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红冰:蔡英文总统应罪己反思,以正国策之误

《敦促蔡英文总统反思国策书》——写于蔡英文总统胜选周年日

一、蔡英文总统应罪己反思,以正国策之误

一年之前,一月十六日,自由台湾将国运托付给蔡英文。那一日,蔡英文踏民意之红地毯,意气风发,直上天顶;万众瞩目之际,大有睥睨八方、创造历史之势。

一年以来,蔡英文政府的民望竟如天河倒倾,滔滔直下,令亲者痛断肝肠,令仇者如国民党权贵,竟能于濒死之间得回光返照之快意。

执政情势已经撞向历史的警钟,忠诚正直之士皆愿蔡英文总统能作罪己之反思,以挽民意之狂澜于即倒,以拯国运之艰危将临。然而,却仍有民进党宵小政客,效鼠辈佞臣,撰“蔡英文政府八十三项政绩”之章,文过饰非,自欺欺世,似欲借阿谀谄媚之辞,作进身荣升之阶。

据悉,蔡英文政府判定其执政民调江河日下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曰实施改革,必定会由于伤害部分人的利益而导致民意支持度流失;一曰万事开头难,渡过最初的执政艰难期,即所谓“打地基之期”,民意就会重新回归。

据我看来,上述两项原因,皆乃似是而非之辞,虚妄不实之语,荒诞不经之言,掩耳盗铃之说 。

台湾社会失望于蔡英文政府,并非源自对国家改革的不满,而是因为蔡英文政府的所谓改革,既少高屋建瓴的“开天辟地”之势,又缺周详策划、谋定后动的自信,反而瞻前顾后、首鼠两端、进退失踞、踌躇不前,全然不符民意,辜负了社会对于深彻改革的殷殷期待。

与之同时,中共强权对自由台湾实施主权逼迫的态势已经昭然若揭,自由台湾将面临日益严酷的国家危机,对此虽贩夫走卒亦了然于胸,蔡英文政府却指望渡过“万事开头难”效应之后,国事便自然会渐入佳境——这岂非痴人说梦,愚人自慰。
执政者的权力傲慢常表现为不肯正视执政的罪错。蔡英文政府对民意日夜流失的原因作“王顾左右而言他”的解读,实在是比执政不力更失策的不智之举。民意不可侮,民智不可欺;民主社会,执政者侮民意,欺民智,最终只能是自侮自欺。蔡英文政府唯有以虔诚的罪己之心,深刻反思国策之误,方能再次感动人民,重建社会的信任。

“千夫诺诺,不如一士谔谔。”为敦促蔡英文总统罪己反思,以图重振自由台湾国运,我愿作谔谔之士,发铮铮之声,略述蔡英文国策四项战略失误于左。

二、蔡英文总统第一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一项国策战略失误:缺乏政治家的历史责任感、胆魄和智慧,不敢将“国家正常化”,这个当代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奉为执政最高理念和社会核心价值——蔡英文不知,国务纷纭复杂皆可“明日再理”,惟重铸国魂以凝聚人心,确立国家意志和国家核心价值以创建社会共识,乃执政第一要务,不可须臾延迟。否则,国无魂魄,人心不聚,社会共识不成,则万事皆废,国运不行;蔡英文亦不知,当代自由台湾需要的不是“战战兢兢”的谦卑政客,而是摩西或者华盛顿那样的圣徒或者英雄,以引领国家“杀出命运的重围”。

作为东亚自由民主的圣地,却被剥夺以自己的国名、国旗、国歌参与国际社会活动的权利;作为全世界社会发展程度名列前茅的邦国,却被联合国拒之门外;作为对当代人类文明作出不可取代贡献的真实的国际存在,却不得不活在声称对东亚大陆十五亿政治奴隶承担主权责任的虚伪宪法之下;作为主权事实独立的国家,她的公民,无论商家还是艺人,都不得不为违背“一中原则”的莫须有之罪,而像“伊斯兰国”的人质一样,用侮辱自己人格的方式向中共强权道歉——自由台湾承受的所有屈辱和不公正的对待,不仅表述当前台湾根本的国家危机,也令台湾人民时时感到刻骨铭心之痛。因此,“国家正常化”成为当代台湾人民,特别是青年世代心底里的政治追求和国家理想,也就符合天理人心,理所当然。

实现“国家正常化”,是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是台湾公民的国家责任,也是自由台湾政治家面对严峻的国家危机必须承担的天职。然而,蔡英文政府接过全面执政的权柄之后,竟不敢或者不愿正视“国家正常化”的天职;就连美国当选总统都称蔡英文为台湾总统,蔡英文却没有勇气要求中共强权正视自由台湾主权事实独立的真实存在。

——当蔡英文要求中共强权“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时,她似乎要让自由台湾永远活在《中华民国》虚伪宪法下的不正常国家状态中;她似乎要把保留党国一体、威权专制残迹的《中华民国》国旗、国歌,永远奉为自由台湾的政治图腾——她似乎满足于维持让台湾饱受屈辱的不正常的国家现状。

蔡英文背弃“国家正常化”,这个从台湾人民刻骨铭心之痛中崛起的共同理想,这个台湾青年世代所祈盼的活在真实中的希望,这项台湾社会的核心国家价值,这种战胜台湾国家危机的最强大的精神凝聚力——如此悖离民心国运,又怎能免于民望民意日夜流失、江河日下的命运。

人失魂,乃行尸走肉;国无魂,万事皆废。“国家正常化”的理想就是当前自由台湾的国魂。只可惜,蔡英文并不把国魂当作其执政的国策之魂。蔡英文政府曾多次呼吁台湾社会实现超越政治色调的团结,共同面对危机。但是,国魂不彰,社会就无法形成共同核心价值;“国家正常化”理想不能成为共同核心价值,社会团结、共赴危难的呼唤只能沦为缘木求鱼、刻舟求剑的徒然之举。

川普以“让美国重返伟大”一言,感动甚至震撼了美国——川普呼唤美国国家理想再现,呼唤美国人民再次找到国家核心价值。蔡英文却拒绝宣示“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国家”的誓言,以作为其执政的理想。两相比较,高下立见。川普展现出大政治家对于国家理想的热忱与忠诚;蔡英文的执政理念中却只有过分精明的小政客式的利害权衡,只有“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庸人学者的谨慎,而找不到能够感动人心、点燃历史的理想主义精神,更缺少吞吐宇宙的英雄意志。作为总统,蔡英文让自由台湾的国家意志变得怯懦而晦暗。

三、蔡英文总统第二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二项国策战略失误:从媚俗的政客心态出发来理解民意,将“维持现状”的基本国策高捧过顶,以应对海峡两岸关系。

民主国家,民意通过法治程序决定执政权的归属。不过,民意也有浅薄深刻之分,是非对错之别。因此,忠诚于国家责任的政治家常以大智慧启示社会,引领民意趋向真理和国家根本利益;渺小政客则只热衷于揣摩民意以欺世,奉迎民意以媚俗,完全放弃政治人物借诸真理启示社会、引领民意潮流的天职。

二〇一六年,台湾人民用选票“炮决”国民党,根本原因在于台湾社会渴望改变国运——无论在内政范畴或者两岸关系领域,“渴望改变”都是台湾社会的主题曲。在此暂且不论内政,只论两岸关系。

国民党权贵背叛历史,其恐共媚共的国策不仅使自由台湾经济上逐步失去自主性,沦为中共经济体的附庸,而且让台湾国格日渐衰颓,以至于国际社会只知有“中国台北”,不知有真实的台湾存在;在两岸休兵表相的掩盖下,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如火如荼,中共强权兵不血刃征服自由台湾的战略如阴霾临空,台湾维护主权事实独立的能量日夜流失,所谓两岸“和平”,已经成为中共强权对于国民党权贵投共卖台的国贼行为的一种奖赏——马英九执政八年造就的两岸现状,大概如是。

二〇一六年台湾人民投给蔡英文的每一张选票中,都凝结沉甸甸的渴望:改变上述戕害自由台湾国运的两岸关系现状,以重振国运,再造国格尊严,消弭国民党权贵开门揖盗引发的国家危机。这才是刻在自由台湾额骨上的真实民意。

然而,对于渴望改变动摇自由台湾国本的“现状”的真实民意,蔡英文竟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将“维持现状”奉为国策。其意大概在于对内媚俗,对外则向中共强权展示“善意”——最初,蔡英文显然以为只要向中共露出小媳妇为恶婆婆准备的低眉顺目的假笑,就能够令强权暂缓实施,甚至放弃征服自由台湾的意志。“天真”至此,苍天亦应无语。

古希腊智者有名言传世:“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此一言道出一个与永恒一致的哲理,即现状永远处于变动之中——“世间没有不朽的年华”,也没有不变的现状。可见蔡英文维持现状的国策,违悖古智者警世的哲理箴言。

一般而言,“维持现状”是怯懦者的选择,是软弱者的心态——怯懦者与软弱者习惯于故步自封,抱残守缺,因循苟且,不思进取。故而,蔡英文“维持现状”的国策不仅与真实的台湾民意冲突,而且不可能使自由台湾国运高挂云帆,直向沧海,更会让自由台湾在“大争之世”显得渺小。

更可悲之处在于,蔡英文确定“维持现状”国策的同时,还试图让台湾社会相信她有足够能力“维持两岸关系现状”。早已有当代智者指出,蔡英文的这种企图心不是基于愚蠢,就是有意欺世。

既然是“两岸关系”,要“维持现状”就必须有双方的合意。蔡英文政治良知未泯,不肯步马英九后尘,以“九二共识”之名,签下自由台湾主权的卖身契,向中共交上政治“投名状”。在此情况下,作为一身系国运安危的政治家,蔡英文自当意识到,中共强权必会彻底改变马英九恐共媚共时代的“两岸关系现状”,倾其全部国家能量,对自由台湾施加主权逼迫。

中共强权一旦而且必定如此作为,蔡英文的“维持现状”之国策,岂非只能落个春梦一场之讥,竹篮打水之笑,自欺欺世之讽。尤其严重的是,“维持现状”之说获得国策的权威之后,复之以浅薄名嘴为其群蛙鼓噪,群鸦唱和,则既会使台湾社会沉溺于弱者的苟且偏安心态,又会掩盖中共强权的逼迫即将带给台湾的重大的国家危机。

两岸关系大变之势已成,国家危机正在逼近,处于“维持现状”国策催眠下的台湾社会将何以应变;没有勇气把国家危机的真相如实告诉人民,蔡英文政府又怎么能凝聚人心,形成众志成城之势,共渡时艰,共赴国难,共救国危。

两岸关系大变在即,蔡英文政府似乎尚在“维持现状”的春梦中酣睡。此种状况如果继续下去,蔡英文政府不仅误国,且将误己;旦夕之间,春梦破碎,智者关于蔡英文可能比肩朴槿惠的预警之言,虽然逆耳却有成真之虞。唯愿蔡英文为救国救己,当尽速走出“维持现状”的迷思,以雄风浩荡、进取求变的国策,应对时势之变。

四、蔡英文总统第三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三项国策战略失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官员即实现国家权力意志之刀,核心执政团队则是其刀锋,然而,蔡英文似乎没有愿望和能力,去构建一个忠诚于台湾国家正常化理念同时又锐意改革进取的核心执政团队,遂致国务纷乱如麻,政事蹒跚迟缓,国运衰颓不前,信誓旦旦的改革愿景大多只流于望梅止渴,水中花月。

国民党威权专制数十年,党国一体之官场文化早成政治之沉痾痼疾,加之未经转型正义之精神涤荡,党国威权专制虽死,其官场文化余孽犹在,且盘根错节,流毒不尽。

马英九执政八年,党国官场文化全面回潮。在恐共媚共的末日心态之中,党国官场文化展示出最后的堕落,其特征可概括如下:

以公权力谋求私利成官场文化之正常生活方式,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腐败横生、官官相护、拉帮结派、朋党乱政,等等权力堕落现象已是常态。马英九执政时期形成的上述黑手党式的官僚结构体系,治国理政无方,扰民害民有术,只思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只想偷香窃玉,安逸取乐;官箴国事尽皆弃诸脑后,暮气沉沉,得过且过,只要能倚权而日进斗金,便遂其所愿。

显而易见,威权专制的官场文化及其孳生的黑手党式的官僚结构体系,乃是必须通过改革彻底解构的对象;试图依靠威权专制培育的官僚体系实施历史性变革,无异于痴人梦呓,幻想与虎谋皮。

然而,蔡英文不仅没有展现鼎革布新之意志,解构马英九的此项政治遗产,即黑手党式的官僚结构体系,反而以招降纳叛之举,显示其有藏污纳垢之“雅量”;以收录党国官场文化培育之官僚进入核心执政团队,显示其有抱残守缺之“胸怀”。于是乎,蔡英文政府执政团队的“老蓝男”之讥,风行台湾社会,不胫而走,不翼而飞。

“老蓝男”之说虽显刻薄,其意却切中时弊。蔡英文的核心执政团队,既无感于国家正常化理想,又无志于创造历史的改革,一心只盼借诸“维持现状”的国策的名义,对改革虚与委蛇,倚仗权势苟安度日,最终在《中华民国》的历史残垣断壁中逐渐老死。

“老蓝男”们犹如疲马羸驴,老气横秋,死气沉沉,拉着国运政事之石磨,在历史的原点,缓慢转动。君不见,经济崛起之诺,新南向国策之论,在“财经帮”官僚朋党贪渎怠政的阻碍之下,至今仍是水中月,镜中花,中看不中用;司法改革的铮铮誓言,在“司法帮”官僚朋党老年痴呆症患者般的步履间蹒跚不前,蹉跎岁月,变成画饼充饥的欺世盗名之说;扩展台湾国际生存空间的宣示,于“外交帮”官僚朋党对党国外交传统的老年垂暮之恋中,沦为一声“落花流水春去也”的长叹。

其余如“一例一休”之法,暴冲裸奔,荒腔走板;“同性婚”之法处置失当,撕裂社会;“核灾区”食品输入问题,引发社会不安,民怨冲天;风灾菜价疯涨,官意茫然,民心摇动——等等乱象,不一而足,皆是蔡英文倚为心腹股肱的核心执政团队少智无策、昏聩衰颓、尸位素餐所致。

蔡英文确有一些不同于马英九的国家方向新思维。怎奈她依赖的“老蓝男”核心执政团队,堪比老牛拉动之破车,纵然蔡英文欲效千里神骏,一奔万里,也只能有心无力,徒唤奈何。最可叹之处在于,蔡英文驾老牛破车而不自知,尚以为可即将“乘长风,破万里浪”。

五、蔡英文总统第四项国策战略失误

蔡英文第四项国策战略失误:不仅没有彻查国民党威权专制时期反人性统治真相的举措,更谈不到对白色恐怖时期的反人类罪案实施全面道德审判和司法审判——蔡英文对于全面转型正义只有叶公好龙的贪恋虚名之心,而无海枯石烂的不变之情。
显然,蔡英文既缺乏大政治家的洞察力,不知唯有推动转型正义以确立基本政治是非标凖,方能引领台湾走出政治意识形态混乱迷茫、难以形成全民基本政治共识的社会分裂状态,同时也缺乏精明的策略家的大智慧,不理解转型正义不彰,对于台湾意味着重大国家安全危机——蔡英文之误,使自由台湾在一项重大国安危机前进退维谷。

二〇〇五年连战以“联共制独”之说,开国民党投共卖台之先河。国民党之所以敢于公开宣称“联共制独”,即联合专制之中共强权,摧残自由台湾之独立主权,根本原因在于台湾未经转型正义的精神洗礼,因而没有确立“专制政治意识乃是万恶之源”的核心政治价值。

连战以降,经马英九至洪秀柱,国民党权贵已经彻底共产党化,沦为中共强权谋台战略的走狗伥鬼;国民党的组织系统在政治实质上变成中共的“随附组织”、台湾支部,以及中共征服自由台湾的“第五纵队”——当前,国民党余孽正不遗余力散播恐共媚共心理,协助中共强权,用“九二共识”这个魔鬼的诅咒,对自由台湾实施终极的主权逼迫。

与之同时,中共强权在“买下台湾”的战略失败之后——十年间,中共斥巨资,只卖下了一批“政治垃圾”股,即国民党权贵以及某些出卖灵魂的文人、学者、名嘴,却没有买下台湾民心——台湾人民拒绝出卖主权,势将迫使中共强权改变谋台战略的重点,即在继续收买培育“统战力量”的同时,强化恐共媚共氛围,瓦解自由台湾维护主权独立的意志,利用国民党为主体的“第五纵队”,制造思想混乱和大规模社会动乱,从内部分化、撕裂台湾社会。中共御用媒体关于让台湾“黎巴嫩化”或者“北平化”的叫嚣,既是一种威胁恫吓,又明确透露出中共强权谋台战略重心转移的信息。

“蓝八奴”登陆乞食;台湾退休奉养活的国民党退将肃立恭听习近平训话;台湾名嘴在中共御用电视台上咒骂台湾独立意识;中共的政治走狗“爱国同心会”,暴戾猖獗于台湾;各种游行抗议中鱼龙混杂,中共在台统战力量借机乘风扬沙、混水摸鱼,等等乱象如麻中,一个严峻现实清晰呈现——国民党的存在已经成为台湾的政治癌变,成为台湾国家安全的心腹大患,膏肓之疾。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国民党不灭,自由台湾国家安全危机难除。今日之国民党绝非正常民主国家的正当的反对党,而是欲助中共强权灭绝自由台湾主权事实独立状态的国贼——对此,台湾社会必须有清醒的认知,方能消弭国安大祸患于未然。

从政治意志的范畴彻底清除国民党投共卖台的影响,乃是消弭国安隐患,维护自由台湾国本的必行之事。通过转型正义,确立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普世价值,确立一切专制及其意识形态只能给自由台湾带来劫难的观念——这是促使台湾社会认清国民党国贼本质的精神价值前提;转型正义不行,根本的政治观念不清,则国贼难灭,国家安全之大患难除。

放眼台湾政坛,虽有顾立雄奋拼命三郎之勇,党产会异军突起,一枝独秀,行转型正义之义举,但是,蔡英文政府整体施政对于全面推动转型正义的忽略,反而令顾立雄和党产会不顾自身毁誉的锐意变革之行,狂飙突进之举,显得孤独而悲怆,同时也给党国余孽洪秀柱流负隅顽抗,作困鼠之斗留下空间。

国贼化的国民党本已成世间活鬼,冢中僵尸,即将神形俱灭。怎奈蔡英文政府的转型正义只流于舌灿金莲,并无深彻变革的意志,以致国民党今日尚能苟延残喘,甚或有寻机再起之意。蔡英文政府若在转型正义问题上继续首鼠两端,心口不一,势将遗噬脐之悔于不远之未来。

知耻近乎勇,知错近乎智。我以此文敦促蔡英文总统反思四项国策战略失误,其意不止于尚对蔡英文的勇与智存有希望,更祈盼自由台湾面对已经逼近的大变之世、大争之世,能重振李登辉主政时代的强国雄风,能再现陈水扁主政时代的刚毅自信的国家意志。

六、川普胜选美国总统,人类将进入“大变大争之世”

川普踏上美国权力之巅——这个事件预言二十一世纪将进入大变之世,大争之世。川普额顶那一缕金色灿然的卷发,正象征一个大变大争时代的烽火。

驯鹿领导下的狮群只是驯鹿——在奥巴马,这个作“花花公子”封面人物比作总统更适合的“美国版马英九”的领导下,美国开始沦为软弱的二流国家,就连奴性天成、猥琐如鼠的中共御用文人,都敢预言美国已经走入衰落的宿命。现在,川普以猛狮的风格闯进美国权力殿堂,他放纵不羁,他野性勃勃,我不知他是否能“让美国重归伟大”,但是,我确信他会让美国的国家意志再次强悍,他会让美国重现领导世界的自信与雄心。

川普额前那一缕金焰之发点燃的新时代,即将跨入现实政治的门坎;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可以最简明扼要地表述如左:

“川普将动员美国强大的国家能量,解构有利于中共强权而不利于美国和自由国家的‘全球化’经济结构和秩序,重建符合法治和公平原则的自由市场经济规则——世界经济结构和秩序的解构与重组,必将以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国际政治、外交、军事、文化等领域的历史里程碑式的变化,此即‘大变之世’之谓;世界整体格局的大变,又必定引发绝大部分国家利益的重组,此即所谓‘大争之世’。”
“大变之世、大争之世将有两个引领人类命运趋势的主题。美国国家意志和中共强权,将以经济领域为主要战场,形成政治、外交、军事全面对抗的态势;美国将选择中东反恐为切入点,逐步重建与俄国的国家关系,瓦解中共强权和俄国之间潜在的军事和外交同盟——这是第一时代主题;由美国领衔,印、英、日、韩、澳以及东南亚主要国家,将形成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事实上的政治和军事同盟——这是第二个时代主题。”

七、自由台湾在“大变大争之世”中的国家定位

大风狂飙将起,大变大争之世将临,自由台湾应当如何应对,以再成龙虎?这是一个需要英雄的国格才配回答的大哉问。

大变大争之世既意味着严峻的危机,又蕴涵着伟大的机遇。只不过,怯懦的弱者只配被危机蹂躏,而机遇则只属于大智大勇的强者。世界性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同盟成为时代的主题,国际政治形势将因此前所未有的有利于自由台湾。不过,这并不是蔡英文政府的外交政绩,而是国际形势运行的当然结果,或可称之为天降祥瑞,天佑台湾。不过,有利的国际政治态势是否能转化为国家的运势,还要看自由台湾是否能成为国家意志的强者。反观蔡英文及其执政团队迄今为止显示的领导风格,全无控驭国运和历史机遇的强者风范。

“维持现状”的苟安国策之下,国家意志阴柔暧昧,全无天风浩荡、大智大勇之气势;因循守旧、故步自封的执政团队昏聩怠惰,国家方向晦暗不明,国事纷乱如麻,经济实际运作如患老年痴呆之症,转型正义与司法改革踌躇龟缩,社会对发展愿景的信心快速流失——蔡英文总统执政风格不仅没有使自由台湾伟大,反而使美丽之岛渺小,沦为不敢肯定自己、不敢确认自己的怯懦之邦,软弱之国。

自由台湾国运不振,令有识之士心疼——疼得如烈焰焚心。然而,蔡英文执政团队豢养的“政治小宠物们”,却仍旧醉心于文过饰非,“隔岸犹唱后庭花”,不知国运挑战的剑锋已经抵在自由台湾的咽喉。

大变大争之世,国际局势必风起云涌,自由台湾不仅不可能置身事外,反而处于风口浪尖。蔡英文政府对此不可不察——这是不由台湾选择的宿命。

极权主义全球扩张是中共强权的政治天性;征服自由台湾是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战略的首要之举;形格势禁之下,美国、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英国,以及印度尼西亚、越南、新加坡等诸多国家,必定构建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联盟——上述三项刻在时代眼球上的事实,宿命地决定了台湾在大争之世的命运定位如左:

由中共强权极权扩张的反人类天性所决定,自由台湾与中共强权的命运决战避无可避,决战的结果将决定台湾是沦为中共强权统治下的行政特区,还是辉煌崛起,升华为一个壮丽的正常国家;此次命运决战中,中共强权失道寡助,自由台湾却絶不孤独,而是宿命地属于强大的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同盟,因此,自由台湾居于战略优势地位——自由台湾不会败于中共强权,而只会败于自己的怯懦软弱。

八、当代中共强权本性:“恃强凌弱,色厉胆薄,宁肯老死,不敢战死”

国民党挟中共以自重,散布恐共媚共思潮,企图助中共强权“吓死台湾”,瓦解台湾社会坚守独立主权的意志——此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世人对于恐共媚共思潮亦腐蚀某些民进党政客灵魂一事,尚不深知。君不见,时至今日,仍有民进党大佬对中共一颗痴心不死,已至七十老朽之年,依旧怀抱春情荡漾之幻想,预言将有“双赢”的蔡英文与习近平的政治幽会。事实上,蔡英文政府在两岸关系和“国家正常化”领域中令台湾人气沮的首鼠两端、暧昧阴晦,都与恐共媚共思潮潜移默化的影响有关。故智者李登辉直言告诫蔡英文,要“勇敢一些”。

为迎接即将降临的大变大争之世的命运挑战,为自由台湾重建刚毅明朗的英雄国格,蔡英文政府和台湾社会首先必须破解恐共媚共思潮的魔咒。

当代中共强权的本性,可用十六个字总结之:“恃强凌弱,色厉胆薄,宁肯老死,不敢战死”。凡能全面了解中共强权此本性者,当可一扫恐共媚共的衰颓之气。

蔡英文政府需对一个基本事实有洞若观火的理解:在两岸关系问题上,只要蔡英文拒绝马英九化,民进党拒绝国民党化,台湾社会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从而拒绝签订国家主权的卖身契,中共强权就势必动用全部国家能量,对自由台湾实施主权逼迫,以摧毁自由台湾的国家意志。

以上事实表述中共强权恃强凌弱的天性。如果希望保住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自由人的尊严,台湾人民就必须准备承受并战胜中共强权的逼迫带来的命运艰难和苦痛。

中共强权的逼迫将表现为政治、经济、外交、舆论、凖军事行动等领域的全方位进击围困,但是,通过战争征服台湾的可能性趋于零——这是由中共色厉胆薄的天性所决定;当代中共强权只有伊拉克暴君萨达姆式的暴虐,却没有独夫希特勒式的疯狂血性,而习近平也只是一个渺小型和愚蠢型的毛泽东。

如前曾述,为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当前已经形成一个由美国领衔,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英国以及东南亚主要国家事实参与的国际战略同盟。一旦发动台海战争,中共强权的作战对象就不只是台湾,而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国际联盟——强大到中共与之作战无异于自寻死路。

为强化恐共媚共思潮的“说服力”,中共御用文人、媒体走狗以及国民党喋喋不休,重复散播一个伪命题:“美国不会为台湾而同中共作战。”

是的,美国不会为包括台湾在内的任何别的国家作战。不过,二战之后的美国海外作战的历史,胜于雄辩地证明,美国会为保卫自己在全球任何地区的重要利益而英勇作战,其中就包括韩战,以及与之相联的封锁台湾海峡以反制中共攻台的战争行为。

当前,中共极权主义扩张严重威胁国际社会的自由与安全;自由台湾的独立存在,符合人类自由和平事业的利益,也与美国的国家利益一致。由此可得出结论:美国不会为台湾利益而战,但是,当中共发动台海战争时,美国以及反制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事实上的国际同盟,将倾力与中共强权作战,帮助自由台湾保卫事实独立的主权——挫败中共强权征服自由台湾的战争意志,是美国自身核心国家利益的要求,也是人类自由与安全的要求;保卫自由台湾的独立,客观上就是保卫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

从特定角度审视,中共强权是一个权力腐烂入骨的专制政治集团。这个集团的核心由千余万贪官污吏构成。当代中国的千余万贪官污吏是手执专制权力的千万或者亿万富豪;他们征服自由台湾的战争意志可一言以蔽之:“有色心,无色胆。”

之所以如此,原因极为简单,中共千余万贪官污吏的共同“人生理想”,就是沉溺于悖逆天理人伦、骄奢淫逸的生活方式,逐渐腐烂成一片污秽的虚无;他们宁肯在销金窟里醉生梦死,老病而亡,也不敢为任何理念决战而死。千万贪官污吏主导的中共强权的国家意志,将在与强者的对抗中,尽显“银样蜡枪头”的颓败之本质——自由台湾想要保住独立的国家主权,只有一种抉择,即作“气吞万里如虎”的强者。

九、“救时五策”,惟愿蔡英文总统择善而从

一月二十日,川普就会握住总统令牌;美国的国家意志势将如猛狮添双翼,一飞冲天。中共强权的战争意志则会逐渐显现出“纸老虎”的本相。我曾有言,中共强权的思想走狗和愚蠢的蛋头学者还在摇唇鼓舌,论证中共的强势崛起,有先见之明的智者却已经开始严肃地思索一个问题:中共强权死于政治腐烂之后,东亚大陆乃至全球的发展趋势。惟愿蔡英文总统能有智者之慧,走出恐共媚共思潮的阴影,重新确立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

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之日,就是世界将进入“大变大争”的世纪之时。值此国际局势风云际会、浪起涛涌的关键时刻,蔡英文总统必须思考如何让自由台湾获得驾驭命运风云的坚硬意志,如何让自由台湾成为大气磅礡的强者,以“扼住历史机遇的咽喉”。

站在“大变大争”之世的起点,我愿为蔡英文总统进“救时五策”如左:

第一策,以国家元首之名宣示,“国家正常化”是台湾人民心底里的愿望,是执政者的天职,也是自由台湾的国家理想。在此前提下,谋定后动,逐步而坚定地推动修宪运动,修正宪法中违悖台湾现实命运的内容,扫荡“党国一体”威权专制时代的法统残迹,最终创制《台湾共和国》宪法,使台湾人民获得活在真实的国家概念中的权利。

第二策,立即全面彻底改组执政团队,召唤忠诚于自由台湾国家理想且怀抱社会责任感的大智大勇之士,组建雷厉风行、锐意进取的行政系统,迅速推进经济改革,扭转台湾经济沦为中共经济体附庸的趋势,以策国家安全;实行遏阻社会财富两极分化的政策,以符合分配正义的要求。

第三策,对国民党威权专制时期的反人类罪案进行全面系统清理,并在法律和道德两个领域进行正义的审判,从而为全面推动转型正义建立精神价值基础。

第四策,马英九威权专制回潮的八年执政,司法不公不义横行,以司法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的案件屡见不鲜,故应组建特别授权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对陈水扁司法迫害案、郭瑶琪司法迫害案,等社会广泛关注的典型案例进行公开调查,查清是否存在检察官和法官出于政治目的枉法弄权的情事,并以此作为深彻司法改革的突破口。

第五策,彻底摒弃乞盼中共的“善意”施舍国际活动空间的国民党式的外交乞丐心态,立即改变以维持小国邦交为重心的外交政策,动员政府和民间的全部外交资源和能量,专注于拓展与美国、印度、日本、英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全球性或地区性大国、强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领域全方位的实质性外交关系;明确宣示,中共强权对自由台湾的主权逼迫只能导致一个后果:台湾人民将众志成城,与世界反制中共强权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同盟一起,决死保卫自由台湾的独立主权,保卫人类的自由与和平。

与之同时,台湾外交机构要把向国际社会宣示下列理念作为基本的国家职责:在国民党投共卖台、彻底共产党化的时代背景下,“中华民国”已成为国共两党用以扼杀自由台湾独立主权的虚假的政治概念,称作“台湾”的国度才是真实的存在;自由民主的台湾已经为当代人类文明发展作出不可取代的贡献,一个独立而自由民主的台湾的存在,符合国际社会,包括东亚大陆各民族的根本和长远利益;屈从中共强权的压力,将台湾拒于联合国之外,乃是属于整个人类的耻辱,台湾受到的不公不义的国际对待表明,联合国已经相当程度上沦为中共强权的“政治人质”。

蔡英文政府若能忍刮骨疗毒之痛,罪己反思,然后行上述“救时五策”,则民心民望之回归,必如夏日暴雨后之千川汹涌奔腾,直向大海,又何愁不重现万众“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之盛况。

当然,蔡英文政府如若继续顽冥不灵,依靠“政治小宠物”式的鼠辈政客,以“八十三项政绩”或者“一百九十二项政绩”之类的说辞,文过饰非,自欺欺世,则蔡英文总统的执政前景我不敢,亦不忍预言。

台湾人民把全面执政的权柄交给蔡英文总统,就意味着已经把国运托付给她。“大变大争之世”正在召唤英雄创造伟大的历史;“让自由台湾成为壮丽的正常国家”就是英雄的使命。

如果蔡英文政府拒绝履行英雄的使命,那么,源自民间的“台湾国家正名革命”,必将在中共强权的逼迫下,应天时而生,辉煌崛起于“大变大争之世”,直上苍穹之巅,作英雄史诗之吟,赢得历史惊艳的仰视。

属于英雄史诗的荣耀在上,庸人政客的凄凉结局在下,蔡英文总统将作出怎样的抉择?

二〇一七年一月

8 comments

  1. 袁紅冰先生立論精闢、指陳病灶、強力指引明路,期待蔡總統深入斟酌,深切反思、為一位睿智領導者之所當為,則台灣甚幸!

  2. 蔡英文絕對不會改變的

    選出蔡英文 是台灣人的悲哀

  3. 袁教授:我十分赞同你的“敦促反思书”,我也相信它会对台湾朝野上下造成深远影响。我建议在“救时五策”中的第三策下,加上一句:清算中共及其特务线人对台湾犯下的罪行。仅供参考。

  4. 好文章!推荐全台湾人民都来读读。正经看民视能否推荐?

  5. 我們應該向甘道夫看齊
    把小英給救回來 並且 使她擺脫中國的因素&牽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QExgALv9wI
    這文章應該趁著今年的以及台灣的大日子來用心珍藏與吸取教訓啊!
    順便附上這影片,當作”今年”的教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ejZClAW3gY

  6. 樓上James 說 : “把小英給救回來”

    這是不可能的啊 ,

    她根本就不要你救啊 !

    蔡英文是60幾歲的人
    她現在的執政 , 就是在展現她的價值觀

    要認清 , 她其實是藍色價值的啊 !

    蔡英文 離國民黨近 離民進黨遠

    James 你要認清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