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Video Play Icon

2016.12.14【政經看民視】 曹長青:川普內閣幾乎清一色共和黨鷹派,令保守派振奮!台灣鳥籠公投法欺騙人民。如果美國改變一中政策,蔡英文政府會往前邁步嗎?

7 comments

  1. 提到民進黨時
    應該加以區分
    蔡英文的民進黨 是 打著綠旗反綠旗 的 變質民進黨
    與傳統的民進黨 理念不同

    民進黨 若由 呂秀蓮 游錫堃 領導
    絕對與蔡英文
    完全不一樣

    蔡英文 不是 綠色價值
    她的眼鏡是偏藍色的
    她在威權時期 選擇服從
    她無改革的性格

    2016 人民是因為馬英九正在改變現狀 要邁向被統一之路
    所以支持蔡英文所謂之 維持現狀 (人民 是要 維持 獨立 之現狀)
    結果 這個 平庸無能的人 上台後 ,
    蔡英文 竟然 馬規蔡隨 維持 台灣被慢慢統一之現狀
    走與馬英九一樣的路
    蔡英文竟然說 : 中華台北沒有矮化國格

    蔡英文背離台獨
    背離勞工
    背離公投
    打著綠旗反綠旗

    2020年 用選票淘汰蔡英文
    才是正道 !

  2. 華腦周玉蔻說什麼美方新聞稿原來要寫 President of Republic of China ,可她之前也說過宋楚瑜對臺灣民主有貢獻,這種人有什麼不能亂掰一通的?更可悲的是:上節目的民進黨人竟與那個華腦周玉蔻一鼻孔出氣,反對真正的智者曹老師,這不就是他們要捍衛那荒謬「中華民國」的明證嗎???一個能徹底否定其黨綱的政黨,究竟還可有什麼作為???唉!!!

  3. 看到今天談公投又讓我有些感慨,黨工當然會想盡辦法試圖混淆不清楚細節的一般人,我對老一輩不悅的地方是:如果是既得利益者就算了,如果是對KMT的執政也有些不滿的,還輕易地被誤導跟牽著鼻子走(我家那個死老太婆就是)。比方說就去成立台灣國,看有誰會承認你們。

    講出這種話,瞬間就透露出自己的“無知”跟“智能不足”還不知道。他們這樣講,好像國際“所有國家”會完完全全地聽中國的“所有話”。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如果是中國國家主席,就任後絕對會跟各國要求必須將“一中政策”改成跟本國一樣的“一中原則”,即是不能只承認PRC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也必須承認台灣是我們的,否則一律斷交跟停止貿易往來(現在很多國家用的是“一中政策”,意思是只有承認PRC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並沒有承認對台灣的主張);還有因為台灣不像港澳已經歸我們管理,所以不可與他們進行任何貿易跟文化的交流,否則一律斷交跟停止貿易往來。(各位應該有印象,過去中國警告或者提醒各國,可以允許他們跟台灣進行貿易,但不可以有疑似正式地外交來往,或者只能和台灣進行非官方往來。這邊則是跟台灣的“任何往來”都列為禁止事項,非官方也一樣)

    如果“國際各國”會對中國完全“唯命是從”,這樣做應該不難啊!那請問為什麼他們沒這麼做?做了不是更孤立台灣,對他們更有利?如果花心思在其他那些國際文件,會發現更多得以突破黨工的話的方法,即使還沒去看那些文件,上面的問題也夠拿來反駁了。

    別跟我說那些是真正台獨時才會做的這種屁話,對這方面有稍微了解的就知道,對PRC而言,不歸我管=台獨。再加上這種事當然是越早能解決越好,統戰就有這方面的目的,能那麼做當然是早點做比較好啊,還等你台獨再做呢!

  4. 我是不太認同 薪水由企業來決定 讓勞資雙方走向壓榨 資方本身權力就比一般勞工 應該是削減企業的權力 帕茲德本身拍的一些廣告就由物化女生的嫌疑

  5. 再批周玉蔻:若如華腦周玉蔻所言,米方不寫 President of Republic China 是怕 P. R. C. 不開心,那就是說,若寫 President of Taiwan 或 President from Taiwan ,P. R. C. 會相對沒那麼不開心,這豈不是再說, P. R. C. 相對於臺獨,更感冒的是華獨?那既然這樣,我們何不來搞臺獨?因此,這根本就是信口開河,說謊不打草稿!而這,就是一切中國人與華國人的德行!!!再說一次:若滿口民主卻反對臺獨者,如周玉蔻、楊實秋、姚立明之流,所言「民主」皆不可信者也!那些披著反國民黨外皮,骨子裡根本中國思維、散播中華民國病毒者,高座臺灣意見領袖神壇上一天,臺灣就一天不可能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

  6. 社會以政治觀點劃分總是有比較堅持本觀點純正性的一群。不論左右之爭還是統獨之爭皆是如此。在民主社會裏,一定會存在對立觀點的兩極,這種現象不但無法消除,而且有其獨特的社會功能。
    曹老師和所謂“急獨”人士的觀點就代表了統獨之爭的一極。
    由於是比較堅持理念的純正,觀點都非常鮮明,絕不含糊躲閃,對偏離理念的任何觀點和行動都會不假辭色,可以算得上是愛憎分明。
    而正因為處在“極”的位置,故而不會(也不屑於會)註意策略、謀略和戰術,不接受曲線救國,鴨子劃水等手段的正當性,同時容易盲目樂觀行動冒進,所以往往是處於相對少數,總是比較難以主導政策。
    當然,既然要堅持理念的清晰和純正,就要甘當少數。對此,“極”中之人應有清醒的認識。
    再說一遍,做爭議議題的一極對民主社會的健康有其不可或缺的角色或貢獻。 但要使理念得以實現,則有賴於全體同道的長期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