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小夏:郭文贵直播事件与中国当代特务政治——可以公开的采访笔记

在四月初接到郭文贵希望我能去采访他的信息之前,我对郭文贵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注意。他是个新闻人物,美国之音和其它媒体也多次报道过与他有关的事件。不过,我个人的兴趣更多在美国民主制度的运作以及中国社会组织的变化上,对中国的高层政治并不怎么关心。我大概可以对几百名美国政治人物的背景如数家珍,却记不住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所有名字;我也可以详细地分析农民工的现状,却搞不清中共党内有哪些派别。在过去二十年里,我基本没有写过关于中国政治的文章。因此,郭文贵的表示,颇令我感到意外。他表示,要在采访中给我们透露一些惊人的信息,但是必须在电视上直播而不能录播。

虽然对话题感到陌生,我还是接受了郭文贵的挑战。在花了大量时间阅读中国媒体上有关郭文贵的报道之后,我发现,这的确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人物。在过去两年中,包括《财新》等全国级别的大刊物登载了一系列所谓“起底郭文贵”的文章,描述了这位出身寒微的富商巨贾如何与中国政府高官以及国家安全部门通力合作,聚积了惊人的财富。

高官的贪腐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社会上流传的说法是,高官“挨个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有漏网的”。过去《纽约时报》、《彭博新闻社》等等西方媒体也报道出了大量有关中国顶层领导人拥有巨额财产的消息,尽管那些消息无法得到来自官方渠道的证明。不过,他与国家安全部门的关系,却吸引了我的注意。

众所周知的是,中国的国家安全部门也许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单位之一。这些年来,国家拨出的维稳经费增长迅速,有分析认为超过了军费。据陈光诚介绍的情况,当年他被监控的时候,每年政府为此要开支七千万人民币,也就是超过一千万美元。全中国有多少被监控的人?中国政府在这上面的花费有多少?多年来,这是一个迷。

不管这个数字高到什么地步,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国安部在进行“维稳”活动的时候,似乎有用不完的经费。我在国内的朋友中很难找到没有被国安请去“喝茶”的。国安的人似乎无处不在。有一位在名牌大学当教授博导的朋友说,某日,他的一位学生到办公室来对老师说,要“代表上级”和他谈谈,说的无非是要他注意,讲课不能违反党中央精神之类。这位书呆子对得意弟子的变脸大惊失色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找来《明代特务政治》重读一遍,对当今的发展益发觉得不安。

在关于郭文贵的报道中,我看到了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线索:郭文贵与国安部的中央与地方一批高级官员打得火热,并且当过国安的举报人。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栽在他手里。刘志华的一个淫乱视频通过郭文贵被举报给政府,导致刘志华丢官入狱。中国媒体后来说,被郭文贵通过录像拿住把柄的官员还大有人在。到底是谁让他录的像?与国安有多大关系?录像的范围有多大?刘志华的视频据说是在香港录的。国安的手在香港伸到多长?而在中国大陆,被录像的人——特别是在郭文贵旅馆中被录像的人——有多少?录像设备是谁安装的?谁出的钱?

另外一个重要的线索是,郭文贵按照国安部高级官员的指示在国外调查多个中国高级官员,包括政治局常委。到底是谁下的指示?哪怕下命令的是国安部的部长或者副部长,他们为什么有权力调查最高级的官员?这些调查是如何进行的?谁出的经费?调查的结果向谁报告?这些调查报告用来做了什么?

我们还知道,与郭文贵关系密切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已经进了监狱。其主要罪名之一是接受郭的贿赂。这是否属实?如果不属实的话,中国方面那些关于马建受贿的罪证到底是如何获得的?如果属实的话,马建让郭文贵做了什么?郭文贵是行贿还是被索贿?如果行贿,得了什么好处?如果被索贿,受了什么威胁?网上传出的马建在关押中的认罪视频,一再宣称郭文贵是国安的人。究竟他是国安的编内人员,借此而发了财;亦或他是国安众多的编外人员之一?

以上的各个问题,都在郭文贵本人经历的范围之内。有许多问题属于就中国媒体上大量有关郭文贵的新闻进行求证的范畴。我希望通过对郭文贵的采访来了解一个更深层的题目:勾画出中国当代特务政治的运作图景。

大约二十年以前,中共中央军委张万年在海口曾经就情报工作做过一个有名的指示:以商养情,商情两旺。这些年来,中国的“商”旺了,“情”也旺了。“商”是如何来养“情”的?二者之间勾结到了什么地步?中国的商贾们有多少靠“情”发了财?“情”又从“商”那里搜刮了多少?有消息说,中国的富商大贾不与国安合作便无法做生意,情况是否如此?

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高额的维稳费用支出,恐怕仅仅是支撑国安系统费用的冰山一角。这些年来,政府利用纳税人与私人的经费,建立起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特务帝国。就连前苏联的克格勃也无法望其项背。这个特务帝国不仅牢牢地控制着国内的普通民众、知识精英、政商领袖,而且其活动范围遍布全世界,威胁到了人类的和平与发展。

郭文贵是极少数能够也愿意以亲身经历来暴露国安系统暗箱操作细节的人。在直播之前,我们对郭文贵进行了十多个小时的预备访谈。期间他回答的大量问题以及出示的证据,给我们提供了中共特务帝国运作的种种细节。可以说,上面的一系列问题基本上都得到了回答。但是,由于直播被强行中断,这些事情恐怕只好由郭文贵自己去说了。

One comment

  1. 郭文贵有些自己监控经历,加上些马健给的消息,这不稀奇,但那些在美国不够卖座,他自称有更高级的东西爆料,口惠实不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