也相信他自己,能让那些问题在适合解决的原则、章法和领地中来处理,如果确实有某些问题的话。

半年多来的观察,有许多人让我感动,像曹先生这样的学者,即便他不是那个伟岸的民族英雄,但也配得更多的注目、敬意与尊重。其他像郭宝胜弟兄、昭明先生、袁红冰先生、潘晴先生、赵岩先生、赖建平先生、邱岳首先生、韩尚笑先生、相林先生、路德先生、夏钧弟兄……等等,等等,能顶住这漫天漫地的诽谤、谣言、抹黑并妖魔化的攻击,自始至终一如既往地支持,在我们这个缺少饶恕宽容、甘心建造、成人之美、爱才惜物的社会氛围中,就说他们乃为良师益友,甚至是伯乐也决不过分。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希望郭先生好好记住他们,同时不负众望。我相信经历几年的反思与历练,当谦卑与高贵并存,当勇猛与温存兼备,当草根性与贵族型相辉映,当先前在恶人谷厮杀中所积蓄的经验、锋芒、才智、胆魄、人脉与财力,都完完全全地服务于民主宪政事业,左右逢源,上下通达,中外贯通,那就是新型政治领袖诞生之日。

在当下的阶段,有些支持者从其在九月个月爆料中所展现的气魄、胆量、见识、才智以及超强的心理素质,在心理认同上把他看成一个英雄,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但就客观事实来说,英雄并没有真正定型,还没有被生活与社会定格在时代的舞台。当英雄还仅仅是在被陶塑被试炼的过程中,人们可以投之以对英雄的注目与激赏,但不能对其进行以对英雄的要求;人们可以赋之以对英雄的心理认同,不管是出自策略还是情感的诉求,但还不能对其进行以对英雄的苛责。在这个阶段,人们更应当甘心成为栽培英雄的土壤,却不合适去成为对英雄说三道四或指手划脚的挑刺者。即便不认为他是一个英雄,甚至也不认为他具备英雄的潜质,但对作为生命个体的举报者,进行刨根挖底的定罪与审判,都是极其恶劣的侵犯人身权利与人格尊严的行为,即便他现在是一个因爆料而成为的公众人物。他仅仅只是一个公众人物,他不是民主组织的领导,甚至不是任何政治性团体的领导。

即便人们对他不认可,最多也就是不成为支持者,但无论如何,人们没什么正当理由可以成为反郭者。我说过,世界各地的众多反郭会,除了中共海外黑势力的赤裸裸表现,就是低劣国民性大发作。如果以这种吊诡、阴暗又刻薄的国民性特征,即便上天把曼德拉,把马丁路德金赐到我们当中,很多人也会用唾沫和口水把他们淹没,用唇枪和指剑把他们杀死。我说过了,暴政所孕育的两大典型国民性,极端的软骨头与极端的反权威。这个极端的反权威,除了对社会上各个领域的公认权威没有基本的敬意与尊重,也表现为在这些人的潜意识中,他们有强烈的欲望要去戕杀并摧毁,那些正在冒出嫩芽的或极有可能今后成为权威或英雄的人物。这些极端的反权威者,他们的生命就像一粒粒刚硬尖利的砂砾。由这些砂砾组成的是贫瘠的土壤,在其上无法长出参天大树;而温存的柔顺的饶恕的体恤的怜悯的包容的,并充满信心盼望与爱心的生命集合体,就像是一块肥沃的土壤。贫瘠的土壤只长蒺藜,肥沃的土壤却能长好树。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蒺藜上永远不能结果子。

感谢上天,在半年多的观察中,在普通网民层面,我看到郭先生的支持队伍,是一股非常清新纯正阳光坦荡的新生力量,与反郭民众形成截然不同的对比。对一度被人们热议的招安问题,支持的网民说,即便七哥被招安,我们也欢送他,希望他在体制内发挥作用,然后我们继续抱团干。听一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与心灵状态?难道是他们无知吗?而反郭民众一听招安,满腔仇恨,辱骂四溅,恶毒刻薄。就这群人,现在就给他们枪支弹药武器,我就不相信他们能通过暴力革命建设民主宪政新中国?自身生命严重缺乏美善、包容、文明、正义与素养,即便舍生也未必取义。更何况,对于如何暴力革命,他们就一点思路与筹划都没有。对于郭先生上次买车的视频,挺郭网民一片衷心地祝福,反郭网民则是咬牙切齿地仇富与嫉妒。这与郭先生在商业操作中有什么问题,根本没有关系。这关系到的是人们自身的生命与心灵的状态。挺郭民众,几乎都感恩他这九个月花费巨大心力、财力与精力,给他们带来了真相与权利的启蒙。反郭民众则普遍认为,郭先生借着爆料沾了他们什么便宜与好处,耿耿于怀,愤愤不平,乃至反郭变成了反爆料,尽管郭先生从来没有强迫或诱逼过任何人成为支持者。想想看,这哪里有半点民主理念与反专制反独裁的意识?挺郭民众,对于郭先生爆料过程中的一些漏洞与瑕疵,都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应该立即介入审查被爆料的公权力,给民众以交代;反郭民众却牢牢揪住这些问题,诋毁郭先生本人以及举报权利……什么样的人支持什么样的人。纯正的民主理念、美好的心灵、健康的生命和良好的公民素养,究竟在哪一方,胖瘦高下,立竿见影。

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在诸多挺郭干将中,当他们自己的一些政治观点与立场,与郭先生有一定程度的冲突与矛盾时,他们能够暂时放下或隐藏自己的政治观点与立场,为让挺郭队伍达成更为合一而强大的团队。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稀缺品质。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分析过,海外民运成一盘散沙,难以形成一个强大的团队,有两个主要因素——1,民主队伍自身的生命素质不够,以让他们能够在坚持个人政治观点的同时,压制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并由此产生的尖刺与利角。2,作为分权制组织形态的民主制本身,最大的弱势就是散漫与低效率。那么这两个致命缺点,将会被目前挺郭干将所普遍表现出来的美好素质而得以最大程度的克服,即他们自愿自动、甘心放下、乐意建造地谦卑顺服在他们心目中的核心人物身边,以让整个团队能够发挥团结合一的强大生命力。在这一点,袁红冰先生最值得注目。

目前,整个挺郭队伍,根本就还只是自愿自发的支持者与被支持者之间的松散联合。大家都是被真相与正义并对民主宪政的执着追求而联合在一起。我相信,他们既然能够顶得住到现在为止依然气势汹汹的盗国贼势力的反扑,肯定也会抵挡住专制权贵势力今后展开的各种破坏与分裂的阴谋。不需要睁大眼睛去抓特务。当特务已经无所不在、像水流无处不渗的时候,识别特务只是小聪明,反其道而行之是大智慧,那就是不去到处抓特务,只让自身的生命活出纯正的民主理念、纯全的自由精神、良好的公民素养、美好的生命品质、健康的心灵状态,并对民主宪政新中国之执着追求,和甘愿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理想主义光辉……我们不怕特务,我们有足够的信心与意志——我们自身就是明亮的太阳,就是那一团炙热的火球,让那些特务们靠近的时候,他们生命中的黑暗就被照亮,他们心灵中的冰霜就被融化,从而也加入到反抗专制反抗独裁反抗强权,实现民主宪政新中国的队伍中来。

对郭先生自己来说,他也需要有清醒而明智的认识,并好好使用这个生命与价值观重整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智慧、良善又具备见识与胸怀的民众,是在更多地给予他安慰、鼓励、辅助与建造。而一旦日后被生活和民众真正定格为时代的英雄,那么显然就需要面对民众和社会所给与的更加合情合理并可能更加严格的要求。当前我们的整个社会正气不足邪气充盈,但凡有理想有目标有志气要成为时代之英雄的人们,显然,他们需要自身在方方面面都能够刻苦己心,以成为德才兼备胸襟博大兼容并蓄的楷模式人物。

我依然不改变自己的观点与立场:郭文贵先生,是当前最有潜力的反对派领袖。目前的挺郭队伍,将会成为今后推进制度转型的核心力量。我盼望更多有志于建设民主宪政新中国的人们,能够更多地向这支队伍汇集凝聚。没有这个感动的,可以在各自的轨道与位置上继续努力,与挺郭队伍形成彼此平衡、相互配搭的民间反对派格局。不要彼此论断与指责,彼此谦卑彼此欣赏彼此建造彼此祝福。至于那些反郭民主人士,放心,生活与历史,将会定你们的罪。你们自身的恶劣与丑陋、无知与浅薄,将会把你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7年12月17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