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從川普智囊看美國對台政策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讓全世界跌破眼鏡。很多人擔心美國可能改變傳統的對外政策,尤其影響依賴美國安全保障的台灣,認為台美關係「難以預測」。但從共和黨黨綱和川普的智囊人物來看,很明顯,下屆美國政府的對台政策會是有利台灣的。

首先來看共和黨黨綱:

今年七月共和黨大會由2400名代表通過的黨綱,就美台關係提出四項原則:

一是確定美台關係基石是《與台灣關係法》(沒有提一中政策),美方將信守雷根總統提出的《對台六項保證》;

二是台美雙方共享四個理念:民主,人權,法治,自由市場經濟;

三是關於台灣未來的任何方案,都需要獲得台灣人民的同意;

四是如果中國違反上述原則,美國將協助台灣自我防衛。

上述四項原則中,跟以往最不同是,1982年美方口頭提出的《對台六項保證》(今年五月首次在美國國會變成文字法案),過去34年來,第一次被寫入共和黨黨綱,意義重大。

據黨綱起草委員會主席、前美國副總統錢尼辦公室亞洲安全顧問葉望輝(Stephen Yates)所披露,這個黨綱是川普的競選團隊和共和黨委員會一起制定的。所以川普就職總統後,美國下屆政府的對台政策,基本會在這個框架之內。

同時這個共和黨黨綱,也是過去多年來對北京譴責最嚴厲的,提到中國21次,基本都是負面的、批評的。包括批評中國「在南中國海提出荒謬的主權要求」,持續操縱匯率,侵犯知識產權,拆毀教堂,鎮壓宗教自由,放縱北韓等等。結論是:「中國的表現,否定了本黨上一份黨綱中對於未來中美關係的樂觀預期。」

這份共和黨黨綱,是強烈反共的雷根總統時代以來,對中國最嚴厲、對台灣最友好的一份。由此可預見未來美中台關係的大致輪廓。

除這份黨綱之外,從川普的主要智囊和用人上,也可明顯看出下屆美國政府的親台傾向。

眾所周知,在川普的整個競選過程中,他被很多本黨的重要領袖排斥。但一路力挺他的有兩名共和黨大將:一個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一個是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紐約時報》等媒體提到這兩人時,把他們稱為「川普的代理人」。從這兩人的理念和經歷、他們對川普的影響,也都可看出川普政府的對台政策趨勢。

朱利安尼曾在九十年代做過兩屆八年紐約市長。在他之前,紐約在無能的市長丁勤時主政下,失業率和犯罪率火箭般飛升;一百多萬人領取救濟金(紐約人口七百多萬);幾乎所有公共場所都被顏料塗鴉,汽車被盜被撬更是常事。當時民調顯示,三分之二以上的紐約人說,如果有條件,他們想搬離紐約。

朱利安尼當政後,大刀闊斧改革,嚴厲打擊犯罪,嚴控亂撒福利,紐約發生驚人變化。兇殺率、汽車被盜率、槍擊受害者率,都下降70%以上,搶劫率下降了68%。連續6年,紐約被FBI評為美國最安全的大城市之一。領取福利救濟的人,也比丁勤時政府時少了70萬人(占三分之二)!朱利安還把原來紐約市的23億美元赤字轉為10億美元盈餘。《時代》週刊說,紐約市在朱利安尼八年領導下的經濟成長,等於過去的30到35年!尤其紐約遭911恐怖襲擊時,朱利安尼市長臨危不懼,親臨第一線指揮,更獲好評,當年被《時代》週刊評選為「年度風雲人物」。從朱利安尼可以看出,一個觀念正確、有能力的領導人,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改變一個地方!

朱利安尼還以堅持原則、強烈反共、支持台灣著稱。在911紀念死難者的開幕式上,也掛出中華民國國旗,雖遭中共一再交涉抗議,但朱利安尼就是不理。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總理朱镕基在訪問紐約時,朱利安尼都拒絕會見,寧可不要所謂「商機」。而陳水扁總統訪問中南美國家,僅僅是過境紐約,朱利安尼卻一早就趕去其下榻的華爾道夫酒店探望拜訪。報道說,兩人還大談棒球,互動熱絡。

對中國的民主運動,朱利安尼也力挺聲援。當年中國著名異議人士魏京生被流放到美國時,朱利安尼親自接見,給他紐約的金鑰匙,授予榮譽市民稱號。報道說,每到農歷新年,朱利安尼會見亞裔領袖時,魏京生和台灣駐紐約的領事(經文處長)都在受邀之列,毫不顧及中共的不悅。

朱利安尼的另一驚人舉動是,在聯合國50周年慶典時,紐約市政府為各國領袖舉行了一場音樂會,當得知柯林頓總統請的客人(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也在劇場時,朱利安尼派人把他「請」了出去,說紐約市府沒邀請他,他從別人那裡拿到票,也不可以。如此明確抵制支持恐怖主義的巴解領袖、當眾給他難堪,是絕大多數政客都沒膽做的。

朱利安尼是一個遠比川普更適合當美國總統的人!如今,這個朱利安尼是川普最密切的戰友和智囊之一,他倆關係好到「哥們」程度:在川普勝選第二天,這位準總統給十多個國家元首打了電話,第一個是打給愛爾蘭總理Enda Kenny。《愛爾蘭時報》(Irish Times)說,這是因為愛爾蘭駐美國使館與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友好關係。在這種小事上,川普也要特別回報他的老友。

目前美國媒體報道說,朱利安尼可能出任國務卿(或檢察總長)。無論他出任哪個位置,都會影響川普的對中、對台政策。他絕不會親共,這是可以確信無疑的。

川普的另一個好友,也是在競選過程中一路力挺他的共和黨重量級理論家、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他自雷根時代就在共和黨內相當有影響力,曾領導共和黨贏回眾議院,被視為一場革命,所以在黨內輩份和資歷都很高。他在上世紀末離開政壇之後,多年來都是福克斯電視台的主要評論員,而且著書立說。他對保守主義理念有宏觀並深刻的認知,對各項政策議題都如數家珍。他的觀點影響了眾多的美國民眾。

在共和黨總統初選時,民調顯示有24%的共和黨人說,如是川普代表共和黨,他們將「叛黨」投票給希拉蕊或放棄投票。但最後選舉結果,據CNN出口民調,川普贏得90%的共和黨選票,叛黨投給希拉蕊的只有7%。而民主黨方面叛黨投給川普的有9%。這個變化,與金瑞契這種頗有影響力的保守派大將一路力挺川普有關。

在中、台問題上,共和黨一路都比民主黨更挺台灣,這跟他們傳統的反共理念在一個軌道上。金瑞契更是以親台灣著稱。1997年,在台灣直選總統的第二年,當時擔任美國眾議院議長的金瑞契,訪問日本後,不顧北京抗議,直接到台灣訪問,跟李登輝總統午餐。他是唯一在任期間訪台的美國國會議長。在啟程赴台前,金瑞契在東京記者會上宣布,如果台灣遭到中共攻擊,美國將會出面防衛台灣。這樣明確堅定的表態,令當時的柯林頓政府頗為尷尬。

目前金瑞契也是國務卿人選之一。但不管最後在哪個位置,他都將對川普的內政外交頗具影響力,其對台政策更是不言而喻。金瑞契卸任國會議長後曾公開主張,台灣有資格加入聯合國。

在朱利安尼和金瑞契兩人的背後,有一位很熟悉台灣事務,並非常親台的幕僚葉望輝。葉望輝當年曾到台灣南部(台南)佈道,學了漢語,會講一口流利中文。2008年朱利安尼參選總統時,葉望輝是他的亞洲事務顧問,兩人關係密切。2012年金瑞契參選總統時,葉望輝是他的幕僚團主任。再加上葉望輝曾任前副總統錢尼的亞洲事務顧問,可以強化川普團隊與錢尼派系的關係。目前為Idaho州共和黨主席的葉望輝,是這次共和黨黨綱的起草人(把台灣單獨列章,力挺台灣)。所以葉望輝很可能是未來強化美台關係的獨特推手,其作用不可估量。

第三個呼聲很高的國務卿人選是現年67歲的博爾頓(John Bolton)。他與金瑞契等一樣,也是著名鷹派,曾在小布希政府做過副國務卿,後來布希總統為避開左翼民主黨的杯葛,利用技術手段,繞開國會(聽證),直接任命他為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

博爾頓是國際問題專家,也是福克斯電視台評論國際問題的常客。他在北韓問題上態度強硬,主張嚴懲平壤。在台海問題上,他主張美國應通過打「台灣牌」來牽制北京的擴張。他對中共強烈批評,關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以及西藏人民被迫害的現狀。

第四個入閣呼聲很高的,是來自田納西州的參議員、現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寇爾克(Bob Corker),他也是知名的鷹派,早期跟川普一樣從事建築業,非常成功(田納西州兩家最大的房地產公司都是他擁有),後投身政界,當選(並連任)聯邦參議員。他也是力挺川普,在造勢大會上川普介紹寇爾克時說,他是「受每一個人尊敬的人」。他曾進入川普挑選副總統的短名單。

寇爾克也是親台派,多年在國會推動《對台六項保證》成為法案。今年五月,在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重新執政之際,在寇爾克等人的推動下,美國參眾兩院通過了新的法律,宣布對台政策基石是《與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並首次把六項保證變成文字(法案),載入國會記錄。

請大家記住,共和黨的鷹派,在中、台問題上,是清一色力挺台灣的。而且,會講漢語且清晰明確力挺台灣的美國學者(諸如葉望輝、譚慎格、章家敦、林蔚,金德芳等)也都是清一色的共和黨人。這點很值得傾向民主黨的台灣人去追究一下為什麼,更值得傾向共和黨卻堅決反對台獨的中國人去追究一下為什麼! 把這點搞明白了,你的全部政治理念也清晰了。

第五位被川普器重者,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蒲博思(Reince Priebus)。川普因在黨內初選時出言不遜,得罪黨內一些重量級人物,在共和黨黨代會要確定總統候選人時,有些人運作要廢掉川普,當時蒲博思力挽狂瀾,強調黨內程序、尊重遊戲規則,護衛川普過關;並隨後動員全黨力量(包括資金)幫助川普贏得大選。在勝選演講時,川普特意把蒲博思拉到身邊說,他是巨星(superstar)。那個瞬間已確定,蒲博思將被重用。現在他已被川普任命為幕僚長,主管整個白宮的人事安排,被視為總統的嫡系。

蒲博思也是友台派。作為共和黨主席,他對《對台六項保證》寫入共和黨黨綱起到關鍵作用,或可說是他主導的政策方向。去年10月,他曾率多位資深共和黨委員等訪問台灣,跟當時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會晤。作為掌握台灣選情的美方,蒲博思等已預知蔡英文將當選總統,當時特意訪台,以加強未來台美關係。

第六位被川普器重者是前國防情報局長佛林將軍(Michael Flynn),他是美國軍方中最強烈支持川普的。在共和黨總統提名大會上,他力挺川普的激情演說非常有感染力與說服力,左翼的《紐約時報》都說佛林的演講如燃燒的火焰般激情。一般預料,他可能出任國防部長或國家安全顧問。

佛林對台海問題沒有多少公開表態,但他非常強調美國應承擔自由世界的領袖責任,用他的話說,「這個世界需要美國的領導」。他強調美國要有強大國防。這種強大軍力、用實力說話的哲學理念,自然會對保障台海安全、制約中共盲動,具有潛在的力量,因為台灣的安全,關係到美國的國家利益和戰略考量。

川普在競選時就說,佛林是最好的國防部長人才。他對佛林重視到這種程度:在勝選後第一次去白宮跟歐巴馬總統會面之前,他先把佛林叫到他的曼哈頓寓所,商討議題。

佛林在福克斯電視上還提到,他本人接到十多個國家元首打給他的電話,讓他轉告對川普當選的祝賀。可見這些國家領導人都知道,佛林跟川普的關係有多近。佛林說,給他打電話的,其中有五個阿拉伯國家元首,他們感謝川普當選。他們認為美國將跟歐巴馬時代不同,會擔起領導世界的責任!

上述這六位,即使不全部入閣,也都會對川普的外交政策產生重大影響。這樣一個重量級共和黨的班底或智囊團,將是美國自八十年代保守派的雷根總統時代以來,對台灣最力挺的團隊,而且更可能是對北京政權最展示實力外交的美國政府。這從川普當選後跟習近平的互動就可看出——

川普當選總統後兩天之內,據他的發言人說,川普給11國領袖打了電話,除了上述的第一個打給愛爾蘭總理之外,還打給了以色列,日本,英國,德國,澳大利亞,南韓等主要盟國元首,還打給了印度,埃及,土耳其,墨西哥等國領袖。後來又跟俄國總統普京通了很長的電話,雙方都表示致力美俄關係正常化。但他卻沒有打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官方媒體編造說,習近平跟川普通了電話,被川普親口否認(這在美國外交歷史上是沒有過的)。在川普當選總統六天後,習近平親自致電川普。

而之前習近平曾給川普發來賀電,內容有,中美之間要不衝突,不對抗,降低分歧。日經新聞的《亞洲觀察》(Nikkei Asian Review)說,之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祝賀歐巴馬當選總統的賀電,就沒有類似的表述。這顯示習近平面對川普當選有畏懼之意。美國有媒體報道說,在川普當選次日,北京到美國的飛機上,有很多中國官員和學者,他們蜂擁到美國,要研究川普。這個舉動也顯示北京有點不知所措。

在競選過程中,川普的基本國策是「美國優先」;演講中多次提到中國,批評北京。他是共和黨、民主黨所有總統參選人中對中國批評最多的人。川普曾明言,中國目前在南中國海的所作所為表明他們對美國和歐巴馬沒有任何尊重,他希望保持美中的關係穩定,「我們可以都得益。但是必要的話,我們也可以分道揚鑣。」

川普這種「必要時可以分道揚鑣」的態度、他的非建制派立場(非傳統),更有他周邊強烈反共、親台的幕僚團隊,都預示著,今後美國對中共的政策,不會像歐巴馬時代那樣軟弱甚至綏靖,而對台灣,則會空前的友好,甚至有可能超過雷根時代。

2016年11月15日於美國

One comment

  1. 美国称”一个中国,和平统一,反对武力统一.”这也是给中共画饼冲饥,因为和平统一,台湾自由民主没有一人公开愿意要做中共专制暴政的奴隶.
    美国称”台湾是个国家,可以加入联合国,但是要联合国成员国公认方可加入,”因此,联合国成员国为了中共的利益,根据现状多数都不会公认台湾是个独立的国家,所以只要鼓励发展TPP民主经济,压制中共专制独裁经济,方可光大世界正义.可是川普反对TPP领航世界的舵手,却缩水到只双边贸易,共和党又怎么支持有利台湾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