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谁在制造“民运”乱象?郭文贵错在哪里?(视频文字稿)

曹长青:谁在制造“民运”乱象?郭文贵错在哪里?(视频文字稿)

【文字听打整理:推特党筹委会义工:SHI HONGLEI, 星月,jh2017, Will, 一缕清风,石楠,小城故事,令狐冲,Sara】

大家好,我是曹长青。最近大家都知道,关于这个砸锅、反郭、挺郭,很多意见,很多分歧,我想就此谈一下自己的看法。在郭文贵爆料以来,很多人支持他,赞赏他,认为他像《皇帝的新装》的那个孩子一样敢于喊出中国的真实——那个盗国贼统治中国的真实,很勇敢。今天我就想从这个《皇帝的新装》童话,从四个方面谈一下郭文贵爆料,与现在这些争论,都有关系。

第一个,我们看看,这是个伟大的童话,喜欢文学的人都知道,不喜欢的人也能听说过,写出了人类的一个本质性的现象:谎言统治,终于有人敢说出真话。安徒生在1837年写的这个故事,正好是中国七七抗战100周年之前,到今年,正好是《皇帝的新装》发表180周年。这个伟大的童话有几点,我觉得跟郭文贵爆料这个现象有一定的关系。大家看我分析的是不是这样子。

第一个,你看,这个孩子喊出来了:皇帝没有穿衣服啊。周围有没有观众,旁边的邻居,他的父母,他的同学,有没有其他人来说:这个孩子过去怎么样?有没有说这个孩子过去有没有逃学?有没有打过老师?有没有不孝敬父母?有没有去过派出所?没有一个周围的人来追究这个孩子的过去。安徒生就没有安排这个情节,为什么安徒生这么安排?就是安徒生认为,这个孩子的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这一瞬间,这个孩子喊出这句话是否真实。用我们现在流行的话,这个孩子的爆料是不是有真实性。

今天郭文贵这个现象出现了,他爆共产党盗国贼的料,现在不仅是共产党方面大量的弄一些关于郭文贵的料,过去什么官商勾结,贪污,腐败,十九项刑事罪名;海外一些民运人士,有些反郭的人,甚至有人自以是“我是客观独立的人”,来传播共产党的爆料,传播郭文贵过去种种的错误,犯罪。那你看看这个童话,为什么这个童话不追究孩子的过去哪,那孩子有没有个逃学,有没有不法的行为,怎么不追究,怎么不提出呢?安徒生为什么不安排这些情节呢?就是安徒生认为、意识到,如果安排那个情节,等于就用那个孩子过去种种的可能有过不法的行为,不道德的行为,不好的行为,来否定了这个孩子现在指出来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个事情的正当性,真实性。所以安徒生不这样安排。

那今天,这些追究郭文贵过去的,共产党就是想让郭文贵过去那些事儿,来把海外民运人士脑袋给弄混了,用过去种种可能做过什么不道德,官商勾结,什么十九项刑事罪名,这个那个,来让你起疑心,最后让你否定郭文贵9个月爆料的正当性。关键就在这里!否定了正当性,进一步就是否定它的真实性。这就是追究郭文贵过去要产生这么个效果。共产党是有意识的,海外有些人可能客观上没有认识到,也跟着这么喊。最后起到是殊途同归,一样的效果。

所以,你看安徒生的童话,你再看一遍,为什么安徒生不安排那个孩子的同学,孩子的父母,孩子的家长,孩子的周围邻居,来追究孩子的过去?就是因为,如果追究,就等于否定了这个孩子今天爆料的正当性和真实性。结果你看看这孩子父母怎么说的,第一时间,孩子父亲说:“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他爸爸第一时间做出这么一个反应。他爸没有说:“这孩子过去怎么样,不听话,这孩子过去有时候撒谎什么的”。他爸就看现在这个孩子喊出这个话,喊出这个事实,是不是这么回事。

德国有个大众传播学者伊丽莎白.纽曼,提出一个沉默螺旋的理论。就是面对一个事实,大家都不敢说话,怕什么呢,怕成为那个孩子,成为少数。因为大家都说皇帝的衣服漂亮啊,都不敢说话,你也沉默,我也沉默,他也沉默,沉默螺旋起来,螺旋螺旋……,结果是什么,让少数人,那个虚假占了上风,沉默螺旋的结果形成另外四个字——伪造多数。

共产党统治中国68年,从1949年到现在,就用这个方法。让你每个人不敢说话,最后你们都沉默,在一起沉默,最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环球时报》他们就伪造多数成功。他们就变成了所谓“多数”,其实他们是“少数”,是利用你的沉默的。今天这个孩子喊出一句话,他爸爸首先反响,然后人民反响,这个沉默螺旋打破了,最后伪造的那个“多数”被打破了!叫人民知道那些《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等等是伪造的多数,不是多数,共产党不是多数,人民才是多数,沉默的大多数才是多数,但是你必须发出声音,你才能让世人知道你是多数。这是第一条,《皇帝的新装》给我的启示。

第二条,郭文贵爆料这个现象跟《皇帝的新装》这个童话有关联的,为什么说这个孩子爆料是真实的呢?他父亲怎么第一时间说:“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呢”。怎么做出这个判断,包括郭文贵的爆料,你说不追究郭文贵过去,不看这个人的历史,怎么判断他现在爆料真实呢。就是跟《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有关系的。两点:怎么证明它真实,怎么判断它真实,第一,看敌人方面的反应。第二,看人民方面的反应。看这两个反应。我们看第一条,敌人方面的反应。那个孩子喊出来了:“他什么也没有穿哪,没有穿衣服”。他爸爸跟上一句话:“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然后,老百姓就开始传开了。这个时候,皇帝,敌人方面怎么反应的,“皇帝有点发抖”,这是这个童话原文,翻成中文的。因为他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他感觉到了,他恐惧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办,他觉得,必须把这游行进行完,故意抬起头。但是这个童话,看完之后,你会知道,皇帝再也不敢光着身子到外面来游行了,不敢了,唯一的一次,如果有续集的话,皇帝会下令把那两个裁缝抓回来,砍头,凌迟,恨死他们了——让我丢死脸了,赤身裸体,大街上走了一圈,展露丑陋,展露愚蠢,

皇帝发抖了。恐惧了。皇帝的恐惧就证明了孩子爆料的真实性。那怎么证明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我们不谈别的,就谈一条,你就看看中共方面怎么反应的。中共派出了国安部部长级的纪委书记刘彦平到纽约,劝郭文贵,中共派出来公安部副部长、第一局局长孙立军来到美国,要跟郭文贵见面,想劝他,不要爆料。过去有过吗?过去28年来,什么时候有过共产党派出这么级别的干部到美国来,跟任何的中国民运的领袖,理论家,谈判,讨价还价,你不要爆料,有过吗?从来没有。证明什么,恐惧,阻止。

刘彦平对郭文贵说的很清楚:你19项刑事罪和罪名,都可以变成民事纠纷。民事纠纷以后,政府出面帮你摆平,协调。我以前节目讲过,刑事变成民事,民事变成无事。而且让你变成正资产。就是你资产还有正项,有钱。承诺到这种程度,为什么,恐惧。包括最新发展吧。把一些中共商人派到海外,我认为共产党派的,包括那个潘石屹到了台湾,接受那个亲北京的,亲共产党的妖婆陈文茜专访,攻击郭文贵。他怎么不敢到纽约来,自由辩论?你跑到亲共媒体上,包括尤其共产党最近做的很下贱一个动作,可以看出来,就是把原来郭文贵一个合作伙伴,后来闹翻了,后来被公安局抓起来了,判刑的那个曲龙放出来了。由曲龙现在做电视节目,一集一集的,来诋毁攻击郭文贵。那我们就问了,那曲龙原来判刑了,郭文贵不是今年才来到美国,来到西方已经两年多了,原来怎么不放曲龙呢,如果是冤案的话原来怎么不改判呢?什么时候改判了,什么时候放出来了,是在郭文贵爆料之后,而且是在刘彦平和孙立军来到美国之后看到劝郭文贵没有效果,郭文贵不为所动,这才开始改变用其它方式,派出什么吴征、杨澜等等,游说美国媒体组织,包括马蕊在美国纽约要告郭文贵涉嫌强暴,给律师事务所1小时一千美元。马蕊她有钱吗?这不是共产党出钱吗?包括曲龙现在放出来了,不就是吗,你只要给我咬郭文贵你就无罪,就可以出来。那个曲龙是自愿的吗?如果是自愿的也是为了跟他交换嘛,你只要放我自由了你要我怎么说就怎么说,那稿子谁写的?曲龙为了攻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到跟滕彪差不多了!他说什么,郭文贵说八九民运我把摩托车卖了支援那些学生,他说这是假的。证据是什么?我以为曲龙能拿到什么真的证据,那我也看一看吧,我把那视频看了,曲龙拿出证据了,他拿出一张纸是1991年什么判决书,就是滕彪拿的攻击郭文贵的那个中共判决书,说判决书上写的清清楚楚,郭文贵1989年5月28号被逮捕了,距离6月4号还有七天,他怎么能参加六四?就这说郭文贵撒谎。大家看看那个曲龙可以歪曲事情到什么地步了,八九民运是4月15号胡耀邦去世之后才开始出现的,到5月28号已经一个半月了,到6月4号你说差7天就没有参加民运?曲龙这个智商低到这个地步了,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没有到6月4号就不算参加民运?那我问你,吾尔开希6月2号就走了,6月4日好像吾尔开希也不在天安门广场呵,那吾尔开希就没有参加八九民运?没有参加六四?这什么逻辑呀?曲龙就可以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跟滕彪一样,拿中共判决书,用这种数字!你说曲龙的话可信吗?不就为了攻击郭文贵,为了获得他的减刑,释放,公开交换嘛!

再有,包括(被关押的原公安部副部长)马健那个视频我也看了,我仔细看了,大家要强调真实,你想想共产党手里做那个视频,能真实吗?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让你攻击郭文贵就得攻击郭文贵,让你攻击所有民运人士你就攻击,他在共产党手里呀!包括民运人士,包括异议人士,异议作家都被迫到共产党中央电视台上认罪,被认罪。所以共产党手里的人,那些诋毁郭文贵的人可信吗?完全不可信嘛!你不是在自由的世界一个真正的自由心愿下的证词嘛。你看共产党恐惧到什么地步,把曲龙这种犯低级错误的人都让他来做视频,而且让他写书,一章一章的。曲龙有写作能力吗?就做到这种程度!为了什么?就是用郭文贵的过去来否定郭文贵爆料的正当性,真实性,同时展示了共产党阵营的恐惧,不恐惧不会这么全方位地打击郭文贵,把他过去的人都找出来,包括美国之音断播,发红色通告逼迫它断播,美国哈德森研究所取消演讲,包括美国的脸书推特等等取消他上。其他民运人士有谁呀?过去有过吗?这个推特脸书不是一年两年了,有哪个民运的领袖,哪个民运组织的主席,哪个民运理论家被停止过推特和脸书?只有郭文贵!为什么?不就因为要阻止他,为什么恐惧?就是因为这个爆料有真实性他才会恐惧。没有真实恐惧什么?今天你说这个共产党哪个民运人士报我的料,我恐惧什么?随你讲啊,我有精力有金钱我就告你,用法律手段解决了,我恐惧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这么恐惧?因为这个爆料他感到真实性,感到威胁。你看刘彦平到美国纽约来跟郭文贵说的很清楚,不要爆王岐山,不要爆孟建柱的料,不要提他们两个,清清楚楚的。说明他们两个有问题,郭文贵手里有料嘛!所以你从敌人方面的反应,共产党阵营的反应,盗国贼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孩子喊出这个话是不是真实。

再一个,看人民的反应。你看《皇帝的新装》的故事,他爸爸说一句:上帝呀,听见这个天真的声音。 然后怎么样, 老百姓开始传开了。怎么传的呢: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下低声地传播开来。私下,低声,传播开来。那时候没有脸书没有Twitter没有视频没有自媒体,有的话都会做了。都要做那个孩子了,把这个话传播出去,传播的更广泛,知道这个盗国贼世界的那个真实,知道皇帝没有穿衣服的真实。今天你看郭文贵爆料之后,你看看人民的反应。我以前在视频几次都谈过,振奋啊!多少反共的人,多少原来无声无息的人都站出来了,支持,兴奋,高兴!我们开始把一个奴隶的起义带动成全体奴隶的起义,大起义了!都来发出反共的声音,汇成一个洪流啊!以前没有过的,包括自媒体,也是郭文贵爆料之后开始红火起来了。你也做、他也做。虽然这当中有很多诽谤和攻击,但这是言论自由的代价。起码大家都可以讲话了。最后优胜劣败,最后好的终归会留下来;那些造谣的攻击的谩骂的流氓的会被淘汰,一定是这么一个趋势的。就是这个洪流带动起来,这个人民的反应就证明他的真实。我以前多次谈到,老百姓没有常识吗?老百姓想问题恰恰没有利益,没有什么蜡烛、灯泡争光亮的嫉妒,没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心结,没有这些东西。就是常识、常理判断,跟我周围的现象一样,是真的;根据我的基本常识判断,真的。所以才支持啊。你说郭文贵收买,能收买成千上万上百万的民众和普通网民吗?这种力量共产党都没有。共产党手里有多少外汇存底,全世界第一,它都不能做到。郭文贵怎么能做到?就是他爆料的真实性。他的正当性。他的勇气。

所以我就说,你看《皇帝的新装》这三点,1,不追究那孩子的过去。2,看皇帝方面的反应,恐惧。证明他爆料的真实。3,看人民大众的反应。证明他真实。所以郭文贵的爆料现象,跟《皇帝的新装》有三点相关性。不信你们今天晚上把《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再看一下。2800字很容易读,十几分钟就看完了。但是第4点不一样,大家看看我的分析对不对——

安徒生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孩子,少不更事的孩子啊?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成年人?成年人多有大脑,多有分析,多有理性,多有经验啊!那时候可能没有发明眼镜儿呢,看得更准确,皇帝到底穿没穿衣服,有没有个短裤啊。 为什么安排一个孩子,而不是成人呢?我一直琢磨这个事情,后来我想明白了。 这是我的感觉你们看对不对。就是不能安排成人。安徒生那个时候就认识到成人太世故,太算计,太有头脑,太考虑自己的利害得失,如果爆料了,如果喊出皇帝没有衣服,皇帝立刻下令卫队把他抓过来,明天砍头。而且按照中国的法律,当年皇朝是株连九族。那现在的共产党更严厉了,会株连十族,还要加上网络的群主也要株连。所以成人不敢做呀,顾虑太多呀。安排孩子。有人说孩子勇敢,其实某种意义上这个勇敢也令人质疑,因为说“初生之犊不怕虎”,为什么不怕虎?不是说他勇敢可以武松打虎,他是小武松,不是的。他是不知道虎会咬人,不知道虎会把他吃掉,他少不更事不知道,你叫鲁莽率真什么的,反正他不知道,看见什么就喊了,所以安徒生只能安排孩子。安排成人做不到,常理上常规上常识上不能成立。没有那么大胆的人,太少。常规上只有孩子他没有那么多考虑、没有那么多顾虑、没有那么多利害得失的思考。

如果这个角度成立,那郭文贵,我一直认为郭文贵相当勇敢,为他鼓掌!郭文贵不是孩子,他是成人啊!这个利害他不知道吗?当然知道!他比一般人都知道,比海外民运人士还知道。就是因为他在那个圈里滚爬出来的,那个圈里怎么个黑暗,怎么个倾轧,怎么个迫害,怎么个残忍,怎么个猫腻,全都知道。那你要做这个事情,你要跟这个政权作对,跟一个王岐山,中华人民共和国负责反贪腐的整个纪检委员会的书记作对,而且你要揭露上一届的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你吃了豹子胆了?你敢挑战两任的中国共产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书记?你说中国老百姓的官员怎么说的:谁也不怕,就怕老王来。什么老王?王岐山一来,决定你官运呢。他说斩谁就斩谁,说抓谁就抓谁,管你有没有贪腐。那个权力斗争中他拿着尚方宝剑,为习近平登基扫清道路呢,这种情况下你说敢反王岐山,你敢反他上一任的贺国强,敢说他们俩是盗国贼,敢说他们俩是大贪污犯,得多大的勇气!

为什么叫做勇气?你背后要考虑付出代价呀! 我前天去市政府看到大楼上写的一排字,英文,我看了很感慨,它谈到勇气。它说:There can be no courage unless you’re scared. 翻成中文就是:如果这里没有恐惧你就没有勇敢。勇敢是什么?你有恐惧,战胜了恐惧才是勇敢。碰一个事儿,你想做这个事儿要付出很大代价,心里有恐惧,结果战胜了恐惧,就叫勇敢。像那个孩子喊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某种程度上说,不是勇敢,没有恐惧。他不知道什么叫恐惧,不知道什么叫砍头,不知道什么叫株连九族。今天中国的成人谁不知道?尤其在那个共产党社会出来的谁不知道?尤其在那个既得利益集团中滚爬过的人谁不知道?统统知道。郭文贵知道的更清楚,在这种清楚下你说敢站出来是不是勇敢?相当的勇敢了! 过去那个童话,是发表180年前,那是个童话,那是个虚构,那是个文学作品。今天活生生的中国演出一场啊,一个成人,一个百万富翁亿万富翁,敢站出来我宁肯这些财产受到损失,我宁肯家人被迫害,我敢站出来了,我算计想过了,我就不忍受。我就敢挑战了!你说是不是勇敢?这个如果再过几百年,中国的历史学家,中国的司马迁们写史记,写中国现在这段历史,会有郭文贵。就像我的作家同学哈金说的,郭文贵现在什么也不爆料了,他在中国历史上已经是个人物。会写这一段。中国当代皇帝新装的故事中的,不是个孩子,是个成人,挑战了。

郭文贵为什么敢挑战?我看过郭文贵有个讲话,他说:“你不尊重我,你玩我,我就跟你干到底!我不会当那14亿人民当中的一个,被你们当成猪狗,永远不会!”就是这样,说的很清楚,我就不忍受了,老子不干了。我就跟你拼了。我就不当14亿人所有跪在那里求生的猪狗,不做那一员,我要站起来!做一个人,我敢挑战,跟你干到底!用他原话,k到底! 而且不仅是敢于k了,爆料了,他做了大量的评论,我以前节目强调过,不仅爆了共产党盗国贼的料了,做了大量对中国现实的评论,非常准确,非常精彩,非常深刻!你看,比如他说,中国的现实什么是司法?没罪给你造一个罪,没证据给你造一个证据。这就是共产党的司法。他说什么,纪委加公安,权力大无边。我再说一遍,纪委加上公安,权力大无边。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他还说了一个,在西方有钱是资本主义,在中国有权,有power 是社会主义。什么是中国社会主义,你一定要掌握power,掌握权力。还有,他说在中国一个人如果凭自己的勤劳凭自己的创造获得了巨大财富,你只有两条路,一个逃亡,一个灭亡。你不逃亡,他就给你干掉,把你的财富抢过去,中国已经发生了多少次了,包括一个大富豪郭文贵爆料谈到过的,就是一个判处死刑15分钟内就注射,让你赶快死掉,然后财产被他们拿过去了。王岐山、孟建柱,他们大大小小的王74啊,都拿过去了,抢夺财产。所以大富豪在中国不是逃亡就是灭亡。那中产阶级或者中度财富的,你第一要跟共产党合作,官商勾结,你不配合早晚有一天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只有灭亡。你看郭文贵说的,深不深刻?完全深刻!形不形象?完全形象!

包括他说了,中国的商人跟共产党的关系就是夜总会的小姐与妈咪的关系。共产党当官的就是妈咪,说了算。那个商人就是战战兢兢的,就是小姐,就是这么个关系。根本没有官商勾结平等的关系,完全是上下的关系。商人你看赚点钱了,你看马云,什么潘石屹,王健林啊,穿个西装,结个领带,在共产党里头,他们就是个小姐,战战兢兢的,在共产党眼里,他们就是属于“低端人口”,别看他们有那么多的钱,共产党说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让马云给我打郭文贵,马云像马儿跑那么快,跑到美国打郭文贵,那吴征的话带杨澜来美国冒充是习近平、彭丽媛的私人朋友,代表,到美国来游说,想把郭文贵送回去,就做这个事情,给个眼神就做,在共产党眼里,吴征,杨澜,马云,王健林都是低端人口,奴才!他们在共产党那些领导人面前都喊“奴才该死”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没做,他们就捉摸想方设法让共产党领导人高兴,去做,打郭文贵,共产党领导人高兴了,盗国贼高兴了,他们就会主动去做,所以说,你说郭文贵的爆料是不是真的?历史会记载这一段。

那我谈到这些有人会反驳了,你说的是过去了,老黄历了,现今郭文贵变化了。现在对郭文贵有两大攻击,两大批评,我注意到了。第一条,郭文贵不反习,十九大之后不反习了,不爆料了。第二条,郭文贵开始攻击民运了,抵毁民运了,成为共产党的力量了,甚至认为郭文贵是共产党哪个派系放出来的,是维稳的力量,是共产党的力量了,搞乱民运,分裂民运的力量。

这些说法能不能成立呢?我的看法是,统统不能成立。为什么做出这个结论?这里有个问题,在这个十九大之前、之后,有两个人都没有变化,一个习近平,一个郭文贵。十九大之前、之后的习近平有变化吗?没有啊!十九大之前,稍微对中国政治了解一下都知道,习近平会全面掌控大权,都知道的,海外媒体,包括英国《金融时报》,美国哈拂大学教授写的文章,我都看到了,都认为是,没有变化,他就是要搞独裁,要成为毛泽东第二!那郭文贵在十九大前后对习近平的态度也没有变化!他就不反这个人,他有他的想法,但是他的态度、立场没有变化啊!你非要说郭文贵不反习了,那他什么时候说反习了?你说他不反习了,那什么时候他说反习了呢?他前后是一致连贯的,是你自己突然跳出来了,你来找茬了!他们几个为什么这么分裂了呢?为什么没有同一性了呢?为什么突然这个时来攻击郭文贵了呢?你们看明白了没有?我看出来一点门道,跟大家分享。就是他们要闹你郭文贵,为什么要作你,闹你?花钱消灾,花钱免灾,拿钱来!有抵触,我一直支持你,一直没拿到钱,我不满,我愤怒,我找个茬!跟你骂骂吱吱的,骂骂咧咧的,你拿钱来,我就不骂你了,不反你了,不砸锅了,不反郭了。郭文贵这个人呢,是弱点也好,特点也好,不经闹,不经作,一惹就火了,就不认这个,你想想在中国的话,共产党那么多势力压迫都不认,刚才不是讲了吗,不愿做共产党统治下的猪狗,我就不认,要跟你抗到底。那你到海外几位民运人士跟我来这招,敲诈我,要当王74不干!反击,你再骂我,我告你,这就郭文贵,所以这就是事情的本质!我看就这么回事。你说我说的不对吗?你看看有一个很早的民运人士,一开始很支持郭文贵的,后来闹翻了,大家知道可能是谁吧,那他的博客自己写得清清楚楚啊,他跟另外一个朋友说:你看吧,郭文贵他不会给你钱的,就像忽悠我一样忽悠你。

郭文贵不会给你钱的,就像忽悠我一样,忽悠你。意思是什么?他跟郭文贵的分裂是因为郭文贵没给他钱,这是一个。要钱吗?要钱!再一个自己的推特写的清清楚楚,我支持郭文贵一年损失了20万美元,这不等于公开要钱吗?另外你一年损失20万,20万纯利润你得一年有100万营业额吧。你把那100万经营什么给我亮出来,你有100万生意吗?在哪里?你怎么一年就有20万损失?20万收入在哪里?去年的报税单拿出来看看。你有多少20万?唬人嘛,要钱嘛。你不给,我就作事,作你!说你不反习了,不就这么回事吗?

你说有这么做的吗?郭文贵会愿意给吗?会愿意捐吗?你不是讹人吗?以郭文贵这些年的经商,这个年龄在中国,这个环境下,这些手法不早就经历上百次了嘛。早就知道这些是什么目的了吗。什么手段?不就是讹诈吗!等于我支持你了,你要给我支持费。有这么个逻辑吗?

前段时间我去北加州演讲了,我演讲有很多掌声。你能说结束以后那些鼓掌的人,我有演讲费我还卖些书有收入,你就说我要给鼓掌的人分给他们演讲费?跟我要鼓掌费?我给你鼓掌了,鼓掌几次你要给我鼓掌费?你愿意鼓的,不是我花钱买你来听我演讲的。你愿意听我讲,你听我讲你觉得有兴趣、高兴、共鸣,你鼓掌的!你跟我要鼓掌费?你滚出去!不要你听我讲话!你凭什么跟我要鼓掌费?演讲讲得好是给演讲费的,美国总统演讲,40万,50万美元呢!哪有说给鼓掌费的?鼓掌是你支持你共鸣吗。

今天海外有几位民运人士就是这个心态,要鼓掌费。不给就闹,作你!今天郭文贵反击了要告他们了。有人说郭文贵搞文革。什么叫文革,要封嘴。文革封嘴背后是有公检法,背后有红卫兵,红卫兵背后有解放军有林彪有毛泽东,是用暴力支持的!海外有暴力吗?郭文贵有卫队吗?有警察吗?有权力吗?不是通过法院吗?郭文贵报案了,是不是立案还要看呢,立案是不是审判还要看呢,审判是什么结果是不是定罪还要看呢。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现在一切都不存在啊。看最后法庭的结果,美国不是世界上最法治的国家之一吗?不是要相信美国法庭吗?看最后裁定的结果吗?真的定罪那就应该惩罚犯罪人士。不管是不是民运人士,犯罪都要得到惩罚的。没罪,经过法院审理还他(她)清白。那郭文贵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完全应该!每个人都有起诉别人的权利,经过法庭审理维护自己的声誉名望人格的权利!都有的,经过法庭审理嘛!经过12个陪审员判决吗!郭文贵有什么错误呢?你跟我要这个钱、要这个鼓掌费,我不给你就来骂我。如果一个人对着这个电视节目就用三字经破口大骂,嘴里的话像另外一个器官一样,你说能容忍吗?还叫什么民运人士?

今天在网络上,在中国人的网民世界上,如果连这种行为都容忍,这叫什么民运?这几个人代表民运了?我再说一遍:谁都没有权利代表民运!哪一个也不能!魏京生也不能,刘晓波也不能!胡平不能!王丹不能!谁都不可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代表整个民运!中国民主运动不是哪个人可以代表的!想代表就代表了,不管什么资格都不可以!那你说批评民运人士就是否定民运了?我批评过刘晓波,我批评过胡平,我批评过王丹,我批评过余杰。我批评过好多民运人士了就否认民运了?他们都代表民运了?哪个有资格?哪个都没有!

尤其是这几个批评郭文贵的,要钱的这几个,他们的人格就代表民运了?如果他们能够代表民运,这个民运就该灭掉!一开始我不赞成郭文贵用法律手段,后来我觉得应该的!法律手段不等于最后郭文贵就一定胜利了,等着法庭审理,12个陪审员根据事实做出裁决。这些满嘴脏话的必须得到惩罚。网络媒体是自由的,但每个造谣的污蔑的随便可以贬损别人的得付出代价!要有代价。要他知道不可以随便侮辱别人,要钱不给,就随便发泄怒气就可以骂人,不可以,NO!不仅是一般民众要说不可以,民运人士也应该说NO!代表你追求的是文明,是道德,这才是追求民主运动嘛。

到今天,你说这几个反郭文贵的,有道理吗?没有道理,就是作事嘛!有一条我认为郭文贵,他不抗作呀!他不抗闹呀!他沾火就着呀!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他就是那样的性格,每个人都是性格决定命运。郭文贵如果不是这个性格,他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朋友们,他如果会算计、温柔、gentleman,整个这一套套算来算去,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这份率真,沾火就着,不忍受,不愿意做猪狗,站起来做人,敢于挑战,才能走到今天嘛。到今天为止,朋友们,我作为一个追求自由的人,我对郭文贵的这个爆料感激、感谢,九个月了不起,他要是今后就不爆料了,即使他明年三月份两会后也不爆料了,我也是感激,九个月的挑战了不起,爆出这么多料,包括海南航空公司和王岐山的关系,我认为那个料相当有真实性,爆出来中国反贪腐的最高领导人结果是中国最大的贪污犯之一,是当代的和珅,了不起!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在几次节目中说过了,你不能理解,他的那么多员工、他的父母、他的兄弟、他的哥哥、他的嫂子在中国受到那么多迫害,那个压力。在这种压力下,他没有后退,今天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他的儿子、他的家人、他的助理、他的员工,多少人都会反对他爆料。我的感觉,我没有第一手资料,我的感觉,他的partner,他的商业合作伙伴都会反对他爆料。(因为爆料)会影响他们的利益。一个人要对抗周围所有的这些意见。

你看郭文贵接受HBO的采访,说了一句话,他太太有一天晚上对他说,能不能有另外一个办法。他说我太太很少管我政治上的这些事情,什么意思?你知道吗?不就是也不赞成他爆料嘛!太太的意见能不听嘛!女儿的意见能不听嘛,儿子的想法不要考虑嘛,员工、助理、亲人,五哥五嫂,从小把他带大的,(他们的想法)要不要考虑呀。多么大的压力,他坚持到今天啊。

郭文贵没有说我就不爆了,就是两会以后爆料。这几个月不爆料了,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就一辈子永远不爆了,我们也感谢嘛,鼓励嘛,支持嘛,感激呀。他过去的这九个月勇敢嘛,不是九天,是九个月,将近300天的爆料,不仅爆料,我再说一遍,很多对共产党的评价非常准确,非常深刻,影响了很多人的想法呀。今天你就是因为没拿到钱,就是要人家的钱没拿到,然后就作事儿,就是作人家,有这样的嘛!你说郭文贵错在哪里?

有人说你怎么不批他不反习呢?他反不反习,我不看重,我别的节目讲过,我看重的就是他爆的料,他有他的想法,我尊重。他上一次做的视频,好像昨天,清清楚楚,别人反习我尊重,我不反习请你也尊重。各干各的事儿,分力合击嘛,就像包饺子一样,他擀皮儿,他和馅儿,最后有共同的效果嘛。让中国老百姓知道那个盗国贼世界的不合理,不合理就会改变,这不很好了嘛!尤其是郭文贵有特殊的条件,特殊的历史,特殊的经历,我们不能取代的,有料呀,他敢爆呀!你有料吗?那些批评郭文贵不反习的,你反习!你来爆料啊!那个说自己收入一年二十万的,你拿出十万来爆料,爆一个中共的贪官在美国多少房产,王岐山的太太护照号码是多少,你拿出十万,你做呀!你说郭文贵做得不好,你这不是做,你是作,就想作别人,你干什么呢!郭文贵不反习了,我反习,郭文贵并没有要求我,各自尊重,分头合击!而且我再强调一遍,如果今天有100个郭文贵,我们可以选择,说这个郭文贵脾气比较大,沾火就着,我们算了,我们要求一个比他更好的,更温柔的,更会来事儿的,更会运作的,各方面照顾的,要钱也给了,要20万给两万的满足一下,问题是现在就一个郭文贵呀!中国有多少大富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多少富人呵,哪一个站出来了?只有一个郭文贵。你不珍惜吗?不应该支持吗?不应该保护吗?不应该力挺吗?

好,你说郭文贵我们批他,批他伤心了,沮丧了,绝望了,不爆料了,退出了,从此消失了。退出这圈儿了,不发声音了,不做视频了,自媒体没了 ——你得到什么好处啊,我说这些朋友们?!包括这些反郭文贵的,你得到什么好处啊?谁高兴?王岐山高兴,孟建柱高兴,共产党盗国贼高兴啊,包括中国那些女星们高兴啊。没人再揭她们短了。她们可以跟中共那些高官们,可以自由自在地、高高兴兴地胡作非为了。这个国家的盗国贼可以更加猖狂了,更加肆无忌惮了。不就是这么个效果吗?你要这效果吗?如果你真反共,你希望中国改变,你要这效果吗?要郭文贵闭嘴吗?消失吗?你高兴吗?你们就要这个效果吗?如果要这效果,你是真民运还是假民运?你民运为了什么?不就是要中国改变吗?郭文贵的爆料对于中国的改变有促进的作用、独特的作用,就这么一个人出来挑战了,你不应该支持吗?不应该鼓励吗?非要把他打下去?非要作他?非得要人钱,分人钱?你共产党啊?打土豪分田地啊?

正好我在做这个节目之前,加州一个朋友给我传来一些小故事,好像专门给我这个节目做素材似的。我一看,哦,太有用了!他讲了两个小故事,我用一下。第一个,有个乞丐在那儿要钱。一个路人过来了。那乞丐说:“请给我100块钱。” 那路人很有善心,说:“我身上只带了80块钱。” 你知道乞丐怎么说?“那你就欠我20了。” 给他80就欠他20了。你说碰上这种乞丐,我要碰上,一把把那80块钱抢回来,永远不要搭理他。你给他80就欠他20了,你说这什么东西?海外几个民运人士就这个心态:要钱。不给我就作你、闹你。郭文贵不扛作、不扛闹,沾火就着,反击了! 该不该反击?有人说,哎呀,不该吧。郭文贵不该把精力放这上吧。你们是没轮到你身上。一个人,镜头对着这么三字经骂你、骂你女儿,你干不干?我自己是被骂得疲了,多少年了,共产党这些五毛六毛七毛一块的,骂我,编造各种故事,污名口水都扣在头上。我没有财力精力,不然我都要告他们的,都要把他们绳之以法的!

这个朋友给我传的素材还有一个,我给大家讲一下,你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儿。一个丈夫回家了。一进门,他太太正在揍他儿子呢。他上了一天班很累了,家里这些事很烦,太太和儿子的事管不了。很饿了,到厨房一看,哎,有一锅馄饨做好的。盛出一碗,很高兴,一碗馄饨吃了。吃完以后,这太太还在打儿子呢。他就过去跟他太太说:“唉呀,教育有方,不能全用暴力嘛。你看我一碗馄饨都吃完了,你还在打儿子。” 他太太说:“你知道吗,我刚做好一锅馄饨,他撒了泡尿在里面!” 这丈夫一听,跟他太太怎么说?“你歇会儿。我接着打!” 你说这儿子该不该揍?该揍啊!就该打!“子不孝父之过。” 该不该打?当然该打嘛。这个胡作乱闹的儿子该不该教训?该教训嘛。 这朋友给我寄这个东西下面有一段评说。评说什么呢?很多事你不要做和事佬。和为贵呀,双方各让一步呀……没摊到你身上。在你这锅馄饨在里头撒了一泡尿,是我儿子我都揍他。该不该揍?该揍。郭文贵该不该使用法律手段?该!如果郭文贵能找到证据,美国12个陪审员做出裁决,就应该惩罚那些不法之徒,那些民运队伍中的败类。

最后说两句。第一个,就是关于“反习不反习”,我再说一下。海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组织叫“法轮功”。多少年法轮功不反习。我是反习的。很多朋友对法轮功不满意,劝我不要参加“新唐人”的节目。但我还是参加了,为什么?我觉得要看大局。法轮功他们创办报纸,创办杂志,创办电台,创办电视,多少年来是反共,要大家退党退团退出什么“少先队”等等。多少人数我不管,但起码一直在努力。必须看大的方向。他哪一天反对习近平了,反对独裁者,我很高兴。但是他现在不反,他有他的想法。李洪志先生有他的想法。我尊重他的想法,我们各自努力。他大的方向对解决中国那个盗国贼的世界,改变那个世界,改变那个制度有帮助我就支持。所以我到台湾社团演讲,都问我这问题:“法轮功该不该支持?” 我说:“完全应该支持,全力支持!” 而且他们做得非常好。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的作用远远超过海外的任何一个民运团体,任何一个!包括,恕我直言,全世界的海外民运团体全部联合起来那个作用都不如法轮功这个团体的作用大。你给我说说,哪个民运办电视,办电台,办报纸的活动,你做了吗?包括去那个中共领馆,门口就站着法轮功的学员,上了年纪的,风雨不误地在那儿散发反共的传单,告诉人们共产党是个邪党,结束共产党专制。这个时候你来反这个法轮功?我从来没写过批评文章,以后也不会来写。只要他们要结束盗国贼的制度,大的方向一致的,小的不要去那么作事儿。要强调大局。

包括你说民国派吧。在台湾的问题上,很多问题上,我跟民国派有相当的不同,但是我就看着大局。我没有写过文章批评民国派。我在台湾参加电视节目时,特意把一个民国派的人,叫王中义,联络到这个节目上,请节目主持人请这个人,来谈共产党的专制,他怎么逃到台湾,民主的台湾,自由台湾。大的问题上我们一致,求同存异。我们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是共产党,结束那个专制。每个人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色,他能起那个作用就很好了。郭文贵起的作用已经很好了,不要要求反习啊,反共啊。他爆料就很好了!如果能坚持爆料三年,我们鼓掌三年,手鼓肿了鼓疼了也鼓!鼓掌!了不起!勇气,那么大的压力!包括有人说,郭文贵提出了中国希望习近平成为李光耀,等于中国变成新加坡,这个想法跟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希望中国一步到位,像美国,像台湾有这个选举。郭文贵希望(中国)变成新加坡做一个过渡,下一步走向民主自由法治,像美国。这个想法不是一个人的。美国哈佛的教授学者,中国有很多学者也是这么想的,这么认为的。各有不同的观点,各自尊重。如果中国成为新加坡这一步也很好,起码摆脱现在这样啊。新加坡什么样?自由经济,市场经济。第二个,对外不跟美国对抗,联合美国。第三个,法治。新加坡的法治大家看到了,治安非常好。只是政治上还是一党的。逐步地改变啊。所以郭文贵有这个想法。他这么想,我们尊重。你去反他干什么呢?你要一步到位,让他跟你一样,他就不是郭文贵了。性格一样,立场一样,想法一样,他就不是郭文贵了!每个人是不同的,different! 我们尊重每个人不同的想法,只要能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我们都要支持。不要去作事儿!不要去刻意地反对,不要制造谣言。郭文贵不是共产党维稳的力量,是结束共产党盗国贼的力量的一个重要人士!要支持,要挺他,让他继续爆料。他休息几个月,就休息。明年两会以后继续爆料。他说了:“三年。” 让他把三年的爆料爆完了你再来评价好不好?我再说一遍,你现在把郭文贵逼退了,不爆料了,消失了,退出了,你得到什么好处呢?我就不明白这个道理呀,朋友们,你得到什么好处呢?!

你说郭文贵什么第五纵队,共产党派出来分裂民运了,他反对民运了。那几个人代表民运吗?我再强调一遍,那几个人代表民运吗?我过去28年在共产党黑名单,因为反对共产党。那我是不是民运的一部分?凭什么这几个民运人士就代表我?今天我再强调一遍,只要对推动中国进步有帮助的,各个层次,不同角度,大家分头合击。不同的分工。不要强求别人做什么事情。要有感恩之心。你不感恩,找个理由就作他,想要钱,这种想法完全不健康。

所以我在推特上推了一条:民运分两类人,一类是把理念放第一位的,结束盗国贼统治,使中国成为一个人权法治的国家。第二类人,出风头,弄名堂,搞捐款。要钱,什么一年支持郭文贵损失20万。这类人他不会成功。不但不能代表民运,而且损害民运。我再强调一遍,从事民主运动的人,你自认为是民运人士的人,我们的理想是什么?你的理想不是要跟别人攀比,你是蜡烛他是灯泡,他把你光亮抢去了。既生瑜何生亮。嫉妒,攀比,私心,利益,金钱。尤其是老想琢磨别人钱,不健康!我还是相信所有网友的智商和眼力,大家会看得很清楚。我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目标?我再强调一遍,不要过多的要求挑剔郭文贵,他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应该给他鼓掌,支持他继续地做,他手里有很多料的。我的感觉,他可能都有习近平的料,有彭丽媛的料。如果有一天他想法改变了,要爆料中国最高领导人,我们给他鼓掌。他今天不反习近平我们尊重他。互相的尊重,分头合击来改变中国。

如果更多的人看重大局,不是利益,不是私心,不是20万,不是金钱,更多的理想性,海外民运早就成功了。28年海外民运到什么样子了?很多人不满郭文贵,说他否定28年,可你这28年做了什么呢?多少资源,六四以后上百万上千万的资源都哪里去了?开了多少个会议又解决了什么?今天海外民运召集个会议能召集多少人?你能做到郭文贵的效果吗?这个自媒体的红火吗?这个反共力量大集结吗?中国这么多人传郭文贵的爆料吗?中国传的最多的还不是普通百姓,是什么?知识分子,官员。恰恰知识分子官员这个层次是最能影响中国的。这不就是起作用吗?郭文贵说了,他要把被王岐山打倒的官员们的家属600万联合起来,让他们成为一个反对王岐山,反对盗国贼的力量。那民运人士可能说,那些人不是贪官吗?可能都是,中国无官不贪,但问题是他们感到不公平啊。我们贪了100万,王岐山贪了多少个亿?海航有多少个亿?海航在2003年价值14亿人民币,现在1.2兆。过去14年资产增加了860倍,哪来的?这些不满的官员加上他们的家属集中起来600万人,那不就是力量吗?分化共产党吗?郭文贵集结起这些力量不就是起到了独特的作用吗?有什么不好?非常好!这些民运的人说要反习,民主制度。非常好,各做各的嘛,各起各的作用嘛,你非得郭文贵一步成为民运领袖,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成为领袖?如果郭文贵说我到美国来要取代民运领袖,中国民选之后我要做第一任民选总统。如果他做过这个承诺,你要求他也算合理啊,可郭文贵不仅没说过当民运领袖还声明不想从政,他就要保命,保财,报仇六个字。他这些都没有错。他做到这个层次的爆料就很不错了,很勇敢了,那么大的压力敢做了九个月,了不起!我今天还认为郭文贵就是个英雄,了不起!今天反郭的人,砸锅的人,传播共产党曲龙们那些诋毁郭文贵爆料的那些情况的人,你在客观上就起到一个作用,就是否定郭文贵9个月爆料的正当性,否定他9个月爆料的真实性,你就客观上成为共产党宣传部的一部分,就这个作用。你说我没有,我追求真实,我追求客观,我强调公正,你客观起了这个作用。

今天在海外民运看得很清楚,两个民运,一个是精英的民运,一个是草根的民运,你看,很多民运人士,知名的中国知识分子,都不支持郭文贵,保持沉默,冷嘲热讽,什么心态?你知道吗?他不是不知道郭文贵的爆料对促进中国的变化有帮助,他们知道!什么原因?就是认为我要唱主角,如果这个舞台我不是主角,别人任何人做主角,不管说得多对,我心里不甘,不情愿,嫉妒,甚至仇恨,这就是精英民运,很多人士是这个心态。还有草根民运,普通的网民,没有上过舞台中心的,没有说主角,配角我都没有,我就是他演得好,他符合我的想法,我鼓掌,这是草根民运!凭常识常理,两个民运。今天,你看,这些砸锅的,反郭的,起到一个什么作用,不管你主观愿望怎么想,客观上起到一个什么作用?起到一个共产党九个月来,用一切努力想让郭文贵闭嘴这个作用。刘彦平孙力军到美国来,这个所有的努力,吴征杨澜到美国来,所有的努力就是让郭文贵闭嘴,让郭文贵不爆料,让郭文贵退出这个舞台,退出草根民运,退出爆料,不再爆料,结果这些砸锅反郭的就起到了共产党九个月努力想起到的作用。你们真的想继续这样下去吗?

谢谢收看!

【推特党筹委会义工根据2017年11月28日曹长青视频演讲《谁在制造“民运”乱象?郭文贵错在哪里?》( https://youtu.be/oindk3EImxA )听打整理。原载《推特党筹委会网站》: https://twitter.com/tearwallparty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