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联社对郭文贵强奸报道的背后

【据2017年9月8日《長青论坛》视频“曹長青痛批美联社和胡舒立关于郭文贵所谓强奸女助理的报导” https://youtu.be/7AfK0-qv52c 整理,并有多处补充。】

最近中国政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流亡美国、不断爆料中共贪官的商人郭文贵发出了第二号红色通告,理由是郭文贵涉嫌强奸女助理。今年四月国际刑警组织发过一次红色通告,意在阻止美国之音直播采访郭文贵爆料中共纪检委书记王岐山,这次则被解读为吓阻郭文贵爆料中共公安部长孟建柱。

去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当上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之后,这个组织就被“赵家”了。一个世界上最大专制国家镇压人民的警察头子当上了国际刑警组织主席,荒唐到何等地步!这种事情之前发生过,二次世界大战时,希特勒手下的负责安全的总管卡尔滕布伦纳就出任过国际刑警组织主席;那时候的红色通缉令,可能是抓捕犹太人和反法西斯战士。卡尔滕布伦纳在纽伦堡审判中被判处绞刑。

中共官员对揭露他们贪腐的郭文贵既恨又怕,制造各种理由设法追捕、诋毁他没什么奇怪,但令人侧目的是,美联社却就这个所谓的涉嫌强奸做了报道,于是中英媒体一片转载。中共官媒更是如获至宝,大肆渲染。其中最强烈的,是被郭文贵报了料的媒体人胡舒立。之前她声称已在北京和纽约起诉了郭文贵。她主编的《财新网》渲染说,这是美联社的“长篇深度调查”,给人感觉是:美国主流媒体都在调查、甚至倾向性地给郭文贵定性了。

事实上,《财新网》的说法不仅完全不准确,而且美联社这篇不寻常的、严重缺乏新闻专业的报道背后有明显的中共背景。我们先来看一下,这篇报道是否是像胡舒立掌控的《财新网》所说的“长篇深度调查”——

第一,这篇美联社报道全部内文1544英文字。一千多字怎么就成了“长篇”?胡舒立们为了渲染和报私仇,公器私用(其实也不是公器,而是党的宣传工具),连基本的算数都不顾了,连一点掩饰都不做了。

美国《华盛顿时报》资深记者、中国问题专家葛茨(Bill Gertz)今年7月11日曾专访郭文贵(http://freebeacon.com/national-security/chinas-spy-network-united-states-includes-25000-intelligence-officers/),全文2341字,比美联社的报道多了近800字,胡舒立主编的《财新网》不仅没说这是“长篇”,甚至连一个字都没翻译报道。因为葛茨那篇文章是针对郭文贵爆的料。而胡舒立的《财新网》渲染的这篇美联社的报道不仅是针对郭文贵这个人,而且其调子明显对郭文贵不利(关于为什么我在后面会分析)。

第二,这更不是“深度”调查。美联社记者说,他们是从中国官员那里拿到的郭文贵所谓涉嫌强奸的资料,而且他们也承认,中国官方给美联社提供这种方便是不寻常的(unusual)。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等西方通讯社,之前什么时候能得到中国政府这种主动提供的“关照、帮助”?常态是:外国记者如果报道中共高官的腐败等,就可能被警告,或被吊销采访许可证,甚至被驱逐出境。那种情况屡见不鲜。但这次中国官方竟主动、积极、安排美联社记者的采访,这是“王岐山之心,路人皆知”,一定是有利于中国当权者。正如海外有评论所说,这是中共当局“给你供料,喂养你的”。

由中国官方安排、又由他们提供资料,所以这个所谓的“深度调查”根本不成立,应该是共产党意图的“伸度”吧,延伸宣传党意。从新闻专业角度,这篇1544字的报道,其中涉及郭文贵所谓涉嫌强奸的部分更是少到只有二百多字,不到该文的七分之一,尤其是,该报道对那个指控郭文贵强奸的女助理的引言(quotation)更可怜到只有13个英文字,占全文不到1%。如果如此这般的报道叫有“深度”,那真是《1984》的“战争即和平”。

第三,该报道连“调查”都谈不上。如上所述,美联社报道的几乎全部资讯都来自中共官方。当消息来源只有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它有多大可信度?所谓调查,就不仅应有双方当事人,还应有第三方、第四方等更多消息来源。而美联社这篇报道只有中共官方一个消息来源,难道他们不知道共产党的最大特点就是欺骗宣传吗?

当然,胡舒立们会狡辩,美联社不是采访了那个所谓的“受害者”吗?没错,这篇报道的最大破绽就在这里:

其一,美联社记者在报道中承认,对这个女助理的采访是中国官员安排的。为什么中国政府这么热衷“帮助”美联社?其背景和动机不是明显地令人怀疑吗?

其二,更大的破绽是,这个采访不是当面,而是通过电话进行的。中文网络上早有人指出,那个郭文贵的前助理叫马蕊。那么美联社记者为什么不去当面采访?仅靠电话怎么能证实另一端是马蕊本人呢?美联社记者也没跟马蕊共事过,怎么能辨认并证实那是马蕊的声音呢?如果当面采访,美联社记者可以看看马蕊的身份证,确认是马蕊本人。而电话采访,无法确定另一端肯定是马蕊,就因为其背后的主导者是什么卑劣都可以干出来的共产党。退一步讲,即使电话另一端真是马蕊本人,那她身边有没有中共官员在逼迫、威胁,或指导、指挥?美联社记者为什么不能直接、面对面、在没有中共官员和警方在场的情况下自由地采访马蕊?

按常理,如果马蕊真的要控告郭文贵,为什么中国官方不让美联社记者当面采访?那多有力度。中国官方应会动用国家之力,王岐山甚至可以用他那架被郭文贵爆料的海航专用豪华波音787飞机把美联社记者送到马蕊住的城市,或把马蕊接到北京。对王岐山们来说,这不是太容易了吗。但为什么他们只允许美联社记者用电话采访,甚至连个微信视频都不用,不让看到电话另一端的“马蕊”呢?

明摆着,中国官方担心,如果美联社记者当面采访马蕊,在追问下,她可能露出破绽。另一个可能是,马蕊身边站着中共官员,她完全无法自由说话。第三个可能是,马蕊根本没有控告,电话那端根本不是“马蕊”,是其他人扮演的,所以不能让美联社记者验明正身。

其三,那个对“马蕊”的电话采访,美联社这篇报道也承认,是很简短的(brief)。对一个敢揭露中共第二号权力人物王岐山、其爆料内容引起全球华人震撼的郭文贵被指控强奸,怎么可以在只有“简短”采访的情况下就匆忙发报道呢?既然找到了当事人,哪怕是电话采访,也应该长一些,用当事人更清晰的说法来使读者相信她的指控。所以,就这个“简短”的电话采访本身,就不仅不专业,更露出中共背后操控的马脚。

美联社这篇报道的另一破绽是:该文提到,马蕊今年稍早离开英国时,曾在伦敦找到一个她的律师朋友,留下一份她的证言材料(statement),并留下内裤,怀孕检查和使用避孕药的记录等“证据”。

按新闻常识,美联社记者应去找到那个伦敦的律师,拿到那份证言材料,引述材料内容,并请律师讲话,那样报道才有些分量,才多一点可信度。美联社在伦敦有最实力雄厚的记者站,为什么不派人去采访?如此简单的核实工作,鼎鼎大名的美联社不去做,太不可思议了吧?美联社连这点起码的新闻常识都没有?离谱到惊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真有这个律师,中国官方王岐山们难道不会如获至宝、下令中国驻英国总领事馆,动用国家之力,找到那个律师,拿到那份证言材料和内裤、怀孕检验报告等证据,像当年对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白宫实习女生莱温斯基的“婚外性”事件那样,对衣裤上的东西进行化验,用“证据说话”,那不就立刻“大局已定”了吗?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这么做?

再者,如果美联社报道的这个马蕊真有个在英国的律师朋友,他(她)看了那份证言材料,起码会从政治和司法两个角度提出如下建议:其一从政治上来说,英国是法治国家,应在伦敦提告,而不是回到没有真正法治的中国提告;其二从法律角度,按照“案发地管辖权”原则,必须在案发当地的法庭提告,才能立案。在英国发生的,不能到美国告,不能到俄国告,不能到中国告,因为那些地方没有司法管辖权。

从美联社记者见不到“马蕊”本人,见不到马蕊所说的“伦敦律师朋友”,甚至连那个“伦敦律师”的名字在报道中都没有,而且王岐山们也不去找这个“伦敦律师”,那么是不是真的存在这个所谓的“伦敦律师”呢?如果压根没有这么个律师,那马蕊所说的“留下证据资料”等不就是谎言了吗?如果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敢编造的话,那整个所谓强暴故事的可信性就大打折扣了。

但鼎鼎大名的美联社的这篇报道为什么如此缺乏新闻专业?该报道有三名记者,其中两位(美联社驻巴黎记者Lori Hinnant和驻白宫首席记者Julie Pace)挂名而已,他们只是增加一点郭文贵在美国签证问题等情况,主要内容来自美联社驻北京记者Gerry Shih(施家曦)。这位华裔记者2014年到北京,至今三年。之前他在美国较小的报纸做科技和网络等方面的报道,并没有中国经验。2014年去北京后,在路透社干了一年,2015年底成为美联社记者,至今一年半,只是一个correspondent(记者),并不是采访主任等。

这位美联社驻北京的华裔记者到底跟中国政府有没有特殊关系,外界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美联社过去几年跟中国官方媒体发展“紧密合作”的关系。

美联社社长加里.普鲁伊特(Gary Pruitt)是2012年4月出任社长和公司CEO的。他上台后,就注重跟中共新华社等发展关系。

2014年11月4日,中共新华社副社长龙新南到纽约拜会了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双方达成协议要“合作”。

2015年,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专程去了北京,跟新华社社长蔡名照见面会谈,双方再度达成协议,说要联手“合作”。

2016年,在多哈举行的世界媒体会议上,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跟中共新华社社长蔡名照再次会晤,双方这次不仅说合作,据中共媒体的英文报道,用的是pledge(承诺),双方要成为partners(伙伴关系),要try to help each other(努力去相互帮助)。Pledge是比承诺更重的词,接近“誓言”。

这同一年,2016年3月30日,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又专程去北京,访问新华社。新华社英文新闻稿说,世界上两大新闻媒体达成协议,这次说的是“加强合作”(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

从2014年到去年,才两年多,美联社和新华社的负责人就见面三次,互动频繁,公开宣称合作,加强合作,相互帮助。美联社是自由世界的媒体,跟一个专制国家的洗脑机器合作?和什么作?除了帮助中共宣传,还能干什么?他们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影响中国的新闻媒体吗?没有!他们只有被中共影响、被中共统战这唯一的道路。

在冷战时期,有过美国自由媒体的负责人,到红色苏联,跟共产党宣传机器《真理报》说加强合作吗?有过美联社社长到莫斯科,要跟苏共喉舌“塔斯社”建立伙伴关系吗?都没有!当然,西方媒体是左派占绝对主导优势的,他们在意识形态上跟共产主义的遥相呼应,一直都是西方自由世界铲除全球各个独裁政权的巨大障碍!今天,美联社就公开、坦然地跟中共合作了!

在郭文贵事件中,更引人注目的是,美联社这篇明显对郭文贵不利的报道9月1日出来前10天,8月21日,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又去了北京,这次他跟两个中共宣传喉舌的负责人见了面。一个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王庚年。两人谈的是“双方要建立长期、紧密、深入的合作关系。”这次谈的不仅仅是合作,而且加了三个定冠词:“长期,紧密,深入”的合作。

王庚年是什么背景?他1994年就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宣传组副组长,2004年出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至今做了13年!从1994年他进入中共中央办公厅的过去这23年间,中共高层发生了很大变化,经历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今天的习近平等四个最高领导人。经过四个朝代,王庚年不仅没被打倒,还一路升官,可见他不仅忠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而且颇有见风使舵、在哪个人的掌权下都能存活并攀升的本事。

王庚年领导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个什么机构?熟悉中国官媒的人都知道,中国有中央三台:第一是中央电视台(央视);第二是中央广播电台(中广);第三就是这个国际广播电台,专门负责对外输出共产党宣传,即“大外宣”。

美联社社长普鲁伊特跟中共国际台的王庚年会谈后,又去拜会他的“长期合作伙伴”、中共新华社社长蔡名照。在美联社与新华社等中共宣传喉舌确定了“长期、紧密、深入”的合作关系之后一个多星期,这篇报道郭文贵涉嫌强奸女下属的文章就出来了?这是巧合吗?

为什么美联社这篇报道如此缺乏新闻专业,为什么美联社记者会犯那么多低级错误?因为这篇报道很可能是美联社社长下令记者写的。为什么普鲁伊特会下这种指令?很大的可能,是新华社要求他体现要与中国官媒“紧密、深入”合作的pledge(承诺)。首先用这篇报道,砍郭文贵一刀。美联社毕竟是西方最大通讯社之一,可谓颇有信誉,它的报道不仅可被1700多家英语报纸、5000多家英语广播电台、电视台转载,也会被世界各地媒体翻译转载或报道。于是,“出口再转内销”的这篇美联社报道,经过胡舒立们的渲染,就成了“长篇,深度,调查”报道,以此欺骗那些被网络防火墙挡住、不懂英文、也不了解外部真实情况的中国读者。但美联社的这种做法,等于把自己变成中国政府的海外“传声筒”。自由世界的媒体给专制政府帮忙,太廉价,太自我作践,它要变成“美廉社”吗?

2017年9月13日于美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