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comments

  1. 曹先生:

    7月24日曾給您發一電郵「黃艷狀告郭文貴之迷思」,對郭文貴在當天的視頻中就黃艷告他誹謗所作的回應,提出了質疑。我大惑不解的是,郭先生大聲疾呼,要黃艷“亮出來”證據,“要回答一系列的問題”,“要把你倒底有沒有進行性賄賂,這個事情要講清楚”;但是對於他以前聲稱的、擁有黃艷進行「性賄賂」的淫穢視頻,卻只字不提。讓人在法庭上自證無罪,是何等的荒唐!

    在昨日(7月27日)的視頻中,郭文貴對如何應對針對他的誹謗官司,對如何在美國法庭上證明黃艷、範冰冰、許晴與中共高官有染,作了進一步的說明。他的說明使我錯愕不止,驚掉下巴:郭文貴自己戳穿了自己的騙局!

    郭文贵讲,他將在法庭上要求黄艳等“验定三个方面”。“第一个,你的DNA。还有,女人发生性行为以后留存的某种东西,是可以化验的。还有一个,就是我掌握的录像,这个录像里面和你本人特征的比对。比如说,黄艳女士,你的胸部,右胸和左胸之间有一个黑的痦子。……范冰冰女士,在右下部特别明显有一个小疤痕。许晴女士身上有一个更大的特征。……再验证,叫法官要求你提供,当时那个时间段,你干嘛去了?这不就证明了吗?”

    以上引号内,是郭文贵一字不易的原话,出自YouTube视频「2017-07-27 郭文贵直播精华版(中国藏富于贪官污吏,藏富于黄艳的小手,藏富于范冰冰那块大臭逼,却从来不藏富于民),视频开始不久就是这段话。

    郭文贵要求黄艳等人验证三个方面,但就是不拿出他以前自称拥有的性爱视频。如果拿出这个最权威的、唯一能够证明淫乱行为的证据,“验定三个方面”,还有个屁用!郭先生不拿出证据,证明别人有罪,而执意要求别人,自证无罪,这是何其荒唐、何等自欺欺人!(用郭先生的话讲)他把所有的人都当成猪吗?

    对郭先生所谓“验定三个方面”作深入的分析,无疑是侮辱曹先生的智慧。但是考虑到我的帖子并不是仅给您一人看的,还是讲几句吧。

    郭先生首先要求黄艳等人在美国法庭上验证的,是她们的DNA以及“女人发生性行为以后留存的某种东西”。姑且不论美国法庭是否会要求、接受这种证据,即使(郭先生提供的)“女人发生性行为以后留存的某种东西”和黄艳等人的DNA吻合,又能说明什么呢?如何证明那次(或者那些)性行为和中共高官有关?至于郭先生能说出这些女人身上的某种特征,就更与高官淫乱扯不上关系了(其实,能够拿出女人性交时的分泌物,说出她们身上的某些特征,倒可以作为郭文贵自己搞这些女人的佐证,虽然仍不是确证)。郭先生要求验证的第三个方面,就更加荒乎其唐了:他要求黄艳等人提供在他指定的某些时间段,“干嘛去了?” 奇哉怪也!为什么郭先生自己不证明,在这些时间段她们在干什么?与哪个中共高官上床了?请问,谁能回忆得出,若干年前的某个特定时间,干嘛去了?而且,以黄艳等人的官方背景,她们在国内的行动、某时某刻做了什么,什么样的假证明她们得不到?她们提供的证据,能够相信吗?

    在郭先生视频后面的留言中,一个叫“亮子”的网友一语戳破了郭氏骗局:“老郭的神逻辑,你身上有个痦子,有个伤疤,说明我手里有你的性爱视频。”

    这里我必须声明,我并不认为王歧山等中共党魁在男女关系上是清白的。不要说黄、范、许三个女人,这些无耻的、罪恶滔天的“盗国贼”就是玩三百个女人,恐怕都不止。我也不认为黄、范、许这些女人是清白的,说她们“那块大臭逼”,恐怕并不为过。但是,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象郭文贵这种“瞎咋乎”,只会使自己失信于人;对揭露中共的罪恶不仅无助,反而有损。我记得曹先生以前反复強调过,真实是正义的基础;即使在对敌斗争中,也不能靠谣言取胜。郭文贵难道不应该以先生的话为戒吗?

    郭文贵经常炫富,经常提到自己的律师团队,提到花了多么巨额的律师费用。但是看到他大声喧囂,让对手在法庭上「自证无罪」,看到他毫无顾忌,彻底违反「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我真不知道,郭先生身边都是些什么狗头军师(或者按郭先生的习惯用语——‘猪’头军师)?郭先生身边哪怕只有一个普通的律师,也不至于闹这些自戳骗局、自搧嘴巴的笑话。

    曹先生是我极为敬佩的政论家,但对郭文贵的态度,我与先生有别。愚意以为,在反共阵营中,并不存在什么令人忧虑的“反郭现象”;现在应该加以遏制的,倒是郭文贵的“老虎屁股摸不得”,是他对一些杰出民运人士的肆意诽谤和人身侮辱,是一些人在努力营造的“郭氏一言堂”。在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象郭文贵这样横行霸道。我们应该支持郭先生对中共权贵集团罪恶的揭露(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对他所爆之料,亦不能盲目相信,过份吹捧。否则,郭文贵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会伤害到民运自身的信誉,也会将郭大俠“捧杀”。

    以上意见,敬请先生指教。

    致崇高敬意!

    刘淇昆敬上

  2. 最近,袁红冰提出开辟新战场,让民众与中共专制的决战,在开辟的新战场上进行,而不是跟着中共的脚步走。袁红冰特别提到了台湾这个战场,这绝对是一个高招。郭文贵目前基本上是以一己之力在对抗中共,如果台湾借郭文贵之势,也对中共展开海外贪官的调查,那一定是第二战场!它的影响和意义也是不可估量的!目前的民进党政府的问题不少,也存在政府人员结构的问题,台湾的改革似乎陷入了一个难以自解的瓶颈。如果台湾这个第二战场能够得以开辟展开,民进党政府的这个瓶颈一定会在这个过程中得以突破!
    对于围棋的棋局来说,郭文贵与王岐山这条大龙正杀得难解难分;如果在大龙的前方,台湾开辟一个第二战场,王岐山的大龙必定无路可遁,中共的崩盘就会到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