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看美国左派法官怎么疯

【曹长青按:川普总统下行政命令,出于美国安全考量,对伊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索马里等七国发出入境禁令。这是保护美国人民安全的重要措施之一。因为七国中,有六国没有一个有效的中央政府,索马里曾常年内战,现在的政府也很脆弱,也门的民选政府被伊朗支持的胡塞(伊斯兰势力)叛军推翻。伊朗有中央政府,但却是全球最支持恐怖组织、最反美的毛拉政权。川普总统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对这七国发出暂停入境令(只是三个月),以研究和找出如果鉴别防范这七国入境美国者中有恐怖分子。但这样保护美国人民生命安全的决定,竟被左派有意歪曲诋毁为对穆斯林的宗教歧视。更有西雅图联邦法庭的法官下令,停止执行川普总统的行政命令。美国国土安全部从法律角度,只得服从联邦法官判决,但美国政府正在上诉更高法院,来推翻这个左派法官的判决。为什么美国有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法官?其实美国的左派法官很多,经常做出离谱,甚至荒唐的裁决。我在十多年前写过一篇短文谈这个问题。多年过去了,这种现象毫无改变。这个推翻川普行政命令的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就是典型一例。顺便提一句,这个法官是共和党籍总统小布什2003年提名的,之前他只是个律师,不知为什么被小布什看中(重)。去年罗巴特法官在审理黑人告警察不公案件时,竟自己当庭说那句黑人政客煽情口号“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重要),可想而知他左到何种地步(判案法官应中立,起码不应附和哪一方的口号)。后来小布什总统又提名罗伯茨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并是首席大法官,他裁决支持奥巴马健保),都是他看错人、用错人的案例。有人批评小布什不够聪明,从这两个法官提名上看,确实他很有盲点。川普上台后的用人(之正确),更对照出了小布什的建制派弱点。下面是我那篇文章:】

美国的左派阵营主要有五大块:大学教授群体,主流新闻媒体,好莱坞,律师和法官,工会。其中法官扮演重要的角色,因为法官判案,起着对社会导向的作用。像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计票纠纷(主要是佛州),佛州最高法院干预选举,引起全国媒体的激烈争论。最后此案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做出多数裁决,否决了佛州高院的判决。左派人士批评美国最高法院干预选举,说小布什总统不是美国三亿人民选出来的,而是九个大法官裁决出来的。这明显不符合事实,因为美国最高法院没有干预选举,而只是纠正佛州法院对选举的干预。因佛州选举发生计票纠纷后,已被佛州最高民意机构“州议会”做出了决定(小布什在该州胜选),但佛州最高法院(多是倾向民主党的左派法官)却对选举进行干预,做出否定议会决定的裁决。所以此案才打到美国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最后以多数赞成,推翻了佛州高院的干预,恢复了佛州议会的决定。

最近,加州要选州长,也发生了法官出于意识形态立场干预选举的事情。“加州选州长,要重演上次总统大选纠纷”,不少媒体的大标题这样说;因为还没选,官司就打上法庭,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的三名左派法官做出裁决,加州州长选举不可按期进行,理由是有些投票机陈旧、不合格。

一时加州以至全美舆论哗然,有报纸评论说,这是左派法官为了帮助民主党州长戴维斯而做的拖延之计。因为戴维斯就是用这些所谓“不合格”的机器“选”出来的,但那个时候,他们不提机器陈旧,现在要选掉他,就说机器不合格了,这明显是在玩政治,要保护戴维斯不被呼声越来越高的共和党候选人施瓦辛格“终结”。

在舆论呼声下,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决定召集全部11名法官,重审这个案子,整个庭审是公开的,美国公共电视台C-Span直播,几名法官等公开辩论,最后多数做出裁决,否决了那三名左派法官的裁决,使加州选举能按期进行。

虽然原来的裁决被纠正,但这三名法官的判案,再次反映出美国司法界存在的严重问题。以左派法官占多数的法庭,在判案时往往依据自己的意识形态,而不是法律和常识。很多离奇的裁决,显示美国的法院越来越左倾。

例如去年该庭三名法官的一项裁决就曾引起一场全美风波,因为他们判决学校的“忠诚誓词”(其中有“在上帝之下”这个短词)违宪。当时美国参议院以99对0票通过决议,谴责这项裁决(知名的保守派参院外委会主席赫姆斯因病无法投票,否则就是百分之百。后来这项裁决被该法庭多数法官否决)。而据美国CBS电视台报道,同是这个法庭,却裁决在公立学校宣讲伊斯兰教应受到保护。

《华尔街日报》就此发表题为“第九巡回法庭”的社论说,“旧金山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再次证明它是美国土地上最发疯的法庭。”

该报社论之所以做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这些左派法官的判案越来越离谱。例如,加州一个刑犯,为了生孩子,要求狱方把他的精子寄给他的妻子。狱方不同意提供这种服务,狱犯就告到法庭,结果这个法庭的三名法官竟裁决那个犯人胜诉。这简直像个电视脱口秀的笑料。当然,后来该庭多数法官重新审理了此案,纠正了这项裁决。

由于这个法院的裁决经常太离谱,在过去10年中,有约75%的裁决后来被美国最高法院纠正,其中三次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一致做出的。

美国的这种左倾法官的离奇判案,不仅在加州,在全美范围也越来越多。像1992年美国著名的案子,当年79岁的老太太史特拉‧利柏克(Stella Liebeck)因自己把刚买来的热咖啡不小心洒在腿上,竟起诉麦当劳店,说他们的咖啡热度太高,造成她皮肤烫伤;最后左派法官竟判她胜诉,裁决麦当劳店赔偿16万美元,惩罚金48万!

后来美国有个团体用这个老太太的名字设立了“史特拉奖”(Stella Awards),每年评选美国最荒唐、离奇的案例。去年评出的有:俄亥俄州的律师沙夫尔在乘坐Delta飞机时,邻座恰好是个大胖子;他随后起诉这家航空公司,说他被迫和这个肥男人紧挨度过2小时,如同强迫“结婚”,索赔9万5千美元。另一案是因多项重罪而服15年刑的犹他州犯人莱斯,声称他信仰“吸血教”(Druidic Vampire),要和女吸血教徒有性关系,并要求狱方必须提供血供他吸,否则就是剥夺他的宗教自由。

去年五月,《华尔街日报》还报道说,旧金山一个240磅的女性被健身俱乐部拒发教练证书,因为俱乐部有身材要求的规定。她到市人权委员会上诉,说“身体歧视”;当时旧金山还有一个案子在审理,是当地芭蕾舞团拒绝了一个女孩的申请,因她长得太矮,太男性化,不符合他们对女芭蕾舞演员身材的要求。结果,那个健身俱乐部怕输官司,和那个240磅的女性“庭外和解”,取消了对体重的要求。

看到这种案子,总是令人吃惊,因为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如果是个大胖子,那谁还相信你这个俱乐部的健身效果呵;看那一身肥肉的“教练”在那气喘吁吁,你还健什么身呢。同样,如果是个矮胖子在台上费劲儿地跳芭蕾舞,那还不如去看日本相扑。

《华尔街日报》对此发表社论说,如果这么发展下去,那下次300磅的男人就可起诉麦当劳,说他们的肥胖是由于汉堡包的味道太好,他们没法拒绝造成的。胖女人也可以起诉好莱坞,说她得不到《漂亮女人》(Pretty Woman)中朱丽娅.罗伯茨那个角色。

这种“政治正确”的做法,在很多法庭越来越流行。例如,几个星期前《纽约时报》报道说,一家麦当劳的女员工因小时患病而脸部生理扭曲、落下严重残疾,因而她被雇用后,一直被安排在后台厨房工作。干了几年后,她提出应提拔她做经理,在遭到拒绝后,就上诉法庭,说是该店“歧视”残疾人。

麦当劳店解释说,确实无法提拔她做经理,不仅因为她的能力不够,还因为如果她当了经理,就得去前台,那么她的严重扭曲的脸部,会把来就餐的孩子们吓坏了,顾客会逃走。

报上刊出了这位女士的脸部照片,确实挺吓人,比雨果《巴黎圣母院》中那个丑陋的敲钟人还令人恐怖。当然,这位女性是不幸的,麦当劳当年能雇用这个人,已经表现出相当的人道情怀;今天不提拔她做前台经理,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人总得有点常识,如果顾客都被吓跑了,那这个店还怎么开下去。但“政治正确”的法庭,又是裁决麦当劳败诉,还要求快餐店赔偿这个残疾人精神损失费。至于那个店是否还能开下去,左派法官就根本不管了。

近年更有不少案例是控告烟草公司。香烟盒子上明明写了吸烟有害健康的警告,但这些烟民仍在吞云喷雾,等到患上肺癌等疾病之后,就状告烟草公司。在左派法官主导下的法庭,很多烟民都胜诉,烟草公司作为市场经济的一部分,又成为被痛恨资本主义的左派们痛宰的对象,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个亿地赔偿,以至大的烟草公司,不得不开始逃离美国。

从那个告麦当劳店咖啡过热的老太太史特拉,到告烟草公司的烟民,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把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推到他人身上,利用美国左派法官的“政治正确”,敲诈商业公司和社会。《纽约时报》8月10日刊出一份纽约市卫生局对艾滋病人的调查结果,在一万名HIV感染者中, 40%承认上次“性活动”中没带保险套,30%说有两个性伙伴,34%承认有三个以上。而这些人却示威游行,抗议政府没给艾滋病药物更多研究款,抱怨社会对他们照顾不够。他们不反省自己的滥交行为,却让别人承担后果,迫使纳税人出更多的钱,来支付他们巨额的医疗费等。

美国的左右派之间的一个重要分歧是,到底个人应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右翼保守派一向强调的是,个人自律,每个人要对自己负责,由每一个承担自我责任的个人,组成一个健康强大的社会和国家。而左派们则以个人自由的名义,鼓励甚至怂恿个人放纵,要求吸毒合法化等,颠覆很多人类的正向传统价值。而左派大学教授,还有连伊朗和伊拉克都分不清的好莱坞,以及像CNN、《纽约时报》等左派旗舰媒体,则把这种个人放纵美化为“自由”,结果就出现越来越多的像第九巡回法庭那样的左疯法官,通过他们离奇古怪的判案,政治越来越正确,道德越来越低下,结果等于是用法庭的小锤,一点一点地敲碎美国价值的根基。

2003年9月23日于纽约

14 comments

  1. 社会主义者应该和共产主义者一样,被铲除,消灭

  2. 若是在八年前,或是二十年前,卢浮宫内决不会发生砍人世件!别忘了!ISIS是在奥巴马执政期产生的!!!他的外交政策已经使美国的敌人不在怕美国,美国的盟友也不再相信美国!奥巴马为了向伊朗示好,结冻1500亿美金拱手送给伊朗,这笔巨资是伊朗革命卫队年度预算的25倍!目前伊朗已用奥巴马给的17亿美元现款(CASH)支持世界各地的反美、反以色列等恐怖组织。德州的联邦参议员克鲁兹曾痛斥,欧巴马政府成了全球恐怖组织的变相经济援助者!奥巴马换来的是伊朗不断发射洲际导弹,其射程2000公里的地对地导弹,可以命中以色列和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基地。目前正在研发远程导弹目标要打到西雅图!奥巴马助纣为虐的行为应该让美国人清醒了!!(注:是转评)

  3. 小布什总统是我人生价值观形成最重要的影响人之一,我对美国的好感就是从他开始,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上帝会保佑美国,保佑以色列。其实中东完全应该由以色列犹太人统治。曹老师在美国可要鞭策美国政府不要姑息伊斯兰。鞭策美国一定要站在以色列一边。

  4. 您好!我对您的右翼观点持不同立场。其实我不愿意用传统的左右来划分政治立场。传统的右翼政党在经济上主张放任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而在道德领域强调保守的价值观,但在拥枪问题上比较开放;左翼政党强调政府干预和收入再分配的经济改革,而在道德领域更加开放,但不主张拥枪。我个人是主张有限政府干预的市场经济,或者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混合的经济模式,这也是大多数国家目前的经济模式。道德方面的立场其实更具争议,主要还是就事论事。总的来说民主党的价值观在美国知识分子中是主流。我想实用主义原则或结果论来分析一个社会问题最终给全社会带来究竟是利还是弊比较可行。就J.Robert而言我不晓得他是否是左派,从新闻报道中看应该还算是保守派的法官,好像是他支持同性婚姻和黑人也是人之类的观点就说他是自由派我觉得也未必。所谓的美国传统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其实不值得一提,倒是美国历史上是个彻头彻尾的移民和抗议教派创建的国家,从这一点上就是反欧洲传统的。对于移民问题,从长远看,美国一定会限制移民数量。但目前川普根据国别和宗教信仰对人进行划分的做法种族主义倾向太过明显,即使给他更多时间,我想也没有更好的审查制度能彻底阻挡极端穆斯林的恐怖活动,理由是911袭击的组织者根本就不是来自上述7个国家,未来的恐怖袭击可能就是来自本国的极端势力,而不是海外输送。且出生地造假的全世界都有,仅凭禁令就能阻挡恐怖主义未免太天真了。而川普和共和党所主张的减税政策,很可能扩大贫富悬殊,给本国的恐怖活动提供土壤。其实从大趋势来说,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就业缩减或失业率上升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提供必要的社会福利是无可厚非的,川普的所谓通过减税和反全球化给美国人带来更多就业只是宣传,改变不了劳动力过剩带来的失业下岗危机以及贫富悬殊,可能带来更多的社会不公!

  5. 忘了亮一下左派知识分子最强有力的论据,就是美国是西方发达国家中贫富差距最悬殊的国家,在过去的30年间,贫富悬殊依然在扩大,而对富人的所得税却在减少,占总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拥有财富已经和占人口90%的家庭不相上下。不仅中产阶级的财富没有明显增长,而且贫困人口的实际收入还下降了,这些都与70年代以后的减税政策相关。而08年金融危机更加暴露了自由市场经济最脆弱的一面,就是金融寡头们巧取豪夺,制造零和游戏的泡沫,这样的情形是否还会重演我们拭目以待!前面已经提到,失业率上升本质上是生产效率提高的结果,和全球化关系不大。试想一个资本家即使把工厂都开在美国,他会放弃机器人不用来雇佣高成本的人力吗?我觉得通过政府干预把就业留在美国的说辞完全没有说服力!

  6. 點解左派必定淪為流氓? 事出必有因. 點解? 點解?

    因為左派根本不想論理, 只求獲得利益.

    憑武裝硬來便成了共產黨, 言詞上硬來便是左瘋左膠式強詞奪理 — 舉幾個表面清高動聽的口號板, 一深究便穿幫.

    滿口公義的人, 從來說不出何為公義. 說破了就是對他們有利即等如公義.

    可惜民主就是這樣. 世上蠢人、野蠻人、貪婪者佔了大多數, 誰肯深究?

  7. 坚决支持曹常青兄,看来美国的左派真是彻头彻尾的疯子!!!我真怀疑左疯子们是否想把这个世界搞到一团糟,人类互相残杀他们才高兴???

  8. Lí-hó͘ 汝好。
    如果人們看到她的臉會嚇跑,那麼人為什麼要被嚇跑?我覺得這有很多是要教育的,如果要判決,我覺得要看是依什麼原因來判決的等等,而把左定義為自己責任他人承擔,我覺得是太武斷了,今日的問題從一台客車8位「男性」就代表地球一半人口的財富的貧富差距到環境的破壞,在這鼓勵競爭的環境下的衝突和苦難等,其實我們要檢討的是今日的體制,金融貨幣市場體制本身。

    順便分享一部在探討永續社會可以是怎麼樣的紀錄片。

    選擇在我們 (The Choice is ours)紀錄片,cc字幕

  9. 小布希曾被曹先生評為終將得到公平讚譽的美國總統,現在看來是對小布希過譽了,跟川普比起來,小布希只得淪為華盛頓特區的建制派菁英,除了度過9-11,剩下就是小布希靠宣傳信仰基督選上總統及辱罵阿扁的映像了……

  10. To 左派知識分子
    1.美國是西方發達國家中貧富差距最懸殊的國家,在過去的30年間,貧富懸殊依然在擴大,而對富人的所得稅卻在減少,佔總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擁有財富已經和占人口90%的家庭不相上下。不僅中產階級的財富沒有明顯增長,而且貧困人口的實際收入還下降了,這些都與70年代以後的減稅政策相關。
    Ans. 全球化. 紐約市有美國最高的所得稅,貧富差距變小了嗎? 芝加哥是民主黨的聖地,左派在這幹了什麼事:
    調高人民的Property Tax, 課Bag Tax soda Tax,卻給大財團Tax Credit,幫助地產商炒樓 貧富差距是大政府造成的
    2.而08年金融危機更加暴露了自由市場經濟最脆弱的一面,就是金融寡頭們巧取豪奪,製造零和遊戲的泡沫,這樣的情形是否還會重演我們拭目以待!
    Ans. 20世紀初期,金融危機必定伴隨銀行家跳樓,08金融危機哪個銀行家跳樓了?因為左派政府會花納稅人的錢救他
    3.政府不會是問題的解決者,而是製造者 富人強大是因為他們控制了政府 (看看柯林頓集團吧) 用納稅人的錢對抗納稅人, 再透過學校系統洗腦你的小孩 任何你的理想都不可能在大政府的環境中實現 因為政府永遠站在你的對立面跟富人一起

  11. To Willie Yang
    1.“紐約市有美國最高的所得稅”,请注意事实!纽约州2016州所得税8.82%,爱荷华8.98%,明尼苏达9.85%,俄勒冈9.9%,加州13.3%。
    2.“20世紀初期,金融危機必定伴隨銀行家跳樓”, 你是想让人家接着跳楼吗?
    3.”富人強大是因為他們控制了政府”,这恰恰是川普政府的写照!
    亲爱的,用事实和数据说话,这就是今天美国的教育理念,你可以称之为洗脑,请不要把小孩送来美国念书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