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按语推荐】吴惠林:川普要推翻“全球社会主义”

【曹长青按:本文作者吴惠林先生为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是台湾少有的主张自由经济思想的学者。他是已逝的“中华经济研究院”创办人和首任院长蒋硕杰的弟子(著有《蒋硕杰传》)。蒋硕杰早年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留学时,被自由经济学大师哈耶克器重。在留学期间,蒋硕杰发表多篇批判计划经济鼻祖凯恩斯的文章,他被划为“新古典经济学派”(Neoclassical economics),该派主张:支持自由市场经济,个人理性选择,反对政府过度干预,反对凯恩斯主义经济学。蒋硕杰曾获哈耶克推荐得到奖学金,被视为哈耶克的亲传弟子。

毕业后到美国大学任教的蒋硕杰博士,当年被蒋介石请回台湾,创建“中华经济研究院”做首任院长。但蒋介石不懂经济,更不懂自由市场,仍是满脑袋的政府控制(实质是党国一体),所以虽然蒋硕杰被请回台湾给个“院长”头衔,但他的自由经济思想,得不到两蒋的青睐,甚至还被热衷大政府的国民党文人王作荣(台大经济系教授,曾官至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长)在党国报纸《联合报》上围攻,主要是攻击他的自由经济思想。蒋硕杰虽有报国之心,但在两蒋时代,在台湾却无大展宏图的机会(他是首位华人获诺贝尔经济奖提名,但没获奖。他的女婿是诺贝尔经济奖得主)。

后来民进党执政,在经济政策上更是左倾,像吴惠林这样偏向绿营、真正懂得自由经济的学者,跟他的思想导师蒋硕杰的命运一样,不管怎样杰出,怎样能够惠顾大众,但仍然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被民进党政府任用。

蔡英文当选总统后,民进党政府启用的主掌全国经济的“国家发展委员会”(国发会)主委陈添枝,当年曾力挺《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俗称《艾克法》(ECFA,要把台湾经济跟中国连成一体,等于纵容中共经济统战,把台湾经济掏空),还曾在担任马英九政府经济官员期间,发行“消费卷”(直接向大众发钱),所谓刺激消费,促经济增长;结果成为灾难一场。但陈添枝这样的社会主义者,“自由经济盲”,却被民进党政府重用,因为蔡英文不仅左倾,同样毫不懂自由经济。

看到这个现状,不仅为台湾的经济前景担忧,也为蒋硕杰、吴惠林等自由经济学者的命运感到不平!

但庆幸的是,今天有了网络,自由的声音可以发表出来,启迪更多的读者,明白自由(经济)的意义。吴惠林的这篇文章,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看到川普当选后,将给世界带来的变化。这是一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理念,两种哲学,两种实践(更是两种结果,共产主义灾难已是明证)的决战。川普总统吹响了推翻“全球社会主义”的号角!

下面是吴惠林先生的文章:】

吴惠林:川普要推翻“全球社会主义”

川普被认为“意外”当选美国总统,引发全球热议,在琳琅满目分析中,“社会主义警钟响起”的说法独竖一帜。那是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去年11月28日发表的评论,指出川普之所以能当选美国总统,是因为他在柏林围墙倒塌27年之后,承诺将推翻“全球社会主义”。

虽然资本主义的美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但战后“全球社会主义”理念几乎席卷全球。苏联和中国成立大型共产主义国家,印度采取极端的社会主义,东南亚、非洲和南美洲也出现共产主义分子的叛乱。西欧各国也被社会主义所控制,人们开始接受“国家在经济生活中应该发挥某种作用”的理念。

社会主义者的分歧仅限于国家干预程度大小,都同意“铁路、通讯、医疗和电力等”应国有化。已故的197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逊(Paul Samuelson)1960到80年代的全球畅销经济学教科书中宣扬,“全球社会主义”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并称苏联的国民生产总值会在1984年之前超过美国。

不过,主流经济学家没有认识到,共产主义的坚定抵抗者里根总统,通过大幅减税、限制政府职能等,遏制了共产主义的发展。1989年11月9日柏林围墙倒台后,俄罗斯被迫接受美国的救援,而中共则不得不采取“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但西欧的社会主义者不甘接受被扫进“历史垃圾桶”的命运,他们成立了欧盟。而美国民主党总统柯林顿在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同时,给了中国最惠国待遇。

罗伯特‧沃夫(Robert Wolfe)在《社会主义全球化》书中称,宣扬这种“国际主义运动”是个超越民族、超越国家边界的规划和生产系统:“社会主义全球化的目标是把整个世界作为一个经济单位,在这个单位内,物品供应和服务将会得到最大化,会把对环境的损害最小化。”

当世界银行宣布2014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将超过美国,左派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史蒂格里兹(Joseph Stiglitz)就在2015年1月宣布,“美国世纪”结束,“中国世纪”已经开始。他说由于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缺陷──腐败,“中国的崛起也映照出美国模式的严重不足”,他认为美国必须“转型”,接受中国的经济崛起和承认美国处于新的“错综复杂”全球秩序中的现实。

中共甚至制定了一项全球的《2030年永续发展议程》,在2015年9月28日由联合国193个成员国签署。在该协议里,全球的资本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确定通过实施17项“永续发展目标”和169个具体目标,后者被认为是“大跃进”。

就在全球被共产主义化的当儿,川普的当选无疑是对全球社会主义理念的威胁。对共产主义者来说,当年里根领导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对抗、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今天,川普已撕毁TPP,他似乎决心摧毁“社会主义全球化”,并效法里根,通过减税和小政府等办法来发展自由经济。

在“社会主义”警钟已响起的此刻,台湾却深陷社会主义的泥淖,而“一例一休”这个政府大力干预市场的“反自由经济”政策代表,已大大挫伤台湾经济,更对“最弱势边际劳工”和“最弱势低所得阶层”造成重伤害,应了“到地狱之路往往是好意所铺成的”和“爱之适足以害之”的警言。

亡羊补牢犹未晚,应趁川普上台的良机,赶紧改弦更张跟上世界潮流,弃左向右削减政府众多不应为的职务,“只做对的事,并把对的事做好”,亦即“创造并维持一个公平公正安全自由和谐的生活投资环境”。还权于民,让自由竞争市场好好运作,则台湾人民幸甚!

2017年2月7日于台北。原题:“社会主义”警钟已敲响

上面图片中的英文译文: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社会主义是一种失败的哲学,无知的原则,嫉妒的教条。它的好处是能平等地分享痛苦。 

9 comments

  1. 不懂為何一例一休改善過勞叫做社會主義 既然重視個人權力 為何事事由企業決定 國民黨在經濟政策上也是傾向於右派 減稅 事實有效嗎?

  2. 不懂為甚麼 改善高勞動力 的低薪環境的一例一休 叫做社會主義? 如果重視個人權力 為何只重視群體主義的企業決定?國民黨也傾向減稅 外資有進來嗎?

  3. 我觉得把前苏联定义为社会主义本身就是个错误,凡读过社会学的都知道,苏联(也包括其它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其实是专制独裁国家,它实行计划经济体制,也谈不上真正的计划,其实是生产资料被利益集团操控,这些权贵精英比资本家更贪婪,不仅垄断经济命脉,还要限制公民权利。对社会主义的争议主要还是体现在实践中,社会主义的缺陷主要还是在信息的缺乏导致政府干预的偏差。暴力革命主要是欧洲封建王朝时期的产物,右翼分子经常用这个妖魔化社会主义,其实这个主张也只有少数几个早期人物提过,早就是过时的东西。社会主义的政治主张其实和当今民主国家没有区别,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加自由一些,比如北欧。而右翼们津津乐道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在实践中也有致命缺陷。这主要体现在分配端的不公,因为现有法律很难限制大企业或资本家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因为他们很容易找到各种政策漏洞和逃避监管,这就是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都通过征收个人所得税来进行二次调节,应为从分配过程中实现公平是很困难的。所以征税这种劫富济贫的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当然市场经济在生产资料分配的效率上也存在不足,也就是为什么各种各样的国家调控例如美联储等存在的意义了。从以上来看,我不认为美国的民主党里的社会主义者和所谓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中的左派有可比性,完全是两个概念!

  4. 川普内阁中除了退役军方人物,几乎都是清一色传统行业的权贵资本家,完全看不到新兴产业的代表,很难指望他们能够推动自由市场经济,缩小贫富差距。我对他四年任期是比较悲观的。他和普京和习近平这类的做朋友也说不定,口中说是代表美国利益,其实只是还是代表了背后的金主利益,全球的权贵精英很快就心领神会对川普当选表示支持了。北京的权贵精英正在拍手叫好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hJWAdjmdBM。不要幻想他是个反社会主义的旗手,因为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北欧。

  5. 川普采用威逼利诱使得企业回归美国本土的做法,看不出半点自由主义,他许诺增加低端劳动力市场就业机会本身就是反市场经济的策略。

  6. “一例一休”是台湾政府顺应时代发展,为劳动力过剩寻求出路,是不是合理还有待探讨。但大趋势是劳动生产率已经大大提高的今天,劳动力是过剩的。传统行业大多已经饱和。很多行业不休假也会下岗,所以只剩两条出路要么减少劳动时间,以减薪为代价增加一些就业岗位,要么裁员以维持薪资。其实即使政府不去推动,企业主也会有类似的政策。可以预见,台湾向高福利国家迈进只是迟早的事。

  7. I’m fed up with the socialists and their propaganda, they are liars in mind and a gang of rubbers physically.
    所謂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不過是一紙邪教,牠們的教主不過是antichrist罷了;牠們所謂的經濟理論不過就是專營獨佔壟斷排外罷了,是扼殺人類文明和發明創造的,是開歷史倒車,回歸野蠻人性的。
    非常感謝 長青老師 分享,作為中國國內經濟學院畢業生,讀起來很過癮,很開心 🙂
    O(∩_∩)O謝謝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