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聯社對郭文貴強姦報道的背後

【據2017年9月8日《長青論壇》視頻“曹長青痛批美聯社和胡舒立關於郭文貴所謂強姦女助理的報導” https://youtu.be/7AfK0-qv52c 整理,並有多處補充。】

最近中國政府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對流亡美國、不斷爆料中共貪官的商人郭文貴發出了第二號紅色通告,理由是郭文貴涉嫌強姦女助理。今年四月國際刑警組織發過一次紅色通告,意在阻止美國之音直播採訪郭文貴爆料中共紀檢委書記王岐山,這次則被解讀為嚇阻郭文貴爆料中共公安部長孟建柱。

去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當上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之後,這個組織就被“趙家”了。一個世界上最大專制國家鎮壓人民的警察頭子當上了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荒唐到何等地步!這種事情之前發生過,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手下的負責安全的總管卡爾滕布倫納就出任過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那時候的紅色通緝令,可能是抓捕猶太人和反法西斯戰士。卡爾滕布倫納在紐倫堡審判中被判處絞刑。

中共官員對揭露他們貪腐的郭文貴既恨又怕,製造各種理由設法追捕、詆毀他沒什麼奇怪,但令人側目的是,美聯社卻就這個所謂的涉嫌強姦做了報道,於是中英媒體一片轉載。中共官媒更是如獲至寶,大肆渲染。其中最強烈的,是被郭文貴報了料的媒體人胡舒立。之前她聲稱已在北京和紐約起訴了郭文貴。她主編的《財新網》渲染說,這是美聯社的“長篇深度調查”,給人感覺是:美國主流媒體都在調查、甚至傾向性地給郭文貴定性了。

事實上,《財新網》的說法不僅完全不準確,而且美聯社這篇不尋常的、嚴重缺乏新聞專業的報道背後有明顯的中共背景。我們先來看一下,這篇報道是否是像胡舒立掌控的《財新網》所說的“長篇深度調查”——

第一,這篇美聯社報道全部內文1544英文字。一千多字怎麼就成了“長篇”?胡舒立們為了渲染和報私仇,公器私用(其實也不是公器,而是黨的宣傳工具),連基本的算數都不顧了,連一點掩飾都不做了。

美國《華盛頓時報》資深記者、中國問題專家葛茨(Bill Gertz)今年7月11日曾專訪郭文貴(http://freebeacon.com/national-security/chinas-spy-network-united-states-includes-25000-intelligence-officers/),全文2341字,比美聯社的報道多了近800字,胡舒立主編的《財新網》不僅沒說這是“長篇”,甚至連一個字都沒翻譯報道。因為葛茨那篇文章是針對郭文貴爆的料。而胡舒立的《財新網》渲染的這篇美聯社的報道不僅是針對郭文貴這個人,而且其調子明顯對郭文貴不利(關於為什麼我在後面會分析)。

第二,這更不是“深度”調查。美聯社記者說,他們是從中國官員那裡拿到的郭文貴所謂涉嫌強姦的資料,而且他們也承認,中國官方給美聯社提供這種方便是不尋常的(unusual)。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等等西方通訊社,之前什麼時候能得到中國政府這種主動提供的“關照、幫助”?常態是:外國記者如果報道中共高官的腐敗等,就可能被警告,或被吊銷採訪許可證,甚至被驅逐出境。那種情況屢見不鮮。但這次中國官方竟主動、積極、安排美聯社記者的採訪,這是“王岐山之心,路人皆知”,一定是有利於中國當權者。正如海外有評論所說,這是中共當局“給你供料,餵養你的”。

由中國官方安排、又由他們提供資料,所以這個所謂的“深度調查”根本不成立,應該是共產黨意圖的“伸度”吧,延伸宣傳黨意。從新聞專業角度,這篇1544字的報道,其中涉及郭文貴所謂涉嫌強姦的部分更是少到只有二百多字,不到該文的七分之一,尤其是,該報道對那個指控郭文貴強姦的女助理的引言(quotation)更可憐到只有13個英文字,佔全文不到1%。如果如此這般的報道叫有“深度”,那真是《1984》的“戰爭即和平”。

第三,該報道連“調查”都談不上。如上所述,美聯社報道的幾乎全部資訊都來自中共官方。當消息來源只有中國共產黨的時候,它有多大可信度?所謂調查,就不僅應有雙方當事人,還應有第三方、第四方等更多消息來源。而美聯社這篇報道只有中共官方一個消息來源,難道他們不知道共產黨的最大特點就是欺騙宣傳嗎?

當然,胡舒立們會狡辯,美聯社不是採訪了那個所謂的“受害者”嗎?沒錯,這篇報道的最大破綻就在這裡:

其一,美聯社記者在報道中承認,對這個女助理的採訪是中國官員安排的。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熱衷“幫助”美聯社?其背景和動機不是明顯地令人懷疑嗎?

其二,更大的破綻是,這個採訪不是當面,而是通過電話進行的。中文網絡上早有人指出,那個郭文貴的前助理叫馬蕊。那麼美聯社記者為什麼不去當面採訪?僅靠電話怎麼能證實另一端是馬蕊本人呢?美聯社記者也沒跟馬蕊共事過,怎麼能辨認並證實那是馬蕊的聲音呢?如果當面採訪,美聯社記者可以看看馬蕊的身份證,確認是馬蕊本人。而電話採訪,無法確定另一端肯定是馬蕊,就因為其背後的主導者是什麼卑劣都可以干出來的共產黨。退一步講,即使電話另一端真是馬蕊本人,那她身邊有沒有中共官員在逼迫、威脅,或指導、指揮?美聯社記者為什麼不能直接、面對面、在沒有中共官員和警方在場的情況下自由地採訪馬蕊?

按常理,如果馬蕊真的要控告郭文貴,為什麼中國官方不讓美聯社記者當面採訪?那多有力度。中國官方應會動用國家之力,王岐山甚至可以用他那架被郭文貴爆料的海航專用豪華波音787飛機把美聯社記者送到馬蕊住的城市,或把馬蕊接到北京。對王岐山們來說,這不是太容易了嗎。但為什麼他們只允許美聯社記者用電話採訪,甚至連個微信視頻都不用,不讓看到電話另一端的“馬蕊”呢?

明擺着,中國官方擔心,如果美聯社記者當面採訪馬蕊,在追問下,她可能露出破綻。另一個可能是,馬蕊身邊站着中共官員,她完全無法自由說話。第三個可能是,馬蕊根本沒有控告,電話那端根本不是“馬蕊”,是其他人扮演的,所以不能讓美聯社記者驗明正身。

其三,那個對“馬蕊”的電話採訪,美聯社這篇報道也承認,是很簡短的(brief)。對一個敢揭露中共第二號權力人物王岐山、其爆料內容引起全球華人震撼的郭文貴被指控強姦,怎麼可以在只有“簡短”採訪的情況下就匆忙發報道呢?既然找到了當事人,哪怕是電話採訪,也應該長一些,用當事人更清晰的說法來使讀者相信她的指控。所以,就這個“簡短”的電話採訪本身,就不僅不專業,更露出中共背後操控的馬腳。

美聯社這篇報道的另一破綻是:該文提到,馬蕊今年稍早離開英國時,曾在倫敦找到一個她的律師朋友,留下一份她的證言材料(statement),並留下內褲,懷孕檢查和使用避孕藥的記錄等“證據”。

按新聞常識,美聯社記者應去找到那個倫敦的律師,拿到那份證言材料,引述材料內容,並請律師講話,那樣報道才有些分量,才多一點可信度。美聯社在倫敦有最實力雄厚的記者站,為什麼不派人去採訪?如此簡單的核實工作,鼎鼎大名的美聯社不去做,太不可思議了吧?美聯社連這點起碼的新聞常識都沒有?離譜到驚人!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真有這個律師,中國官方王岐山們難道不會如獲至寶、下令中國駐英國總領事館,動用國家之力,找到那個律師,拿到那份證言材料和內褲、懷孕檢驗報告等證據,像當年對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與白宮實習女生萊溫斯基的“婚外性”事件那樣,對衣褲上的東西進行化驗,用“證據說話”,那不就立刻“大局已定”了嗎?中國政府為什麼不這麼做?

再者,如果美聯社報道的這個馬蕊真有個在英國的律師朋友,他(她)看了那份證言材料,起碼會從政治和司法兩個角度提出如下建議:其一從政治上來說,英國是法治國家,應在倫敦提告,而不是回到沒有真正法治的中國提告;其二從法律角度,按照“案發地管轄權”原則,必須在案發當地的法庭提告,才能立案。在英國發生的,不能到美國告,不能到俄國告,不能到中國告,因為那些地方沒有司法管轄權。

從美聯社記者見不到“馬蕊”本人,見不到馬蕊所說的“倫敦律師朋友”,甚至連那個“倫敦律師”的名字在報道中都沒有,而且王岐山們也不去找這個“倫敦律師”,那麼是不是真的存在這個所謂的“倫敦律師”呢?如果壓根沒有這麼個律師,那馬蕊所說的“留下證據資料”等不就是謊言了嗎?如果在這個重要的問題上敢編造的話,那整個所謂強暴故事的可信性就大打折扣了。

但鼎鼎大名的美聯社的這篇報道為什麼如此缺乏新聞專業?該報道有三名記者,其中兩位(美聯社駐巴黎記者Lori Hinnant和駐白宮首席記者Julie Pace)掛名而已,他們只是增加一點郭文貴在美國簽證問題等情況,主要內容來自美聯社駐北京記者Gerry Shih(施家曦)。這位華裔記者2014年到北京,至今三年。之前他在美國較小的報紙做科技和網絡等方面的報道,並沒有中國經驗。2014年去北京後,在路透社幹了一年,2015年底成為美聯社記者,至今一年半,只是一個correspondent(記者),並不是採訪主任等。

這位美聯社駐北京的華裔記者到底跟中國政府有沒有特殊關係,外界不知道,但我們知道的是,美聯社過去幾年跟中國官方媒體發展“緊密合作”的關係。

美聯社社長加里.普魯伊特(Gary Pruitt)是2012年4月出任社長和公司CEO的。他上台後,就注重跟中共新華社等發展關係。

2014年11月4日,中共新華社副社長龍新南到紐約拜會了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雙方達成協議要“合作”。

2015年,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專程去了北京,跟新華社社長蔡名照見面會談,雙方再度達成協議,說要聯手“合作”。

2016年,在多哈舉行的世界媒體會議上,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跟中共新華社社長蔡名照再次會晤,雙方這次不僅說合作,據中共媒體的英文報道,用的是pledge(承諾),雙方要成為partners(夥伴關係),要try to help each other(努力去相互幫助)。Pledge是比承諾更重的詞,接近“誓言”。

這同一年,2016年3月30日,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又專程去北京,訪問新華社。新華社英文新聞稿說,世界上兩大新聞媒體達成協議,這次說的是“加強合作”(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

從2014年到去年,才兩年多,美聯社和新華社的負責人就見面三次,互動頻繁,公開宣稱合作,加強合作,相互幫助。美聯社是自由世界的媒體,跟一個專制國家的洗腦機器合作?和什麼作?除了幫助中共宣傳,還能幹什麼?他們有一絲一毫的可能影響中國的新聞媒體嗎?沒有!他們只有被中共影響、被中共統戰這唯一的道路。

在冷戰時期,有過美國自由媒體的負責人,到紅色蘇聯,跟共產黨宣傳機器《真理報》說加強合作嗎?有過美聯社社長到莫斯科,要跟蘇共喉舌“塔斯社”建立夥伴關係嗎?都沒有!當然,西方媒體是左派占絕對主導優勢的,他們在意識形態上跟共產主義的遙相呼應,一直都是西方自由世界剷除全球各個獨裁政權的巨大障礙!今天,美聯社就公開、坦然地跟中共合作了!

在郭文貴事件中,更引人注目的是,美聯社這篇明顯對郭文貴不利的報道9月1日出來前10天,8月21日,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又去了北京,這次他跟兩個中共宣傳喉舌的負責人見了面。一個是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王庚年。兩人談的是“雙方要建立長期、緊密、深入的合作關係。”這次談的不僅僅是合作,而且加了三個定冠詞:“長期,緊密,深入”的合作。

王庚年是什麼背景?他1994年就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調研室宣傳組副組長,2004年出任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台長,至今做了13年!從1994年他進入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過去這23年間,中共高層發生了很大變化,經歷了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到今天的習近平等四個最高領導人。經過四個朝代,王庚年不僅沒被打倒,還一路陞官,可見他不僅忠於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而且頗有見風使舵、在哪個人的掌權下都能存活並攀升的本事。

王庚年領導的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是個什麼機構?熟悉中國官媒的人都知道,中國有中央三台:第一是中央電視台(央視);第二是中央廣播電台(中廣);第三就是這個國際廣播電台,專門負責對外輸出共產黨宣傳,即“大外宣”。

美聯社社長普魯伊特跟中共國際台的王庚年會談後,又去拜會他的“長期合作夥伴”、中共新華社社長蔡名照。在美聯社與新華社等中共宣傳喉舌確定了“長期、緊密、深入”的合作關係之後一個多星期,這篇報道郭文貴涉嫌強姦女下屬的文章就出來了?這是巧合嗎?

為什麼美聯社這篇報道如此缺乏新聞專業,為什麼美聯社記者會犯那麼多低級錯誤?因為這篇報道很可能是美聯社社長下令記者寫的。為什麼普魯伊特會下這種指令?很大的可能,是新華社要求他體現要與中國官媒“緊密、深入”合作的pledge(承諾)。首先用這篇報道,砍郭文貴一刀。美聯社畢竟是西方最大通訊社之一,可謂頗有信譽,它的報道不僅可被1700多家英語報紙、5000多家英語廣播電台、電視台轉載,也會被世界各地媒體翻譯轉載或報道。於是,“出口再轉內銷”的這篇美聯社報道,經過胡舒立們的渲染,就成了“長篇,深度,調查”報道,以此欺騙那些被網絡防火牆擋住、不懂英文、也不了解外部真實情況的中國讀者。但美聯社的這種做法,等於把自己變成中國政府的海外“傳聲筒”。自由世界的媒體給專制政府幫忙,太廉價,太自我作踐,它要變成“美廉社”嗎?

2017年9月13日於美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