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蔡英文的傲慢——回绝彭明敏、陈师孟

本文题目原拟为〈傲慢者的「谦卑」〉,后来想想还是用〈「谦卑」者的傲慢〉较适宜,因为我要讲的是她的傲慢,不是她的「谦卑」。她是谁?就是当选总统之初,宣示要「谦卑,谦卑,再谦卑」的蔡英文总统。绿营赢得大选时,我虽然雀跃,但不敢狂欢,只和好友私下对饮「千杯,千杯,再千杯」。因为对于小英标榜的「谦卑」相当存疑。我心想,我心目中这位孤傲的年轻总统,果真会谦卑吗?如今,小英主政逾半年,而民调大落,原来她的「谦卑」只用在对蓝营人物的重用,与对旧政治势力的姑息与妥协;但是对绿营前辈及其长期的心愿,却至为傲慢。

容我从2012年的总统选前说起,当时曾任侨委会主委的张富美,有感于小英与陈师孟(扁时代的总统府秘书长)之间曾有芥蒂(因为2008年5月的民进党主席选举时,陈支持辜宽敏,不支持小英),富美姊想化解尴尬,促成双方合作,于是富美姊拟邀请师孟兄与小英餐叙,由富美姊作东,同时请几位朋友作陪(我也受邀,始知此事),师孟兄表示非常乐意,我们几位受邀作陪的朋友也认为此举有助于绿营团结,乐见其成。没想到富美姊这番美意,却被小英断然拒绝!

论学历、论参与民主运动的贡献(别忘了「一○○行动联盟」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的重要性,陈师孟是要角),陈师孟绝对是小英的前辈,小英拒绝与陈师孟餐叙,拒绝张富美好意,只是其傲慢人格特质的一个取样。

小英切割的,不只陈师孟,还有诸多绿营前辈。她主政后就明言,她的施政将有别于以往的民进党。果然,她找具有新党背景的林全组阁,内阁多为蓝士旧人,民进党内除了新潮流派系随侍在侧之外,其它重要的绿营前辈几乎完全不在其一瞬之内。即使像选过总统的独派大老彭明敏教授在她就职前曾写信给她,她却连起码礼貌的回信都不屑。在「中华民国」旧体制下,她极力回避独派人士及团体,她只敢接触死去的台独(出席黄昭堂、郑南榕的纪念活动) ,却不敢接触活着的台独。

直到民调大落,才忽然想到要聘一批独派前辈出来担任资政,摆个门面。

从上次提名曾经压制民运的谢文定要当司法院长引起舆论哗然,到这次司改会委员名单依然出现许多旧势力名单,而排除长期为司改奋斗的人士,其依然故我的傲慢,可知一斑。

稍有历史意识的人都知,小英能在2016当上总统,不只因为小英的个人条件,更是长期的民主运动牺牲多少生命、青春、财产、幸福,多少辛酸血泪的历史累积而成。不仅三一八的公民觉醒有以致之,用年鉴学派的眼光看,早在1920年代蒋渭水前辈们的公民觉醒,就为台湾的民主埋下伏笔。我们要谦卑面对历史,勇敢策励未来!

(作者为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台湾文化研究所教授)

——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16年11月27日;原题:谦卑者的傲慢

One comment

  1. 難堪戰史 國府打老共 把自己陸軍打到不見
    標題 結束 重點 開始
    * 這場內戰,空軍、海軍先後來台,聯勤在大陸撤銷,國防部解散。
    *
    * 國府來台後,海軍遭白色恐怖迫害,無辜官兵被羈押,投訴無門。
    *
    重點 結束 內容-開始
    國共內戰,國府先盛後衰,加上美國扯後腿,國府被共軍打得七零八落,徐蚌會戰後,蔣中正總統在桂系壓力下引退,國防部、陸、海、空軍總部與聯勤總部東逃西竄,空軍最早遷來台灣,1949年2月空軍總部遷移台北,海軍總部5月遷到高雄左營。國府在廣州潰敗後,聯勤總部9月撤銷,11月國防部解散,國防部2012年出版史料稱,陸軍總部自廣州轉進後,居然情況不明,這在各國戰史中,真是非常罕見的難堪。
    內容結束 img開始 img順序

    img檔位置

    陸軍裝甲部隊昔日展示軍容。(報系資料照)
    變大 img結束 title 小標開始
    海軍發生投共事件 與空軍搞走私
    title 小標結束 內容-開始
    從軍方史料可發現,國府軍隊只有空軍來台建制較完整,海軍因建軍過程複雜,蔣中正為了從閩系海軍將領奪回兵權,曾裁撤海軍司令部,改由陸軍將領陳誠、桂永清接管,打壓閩系,造成海軍思想譁變,發生投共事件,僅部分兵力來台。到了內戰最後,陸軍總部動向不明,國防部解散,聯勤撤銷,這樣的景況,用悽慘形容都不夠,即使早先來台的海空軍,為了生存搞走私,又成為台灣當局的麻煩。
    內容結束 title 小標開始
    國防部有共諜 老蔣暗自調動軍隊
    title 小標結束 內容-開始
    1949年4月,共軍渡長江,政府放棄南京,遷廣州,國防部有共諜,將軍事動態洩漏共軍,根據胡宗南日記,已引退的蔣中正,暗中調動軍隊,要胡宗南不要向國防部報告部隊動態。蔣的隨扈樓文淵最近出版的史料,也認為國防部參謀次長劉斐是共諜,日後的國防部長俞大維卻被劉斐蒙蔽,至死都認為劉不是共諜。

    當時指揮紊亂,蔣中正調動效忠他個人的軍隊,國防部僅能指揮某些兵力,東南軍政長官陳誠也能調動部分兵力,將領靠個人派系與人脈,服從特定人士領導,而非國家領導軍隊。

    10月胡璉兵團與劉安祺兵團固守廣州,要與共軍一戰,陳誠一紙命令,跳過國防部與陸軍,把胡璉拉到金門與舟山群島,廣州兵力不足潰敗。劉安祺回憶,當時國防部、陳誠都要指揮他,但他只聽蔣中正的命令。
    內容結束 title 小標開始
    陸軍領導海軍 造成官兵情緒不穩
    title 小標結束 內容-開始
    海軍發展過程中,原本由福州閩系陳紹寬擔任總司令、蔣中正趕走陳,但缺乏有幹才的海軍將領,只好用陸軍將領領導海軍,加上某些陸軍人員在海軍升遷不公,造成官兵情緒不穩,埋下海軍分裂惡因。海軍軍心渙散,蔣經國在給宋美齡電報中,也提到海軍不穩。

    蔣中正為了控制海軍,引發海軍派系鬥爭,進而惡化成政工系統製造白色恐怖冤案,許多老一輩海軍軍人都有冤獄經驗,海軍遷台後,高雄有海軍反共先鋒營,其實是政治黑牢,海軍政工人員在沒有任何證據下,羅織罪名,把官兵關進來。這些受害者在半個世紀後,才集合起來向國防部討公道。

    退役海軍將領徐學海在口述歷史透露,重慶艦長鄧兆祥被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整得要死,國府焉有不敗之理。林遵也不滿桂永清領導,後來才有長江第二艦隊投共。海軍官校教官有閩系背景,也害怕受到桂永清迫害,連夜逃回大陸。
    內容結束 title 小標開始
    海軍派系鬥爭 1個海軍、2個官校
    title 小標結束 內容-開始
    徐學海回憶,一個海軍,官校卻有兩個,一個是海軍學校,另一個是蔣中正成立的中央海軍軍官學校。重慶艦叛逃後,官校36年、37年班學生政治立場被懷疑,遭到逮捕。第二次又有38年、39年、40年、41年班被逮捕,也是因為懷疑政治立場。

    海軍受到政治迫害,造成部隊分裂,後來發展到桂永清親手寫了現在的海軍軍歌,用了新海軍一詞,以別於過去的海軍。三軍軍歌當中,也只有海軍自稱新海軍。
    內容結束 title 小標開始
    陸軍指揮混亂 老蔣在台重建總部
    title 小標結束 內容-開始
    國府陸軍將領不論派系,擁兵自重,只想保存實力,抗戰後裁軍失敗,作戰指揮混亂,造成將領投共,軍事失敗後,將領只想保全一部,不顧大局,陸軍在大陸差不多消滅殆盡,陸軍總部打到不知去向,直到1950年3月蔣中正在台灣復職總統,另以台灣防衛司令部為基礎,重建陸軍總部,由孫立人擔任遷台第一任陸軍總司令。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與國防部整併,重建國防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