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朴捷:海外民運的一線生機——郭文貴已經被招安了嗎?

今年以來,海外的中文圈子裡,幾乎一直就只有一個主角,也就是郭文貴。其他的人,被郭文貴分成兩類。第一類以唐柏橋、郭寶勝、吳建民、袁紅冰等人為代表,他們支持郭文貴爆料。第二類,以夏業良、章立凡、胡平、魏京生等為代表,他們主要反對郭文貴。反對的主要依據是郭文貴的爆料,沒有證據基礎。但是,從第一天開始,反對派就沒能解釋,為什麼共產黨對郭文貴爆料的反應,如此強烈。這裡頭,還加上了美國之音公開出來反對郭文貴,公開打擊和迫害試圖報道、採訪郭文貴的記者。結果,郭文貴這麼一折騰,把在海外民運圈子裡的小罵大幫忙,全暴露了出來。這些人,嘴裡反共,但是從行動上來說,真的有人出來威脅中共了,他們就跳出來,非要將其置於死地而後快(當然,嘴裡還是沒完沒了地反共)。從北京傳出來的消息是北京現在要不惜代價。這個不惜代價,把他們全部暴露了出來。

有意思的是,這些吃民運飯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想讓中國民主,因為中國一民主了,他們這碗民運飯就吃不成了)把他們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說,還連累了多少年來,被公眾認為是推動民主的美國之音這類的美國政府宣傳機構。郭文貴就點名道姓地指出來,中共滲透到美國之音管理層里的特務是誰。這些人,現在使用的辦法是不出聲、不辯解,等風頭過去了,他們可以繼續吃民運飯。

美國之音現形,對中文圈子裡的老百姓的教育意義,不可低估。美國之音把想採訪郭文貴,讓郭文貴說話的記者,弄出來沒完沒了地調查。這些記者就是想報新聞而已,有什麼好查的?倒是那些反對報道的人,很值得查一查。連美國之音的前任台長,都公開出來說,要查也應該兩方面都查。當然,美國之音作為一個非常講“平衡”的“媒體”(美國之音自己的話),是不會這麼做的。其實,“平衡”是美國左派媒體的慣用伎倆,他們只給支持左派聲音的人發聲的機會,不報道反對言論。當年加州要修改加州憲法,歧視亞裔,《洛杉磯時報》採訪了我好幾個小時,後來出報道的時候,貌似面面俱到,但是根本就沒有反對歧視的言論。《洛杉磯時報》的報道里,說話的各方都覺得亞裔應該被欺負,這就是左派“平衡”的結果。

折騰來折騰去,據說美國之音花了美國納稅人幾十萬的律師費(可能最近已經上百萬了)。老百姓的民脂民膏,就被這樣揮霍、“平衡”掉了。據說被停職的記者的律師費,在6萬左右。我是一個律師。五個人一個多禮拜被美國之音雇的律師的審問,單單就這一個禮拜,律師費就應該遠遠不止6萬。換句話說,這些代表記者的律師,在律師費上,大大地為這些記者打了折扣。與此同時,記者們還籌到了2萬多捐款。結果,每個人付出的律師費,也就在1萬左後。被政府折騰,一個人出幾千塊律師費,應該說,這些記者是非常運氣的了。

在美國之音開始用納稅人的錢,折騰那些有報道慾望的記者,並同時包庇那些阻撓揭露中共、搞“平衡”報道的管理層的同時,根據曹長青的推特,美國之音最近下令禁止採訪第一類人(支持郭文貴爆料的人),包括曹長青、郭寶勝、和趙岩。

同時,因為夏業良的所作所為已經把他變成了社會上的笑料,夏業良也被禁止出現在美國之音的名單上。這樣的結果就是,在美國之音出現的那些專家,都屬於小罵大幫忙那種。用美國之音的說法,現在美國之音的報道,終於“平衡”了。真正揭露中共的聲音,沒有了;有的都是“平衡”的、吃民運飯的、或者說小罵大幫忙的聲音了。

我今年夏天,回國看父母。在中國,我平常獲取新聞的渠道,一概被屏蔽。唯一可以聽到一些聲音的途徑,就是那些純粹投資的信息渠道。看來,中國鐵桶一般的網絡長城,並不屏蔽大家在美國炒股票。當然,如果我在中國,看不到一般新聞,雖然技術上可以炒股票,但是,在這個你死我活的商場上(你死我活說過了,實際上,炒股票是一個把別人口袋裡的錢,划到自己的口袋裡的遊戲),有這麼大的信息不對稱,在中國抄美國股票,憑什麼決定是買還是賣?憑什麼把別人兜里的錢,給划過來?

我在國內,出行一般乘公交,這樣可以和百姓有一些近距離接觸。只有當時間接不上的時候,才坐出租車。這樣我有過和出租車司機聊天的經驗。在中國,出租車司機可算是社會最底層。和他們聊天,結果都是破口大罵共產黨,但是我接觸的出租車司機,都不知道郭文貴何許人也。所以,美國之音及時掐斷對郭文貴的報道,有效地“平衡”掉了國內草根了解郭文貴爆料,實屬功不可沒。

國內的精英們,當然是了解郭文貴的。因為郭文貴在北京折騰過,有些人根本就認識郭文貴。我問一個朋友:聽說過郭文貴沒有?他上來就一句:郭文貴這小子滿嘴跑火車,他的話,你也信?顯然,郭文貴在北京的聲譽,至少不是完美無缺的。

但是,對於郭文貴的爆料,也就是王岐山家族的腐敗,問題並不是郭文貴的爆料里有多少謊話,問題是,郭文貴的結論(即王岐山腐敗)是不是錯了。換句話說,郭文貴爆料說王岐山在美國買了很多房子,包括Saratoga的一條街。問題不在於王岐山買了幾條街,問題在於王岐山有沒有在美國買一棟房子?他的妻子(六四主張鎮壓學生,整肅趙紫陽、胡啟立的政治局常委姚依林的女兒)是不是美國籍?郭文貴說王岐山控制20萬億資本,問題是王岐山是不是控制20億?甚至2000萬?要知道,王岐山抓的人,其貪腐的數額,很多連2000萬都不到。薄熙來當年事發,不就是幾千萬嗎?習近平講依法治國,為什麼到了王岐山,就不依了呢?從國內傳過來的消息,北京的說法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衛王岐山。大有為了王岐山,我共黨的這個老臉不要了的陣勢。

中國這個地方,專精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去中國,飛機從首爾去北京,需要兩個小時,但是飛機在首爾飛機場,呆了三個小時。每過一段時間,機長就出來澄清,說不能起飛的原因不是他們,而是北京航空管制不給他們起飛許可。我從北京回洛杉磯的時候,從進入北京首都機場那一刻,到我抵達洛杉磯,共計40多個小時(本來應該不到20小時)。換句話說,所有去中國的人,進去的時候,中國打你一個嘴巴。出來的時候,再給你一個大嘴巴。生怕你對中國留下好印象。

我這一趟,發現中國飛機晚點是常態。坐在飛機場,沒完沒了地聽到廣播里對旅客晚點道歉。中國這個地方,為了讓空軍顯示其傲慢,讓全國人民,都對政府沒完沒了地抱怨,一點不在乎政府的形象。習近平除了閱兵的威風,這個軍委主席當得也真夠可以的。

我以前在這個系列裡,講了很多民運分子,搞民運不專業,但是互相扇嘴巴子,或者自己扇自己的嘴巴,扇得出神入化(或者說慘不忍睹)。我折騰了40多個小時,一到洛杉磯,聽到的第一個消息,就是郭文貴拉黑了唐柏橋(郭的一號粉絲和支持者)。我不相信,到推特上去找。找到了郭文貴自己的話:

“再聽唐柏橋先生給我的二十幾分鐘的語音留言.我感到我的醉酒直播事件讓唐先生憤怒失望 … 好像我罪該萬死!我真的錯了!…我只能懲罰我自己.拉黑我與唐先生之聯繫”。

自己扇自己的嘴巴子,能扇得如此出神入化的,真還少見。

郭文貴在同一天還有另外一個推:

“尊敬的推友及美猴王:剛剛看了您與唐栢橋先生的視頻.我越看越生我自己的氣.從7月初至今美猴王與霧亭出來挺文貴近月來.美猴王付出那麼那麼多!如果沒有她與唐栢橋先生等的支持.文貴早完蛋了!…[所以]我決定自罰自己拉黑她與我自己”

郭文貴拉黑美猴王,證明他拉黑唐柏橋,是有意而為。

問題是,郭文貴的說法,makes no sense。既然make no sense,那就值得分析分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他爆出來的那些銀行信息是謊話呢?還是他拉黑唐柏橋的原因是謊話?

唐柏橋這個夏天,不好好度假,辛辛苦苦,每天做一個視頻,支持郭文貴。結果是這樣一個下場,被郭文貴拉黑。從最低的層面上來看,郭文貴拉黑唐柏橋有一個效果,那就是下次在有誰想支持郭文貴,就需要自問一句英文:“Fool me once, shame on you. Fool me twice, shame on me.”也就是說,誰再幫助郭文貴,就要認識到,等郭文貴背叛他,把他賣了,該被嘲笑的,將是他,而不再是郭文貴。

郭文貴這麼折騰,以後還想在美國混嗎?對於專精人事關係的郭文貴,他一定能夠看到這一點。而且,他這麼一搞,他的形象,怎麼說他也成了一個小人,絲毫沒有什麼豪俠之氣可言了。

郭文貴是一個商人,商人付出代價至少是需要等價補償的。根據郭文貴的說法,他一天到晚和中共高層開會。開什麼會?無非就是討價還價。結果,在沒完沒了地討價還價之後,郭文貴來了這麼一招,咱們暫且不問郭文貴會得到什麼。這一點,將來的發生的事實會很快驗證。我們現在應該問的問題是:中共花大價錢讓郭文貴扇自己的嘴巴子,中共得到了什麼?

郭文貴拉黑唐柏橋,是因為唐柏橋要開民主大會。這是郭文貴自己說的。郭文貴對民主大會有那麼大意見,本來是匪夷所思,make no sense。郭文貴自己搞報平安視頻,為什麼?不就是擴大影響?唐柏橋開民主大會,為什麼?不也是擴大影響?會開起來了,有人參加了,美國主流媒體就會報道。中共的這張不要了的老臉,就會進一步地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眼前。海外民運這麼多年以來的死氣沉沉,也會發生改變。說到底,我們在海外,除了揭露,還能做什麼?郭文貴說唐柏橋應該干實事,幹什麼?夏業良別動隊?郭文貴自己剛剛說夏業良開玩笑,他自己怎麼隨即也開起玩笑,當起夏業良第二來了?

從另外一個方面說,共產黨在這幾十年里,在海外花那麼多錢,搞大外宣。這是公開的秘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營造一個他們可以控制的媒體。連我在洛杉磯的KAZN(AM1300)電台當主持人,想採訪一個競選國會的人,都會被立刻開除。為什麼?不就是因為中文媒體不希望“外國人”有任何介入嗎?這樣,他們想的不是做媒體,而是如何控制。中共砸大錢的結果,就是我們見到的那麼多“民運人士”一天到晚罵共產黨。一到關鍵時候,雖然嘴裡還罵共產黨,但是他們推進的,是共產黨的論點。

根據這個看法,唐柏橋開民主大會,一旦開起來,共產黨這幾十年的經營,就面臨土崩瓦解。如果唐柏橋弄出來幾百個新的民運分子。中共就又要花巨款,來重新對這些人進行收買、分化、瓦解。而且,中共這一輪的“不惜代價”,已經把他們這幾十年營造的資源,消耗殆盡了。唐柏橋開會,從某種意義上說,比郭文貴爆料,對共產黨的打擊更大。共產黨的問題是,即便他們有錢,他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來重新分化瓦解唐柏橋聚集起的這一批新人嗎?如果唐柏橋弄出一批講人話的“新民運”,如今這些人有網路媒體,共產黨該如何應對。這一點,恐怕包子的智囊們心裡都沒數。在這種情況下,一旦中國發生危機,海外有一大堆人在用中文說人話,這可如何了得。

中國的緊迫感,是顯而易見的。我在北京住了一個禮拜,前天剛回來。現在的北京,可以說是表面歌舞昇平,沒有一點異樣的表象,但是美國每次經濟危機之前,都是如此——過份地沒有異樣表現、過份地歌舞昇平。舉個例子,北京街頭,有大量的共享自行車,多到成災。我一開始以為是政府出資。但是一個朋友告訴我,這些車,是私人籌資辦起來的。這就真的可怕了。因為這些營運,短時間,一點盈利的可能都沒有;長時間的回報,也是一點蹤影都看不見。對這樣一個糟糕的投資渠道,居然有那麼多人出資,這就說明,中國的錢,已經毛到了什麼程度。中國的投資機會,已經少到了什麼程度。

再舉一個例子,因為害怕房價下跌,共產黨現在開始控制房子出售。中國老百姓,一輩子,就那麼一個投資,現在共黨大筆一揮,不讓他們兌現,完全欺負人。不過好在中國老百姓逆來順受,不會有人因為受欺負造反。但是,問題是,中國的錢,已經很毛了(參見上面那個例子),這幾十年,中共印的錢,是靠房奴辛辛苦苦地工作,然後把工資所得,老老實實地交還給銀行。如果中共真的開始控制房地產買賣。這個局不存在了,如何把放出去貨幣收回來?

中共現在冒天下之大不違,出台如此下下策,結果搞得出租車司機,提到共產黨,就滿口髒字,破口大罵。我在清華學校里打了一個車(現在清華門衛很嚴,一般人進不去),他問我,你是受過教育的吧。我不無調侃地說,各種教育都受過。他就還連帶着,把受過教育的人,也罵了一遍。北京表面上的歌舞昇平下面,可以說是暗潮洶湧。中共在這種情況下統治,是需要各種錢來打理的。如果不能像以往那樣大肆印錢了,那麼維穩、軍費什麼的,從什麼地方出?惡性通貨膨脹的一個特點,就是不來就不來,一旦來了,常規性手段(例如增加利率)是無能為力的。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在海外,唐柏橋拉出一批(用魏京生的話說)“圈子”外的人進民運。共產黨想要的,就是唐柏橋的會不能開起來。據說郭文貴一開始要給唐柏橋錢來開會。其實,對於唐柏橋來說,這個錢是一個壞事,連路費都出不起的人,不老老實實地工作、掙錢,開什麼民主大會?唐柏橋需要的,是能夠自己出路費的人,去開他的民主大會。從這個角度講,郭文貴拉黑唐柏橋,對唐柏橋來說,應該是一件好事。實際上,沒了郭文貴,唐柏橋開民主大會,噪音會更小些。

當然,老一代的民運,有各種各樣的想法。一個想法,就是唐柏橋成功了,唐柏橋就會出名。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壞事。所以,很多原來支持唐柏橋、支持郭文貴的人,都出來反對唐柏橋開會。

六四學生上街,知識分子就出來勸學生回家。香港搞雨傘運動,胡平等智者就去勸學生回家。唐柏橋要開民主大會,就有多少人,貌似從唐柏橋的利益出發,語重心長,勸他別開。其實,開大會,有特務參加,那是肯定的。這件事,沒什麼好迴避的。當年我的一個政策就是,對美聯社說的話,我們也對新華社說。這樣一來,這個問題不就不存在了嗎?民運人士,開幾十個人的會,難道就沒有特務?問題是,來特務又有什麼可怕的?難道夏業良攪局就比特務攪局更容易對付?當然,如果夏前教授已經跟了胡平、魏京生的後塵,我這句話,等於沒說。對於唐柏橋來說,他開會,人多了,中共不能再花幾十年來分化、瓦解、滲透。這是問題的根本。

所以說,今年迄今為止,郭文貴作為一個試金石,把“民運分子”中,那些不想讓中國民主的,想在美國專業吃民運飯的那幫人,給挑了出來。現在唐柏橋開會,會把那些阻撓唐柏橋搞民運的那批“智者”再給挑出來。自由言論的力量,就是大浪淘沙,把好的思想,有好思想的人,給挑出來。網上有人說,辛灝年已經退縮了。無論辛灝年怎麼做,這種大浪淘沙,對唐柏橋來說,都是一件好事,因為這些人現在退出,比日後和他們窩裡斗,損耗要小。

如果郭七爺被招安了(否則他為什麼和他的第一號支持者斷交?),郭就會很快地淡出大家的視線(其實共產黨報仇,十年不晚,郭文貴對共產黨造成那麼大損害,難道是出賣一個唐柏橋就能抹平的?郭文貴的短視,倒是跟我那個朋友對他的評論很吻合)。郭文貴淡出了,接力棒就傳到唐柏橋手裡了。這一天,唐某人可是等了近30年了。接力棒在手,他起跑的第一步,就是民主大會。他能跑起來嗎?

對我們吃瓜群眾來說,好戲還在後頭。

寫於2017年8月19日
(作者為洛杉磯律師)

討論前往:http://www.facebook.com/pujie.zheng
以往文章:http://pujielaw.blogspot.com/
以往AM1300 (KAZN)中文節目錄音:http://www.youtube.com/user/pujiezheng

律師事務所業務(商業、專利、商標、商業類移民)請發email至 info@pujielaw.com 或打電話:626-279-7200.

——原載作者博客

Pujie Zheng, Esq.
Law Offices of Pujie Zheng
A Professional Law Corporation
11100 Valley Blvd., Suite 204
El Monte, CA 91731-2533
Tel: 626-279-7200
Fax: 626-279-1600
http://www.pujielaw.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