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飄塵: 無敵論註定了劉曉波的悲劇

劉曉波看來是真的走了,網路上哭聲一片。但是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中國社會就會恢復平靜。我這樣說,不是出於惋惜:似乎他的理念沒有被繼承。而是基於對於人性的瞭解:這個時候悼念劉的,如喪考妣的,有多少不是因為被環境所影響?我對劉的理念,是批判的態度。所以,我不會覺得他的死亡有什麼可悲的。相反,我覺得他以這種方式死亡最了不起的意義就是證明瞭他的理念的錯誤:他被他認為不是敵人的敵人關押至死!之所以我要在這個時候提及他理念的繆誤,因為這是最可以刺激泛民主圈裡眾人思考的機會:這個政權到底是不是我們的敵人?我們到底是否應該有仇恨?

出於對生命的尊重,我這裡不用“裝逼”這個詞形容。但是,劉曉波自己在生命最後時刻,留給妻子劉霞的詩中說:“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 交給你,只交給你一人”。顯然,劉曉波並非沒有仇恨,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不敢把這份仇恨發洩向仇恨對象。相反,他竟然把“仇恨”交給自己最愛的人!坦白說,我認為這是非常殘忍的事。我是不會這樣做的,無論那些無頭蒼蠅一樣的劉的粉絲們如何辱駡我,也不會讓我失去理智,要像劉這樣,一方面對囚禁自己的政權卑躬屈膝,一方面卻把“仇恨”留給愛人。我只願意把最美好的愛,留給愛人。

我不反對悼念劉,那是每個人的自由。而且,劉這樣死亡的方式,更加說明這個制度的殘忍,當權者的卑鄙!對於我來說,更加深刻認識到,這個政權、這個制度就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但是,我也有理由問問那些沉浸在悲痛中的人:你們真的沒有認識到劉曉波最大的悲劇並非死亡,而是他的死亡證明瞭他自己理念的錯誤嗎?要知道,劉最重要的理念,就是無敵論。如果我們要說他有什麼政治遺產的話,顯然這將是他留給中國人的最大的政治遺產。如果在今天我們不檢討這份遺產的正確性的話,以後也就不會再有機會。歷史潮流浩浩蕩蕩,轉瞬即逝。劉曉波如果真的偉大,按照粉絲們的說法,不正是因為他用失去一生的自由作為代價,反抗這個政權嗎?所以,討論這個政權到底是不是我們的敵人,其實才是對他最好的悼念。

我不相信劉沒有悔意,這從他在最後時刻給劉霞的詩裡明白地提及“仇恨”,可以感知。從他在彌留之際還要求離開中國去海外定居,可以感知。當然,讓一個人在彌留之際否定自己的理念——特別是一份因此獲得諾貝爾獎的理念——是殘忍的,也是不現實的。但是,作為反對中國目前制度、政權的人群來說,如果真的要悼念他的話,就不應該忌諱這個話題:既然劉曉波用自己的生命都沒有達成他的理念,難道我們還應該繼續走在他的道理上?也許有人會說,他的這條道理是甘地的道路,是曼德拉的道路。但是,我們更應該知道,甘地和曼德拉面對的都不是中國共產黨,這個人類歷史上最無恥、最骯髒的政權。所以,我們如果真正想實現劉曉波的政治理想,讓他成為中國社會最後一個因言獲罪的囚徒,我們就必須批判他的“無敵論”,而勇敢地疾呼:中國共產黨就是我們的敵人!就是人類的敵人!夠了,不要再被劉曉波們、諾貝爾獎評委們忽悠了!中國人民如果真的想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就應該明白,中國共產黨政權不是殖民印度的英國,不是搞種族隔離的南非。這個政權的邪惡已經遠遠超過人類可以忍受的程度,即使諾貝爾獎都沒有能夠讓臨終前的劉曉波獲得自由,這就是證明!

劉曉波已經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一個永恆的印記,但是他的無敵論顯然也隨著他的離世煙消雲散了。西方白左設計那種和平演變的道路,顯然在中國是行不通的。

————讀者推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