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钧:评滕彪的《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文贵事件述评》

《德性、政治与民主运动——郭文贵事件述评》这篇文章是著名的维权律师滕彪写的,标题太长,我简称为《述评》。滕彪本是专制强权的抗争者,突然来个180度急转弯,变成了帮凶。这很像宋江受了招安,去打别的“强盗”那样,用文字帮强权剿灭文贵。他文中透出自大、嫉妒、怨恨和向强权献媚的心态。我作为流亡的维权律师,对《述评》批驳,为文贵辩护。

滕彪《述评 》分为郭氏敛财、郭氏爆料、郭氏人格、郭氏粉丝、郭氏革命五个部分,对文贵进行污蔑贬损。“氏”是古人的称谓,可见腾彪思想老旧了。我辩护也分五个部分,文贵发财、文贵爆料、文贵人格、文贵粉丝、文贵革命,逐一洗清和修复文贵的形象。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可爱的、可敬的文贵。

一、文贵发财。

文贵发财是事实,但滕彪说“文贵敛财”却是污蔑。因为“敛财”是指用非正当手段获取财富。对于文贵发财的手段,用西方国家的标准看不正当,但用中国的标准看很正当,展现了文贵超凡的经商能力!因为中国是丛林社会,按潜规则竞争。富者都是强者,如同狮子老虎,穷者都是弱者,如同鸡猪绵羊。在富强的阶层中,靠权力致富的是敛财,靠本领致富的是发财。文贵是靠本领致富的。

《述评》开篇第一句是“郭文贵的敛财之路,是一条官商勾结之路。”。“官商勾结”也是一个带有负面性质的词语,一般指官僚为牟取利益而徇私渎职。文贵不是官僚,没有任何权力。对平民出身的商人(简称民商)与官僚的关系,文贵的比喻是妓女与老鸨的关系。这比喻很恰当。妓女为了赚钱,已经卖身给老鸨,不想接客也接,没有选择。这不是勾结。

稍了解国情的人都知道,中国改革开放走的是官僚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各级官僚利用权力垄断了一切经济资源,霸占了一切发财的道路。只准为他们的亲属通行,非法牟取暴利。民商要发展,必须向国家交税,还要向官僚交买路钱。就连摆地摊的小商贩也不例外。小商贩必须与城管搞关系,给好处,否则就被刁难和驱赶。

民商在官商的夹缝中艰难生存和发展,还要突破诸多陈旧法律的束缚。中国是先有“土地承包”,后有“土地承包法律制度”,先有“二道贩子”,后有“市场经济”的 。“二道贩子”是市场经济的开拓者,却被民众歧视嘲笑,被官僚敲诈勒索。他们成了“民商”后,虽然受到了民众的尊重,但仍然被官僚的敲诈勒索,甚至比当“二道贩子”时更加严重!因为猪肥了,该杀了。

中国的政治自古就不是公共管理,而是人肉宴席。“宰相”就是屠夫,皇帝和主席是这宴席的主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中国特色的吃人主义。各级官僚在潜规则中偷偷地吃,吃完了还说是“为人民服务”。这连小学生都知道,北大毕业的滕彪居然假装不知,说出文贵“官商勾结”的话来。“官商勾结”是大官僚吃掉小官僚和民商的借口,滕彪成了大官僚的鹦鹉。

中国有“邓氏敛财”“江氏敛财”“李氏敛财”等等,唯独没有“郭氏敛财”。因为文贵没有特权,也就不会有他自己独特的,不劳而获的发财方式。文贵与很多民商一样生于农村,出身平民,也像所有民商一样白手起家,靠一技之长发展。文贵的一技之长是讲义气和有口才,再加上很勇敢和有创意。

文贵的口才人们都听到了,他的义气也可以想到。如果他是个见利忘义,口是心非之徒,不可能在凶险恶斗的丛林社会中,完成从平民到富豪的转身,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朋友和员工信任他。更不可能在他遭大官僚迫害后,仍然有那么多员工忠诚于他,那么多朋友帮助他。

滕彪为了证明文贵有罪,在《述评》中引用了山东濮阳市人民法院1991年的一份刑事判决书。说文贵“阻碍执行公务罪。郭文贵因拒捕袭警,其唯一的弟弟郭文斌亦持刀伤警,遭击毙。”我不知道这案件的实情,难以进行评论。但我要问滕彪,法院判决“709”维权律师煽颠罪,判聂树斌强奸罪。公安局说雷洋犯有淫乱罪,你都信吗?如果不信,为什么要信对文贵的判决呢?

滕彪说文贵骗贷款,这是只见法律条文,不见“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可点灯。”。凡是贷款都要靠有关系,还要靠说假话,办假证。文贵为贷款用了假证明,看似有罪。这在到处都是“办证”广告的国度里,办假证无罪,文贵用假证也算正常。大官僚亲属可随意贷到国家巨额资金不还,文贵用假证获得32亿贷款,提前四年归还了本息。这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文贵发财致富与奉献社会是成正比的。他为中国创造了最宏伟的建筑,安排了千万人就业,交还了银行巨额利息,缴纳了国家巨额税金。他与不劳而获,巧取豪夺的官僚相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滕彪眼睛瞎了,看不见“邓氏敛财”,看不见“江氏敛财”,看不见社会黑暗,只看见“郭氏敛财”,还将文贵说的一无是处。

二、文贵爆料。

滕彪说文贵爆料“真实成分十分有限”。这是废话,天下哪有“真实成分十分无限”?文贵因为向中纪委举报大官僚贪腐受到迫害,只好逃到美国演讲爆料。他的演讲达到了真善美的高度,内容难免有艺术的夸张和渲染。如果有人批评李白的诗“飞流直下三千尺”,说“不对!那飞流只有二千九百尺,差了一百尺。”这人不是很可笑吗?他一定是不懂艺术的。

滕彪对待文贵爆料,就是这么挑剔。人们都知道文贵爆料内容不一定十分准确,却都相信基本真实,因为人们都感受到社会的黑暗和腐败,基本符合自己的观察和经验。习王打虎的很多案例,也已证明官僚腐败透顶,电视剧”以人民的名义”里的贪腐情节,也可以证明文贵的爆料基本属实。现在无官不贪,反贪的更贪,大贪吃小贪,何必拘泥于个别细节呢?

中国行政诉讼法规定:民告官的案件由官方举证。文贵爆料大官僚贪腐,具有民告官的性质。被爆官僚应该向公众说明事实真相。如果与事实不符,可以起诉文贵诽谤。大官僚连家属的国籍都不敢公开,反而暗中派人与文贵谈判,阻止爆料。这也间接证实了文贵爆料确基本属实。没见滕彪指责大官僚,却对文贵“鸡蛋里面挑骨头”。中国文人一贯好“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

三、文贵人格

滕彪认为文贵“一张口就满嘴跑火车,两小时不打半个磕巴,三句话里能带四个谎,从中南海到曼哈顿,土共洋人通吃。”“用他给起的侮辱性外号来称呼:夏痔疮、章痔疮、癞蛤蟆李、乱伦彪、韦屎、屎诺等。不论是训斥员工,还是脱口秀,他在出成‘脏’方面似乎独具天赋。”

就像唱歌有美声与通俗一样,文贵的语言有高雅,也有通俗。他有时语言确实低俗,这低俗给美国等文明国家的人看是缺点,给中国人看恰恰是优点,理由只有一个,大众喜欢!如果蒋介石不说“娘希屁”,毛泽东不骂“操你娘”,他们就当不成大领袖。中国文人(靠汉字文章吃饭的人)文质彬彬,说话漂亮,民众听不懂。游击队之歌“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为吃穿战斗看似低俗,却增加了游击队的战斗力。

文贵语言高雅起来,是“北大人”比不了的。他谈宗教与社会的关系,全北大的“叫兽”加起来也不如。“北大人”的语言不低俗。但行为极为低俗。北大校长一面吟着“化学反应”的诗,一面将北大漂亮女生送到大官僚的床上。北大成了大官僚的妓院。

我对文贵最佩服的,不是他的财富,不是他的爆料,而是他的人格。文贵说过“我曾是粪坑里沾满屎的蛆”。这话说明,中国就是个大粪坑,没有人能在里面是干净的。很多人以为自己是干净的,其实是肮脏的,包括滕彪。文贵说出自己过去是肮脏的,他已经干净了。佛祖对杀人犯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耶稣对十字架上的死刑犯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43 )”这说明,作人重要的不是不犯罪,而是肯悔改!

文贵在当“蛆”的时候,已经有了佛家的信仰和智慧,注意搜集官僚贪腐的资料。不然,他哪来那么多的料要爆呢?哪来信心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呢?文贵本可以停止爆料,悄然过上富贵豪华的生活。但他为了中国人得自由,社会有法治公平,仍然冒着危险,付出代价爆料。这人格不是非常高尚吗?

滕彪搬出心理学词典,说文贵有“谎言癖”、“秽语症”,“专制人格”“自恋型人格障碍”“表演型人格障碍”“边缘性人格障碍”六种心理疾病。没有一种适合文贵的,倒是完全适合中国的“政治老人帮”。滕彪“江冠郭戴”,是头脑糊涂了?还是屁股幸福了?

四、文贵粉丝。

28年前的“六四”运动,人民曾经起来抗争过,但被坦克镇压下去。从此,先觉悟的人们一直郁闷,越来越郁闷。实在熬不住的人起来反抗,坐牢了,或者郁闷生病了,死亡了。文贵爆料如同起义的一声炮响。人们上网成了文贵粉丝。粉丝爱文贵,文贵爱粉丝,素不相识的人们因正义良心,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滕彪空谈民主法治概念,没有爱人之心,所以嫉妒文贵,连同文贵的粉丝。腾彪表现如同“叶公好龙”。

滕彪说文贵“像是一个高明的催眠师,利用强烈的心理暗示,把观众们带入事先拟定好的剧本里……”。从这话可以看出,他是自作聪明,以为数以万计的文贵粉丝,都是傻子愚民,轻易被文贵催眠了。事实恰恰相反,文贵粉丝要么是早已清醒的“散兵游勇”,听见文贵灵魂起义的炮声,集结到他的周围。要么是被文贵爆料的炮声惊醒的怨民,看到未来的希望。

滕彪说文贵“找一些所谓民运、公知、媒体人之类的“托儿”跪舔吹捧、奋力配合,就迅速造成了郭网红万众追随的景象。”。他这话是十分卑鄙恶劣的,因为他侮辱了具有远见卓识,支持文贵爆料的所有民运人士。毫无疑问,文贵爆料的炮弹,是摧毁专制城墙的炸弹。仅凭这一点,就该支持文贵爆料。滕彪的错误显而易见!

滕彪污蔑文贵粉丝是“网络义和团”,对文贵“痞子崇拜”。这如当年北大犬儒文人咒骂农民起义军是一个腔调。文贵是三个代表,代表了要自主的民营企业家,代表了要平等的农民工,代表了广大访民等受冤屈的人,包括那些被以贪反贪,以黑反贪的官员。义和团是朝廷的民间武装,郭粉丝团是人民的精神力量。文贵将他的粉丝及其支持者群体,比喻南昌起义部队。说不必经过井冈山和长征,三年内直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喝庆功酒。这是多么豪迈的英雄气概!

五、文贵革命。

对于“革命”一词的定义,革命家毛泽东这样定义“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从这个定义看,文贵有“郭七条”原则,显然不是革命诉求。但若从思想、文化和灵魂层面看,文贵爆料也是一场革命。他首先革了自己旧灵魂的命,其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他感动和影响了很多人,心灵变的自由了。人自由始于心,心自由了,人的自由也就不远了。

滕彪说:“郭文贵发明‘盗国贼’一词,潜台词其实是:盗国贼是个别的,共产党是好的,”由此可见,腾彪的思想已经落后了。28年的民运没有进展,就是这种落后思维造成的。共产党早已死亡,“老人帮”虚拟了一个共产党,用了八千万人当演员。民运越反党,所谓的“党员”就越团结,政权就越巩固。文贵提出反“盗国贼”,破解了这个魔咒。

文贵说“不反习”,这不仅出于策略,也符合实际情况。习一直受制于“老人帮”,“十九大”虽有好转,七常委仍然不都是合他心意的人。反习等于将他推进“老人帮”的怀里。文贵不反习,就是不推习。文贵赞美习,就是拉拢习,帮助习实行法治宪政。习最终选择走什么道路,取决于民众力量是否强大。难道中国有光绪、耀邦牺牲还不够吗?

文贵革命不是阶级革命,而是灵魂革命。他先是承认自己过去是“粪坑里的蛆”,污秽不堪。这是革了自己灵魂的命,相当于精神起义。他的爆料如同后羿射日,射向一个个大贪官,大老虎。这比杀人的革命更有意义!文贵爆料爆出一个文贵新思想,树立一个法治新目标,彰显一个勇敢新精神,开创一个宪政新时代。这就是革命。

综合以上五部分,滕彪视文贵为顽石,而我看文贵是钻石。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基督徒,热爱老百姓。腾彪是“北大人”,歧视老百姓。“北大”的初名为“京师大学堂”,行使教育部职能。因此,“北大人”要么当官作奴才,要么清高自赏,都看不起平民百姓。除了腾彪,还有“北大人”夏业良、余杰。余杰更加自大,竟然拒绝与维权律师郭飞雄同见美国总统布什,可见其狂妄到了何种程度。他严重更无老百姓了。

然而,大浪淘沙,历史无情。近代的“北大人”,被农民革命的浪潮淘汰了,无奈作了“痞子”“流氓”们的奴才。现代“北大人”也必将被民主宪政的浪潮所淘汰!文贵爆料是灵魂革命和精神起义,引发舆论的革命浪潮,已经淘汰了滕彪、夏业良、余杰之类。他们遭到了众人的唾弃,至今仍然执迷不悟!

滕彪、夏业良、余杰的才华都很出众,但人格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就是没有信仰,活在自恋的情结中。自恋的人很容易变成小沙粒,最终被时代的浪潮淘汰。沙子不能变成金子,而人有可能比金子宝贵。期待他们早日建立信仰,悔过自新,成为比金子还宝贵的人。这样就能成为文贵的朋友,一起创建一个新中国!

——原载《公民议报》2017年11月1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