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丁:刘晓波对自己谎言声明的两种解释哪个是真相——天安门广场没死人声明背后

——迟来28年的消息

2017年7月13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正在服刑的刘晓波先生在中共当局严密监控之下病逝。他的突然离世在世界各地引起强烈关注,人们在纪念这位和平主义者的同时对中共发出严厉的谴责。

一天之后,《世界日报》刊登一篇署名“曾慧燕”的文章,标题是“「央视认罪」真相曝光刘晓波父跪求”。文章转述刘晓波的话,说那次在中央电视台做违心见证是因为当局强迫他父亲游说他就范,“平日我可以和父亲论辩至反目,可是当父亲在那种地方双膝向我跪下时,我他妈的彻底崩溃了!”该文的消息提供者徐文立引用刘晓波对他说的原话:“我从来没有对谁讲过这一幕,今天就想对你说……”。徐文立为海外民运人士,曾推荐刘晓波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曾慧燕的文章一经刊出,迅速被不下十家华文媒体转载。到目前为止,该文披露的消息尚未遭到质疑与反驳。

曾慧燕文章所说的「央视认罪」事件是指刘晓波因参与天安门广场绝食被当局指为幕后黑手并于1989年6月6日被捕,当年9月在中央电视台发表声明(下称“央视声明”)宣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刘晓波于1991年1月因有“悔罪”“立功”表现而被免于刑事处罚。)央视声明一经播出,刘晓波立刻受到来自中国海内外民主阵营的一致批评,不是因为他的“悔罪”,而是他的“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之说,他被指责“为中共掩盖屠杀事实”。央视声明事件对刘晓波的冲击在曾慧燕的文章中有所表述:“之后,刘晓波xx次次地反省、检讨,诉诸文字和xx次xx次的行动,才逐渐贏回昔xx同志的宽恕和谅解。”

事实也的确如此,刘晓波至少两次在正式场合解释当年央视声明背后的动因:一次是在一个时间与出处均不明确的访谈录像中用了5分钟的时间讲述当时为什么作央视声明,另一次是在他的《末日幸存者的独白》(1992年9月,台湾时报文化出版)一书中详细描述了当年他在决定作央视声明之前所经历的的外部压力和内心挣扎。上述两次解释在逻辑和内容上都相当一致(见以下引文),并被此后许多提及此事的文章引用。

但是曾慧燕文章中所引述的解释却与此前刘晓波自己公布的口头与书面解释大相径庭。不仅如此,曾慧燕文章中所引述的解释是自刘晓波1989年央视声明28年以来的首次面世,并且是在刘晓波离世后才被披露。

至此,关于刘晓波当年央视声明背后的动因,现在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释。一段原本已随刘晓波的11年监禁重刑、诺贝尔奖荣耀和英年早逝噩耗而被各方搁置一旁的历史事件又重新浮现出来。

那么上述两种解释之中哪种叙述更接近事实?真相究竟是什么?

从曾慧燕文章的引述来看,刘晓波因为“父亲在那种地方(监狱或看守所)双膝向我(刘晓波)跪下”而感到“彻底崩溃了”,继而在半失智的状态下发出央视声明。无论从高压下人性弱点的暴露还是从中国传统孝道对人的行为束缚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既符合逻辑又能被世人谅解的行为轨迹。

然而在刘晓波的访谈录像和文字描述中,央视声明则完全是经过缜密权衡之后的理性之举。让我们再来重温一下刘晓波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一书中的相关描述:

“1989年9月份,官方(指中共官方)……让我谈谈1989年6月4日清晨我所目睹和经历的清场过程。我非常清楚……这种采访的目的……是官方为自己开枪杀人做辩护……我如果接受采访,就等于甘愿充当官方的工具……但是,他们拿出了《人民日报》所登载侯德健关于清场过程的访问录,并劝说道:事实永远是事实,既然你没有看见打死人,没有看到血流成河,为什么不敢澄清事实,讲真话呢?……我一下子找到了接受采访的充分理由。1.清场时我没见到打死人是事实…… 。2.德健讲出没死人的事实而我却保持沉默,这等于在证明德健为保存自己而为政府作伪证……如果我出面作证,……可以增加事实的可信度……。 3.官方证明了清场过程中天安门广场没死人,并不能证明北京没死人,开枪杀人是铁案,决不会因为清场过程中没死人而改变……”

可以看出,刘晓波通过文字描述的央视声明的决定过程不仅逻辑清晰,而且更符合道德准则,因此同样可以作为对他当年为何现身央视的合理解释而被世人接受。(至于刘晓波在央视声明中的陈述是否客观公正,本文不作探究。)

虽然上述两种解释各自都可作为独立证言而存在,但是因为它们代表了理性抉择和非理性冲动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行为模式,二者在逻辑上无法并存。更加令人感到困惑的是两种解释都出自刘晓波本人之口,只是一个是公开披露,一个是私下倾诉。
那么,最显而易见的结论就是两种解释之中只有一个是基于事实的坦诚描述。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相较于追问哪一个解释更接近于客观事实,人们更会追问为什么刘晓波在提供了真诚解释的同时又给出一个虚幻的描述。这么做是出于对当局的顾忌还是为了凸显当局对人权的粗暴践踏?是为了在友人面前表露自身的软弱还是为了给自己赢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退一步讲,也许两种解释都是基于事实,也就是说官方劝导下的审慎思考和官方逼迫下的刘父跪求都发生在央视声明之前,但是这两个先行事件在对刘晓波最后决定发表央视声明的影响程度上却有着巨大差别。按照常理推断,一个被刘晓波在访谈录像和书中详尽描述的先行事件应该远比另一个只在私下仅对一个人描述的先行事件更可能是央视声明背后的决定因素。然而如果比较这两个先行事件和随后的央视声明给刘晓波造成的心理冲击,那么相反的推断才更加合乎逻辑。刘晓波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一书中写到:“直到今天,我对自己出现在官方电视萤幕上讲述清场事实的抉择非常坦然和满意”,而根据曾慧燕的文章刘晓波对徐文立的表述却是:“不能他妈的原谅我自己!特别面对『天安门母亲们』时!没有藉口,只有惭愧,骂自己不是东西!”如果刘父跪求是促使刘晓波在情急之下发表央视声明的主要动因,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更加真实可信的理由被尘封28年?

对于刘晓波央视声明背后的动因,之所以先后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解释还有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两种解释都是谎言。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谁是这谎言的始作俑者?谁是它最大的受益者?谎言想要掩盖的又是什么?

最后,我引用6.4之后刘晓波央视声明之前侯德健面对官方电视摄像镜头时说过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我们需要用谎言来揭穿谎言吗?真相难道还不够吗?

(本文的全部探究都是基于一个前提:曾慧燕文章所报道的一切均属事实)

——原载《华夏文摘 》,读者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