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滕彪八个不择手段诋毁郭文贵,要做名副其实的“乱伦彪”?(文字稿)

【推特党筹委会听写组:jh2017,SHENSHENZ,星月,一缕清风,哈利油,二胖,Amanda,James Zhen。原载《推特党》网站】

大家好,我是曹长青。我今天想评论一下,民运人士维权律师滕彪写的一篇批评攻击郭文贵的长篇文章。

大家知道郭文贵爆料以来,受到了成千上万、成百万的中国网民的欢迎,中国老百姓的欢迎。上次节目我谈到,他激发起中国一个反共的高潮。28年以来没有见过的,只有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出现一段,过去没有这么大一个高潮,那么多的反共人士强烈坚定的支持郭文贵先生爆料;中国的普通网民更是支持,非常强烈!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害怕了,派出了国安部部长级的书记来了,公安部的副部长来美国,劝郭文贵。我上次节目谈过,这两个共产党高官来劝郭文贵,就代表着共产党害怕郭文贵,害怕他爆料。害怕的原因是什么?因为他的爆料有真实性,没有真实性怕什么呢?

而且共产党不仅封网封墙,不让人们看到郭文贵的爆料,还把手伸到了美国的媒体,美国的智库,美国的内部,来阻止他们报道郭文贵爆料。你看现在美国有几个机构承认了:《美国之音》公开承认他们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压力。美国著名的民间智库《哈德森研究所》原来准备请郭文贵先生演讲的,取消了。哈得森研究所承认受到了中国方面的压力。第三个,美国的脸书承认了。什么场合承认的?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美国重量级的参议员、佛罗里达州的卢比奥当场问脸书的负责人你们有没有受到中国的压力?脸书负责人承认,我们受到了来自中国方面的干预。承认了。大家看到了吧,19大结束后,习近平当上中共最高领导人,整个常委都是他的嫡系了,他接见的第一批外国客人就有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

另外大家看到了,现在郭文贵的推特上不去,一次一次被禁止了。你看中国的打压到美国来了。说明什么?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郭文贵的爆料是真的嘛!有料嘛!否则共产党用这么大的力气吗?有必要吗?会一笑了之嘛,这东西是假的!共产党这个恐惧,就证明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可贵性!

在海外大家看到了,有些民运人士不支持,但不发出声音。还有一些,在博客上只言片语表示不支持的态度。我看到的,只有一个人公开站出来,就是这个维权律师滕彪,写了长篇文章诋毁攻击郭文贵。长到什么程度,他那篇文章是12691个字,接近12700字。这个长度多长?习近平的19大政治报告3小时20分钟才是27000字;滕彪攻击抹黑郭文贵的这篇文章就是习近平报告的近一半字数。你说多长吧!要花多大的力气吧!他把网上各方面攻击诋毁郭文贵的材料汇集到一起,他的中心主要攻击什么呢?说郭文贵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对不对?完全不对! 我在以往的节目上,我的文章里,特别强调,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完全不对,非常错误!所以滕彪提的理论对不对?理论对的。可是他自己的文章,大家看一看,我看了他的12700字文章,恰恰是为了攻击、诋毁郭文贵而不择手段!

如果滕彪先生这篇文章是自己独立调查,提出郭文贵的海南航空公司爆料不对,对王岐山哪个爆料不对,我调查了,拿出事实了,这跟郭文贵说的不一样,那我佩服你,你真是独立调查。但是你全部是引证别人的东西,没有一件事是你独立调查的!我再强调一次观众朋友们网友们,滕彪这篇文章12700字没有一件事是他对郭文贵爆料的独立调查的结果,全都是引证的,而且这些引证全都是不择手段,有八个方面——

第一,引证共产党官方媒体资料攻击郭文贵

第一个,他主要引证谁的材料,用谁的材料攻击郭文贵?用中国的《新京报》。说什么:郭文贵伪造合同,虚构股东会议,从四家银行骗取贷款。甚至引用《新京报》说郭文贵强奸了他的一个丁姓女秘书,还涉嫌强暴未遂,要强暴另一个女秘书陈某。多次引述新京报的报道。我为什么说滕彪不择手段?新京报是什么报纸?它是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报纸。2003年创办的,过去14年就是北京市委宣传部的喉舌,共产党的喉舌;跟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的性质一模一样的。你做为维权律师、民运人士,你引用共产党喉舌发出的东西来攻击一个挑战共产党盗国集团的这么一个人?这合乎常识吗?合乎常理吗?

如果按照滕彪的逻辑,《新京报》哪天刊登了滕彪在中国做法学博士期间,涉嫌强暴女助理,贪污腐败诈骗,我可不可以写文章引述这些?绝对不可以。新京报、共产党所有喉舌的文章批评民运人士都不可以引用,那是宣传,那是诋毁,它没有真实。你滕彪不懂吗?你当然懂。你为什么还要引用新京报,引用共产党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报纸来攻击郭文贵?引用那个材料?你是为了抹黑攻击郭文贵而不择手段!

另外滕彪的文章,我再次强调有12700字,引证的中国另外一个官方喉舌,就是《财新网》。大家知道财新网登了很多关于郭文贵的负面报道,财新网是什么?中国官方的另一个媒体喉舌。中国哪一家报纸不是共产党的?都属于共产党。中国成立什么八大媒体集团、还是发展到十几家媒体集团,全部什么集团背后说了算的是党委书记,根本不是报社的社长和总编辑。党领导的报纸啊!习近平在19大不是说了吗,党绝对领导一切!一切!包括媒体。财新网是不是共产党的媒体?你滕彪就引证财新网对郭文贵的报导,它真实吗?它客观吗?它有道理吗?它可信吗?

另外一个,财新网财经杂志是谁主办的?是胡舒立女士。胡舒立是跟郭文贵有私仇的。郭文贵批评过她,她告了郭文贵。从一个法律的角度,你滕彪不是律师吗,从法律的角度,胡舒立是原告,郭文贵是被告。你滕彪律师引证原告主持的报纸资料来攻击抹黑一个被告,什么道理?可以这么做吗?你做律师不懂这些基本的常识和道理吗?而且胡舒立这个报纸、这个财经网和王岐山有密切的关系。我怎么知道?香港的《苹果日报》调查报导了。

香港的苹果日报说,胡舒立女士跟王岐山的关系匪浅。土匪的匪,深浅的浅,就是像土匪那样深的关系。说胡舒立创办的这个财经杂志,从一开始就得到了王岐山的支持,所以胡舒立的这个财经媒体系统拿到了很多独家的政治经济的新闻。她怎么能拿到?王岐山是后台嘛!这是谁说的?香港苹果日报的报道。在香港的苹果日报,距离中国非常近,更了解中国的情况。

那今天我们就说了,胡舒立的这个媒体报导,她主持的财经网是不是等于效忠王岐山,谄媚王岐山呢?让你王岐山高兴啊?或者王岐山下令的,你帮我报仇——他郭文贵在海外爆料我有海南公司股票,我的妻子小姨子养女外甥都有股票,我有专门的豪华波音787飞机,家族拥有的,你给我报仇,你给我登一篇文章,你给我攻击郭文贵,你给我抹黑郭文贵,不排除啊。今天胡舒立的话等于变成王岐山的传声筒,那你滕彪引证《财新网》上的这些攻击郭文贵的材料,你不是变成胡舒立的传声筒了吗?

关于胡舒立我上网看了一下,她的丈夫只是一个大学教授,并不是中共高层大官,她怎么可以主办一个财经媒体,11年当负责人,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这个胡舒立在权力圈子中长袖善舞嘛!

顺便说一句,中国的文联主席作协主席铁凝,也是长袖善舞的。她有什么资格同时担任中国的文联主席作协主席?原来那是巴金啊,中国重要的作家,取得很大的文学创作成绩的作家,受到大家尊敬的作家担任的。铁凝为什么能够爬到这个位置,长袖善舞!第二,效忠共产党。共产党六四屠杀,杀孩子杀平民之后,第一个表态支持六四屠杀的就是铁凝,她当时在河北作协。今天的胡舒立也是这么一个同样的长袖善舞的女人,而且被报导跟王岐山有这么深入的关系。

今天滕彪引述财新网来攻击郭文贵,我为什么说攻击抹黑,因为他引述共产党官方媒体就过分了,再引述跟王岐山关系密切的财新网胡舒立的媒体,引述共产党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新京报,这是不是为了打击郭文贵而不择手段!滕彪你不知道共产党的媒体不可信吗?不知道胡舒立跟王岐山跟共产党的关系吗?你都知道。你在中国出生长大受过打压,当然你知道。你知道,为什么还这样做?不择手段!这就是滕彪的第一个不择手段,引用共产党的媒体,共产党的喉舌,他们上面那些诋毁那些攻击,来转一手攻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啊!滕彪!

第二,引述台湾统派媒体资料攻击郭文贵

第二个滕彪的不择手段,是他引述了台湾的一些统派媒体报道攻击郭文贵。《新新闻》杂志是台湾的统派媒体。什么是统派媒体,亲国民党的,而国民党是亲共产党的,国共两党一家亲,叫兄弟一家亲的。《新新闻》这个杂志前一段已经被《风传媒》老板收购了,风传媒大家上网看一看,基本是亲国民党的。那么滕彪在他的12700字的文章,引述《新新闻》的报道,说郭文贵怎样欺骗台商,欺诈台商,两个建筑业的名人被郭文贵骗了多少钱等等,可信吗?今天台湾的统派媒体,很多都是攻击郭文贵的,为什么?取悦共产党。

三个媒体,我不说多,第一个《中国时报》,大家知道中国时报的那个老板旺旺集团,整个变成了被人称为台湾的人民日报、台湾的环球时报。中国时报系统有个中天电视,攻击郭文贵,而且攻击支持郭文贵的人,列出名单,说多少支持郭文贵的中国民运人士,都是拿了郭文贵的钱了,其中还有我,就可以这样诋毁攻击,毫无证据。

第二个东森电视,是王又曾他们家族的。王又曾是什么人?国民党中常委。然后在台湾有巨额的贪污,掏空公司,诈骗,逃跑了,跑到中国去了,然后跑到美国来了。王又曾的儿子王令麟主办这个东森电视,他们家族的。对王又曾,我先说一个别的问题,他有四个老婆,不是前后几个太太,同时,按台湾的说法:大房二房三房四房。四房太太有八个子女,王又曾是“台湾十大经济通缉要犯”之一,结果他的八名子女创造了记录,七名子女被判刑,包括他这个主办东森电视的儿子王令麟,曾被判18年。好几个判了18年,都是在经济上贪腐掏空诈骗。这个东森电视有一个政论节目叫《关键时刻》,主持人原是中国时报、联合报泛蓝媒体的,这个节目攻击郭文贵,做了一集又一集。是讨好共产党,还是中国共产党第五纵队进入台湾?

还有第三个攻击的,就是台湾有个妖婆,叫陈文茜。陈文茜原是民进党的文宣部主任,后来跳到国民党,后来变成一个亲共产党。陈文茜的节目攻击郭文贵。特别邀请告了郭文贵的中国商人潘石屹到了她的节目上,批评、诋毁郭文贵。这就是陈文茜,那个妖婆,非常可恶的一个女人。当年,她跑到共产党地盘,洋洋得意地跟共产党媒体说:台湾那个鸟笼公投法,是我主要起草的;我就是让台湾人民公投不成。多么可恶!再一个,台湾发生“三一九枪击案”,竞选总统的陈水扁被枪击。陈文茜第一时间说,她知道,有内情,有个医院的小护士告诉她,那个枪击案是造假,是民进党自编自演的。结果到现在多少年过去了,她也没能拿出那个小护士。最后,她告诉大家了,她到了共产党的地盘,跟中国共产党的官方媒体说:那是我编的,我跟马英九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多么重大的涉及到台湾民主进程的一个事情,她就可以公然地撒谎,而且承认这个谎是她撒的、她编的!这么一个可恶的女人!

她的节目上,不断地诋毁、攻击郭文贵。而且这个女人是个投机分子。当年郭文贵得势、在中国发财的时候,她制作了个节目,歌颂赞美郭文贵建造的那个盘古大观。我对盘古大观原来没有关心,什么大观小观我都没有关心,我是从写这个调查性的文章,写批评的文章,从网上查资料,才查到了陈文茜,当年那么歌颂过盘古大观。什么雄伟呵、现代呀,什么样的……今天郭文贵挑战了中国那个盗国贼集团了,共产党围剿他了,陈文茜摇身一变,开始攻击郭文贵,谄媚共产党,讨好共产党——这就是台湾泛蓝媒体的陈文茜。

所以你看看,中国时报系统,东森电视,国民党中常委、大贪污犯创办的这个媒体,还有陈文茜的这个。那今天,滕彪先生,你不了解台湾这个统独、蓝绿吗?统派媒体多么配合共产党、多么谄媚共产党政权吗?多么谄媚那个盗国贼集团的政权吗?你当然了解啦!因为在去年四月份,我到台湾参加国际西藏会议,就看到了滕彪在那个会议上。他去台湾了,而且我再一查:滕彪去年二月份就在台湾,而且滕彪对台湾的蓝绿问题、统独问题的理解,知道的比一般的民运人士都多,都深刻。他支持台独的!

他在去年二月份接受台湾公共电视(公视)新闻中心的采访,谈到台湾的统独问题时说,中国民运人士中有个说法——中国不民主,台独不可能!因为台独,中共就打你。如果中国民主了,台独没必要。他反驳这个说法,他说,中国民主了,台湾也不可能跟中国统一。滕彪说:我个人认为,台湾的命运不是由中国人决定,也不是由共产党决定,也不是由中国人、台湾人两岸人民共同决定,是什么来决定?是由台湾人民自己选择,自己决定。“即使中国未来民主了,台湾也不大可能跟中国统一。”滕彪这个立场,这个想法,这个思路,是正确的。这就可以看出来他对台湾的问题,统独问题了解得多么深刻。在这种情况下,滕彪不知道台湾的统派媒体讨好共产党吗?你要引述统派媒体《新新闻》上的报道,那上面的文字来攻击郭文贵?什么问题?就是为了攻击、抹黑郭文贵不择手段嘛!

第三,引述香港八卦小报东西攻击郭文贵

第三个滕彪的不择手段,就是引述香港八卦小报《壹周刊》攻击郭文贵。大家知道,香港《壹周刊》是个八卦周刊。什么叫八卦?美国新闻学院讲课:把报纸分成:Journalism(新闻) ,另外一个Tabloid。什么叫Tabloid?中文翻译成小报,并不准确。中国的概念不一样,中国的大报,指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什么《新京报》,《人民日报》,党的机关报等。小报是指什么?什么《体育报》、《足球报》、《卫生报》、《健康报》等等。美国的小报是指,八卦小报。什么意思——哗众取宠,望风捕影,专报些名人绯闻什么的,今天离婚了,明天得癌症了,后天乱伦了……这是小报。如果你在美国超级市场买东西,你在check out结账的时候,会看到旁边放着一些美国Tabloid,那些小报。什么Star 《星报》,什么Globe《环球报》,National Enquirer 《国民问询报》等等。这些小报的发行量很大,一个星期发行三千万份!美国《纽约时报》发行量还不到二百万份。你就知道这些小报,老百姓猎奇呀,喜欢看这些名人轶事,名人丑闻呀。

香港的《壹周刊》就是这种八卦小报。今天,滕彪,如果你不懂英文,那你在香港待过,在香港大学做过两年的访问学者啊。在香港那么长时间,你就不知道香港的《壹周刊》是小报?你当然知道了!怎么能不知道呢?以你的常识,以你的智商,以你对香港的基本了解,你当然知道!那你为什么引用小报的报道,来攻击郭文贵?在美国谁会?美国任何一个严肃的评论家,任何一个专业的评论人士,谁会引用那些超级市场上放的小报的报道,作为来源来评论一个人,来批评一个人?尤其来批评一个挑战中共政权、盗国贼集团的郭文贵这样一个人!有吗?没有过!我没看到过。那滕彪为什么犯这种低级错误?你就是不择手段,为了打击郭文贵嘛!什么东西只要你觉得能够打击郭文贵,你就都拿过来!共产党的报纸《新京报》拿过来,共产党的财经网拿过来,香港的统派媒体拿过来,然后八卦小报《壹周刊》你也拿过来!

香港的《壹周刊》,今年七月份,三个多月之前卖掉了!《壹周刊》原来是反共商人黎智英那个系统的报纸,虽然它是小报,但老板反共呵!卖掉了。卖给香港一个商人。大家知道,香港很多商人都是亲共的,亲北京政权的。这个商人怎么样?我没做过调查。但是,《壹周刊》的副社长兼总编辑黄丽裳在员工大会上拍案而起,非常愤怒这个周刊被卖掉。她说了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她说这个报纸卖出去,等于把我们编辑、记者,把我们的员工卖到妓院,卖到窑子了!用她本人的原话:“卖到了妓寨”——妓女的山寨!妓寨,窑子!你就说说那个收购的人会是什么立场。这是《壹周刊》副社长兼总编辑说的话。这就是滕彪,为了打击、攻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到如此地步!

第四,引述与中共合作的美联社文章等攻击郭文贵

第四个滕彪的不择手段,就是引述了《纽约时报》、美联社的报道,来攻击郭文贵。当然有人会说了,你刚才不是批评滕彪引用小报吗,他引用的纽约时报、美联社,不都是大的媒体吗,怎么不可信呢?第一个,他引用了纽约时报的一句话,说郭文贵的指控没有得到证实,他的一些说法甚至是荒诞的,很容易被揭穿。那我请问滕彪先生:《纽约时报》哪一天,哪一版登载了这篇文章?链接在哪里?英文原标题在哪里?你总得有个交代啊!这专业吗?能查到吗?就随便说一个《纽约时报》怎么说?《纽约时报》是一个英文报纸呵,那我可不可以说,法国《费加罗报》、《世界报》说这个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涉嫌偷盗、涉嫌什么欺诈?那滕彪会说了,报纸在哪里?哪一天?标题是什么?你不给我具体的,怎么可信?那今天滕彪你这么引用纽约时报、可信吗?

那我看到的《纽约时报》报道,恰恰是对郭文贵的爆料进行了相当的肯定!今年4月17号,《纽约时报》第10版一篇文章,翻成中文是“中国有巨大的腐败?亿万富翁说他有证据”。如果大家不会英文,可以在网上打“郭文贵、贺国强、纽约时报”,就会出现“纽约时报中文网”对这篇文章的翻译,在网络版4月16号。这篇文章说,郭文贵爆料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组织部长、王岐山的上一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是中国重要一个大公司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后面的藏镜人,他利用代理人隐瞒了自己的角色。

郭文贵爆的这个料,《纽约时报》马上采用了吗?没有。纽约时报的记者、起个中文名叫傅才德,非常了解中国的情况,报道过很多中国的事情,包括王健林下面董事会中有中国六大家族子女等,傅才德在他4月17号《纽约时报》这篇报道中说,经过纽约时报记者在北京,香港,成都,湖南等几个地方的采访和调查,包括引证纽约布隆伯格新闻社的一些调查报道指出,郭文贵的爆料是可信的。为什么?纽约时报自己的独立调查发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的妻子,也就是贺国强的儿媳妇,在一个重要公司的股东名单上。第二个查到了方正证券下面一个子公司的最大股东、最终股东是贺锦涛的姨妈,也就是政治局常委贺国强的小姨子,这个最大股东,译音叫张秀琴。她有多少股份?6亿美元。朋友们,6亿美元啊!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几辈子也挣不到6亿美元。

只要你是当官的、有权力的中常委中纪委书记的小姨子,你就可以有6亿美元!这就是王岐山的上一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负责管反贪腐的,结果你看他家贪到什么地步!郭文贵爆的料!

纽约时报调查了,证明了郭文贵爆料的可信性,真实性,那你滕彪的文章怎么不引用这个呢?有日期,有链接,有标题,有内容。你就随便说一句:纽约时报说了郭文贵爆料不可信,都会被戳穿的。可信吗?你是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才这么做的吧。否则你把那篇文章链接拿出来,标题拿出来,英文在哪里?你能取得读者的信任吗?你不是律师吗?律师不是强调证据吗?

你跟别人不一样,你有一个头衔叫“律师”,应该强调证据的,如果你这么打官司不是全都输掉了吗?我再补充一句,郭文贵对王岐山上一任的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儿子贪腐的爆料真不真实?共产党用它自己的方式证明真实了。贺国强的儿子,已经在今年6月1号郭文贵爆料2个月之后被共产党警方逮捕了。现在初步的调查,贺国强这个政治局常委、再强调一遍,王岐山的上一任中共中央纪检书记,负责整个中国反贪腐的,他的儿子贪腐了多少钱?600亿人民币。600亿多大的数字?100亿美元啊!朋友们,网友们,100亿美元是多大的数字,在美国有几家公司有100亿美元的?这就是中共中央领导人之一的贺国强,他的儿子就可以贪腐到如此的地步!他儿子是70后啊,1971年才出生的人,今年才46岁,当年当兵,退役以后成立公司,就因为他父亲有权力,是中常委、中组部部长、中纪委书记,他就可利用特权,贪到100亿美元,600亿人民币!你就看中国贪腐到什么程度吧。这就是王岐山的上一任。

所以说,郭文贵爆料的那个王岐山,涉嫌贪腐,在海南航空公司拥有巨额股份,在海南航空公司有专属的、家族专用的、美国制造的豪华波音787飞机,完全可能是真实的!连原来担任赵紫阳秘书的鲍彤都提出来了,郭文贵爆料这么详细,难道中共中央就不能设立一个调查组吗?调查一下王岐山,在海南航空公司有没有股份,有没有他的老婆,他的小姨子,他的外甥,他的私生子,他的养女拥有股份?贯军是谁?刘呈杰是谁?为什么拥有巨大股份的海南航空公司股东的注册地,他的家庭住址只是在北京的一个小小地方,怎么可能?被郭文贵爆料以后,海南航空的一半资产就转移到美国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不是中国拒绝吗?王健林想转资产,不是不允许吗?为什么允许海南集团把一半的资产转移到美国?什么问题,没有王岐山背后的势力,谁会允许?那你说郭文贵爆料有没有效果?没有郭文贵这么公开的爆料,贺国强的儿子贺锦涛会被法办吗?那滕彪为什么不引用这些?这些详细的报道,你怎么一个字不引用?为了什么?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

再一个,你引用美联社,说美联社都报道了,郭文贵被中国政府19项刑事指控,而且郭文贵涉嫌强奸女助理马蕊。问题是,美联社那个报道可信吗?你说美联社是全世界最大的通讯社之一,怎么不可信?我在文章强调过,我之前就这个问题专门做过视频( https://youtu.be/7AfK0-qv52c ),而且为了让更多的中国普通老百姓知道,把它辛辛苦苦整理成文字。那个视频说得很清楚呵,我下了很多功夫,做homework(家庭作业)呀。那个美联社的社长过去几年多次到中国,跟中共新华社社长见面,强调合作。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负责“大外宣”的台长、共产党党组书记会面,强调要“深入全面合作”。最后一次美联社社长去了中国,今年8月份,强调跟中国官方新华社全面合作,跟中共喉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全面合作。

几天之后,美联社这篇文章就出来了,就是你滕彪引用的这篇报道,攻击郭文贵。为什么说攻击,那篇文章就郭文贵怎么涉嫌强奸女助理,整个对郭文贵没有客观报道,没有平衡报道,一面倒地批评郭文贵。谁给的资料?美联社那个记者都承认,是中国官方安排的,是罕见的。不仅中国官方给了美联社记者资料,而且还安排了采访那个控告郭文贵强奸的女助理。可是中国官方不让美联社记者和马蕊见面。我上次节目谈到了,怎么不让见面呢?只是电话采访马蕊。那电话那一边是谁呀?美联社记者怎么能听出对方是马蕊、牛蕊、是谁呢,是不是对方是胡舒立呀?为什么不让见面,恐惧嘛,你设计嘛,你怕被问出真实嘛。而且就这么个电话采访,都是非常简短。美联社那个报道,引用马蕊的话只有十几个英文字,我上篇视频做过,大家上去看看,不多说。你说这篇报道专业吗?不专业;新闻平衡吗?不平衡。

这样的一篇报道,就被跟郭文贵有私仇,跟王岐山关系匪浅、密切关系的财新网的负责人胡舒立的媒体翻译转载,评价为“深入,全面,调查”。一共1500多个字,就被说是“全面,长篇,深度”。你看胡舒立什么态度,什么想法,她是新闻专业人吗?完全不是。喉舌嘛,宣传嘛,配合王岐山嘛!那你今天滕彪就引述这个财新网?引述胡舒立?然后引述美联社这个背景的采访?

你不知道吗?你当然知道美联社这个采访怎么出来的。那个视频,那个文字,我用群发的文件传给过滕彪呵。他当然会看到了,他下了功夫,几个月的功夫,写了12700字,相当于19大政治报告的一半的字数。这么长的文章,下了多大的功夫,他能不看到我这篇报道吗?我传给过他。他还要引用美联社那篇报道,为什么?为了打击郭文贵而不择手段,这就是滕彪。

第五,片面引用民运人士的话攻击郭文贵

第五个滕彪先生的不择手段,就是引用著名的民运人士的话来攻击郭文贵。为什么我说他这个不择手段?他引用好几个民运人士,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个民运人士,就是维权律师,受到共产党严酷迫害的高智晟先生。 他引用高智晟律师的话说“郭文贵满嘴胡诌,说共产党的官员多数是好的,少数是坏的。是郭文贵不可饶恕的狡黠和不义的继续。”那我请问滕彪,高智晟的这句话我到网上查,怎么也查不到。高智晟在哪篇文章说的?还是高智晟跟你私人电话说的?你怎么跟高智晟律师能够联络上的?真实吗?可信吗?我查不到。但我查到的是,高智晟律师至少有两次,公开的讲话和写文章,非常力挺郭文贵爆料。

第一个就是今年,2017年5月19号,高智晟律师在共产党监控的,被迫害的情况下的陕北窑洞,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标题叫“我再对郭文贵的事情唠叨几句”,首发在《参与》这个网刊上。我看的,是在力挺郭文贵的、加拿大的中国维权律师郭国汀主办的《天易网》转载的。在这篇文章中,高智晟律师对郭文贵的爆料高度评价,强烈支持。我不多引述,时间有限。高智晟律师对郭文贵的爆料有三点表态:

第一点,他说得很清楚,他说“最近,郭文贵先生的视频,披露了匪共对他灭口的计划。”灭谁的口?灭郭文贵的口,要把郭文贵暗杀掉那意思。他提醒建议郭文贵先生一定要有打算,做好准备,应付这个可怕的局面。怎么应付?他建议郭文贵先生要立下遗嘱,找好代理人,一旦被共产党的残酷手段暗杀了,变成江南第二了,你有遗嘱,你把原来爆料存起来了,有代理人,可以继续把这些公布出来,教育中国人,中国那个盗国贼的制度不可忍受了,必须结束!高智晟律师是多么支持郭文贵的爆料!多么正面的支持!多么力挺!

第二条,高智晟律师说,郭文贵先生不能倒下来。他生命的竖立,他生命的存在,具有重大的意义。多么高度的评价!

第三条,更重要。他说:郭文贵揭露那些丑陋;揭露那些中国盗国贼;民众对郭文贵的支持;都具有积极意义的!对更广泛的促使人民的觉醒,意义重大! 最后他说了一句话非常重要。“除非是盗国贼的明暗走狗”,也就是明着的、暗中的走狗,否则不会对郭文贵这个爆料,对郭文贵先生本人,“提出歧见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是盗国贼的走狗,明着的走狗,暗中的走狗,就不会来攻击诋毁郭文贵。 按照高智晟律师这个逻辑,滕彪就属于明着暗着的,或者客观上的,起到了盗国贼的走狗作用的!这不是我说的,是高智晟律师的逻辑,他的判断、他的说法。滕彪先生你怎么不引述高智晟律师这段话呢?这是公开发表的,网上都可以查到的呵!你是不是怕大家知道,提醒了大家,大家会质疑,你是不是跟盗国贼集团变成什么关系啦?你为什么不引证这段话呢?

还有一个,大家知道高智晟律师现在失踪了。最新的说法:有人想营救他,让他逃出来,他被抓走,带到北京了。在被抓走之前,他最后一次,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他接受外边的采访、讲话,是接受在纽约的华人作家付振川的长途电话、视频还是微信的几次采访,整理出来一篇长的文章,发在香港《动向》杂志今年8月号上。这个采访什么时候进行的,今年6月底,分几次。这个采访谈到了郭文贵。付振川在采访时提出来:在今天中国这个严峻的的现实下,个人的能力,个人的确是很难有作为的。这是付振川作为采访者的看法,结果高智晟律师不同意他的这个看法。高智晟律师怎么说的?原话:“这个观点是我不能同意的!”

付振川说:呃!为什么?高智晟律师回答了:为什么,个人同样可以成就大的力量!“郭文贵不就是一个活的示教吗?”什么叫示教?他说得有点文绉绉,翻成白话文:郭文贵先生这个爆料,郭文贵先生的存在,郭文贵这个勇敢,不就是一个榜样、一个表率吗?就这个意思——示教。

这是高智晟律师,我看到的最后一次评价郭文贵。从上面我提到那个文章中的三个态度、力挺郭文贵,到这次接受付振川这个采访,支持郭文贵,认为郭文贵是示教、是榜样、是表率,力挺郭文贵。滕彪先生,你为什么不引述这些公开发表的、网上可以查到的这些高智晟律师力挺郭文贵的言论、态度、立场呢?为什么?不就是你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嘛!

第六,引述网上流言攻击郭文贵

第六个,滕彪这篇12700字的文章,我再强调一遍,一个人写篇超过一万字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我自己是写文章的人。花了多少心血能够写一万多字?他下了多少功夫?滕彪先生,你在文章中引述了很多个面目不清的、不知道是谁的、没有名字的、不能查到他们是谁的账号上的网民的攻击郭文贵的言论,很多啊!网友朋友们你们看看,滕彪的文章,引用很多啊。一个网民叫“王铁人”怎么批评郭文贵的。王铁人不是大庆那个劳模吗?都死了多少年了吗?那是谁啊?他有credit(信誉)吗?他有可信性吗?今天共产党可以在网上,叫“五毛”的,他们一个人可以注册20个30个账号,多少网名的姓名啊,可以攻击郭文贵、攻击我、攻击所有民运人士。这怎么可以做引证的材料,怎么可以做证据呢?今天网上还有人署名叫“江青”的,江青不是上吊、自杀,死了多少年了吗?还有叫“周恩来”的,周恩来不早死了吗?你这怎么可以做引证的证据?滕彪律师,你是律师啊,你不知道吗?你完全知道啊!如果滕彪先生你用这种方法,你认为是合理的、正常的,那我明天把网站上批评你的那些网民的话,多少强烈谴责你的话,我都把它集中到一起,我做个视频,我得讲几个小时的。你接受吗?我把所有网民批评你的、痛斥你是乱伦彪的、痛骂你的话,都集中到一起,我说这都是有网名有帐号的,编一本书得几万字,滕彪先生你接受吗?你一定会说:那些网民有什么credit的,那是些谁啊,面目不清,怎么可以随便引用呢!你一定不接受我的方法。你的不接受是正确的!可是你为什么又用这种方法对付郭文贵呢?你不就是不择手段吗?

那些共产党的五毛、这些网上的东西可信吗?可以做引证的材料吗?滕彪大律师,你是律师啊,律师强调的是真实、是证据啊!你是法学博士啊,当然你说我是假的法学博士,北大有很多假博士,那我就无话可说了。如果你是真的博士、真的受过法学训练,强调法律,强调证据,强调真实,那么在网上多少五毛在攻击郭文贵啊,一片一片的,共产党不就因为恐惧郭文贵爆料吗,恐惧这个爆料的真实性吗,才来攻击的,那你引用这些?!

怎么对付那些五毛?我的看法:五毛就是蝗虫啊!蝗虫能教育过来吗?不能!对于蝗虫你只能用杀虫剂把它们杀掉、砍掉、拉黑!他们为共产党服务的,他们有他们的或者是苦衷吧,他们为了生活啊,写一条攻击郭文贵就可以得到五毛钱,这叫五毛啊!今天怎么结束五毛,朋友们,就是结束中国盗国贼统治那个制度,那个专制的制度!你看毛泽东不说了吗,毛最爱引用的一句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皮都没有了,毛就没有了。所以最终解决中国五毛的问题,是解决中国的那个皮的问题!什么皮?盗国贼的皮、专制者的皮、中共19大共产党一党统治的那个皮。那个皮拿掉了,五毛就不存在了!这个道理滕彪先生不懂吗?当然懂啦!滕彪写了不少文章,反共的文章,他怎么不懂,他完全懂!那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装糊涂了呢?不就是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嘛!

第七,引用共产党法庭判决书攻击郭文贵

第七个,滕彪律师的不择手段更加恶劣!居然引用共产党山东法院对郭文贵的判决书来攻击郭文贵。山东法院1991年有个刑事判决书,判决郭文贵说什么呢?这是滕彪文章引用的,我再次提醒大家那是他的12700字文章引用的:说当年无业的、没有工作的郭文贵,什么用这个签署协议,那个什么欺骗,骗了多少钱啊,然后怎么又被控欺诈罪啊。警方去抓他的时候,他拒捕;他弟弟又跟警方对抗,导致警方当场击毙他的弟弟。用共产党法庭的判决书?用这个材料来攻击现在挑战中国盗国贼政权的这个郭文贵?你用这个攻击郭文贵?共产党法庭是什么法庭你滕彪不知道吗?别人不知道,那些被共产党洗脑的人不知道、五毛不知道,你滕彪作为维权律师,你不知道吗?你不为709的律师们维过权、发出过声音嘛,难道你不知道共产党的法制是怎么回事吗?有法治吗?有公正吗?有陪审员吗?有独立吗?全都没有啊!你怎么可以引用共产党法庭的判决书?引证这种材料来批评、攻击郭文贵?网友朋友们,听到我的视频的朋友们,你们说一说,这合不合一个基本的常识、基本的道理?滕彪懂不懂这个道理?他当然懂啦!共产党法制怎么回事,滕彪能不懂吗?维权律师的滕彪先生,能不懂吗?他完全懂!他应该懂!为什么这么做?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这是不折不扣的不择手段!否则你怎么解释呢?

滕彪被称为人权律师。“人权”这两个字,就是捍卫个人的权利。包括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如果个人和政府发生矛盾、发生问题了,很多的维权律师都要站在个人这一边。因为政府的权力太大了,它有庞大的警方,庞大的公权力。个人有什么?所以很多时候维权律师,捍卫human rights的律师都要站在个人角度想问题,更多想到的是捍卫个人的权利,保卫个人的权利。美国独立宣言,我上次节目强调了,强调的是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个人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都不属于政府,不属于国家,不属于民族,属于个人,individual。那今天滕彪我问你,我们不要说在美国了,今天郭文贵作为个人,挑战一个这么庞大的盗国贼的专制政权,你不站在个人这一边?你不维护个人的权利,不等于客观上帮那个盗国贼的政权说话了吗?

就我看到的,当然我看到的有限,共产党的人民日报,环球日报,央视都没有发布过这样一万多字的长篇评论像你这样诋毁攻击郭文贵的,你不等于客观上帮助共产党了吗?帮助那个政权了吗?你维护个人的权利了吗?所以我看到你这篇文章,我第一个想法:“维权律师滕彪”,维权这两个字拿掉,维权这个title拿掉,滕彪你不配做维权律师,你不配维权两个字,你没有维护个人的权利,尤其是挑战盗国贼集团的个人权利,你在客观上形成了维护那个政权,不管你主观动机什么,你客观上形成这个效果。我再强调一遍,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制政权,盗国贼集团到现在都没有,它的官方媒体都没有发表过12700字,长篇的,像你这样的、全面的攻击诋毁郭文贵的文章,我没看到。所以你这个维权的两个字能成立吗?我质疑。

第二个:律师。如果滕彪说我不是维权,我就是律师,我是北大法学博士,我就一个律师。律师这两字,我看了你这篇文章,你也不配。为什么?律师强调,如果西方的一个律师,会强调法治原则,信奉12个字:无罪推论,证据第一,程序正义。你的文章引述,中国当局已经对郭文贵有19项刑事指控。但是这个审理了吗,有判决结果吗?都没有嘛!按照无罪推论的原则,只要这些程序没有进行,郭文贵就是无罪的。按照无罪推论,首先认定这人是无罪的,检方拿出证据证明他有罪,罪名才能成立;而且要经过陪审员,经过独立的司法,公正的司法。这一切都没有进行,你怎么就可以引证说,郭文贵有19项刑事指控呢?这怎么能够成立呢?滕彪律师,你的逻辑在哪里?你的真正法学训练在哪里?你信奉西方的法治原则吗?那12个字你信奉吗?如果不信奉,那就是个假律师。

再一个,程序正义。经过法律了吗?共产党的法庭有程序正义吗?怎么审判刘晓波的,有程序正义吗?怎么当年审判魏京生的,有程序正义吗?怎么审判当年的民运人士徐文立的,有程序正义吗?怎么审判判决郭飞雄的,对这些民运人士,通通都没有程序正义!你接受那个吗?你当然说我不接受。那为什么你今天对郭文贵用这个方式呢?共产党的19项刑事起诉,刑事罪名,能成立吗?都没有经过审理啊?都没有!第二个,如果共产党的法庭今天审理了,判决了,那它也不能成立的!现在听到我的演讲,真正信奉自由民主法治原则的中国人,中国网民们,都知道共产党的法庭是共产党说了算,不是那个法庭的庭长,而是那个法庭的党委书记。上边是政法委,是傅建华,是孙立军,是王岐山,是共产党!中国法院就是共产党的法院,你不知道这个常识吗?你当然知道了。所以你作为一个律师,这个律师头衔能成立吗?

如果今天滕彪你站在这儿跟我辩论,我再给你讲一个,那19项刑事罪名能不能成立,完全不成立!这不是我说的,这话谁说的?共产党现在位居高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安部相当于部长级的纪委书记刘彦平说的,他来到美国纽约跟郭文贵的对话中说的。滕彪先生我建议你,今天晚上看到我的视频,你再看一遍刘彦平来到美国纽约跟郭文贵的那个对话,那个录音,那个文字稿整理出来了,刘彦平说的很清楚,劝郭文贵不要爆料,最好能回去,条件是什么?19项刑事起诉全部变成民事纠纷。别人不知道,滕彪律师你知道的,刑事和民事本质性的不同,巨大的不同:刑事起诉是判刑的,如果成立的话,会被判刑坐牢的;民事只是罚款。共产党国安部相当于部长级的官员答应郭文贵那19项刑事的罪名变成民事,就罚款了。从这一个你就可以看出来了,那19项是真的罪名吗?那不是共产党为了政治追杀郭文贵,为了阻止他爆料嘛,包括通过共产党的公安部长担任主席的国际刑警组织发了两次红色通告,不是真正的刑事追究,是为了政治上打击郭文贵,阻止美国之音对郭文贵的直播采访,阻止美国媒体报道郭文贵的爆料,不是这个原因吗?那这个常识你不知道吗?这个事实你不知道吗?

再一个,刘彦平,中共安全部相当于部长级别的纪检书记,在纽约和郭文贵的那个对话,不仅承诺郭文贵那19项刑事罪名追诉可以变为民事,下一步,民事不就是罚款吗,我们国家安全部有关部门会出面协调。什么叫协调?懂得中国政治情况的都知道,就是政府出面。刘彦平承诺,刑事变成民事,然后政府协调,民事的官司不是罚款吗,我们政府出面让你最后变成“正资产”,就是让你有钱。官司打到最后,你赔不了钱,最后还有钱。也就从刑事变成民事,最后变成无事,没有事了!你看这就是共产党的司法,19项刑事罪名变成民事,变成没事了。这不是政治案吗?

刘彦平通过这个讲话,清清楚楚告诉全世界,告诉所有听到这个讲话的网民,共产党的19项刑事罪名是假的,为了阻止郭文贵爆料,只要你不爆料,什么都没有了,刑事变成民事变成无事!那这个材料滕彪律师你没看到吗?你当然可能看到,那你为什么不引用呢?不就是你为了打击郭文贵嘛!所以你看看你是作为律师呵,别人我不提出这个要求,他不懂;律师啊,他要强调无罪推定,程序正义,证据第一呀,所以我说,看到滕彪律师这个12700字的、长篇的、攻击郭文贵的文章,看完之后,我产生的第一感觉,维权律师的“维权”两字他不配,他没有维护个人的权利,客观上站在一个政权的角度;第二,“律师”他不够格,他没有基本律师专业的要求,专业的训练,信仰,所以真的让我再一次感觉,北京大学出了很多假博士。所以你说嘛,“维权律师”这四个字,在我这里,这个帽子、这个头衔就摘掉了,只剩下滕彪。而且恕我直言,滕彪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他都不成立,因为他用这种手段,不择手段啊!

第八,攻击郭文贵的支持者是托儿,是跪舔

除了我上面谈的七个不择手段,他还有第八个。为什么我说滕彪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不成立,就是他的第八个不择手段。这篇文章令我非常愤怒的就是他的结论,他说支持郭文贵的那些公共知识分子,那些知识人,那些有名的人,是郭文贵的“托儿”。就等于是说跟郭文贵一起、帮助他造假的人。你看在美国街头就有呵,玩什么游戏,周围有人叫好,一会儿输了赢了,那就是“托儿”,来蒙骗其他人的。滕彪就指控这些支持郭文贵的人,这些知识分子,这些坚定的民运人士是郭文贵的“托儿”,是郭文贵造假的合谋、同伙;而且说拿了郭文贵的钱。我在上次节目中谈过,滕彪你给我拿出证据,中国现在国内的,非常公开明确支持郭文贵的,赵紫阳原来的秘书,非常让我敬佩的鲍彤先生,滕彪你给我拿出证据,鲍彤怎么拿了郭文贵的钱?怎么成了郭文贵的托儿?你给我拿出证据!你是律师啊,律师要用证据说话。无罪推论、程序正义、证据第一啊,你拿出证据!第二个我认为是女英雄的,被共产党迫害的,原来是做媒体杂志主编的高瑜女士,她也支持郭文贵爆料,滕彪你给我拿出证据,她怎么成了郭文贵的托儿?怎么拿了郭文贵的钱了?怎么给的钱的?证据在哪里?包括我本人,上次在节目里也说过了,滕彪你给我说出来,我什么时候拿了郭文贵的钱?证据在哪里?

你是律师啊!你用这种语言、这种逻辑来诋毁支持郭文贵的这些人——包括在国内的,他们多么艰难啊,这些鲍彤们!

更为恶毒的是,你说支持郭文贵的那些粉丝都是把郭文贵当成什么领袖,三呼万岁啊,跪舔郭文贵,跪着舔郭文贵!我非常的愤怒!你用这两个字污蔑诋毁攻击那些千千万万个支持郭文贵的普通网民,你说那些网民怎么是托儿啊?怎么被收买了?我上次在节目中说过,你说那怎么操作?怎么收买?那是不可操作的嘛,不符合常识常理的嘛,你是诋毁嘛!

那些网民多不容易啊。而且朋友们,网民们,今天支持郭文贵的,我的感觉99%甚至更多的比例都是坚定反共的,知道中国这个国家被盗国贼垄断了,这个国家是专制的,中国要成为民主的国家,像台湾那样,让同样中国文化背景下能有选举,人民决定国家领导人,而不是2300个机器人一起举手,同不同意习近平思想进入党章,同意举手,全部(举手)!我们要结束那个19大,结束20大,不再有20大,中国成为一个选举的国家,民主的国家,人权的国家,成为一个法治的国家!中国的网民普通人不都是有这样一个想法才支持郭文贵的吗?强烈支持他,促使中国的更多人觉醒,从共产党那个洗脑下,从新京报,财经网,共产党那个洗脑下醒过来、站出来!中国人自己救自己,中国的国家自己救啊!

郭文贵的爆料产生多大的作用啊!中国多少网民支持,他们多么不容易啊,那些普通的网民!他们是蚂蚁雄兵啊!包括我自己做的视频,下面很多的网民留言。中国多少网民破网翻墙做了多少努力,到下面写几句话按一个“赞”字,多么不容易啊!我感谢他们啊,向你们致敬啊,你们勇敢啊!按一个“赞”支持,就是支持郭文贵!支持爆料就等于为结束盗国贼制度,拆毁那个中国专制城墙尽力,我们感谢这些网民啊!

滕彪律师,你认为自己是维权律师,可是你这样诋毁这些网民、这些反共人士、这些支持中国变革的网民,这些普通的网民,你说他们跪舔郭文贵,用“跪舔”两个字?!我以前批评共产党,批评国民党,包括批评王岐山,我从来没有用过“跪舔”两个字,我今天这个视频用了这两个字,我是借用滕彪的这两个字来回击!因为一般正常的评论家不会用这种低劣的词诋毁——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个庞大的群体,成千上万上百万的中国网民!滕彪你这种行为可以容忍吗?可以原谅吗?为什么我这么愤怒?我是替那些发不出声音的网民表达他们的愤怒!

谁在跪舔?你说郭文贵成为毛泽东了,成为教主了,大家都在三呼万岁了,你给我说说,哪个人喊三呼万岁了?在美国这种自由的环境下,自由的媒体情况下,谁都不可能成为压制言论自由不可批评的人,你说郭文贵可不可以批评?当然可以批评;你说郭文贵可不可以议论?当然可以议论;郭文贵可不可以非议?当然可以非议。我上次节目中就说过,在美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不是专制的国家,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成为上帝。连上帝都有非议的,连耶稣在美国都有人批评的,没有任何人有一个不被批评的特权。郭文贵也不例外,可以批评。但是你这个批评必须讲事实讲道理,不可以用这八大不择手段!我刚才强调的、讲的滕彪律师的这八大不择手段是不是事实?大家思考一下,是不是事实?他是不是不择手段?不是正常的批评嘛!不仅方法不对,思维不对,价值不对,心态不正确、不健康,甚至我可以说心态阴暗,给我这种强烈感觉。

中国这些普通网民,我还想多说一两句话,看着那些网民的留言,翻墙破网努力地想表达他们心中的那种愿望、意见、那种支持,我真的很感激啊。甚至有些中国的网民翻墙过来说,我坚持要把曹长青这些视频中的广告,全部广告看完,为了能够对我一点支持。我相当的感动了,第一个浪费时间,谁愿看广告?第二浪费金钱,中国的上网是有费用的,不像美国无限上网的。真的很感动!有这样让人感激的中国网民群体,滕彪律师你就可以一杆子打翻,说他们是三呼万岁,是跪舔郭文贵?你太恶毒了吧!这个心态太不正常、太不健康了吧!滕彪律师,你怎么可以下这样的狠心整个否定这些个网民呢?用那么恶劣的词句叫跪舔郭文贵呢?可以原谅吗?不应该批评吗?为什么我花这么多时间批评你?实在是令我愤怒!

第九,对郭文贵的中共判决书式攻击

而且朋友们,你们看看滕彪那12691个字的大批判郭文贵的文章。他对郭文贵定性啦,说郭文贵对那几个女星是污蔑、诽谤。那完全没有经过法庭审判,连共产党那个假法庭都没有审判过,滕彪怎么就可以给郭文贵定性了呢?怎么就可以说哪个几个女星被诽谤了呢?你的证据在哪里?

而且用的那些词汇,你们看一看,像不像共产党文革时的大字报?像不像共产党法庭的判决词?这是他的原话,滕彪文章的原话:郭文贵的语言具有很强的煽动性,简单、夸张、坚定、不容置疑、脸谱化、口号漂亮、情绪饱满、善于表演。而且还有呢,更严重的说郭文贵有六大精神症状,六大精神疾病。第一个谎言癖;第二个秽语症,什么秽语?就是说脏话这个症状;第三个专制人格,对上谄媚,对下压制。郭文贵挑战的是王岐山啊,挑战的是一个政权啊!第四个说郭文贵是自恋型人格障碍,表演型人格障碍,边缘型人格障碍。三大障碍、六大症状。

还有呢朋友们,下面这是滕彪文章的原话,说郭文贵这些个劣质的人品、劣质的人格:腐败、荒淫、谎言、酒精、奢侈品、语言暴力,欺骗、残忍、势力投机、无知狂妄、贪婪小气,愚蠢狡猾、无法无天、傲慢骄横、容易暴躁、容易发怒、嚣张跋扈、猥琐卑劣、下流无耻、两面三刀、撒谎成性、反复无常、不择手段、花言巧语!

天啊,这不是文革大字报嘛?网民们朋友们你们听听,如果共产党王岐山开的法庭给郭文贵的判决书,不就写成这个样子吗?恐怕共产党都不好意思吧,不能用这种排比的、抽象的、毫无具体证据的这种指控语言吧?人民日报的总编辑也不好意思用这种语言吧,这就是维权律师滕彪写的文章。像不像王岐山起草的起诉书?像不像胡舒立起草的起诉书?胡舒立的话都可能不好意思起草这样内容的起诉书吧?太掉价了吧!让财新网那些记者编辑都笑话吧!这就是滕彪做的。

所以,为什么我愤怒,怎么能不愤怒!他八大不择手段。然后他就说支持郭文贵的这些名人,这些知识分子,这些反共人士,是托儿,是拿钱了,普通网民们是在跪舔郭文贵。——可以接受吗?这种说法完全不能接受!

所以说,你说滕彪在做什么?该不该批评?完全应该批评他!完全应该反驳他,完全应该痛斥他!

第十,滕彪要做名副其实的“乱伦彪”?

当然我能理解,从一个角度,滕彪为什么花这么大的力气,写了一万两千多字的文章,因为郭文贵骂他了,骂他叫“乱伦彪”。郭文贵骂人对不对?我不赞成骂人。但是,问题是你滕彪先骂人在先,你先指控在先,你指控郭文贵乱伦。这是多么严重的指控啊,朋友们!共产党对郭文贵的19项刑事罪名都没有乱伦,你滕彪的证据在哪里?你给我拿出证据!你没有证据嘛!你不仅侮辱了,严重侮辱了郭文贵先生本人,还侮辱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他的儿子,他的家人,他的亲属,他的哥哥,这是严重的污辱啊!你怎么可以随便指控别人乱伦!今天,如果共产党的报纸,如果一堆五毛说你滕彪乱伦了,你有妻子,两个女儿,你接受吗?你的女儿接受吗?你的妻子接受吗?会非常的极端的愤怒嘛!那个愤怒是正常的!怎么可以?你滕彪怎么可以指控郭文贵乱伦?是你首先不仅骂人,而且是严重的指控!所以郭文贵才反过来骂你“乱伦彪”,是这个问题嘛。

通过滕彪这篇文章我倒觉得滕彪真是一个“乱伦彪”!他不是一个生理上的乱伦,而是一个思想的乱伦!价值的乱伦!方法的乱伦!逻辑的乱伦!

第一个,滕彪是反共人士,反共人士引述中国共产党的报纸,共产党的宣传喉舌资料,来攻击一个挑战共产党盗国贼政权的人。——这个是不是价值的混乱?价值的乱伦?思想的乱伦?是不是?

第二个,滕彪是公开、明确地支持台湾独立,支持台湾人民有选择权利的人,是懂得台湾蓝绿统独问题的人,你居然引用台湾统派报纸上的东西来攻击郭文贵,这是不是一个手段的乱伦?想法的乱伦?

第三个,滕彪作为律师,他是清楚法律的12字原则,“证据第一,无罪推定,程序正义”。那么你今天没有自己的独立调查,你用香港的那个八卦小报,你用那些没有名字的、面目不清的、甚至可能是五毛网民的东西来攻击郭文贵。——你是不是价值的乱伦,手段的乱伦!是不是?

中国有句出名的古语,叫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今天我看完滕彪这篇长文,我的一个感觉,一个认知就是,滕彪搬起乱伦砸了自己的头,把自己的头砸坏了。头脑乱套了,思维乱伦了,价值乱伦了,手法乱伦了,逻辑乱伦了。滕彪这篇文章,滕彪这八个不择手段,等于向人们展示了,他就想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乱伦彪”!

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2017年11月7日视频 https://youtu.be/49OuK2g-NRY 的文字稿,《推特党》筹委会听打组整理,首发推特党网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