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包:被宠坏的蔡英文

小英到底怎么了?

最近碰到台派绿营的人,大家都在问相同的问题;包括绿营的政治菁英,脸上也多挂着这个问号。台派有史以来,最具有看头的完全执政,却没有人感受到应有的「民主的喜悦」。每天醒来,大家都有一种挥棒落空的懊恼。

完全执政,却完全施展不开

有一个学者说得很好:小英现在拥有的完全执政能量,其实比当年的老李还大;和阿扁时期的少数执政相比,更是大太多。但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何还是做不好?我想到当年施明德坐牢时,所体会出来的「孵豆芽理论」──孵豆芽时,要盖上一个透气、透阳光的竹编篮子,长出来的豆芽才会挺拔漂亮;如果什么都不盖,任其生长,很快就会长得歪七扭八,到处留情。

这意思说,有压力时,反而长得挺拔,不会走样。老李执政时,由于党内非主流派虎视眈眈,他每天都战战兢兢,不敢有所松懈;加上在野的民进党也在用心督促他,他更是要有所表现。至于阿扁,执政时是国会占很少数的时代,用人都挑最好、最有使命感的,根本不敢稍有闪失。也因此,扁时代的亮眼表现,不在话下(扁的失政,是在家庭问题,不是施政表现)。

小英时代就不同了,民进党完全执政,从地方到中央、到国会,蓝营早已被「打回大陆去讨拍了」。至于负责要监督她的媒体,每一家都在为新时代网络浪潮冲击而头昏脑胀,亏损连连,根本无从培养好手来有意义监督她。举例来说,你问那些跑线的记者:蔡英文到底错在哪里?他(她)们一定答不出来,或是人云亦云,而且也都会讲些自相矛盾的观点。这是因为经验不足,也缺乏媒体提供的资源去做判断。因此,小英政府是被宠坏了。

因为被宠坏,她才有闲情逸致去搞评论者所讥称的「文青式呢喃」;因为被宠坏,她可以半年故意不提出资政、国策顾问名单;因为被宠坏,她可以让极重要的总统府秘书长悬缺半年(之前的林碧照,根本只是来占缺,一阵子后,自己也觉得无趣走人了);因为被宠坏,她可以无视绿色执政招牌,让内阁重要的位子,都由「老蓝男」把持…。

小英上任时,说要拚经济,因此端出「经济大战略」,就是新南向政策,还在总统府设办公室。但任何人用常识想就知道,台湾因产业西进太严重,本国投资太少,恶性循环,致经济不好,薪资十六年来不提升。现在说要拚经济,应使尽浑身解数鼓励、拜托台商回来,鼓励「投资台湾」才对,怎么叫西进的改成南向?到最后还不是本国落空?但我未见舆论有所指正者,就心知肚明这个新政府缺少真正的朋友、缺少一种站在高度替它看大环境的机制,以及社会条件──也就是缺少一种类似GPS,卫星定位导航的机制,以致完全执政的新政府,到现在还在摸石过河。

至于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则为了延续选举期间的高收视率,每天都在为赋新辞强说愁,营造莫须有的对抗性话题。这些当然更不可能提供给小英政府,有说服力的建言;久而久之,被宠坏的继续被宠坏。

两个政治素人,都卡在用人失败

同样是政治素人,我曾经比较柯P和小英的性格,发现大异其趣:柯P大开大阖,小英则谨小慎微──台湾话是说「捏怕死,放怕飞」。而两人都有相同的问题:既然是创造新时代的伟人(合作把老K打成小K),就各有一套创新的用人模式。柯P独创公开遴选的用人法,找来一堆平庸之辈;至于小英,则是谁也不信任,单打独撑,用文青模式来自我陶醉。

柯P和小英,其心本善,但用人都忘了最重要的元素:既然都是没有经验的政治素人,当然都应该重用有丰富政治经验的好手,这就是人们耳熟能详,但常被忽略的:互补的功能。以小英为例,可能因为自己缺经验,更不敢重用有经验的老手,怕吃亏吧?不喜欢民进党菁英,因为她自己太晚入党了,在民主轨道上的倩影,都不如别人?最近有记者在小英周边旁敲侧击,终于发现她其实对团队内「皆不信任」(以致集体平庸化),就是这个心理因素吧!

唐太宗因为不怕用比自己有才华、有能力的人才,且特别喜欢听诤言,因此创造了举世赞叹的贞观之治;德川家康用一本《贞观政要》小册子当传家宝,因而创造了两百六十年的江户时代。或者这个可以让小英参考一下:超越自己的自卑心理障碍吧!别在镜子里找人,寻求最佳互补人才吧!别忘了妳是民主时代,拥有最大执政能量的总统!

2016-11-22

注:作者老包(本名詹锡奎)为台湾知名评论家,1996年创办本土政论杂志《新台湾新闻周刊》。该周刊在2008年马英九上台后,广告等受到限制而被迫停刊。本文原载台湾《民报》,为老包多年来重出江湖的第一篇专栏。在民报的栏目为【雅痞日记】,原题:被宠坏的小英

2 comments

  1. 看衰蔡英文當總統會給台灣什麼好的改變,台灣千瘡百孔,須要有主見的強力領導,小英總統半年來只想混,雖不至於像阿扁總統繫獄凄慘,再好也就四年走過場淪為一個過度期的領導人。台灣真無能人,台灣人當總統要想像高級外省人當總統那樣混無能又悠哉悠哉,可沒那種命!

  2. 說句實話,沒指望蔡能如川普,至少要奮起直追安倍晉三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