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智官: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看了曹长青的“我为何‘掺和’高唐之间的诈捐之争”一文,其中“各路民运组织中的要角们,异议人士的头面人物们,还有评论家们,公开力挺郭文贵爆料者很少”一句,也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和困惑。

郭文贵现身爆料,搅乱了中共政坛,尤其是他爆料后中共竟然放他妻女来美,说明他打到了中共的七寸,“一个人的奴隶大起义”首战告捷。看到郭文贵取得了过去反对派人士从没取得过的战果,我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想,郭文贵的出现,给奄奄一息的民运带来生机,民运和异议人士定会看好郭文贵,支持他爆料,并借助他对中共的攻势开展推墙运动,藉此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然而,让我大失所望的是,绝大多数民运人士非但不支持郭文贵爆料,也不去依据他的爆料追踪中共寡头的贪腐罪证,反而提出各种质疑,什么“郭文贵自己也是官商勾结出来的”,“郭文贵为何只报王岐山的料?”“郭文贵的爆料有多少真实性”等等,纽约还在几个公认的特务的掺和下开起了郭文贵批判会,甚至在郭文贵爆料的海航巨额盗国案得到中共默认后,民运和异议人士仍坚持己见反对郭文贵爆料。

我就纳闷了,郭文贵虽不是民运人士,但他的爆料使中共寡头受到从没有过的打击,令中共陷入六四以来最大的危机,干了民运人士想干而干不了的事,是民运的同路人,你们为何要反对呢?

有网民激愤地说,“支持不支持郭文贵爆料是真假反共的试金石”,这样说也许过了,但说支持还是反对郭文贵爆料是把反共(公益)大业放在第一位,还是把个人名利私欲放在第一位的试金石,大致不差。熟悉过去三十多年海外民运历史的人都知道,在反共的大旗下,除却特务和线人的捣乱因素,民运和异议人士为了争名夺利(不过是蝇头虚名)彼此闹得不可开交,一旦争斗起来视如寇仇,早把真正的敌人抛到脑后,甚至因不同观点也会一言不和势不两立,打成一盘散沙。有个众所周知的典型例子,就在高智晟主导的维权运动干得热火时,有人率跟班把高智晟发动的接力绝食污为“暴力”,“高明”地提出“和平理性非暴力”,而实质不过是怕高智晟抢走他所谓的反对派领袖的风头,反对派运动中大大小小的此类事情不胜枚举。这次郭文贵的遭际不过是这种戏码的重演,“你郭文贵在国内吃香喝辣,到了海外一边过着豪华生活,一边‘轻松’爆个料就应者如云,我们搞了二、三十年的民运仍然是孤家寡人,情何以堪?”

尽管我很同情持这种心态的民运和异议人士,“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会弄到这种地步?”但是,我还是真诚地奉劝你们一句,面对郭文贵的一呼百应,是该反躬自省好好总结一下了,民运搞了几十年,为何愈搞愈衰弱?连海外的华人都鼓动不起来,甚至让“民运”成为被人诟病的名词!所以,还是把心放宽些,把眼光放远点,千万摒弃王伦心理,只要郭文贵爆料对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有利,你们先与他同舟共济互相声援,一旦中国实现民主,由选民的选票决定一切,到时你们再和他竞争议员或总统也不晚,这是民主常识,搞民运的人不会不懂吧?

为此,我在支持郭文贵爆料,乐见无数普通网名(他们就是民主化后的选民)勇敢地站出来参与倒共的同时,真心地希望民运和异议人士顺应民意,丢弃那点可怜的私欲名利心,以你们投身其中的反共(公益)大业为重,以免在历史的激流中成为眼睁睁看着“千帆过”的“沉舟”。

2017年8月16日

【喻智官为旅居爱尔兰的中国作家,著有长篇小说《福民公寓》以及其它文学作品和评论等。更多文章见作者博客。中国大陆的《喻氏宗亲网》有“海外作家喻智官”词条介绍他,但碍于他是异议作家,介绍文字欲言又止,见:喻氏宗亲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