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comments

  1. 曹先生,我给你写信了,不知道您看到了么,还是现在这里留言吧,也顺便向大家提提意见,现在的中共资金似乎已经到了捉襟见衬的地步了,我说的是外汇,美金,不是他们随便印的废纸,他们现在对外撒的钱越来越少了,也越来越不敢让老百姓出去旅游了,中共政权在人权方面的每一点进步,都是美国施压而造成的,而这几乎都是建立在中共需要更多牌,陷入无牌可打的境地时才做出的妥协,也就是说,现在中共是最脆弱的,一带一路可能是一个转移资产的名目,但也可能是建立一个囊括半个世界的计划经济体的巨大野心,但,这一切都需要钱,尤其是需要外汇,美国人几乎算是给中国钱来反对自己外加上奴役自己的人民,我认为,这个局面是时候改变了,如果说,美国人需要中国廉价的人力市场而不推翻中共的话,那完全没必要,推翻中共后,人力成本不但不会提高,反而会降低,请不要误会,中国人民因此获得的钱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甚至可能翻倍,因为这其中大部分的钱,都被中共吃掉了,而且现在中国在去欧美化,并且加紧洗脑国民,如果美国再不意识到中国打算成为第二个朝鲜的意图的话,恐怕会在未来吃大亏。
    现在的中国人要是不想落到被屠杀的地步的话,想尽办法消耗外汇才是自救的唯一出路,根本不必煽动民众上街反抗,因为那根本没有效果,只要说出国购物回国倒手转卖可以赚回旅费甚至赚钱,要比前者更安全且对共党伤害更大,只要共党的外汇没了,他也唱不了几天戏了。

  2. 你好,曹老师,现在推特上好几个你的推号,请问哪个是你的真身?

  3. 长青和文贵,都是有头有脑有口才有实力,有胆有识有骨气有血性的时代英雄。

    期待你们俩人一起做一个节目。100+100等于100万。

  4. 曹长青先生是我极为敬佩的政论家,「长青论坛」是我每天上网访问的第一个网站。但是,对曹先生的视频访谈“力挺郭文贵爆料,痛斥民运中反郭现象”,笔者有不同意见。不揣冒昧,直抒胸臆,就教于曹先生。

    愚意以为,民运中并无“反郭现象”。社会上、网络舆论中,对郭文贵的爆料自然有反对的声浪,但那是中共的网军、五毛和被中共彻底洗脑之人所为。在海内外民主运动中,对郭文贵的爆料基本上有两种态度(仅指那些公开表达出来的态度)。一是“照单全收”,大力颂扬,甚至顶礼膜拜,山呼万岁。另一种是客观、理性,肯定、支持郭的爆料,但并不讳言郭爆料中的不足。言其不足,不是为了打击郭、否定郭,而是希望郭能改进,以增加对中共打击的力度。

    上述第二种态度的代表人物,恐怕非章立凡、夏业良、李伟东先生莫属;他们现在被郭文贵本人和部分郭的粉絲,斥为“反郭”。请问,章、夏、李诸位什么时候反对、否定过郭文贵的爆料(即使是在郭对他们进行了下流的人身攻击之后)?他们之中有谁说过,郭的爆料是胡说八道,根本不足信?他们对郭文贵揭露中共高层的贪腐、盗国、以贪反贪,首先不都是给予肯定、支持吗?他们有时也会指出郭爆料的不足,希望郭能够有所弥补。如果在中共反对派的阵营中,真有极个别的人,全盘否定过郭的爆料,也远远、远远不足以构成民运中的“反郭现象”。

    倒是郭文贵对上述持第二种态度的民运人士进行的诽谤诬蔑,甚至是下流的人身攻击,有目共睹,有耳共闻。郭文贵对章立凡、夏业良等人的攻击、诽谤,包括指他们领取中共钱财的构陷,“章痔疮”、“夏痔疮”的辱骂,笔者不想多说了。如果说,郭文贵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谁对他稍有不敬、略有微辞,他就象猛虎一样扑上去撕咬(他的一些粉絲也一拥而上),也有民运中领袖级的人物,并未冒犯郭文贵而遭到无妄之灾。在7月17日的爆料视频中,郭文贵对民主运动杰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进行了剧烈的攻击;而且一如既往,攻击中夾杂着人身侮辱,嘲笑陈破空“那付德性、歪嘴”等等。我大惑不解:陈先生没有得罪过郭大俠呵?怀着这样的疑问,我打电话给一个朋友,他与陈先生有来往。我问他:莫非陈破空对郭文贵有什么不敬之处?这个朋友回答说,他也感到奇怪,为此打电话向陈破空询问;因为陈先生忙,数次致电才终于在晚间通上电话。通话中,陈破空本人也莫名其妙,说从来沒有对郭的爆料表示过任何负面的态度。(我的猜测是,陈先生的无妄之災,来自他以前与法轮功的关系。法轮功因为力挺习近平、王岐山,对郭文贵爆料实际上是敌视的,这点被郭文贵查觉了。因此郭文贵在7月17日的视频中,在痛斥法轮功的石涛及教主李洪志时,把陈破空也“一锅烩进去”了)

    如果说,郭文贵对章立凡、夏业良、陈破空等的攻击,尚属私人性质,郭先生对民运整体也进行过剧烈的诽谤、攻击。恐怕不少人都记忆犹新,郭文贵在视频中说过:你们民运连共产党的一个村长都不如;民运要是在中国掌了权,中国人民就倒了大霉了,等等等等。

    曹先生对郭文贵爆料的力挺,无疑是正确的。在视频访谈中,曹先生实际上对郭文贵所爆之料,做了淋漓尽至的发挥,痛斥了共产党贪污腐败、禍国殃民的罪恶,令人击节赞赏。不过,愚意以为,在反共阵营内部,现在应该加以遏制的,不是什么“反郭现象”,而是郭文贵神圣不可侵犯的至高无上、他的“老虎屁股摸不得”以及许多人努力在打造的“郭氏一言堂”。

    六月中旬,我曾发过一封电邮,现附在下面,作为对上文的補充。
    ————————————————
    郭文贵的低劣令人大失所望(一)

    凡是关心郭文贵爆料的人,请看看他6月13日的「报平安」视频。这是针对前一天VOA「时事大家谈」“郭文贵继续爆料,搅动中共政坛‘一池春水’”节目,郭文贵作出的回应。该节目邀请了章立凡和胡平先生作佳宾;郭文贵的回应则是对章、胡两位评论员丧心病狂的攻击。

    平心而论,我并不完全同意章、胡二位在该节目中表达的观点。比如章先生认为郭文贵的“处境不容乐观”;胡先生对郭的妻女是否真到了美国,或何时到的美国有所怀疑。但是总的来看,章、胡的评论是客观、公允的,保持了他们作时事评论一贯的高水平。他们对郭文贵的基本评价也是肯定的,比如章先生说,郭“一个人在挑战朝廷”;“老七不能走,只要他爆料,我们就支持他”。胡先生称赞郭是“出身草莽的风流人物”。两位评论员对郭的爆料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爆料激化权力斗争”,“给体制撕开了一个口子”。我是先看了VOA的这个节目,因此看到郭文贵的回应,竟然对章、胡大兴问罪之师,着实吃了一惊。

    郭文贵的浅薄、自恋、浮夸、轻狂,大言炎炎而学识匮乏,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对他的爆料,我一直怀抱期望。他已经爆出的料,对中共的“反腐”、对王歧山的纪委,形成了有力的冲击。但是,郭先生在13日视频中对章立凡、胡平先生的造谣中伤和恶毒的人身攻击、对事实的肆意歪曲、对网友的恶意煽动,使我对他大失所望。

    先看看郭先生是如何指鹿为马,任意歪曲、揑造事实的。

    a) 郭文贵在视频中痛斥章立凡:“你张嘴就说郭文贵是家奴,口口声声说郭文贵是家奴、奴才”,这是对我极大的侮辱。

    事实是这样吗?章先生在分析郭的爆料时说:中共对这种爆料当然不能容忍。在趙家眼中,郭是趙家的家奴,主子之间的矛盾是趙家内部的事,趙家不会容忍奴僕挑拨主子之间的关系。请问,章先生这是在揭露中共,还是在侮辱郭文贵是奴才?

    b) 郭文贵还在视频中痛斥“胡、章一直侮辱我的推友,说我的推友都是脑残,都是假的,都有问题”,说胡、章对他的推友、粉絲施加了“巨大的侮辱”。这又是郭文贵明目张胆地编造谎言。

    人们在推特上支持郭,是因为他的爆料揭露了趙家的丑恶,揭开了“反腐”的黑幕。以章、胡二位鲜明的反共立场,他们只会将支持郭爆料的推友视为朋友,怎么会侮辱他们呢?章先生以前甚至称自己也是“郭粉”。

    郭文贵的指责有任何依据吗?他唯一的凭据是:在节目中说到郭在推特拥有多少粉絲时,章先生提到,以前在新浪、微博,一个人拥有若干万粉絲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难道这就构成了对推友“巨大的侮辱”吗?章、胡二位从未说过郭的粉絲“都是脑残,都是假的”;以章、胡的政治理念和学识素养,绝无可能出此言。顺便说一句,“都是脑残”和“都是假的”,两者其实不能并存。如果粉絲都是假的,根本不存在,怎么会有脑残呢?编瞎话至少表面上要合乎逻辑;郭文贵这种逻辑错误,在他的信口开河中不胜枚举。

  5. 曹老师,你说的太好了!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看了三遍。

  6. 請到【曹長青臉書】或【曹長青推特】留言。謝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