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巴马兄弟同父异“梦”

中国古语有“家丑不可外扬”,文化老祖宗孔子甚至明言“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即父子有劣迹,要相互帮着隐瞒,不让外人知道。在中国已生活15年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弟弟马克.奥巴马,最近在北京出版新书(《走出肯尼亚》中译本),却大揭父亲家暴老底,还有总统哥哥的左倾盲点,好像根本没有受中国古训和孔子的毒害。

马克和当了总统的哥哥是同父异母,这是他们父亲“隐”的结果:老奥巴马当年获得一个美国奖学金项目,从肯尼亚来到夏威夷时,隐瞒他在家乡有妻室,把当地17岁的白人女孩安娜骗到手,结婚生了小奥巴马。三年后,老奥巴马去了哈佛,在那里再次“隐”,骗了第二个白人女孩露丝,结婚生了马克。

这对同父异母兄弟,在思想和观念上也是同父异“想”。奥巴马总统的自传《来自父亲的梦想》,谈到父亲是肯定、赞美,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来,奥巴马认为自己的人生道路和理念是来自父亲的梦想,等于明说是在继承父亲的遗志。而他父亲是个马克思主义者,民族主义分子,向往苏联社会主义的狂热者。

奥巴马兄弟俩的价值冲突

而马克则不同了,他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等读书后回到肯尼亚,对非洲和美国的价值差距、文化不同、制度优劣等,有着清晰了解,而且他诚实地面对,即使跟哥哥奥巴马第一次见面时(奥巴马还没当总统之前,曾前往肯尼亚家乡探亲)就有激烈的辩论。哥哥奥巴马向往社会主义,弟弟马克向往美国的资本主义。奥巴马到肯尼亚寻根,马克却认同欧美文明。马克在书中说,“哥哥像是一个白人,来寻找他在非洲的根,而我是一个肯尼亚人,寻找我在美国或者西方的根,这也是我们之间的冲突。”

兄弟俩的另一个不同是,他们对共同的父亲,却有完全不同的回忆和认知。奥巴马总统认为父亲是他心目中的英雄,所以他要继承父亲的梦想。而马克却回忆说,他们兄弟俩见面时谈到爸爸,“是非常激烈地对话,对于父亲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看法。”马克从小就记得的是,父亲家暴,殴打母亲。马克在书里说,父母生活了九年,后来离婚。马克小时候经常听到母亲尖叫,因为他酗酒的父亲殴打妻子,也多次打过他。“我还记得那个房子,我能够听到尖叫声,听到妈妈的痛苦,那时我还是一个孩子,无法保护她。”“在我的童年,关于父亲的记忆,基本上都是负面的。”

英文版的《走出肯尼亚》2014年出版时,马克被邀到多家美国媒体谈新书,谈到他和奥巴马的共同父亲时,马克都毫无保留地指责父亲家暴。

十多年前马克到中国(深圳)发展,中国媒体报道说,马克“有着艺术家性格,喜爱音乐、文学,嗜读《孙子兵法》、《红楼梦》以及晚唐诗人李商隐的作品,他说自己2003年开始啃《红楼梦》时,看到贾宝玉被按在凳子上挨揍的情节,不禁想到父亲曾家暴母亲的难过回忆。”

可能是由于对父亲的不满,马克没有用父亲的姓,只是作为中间的名字。他的中文名是“马克.欧巴马.狄善九”(Mark Obama Ndesandjo),狄善九是他继父的姓。

社会主义理念连结父子

而奥巴马总统却一向以父亲为傲,虽然他父亲抛弃他们母子时,他还不到三岁,对父亲什么记忆都没有。后来他父亲只是回去过一次夏威夷,送给他一个篮球。但奥巴马总统起码知道,父亲不仅是“隐”,而且是个骗子,骗了两个美国白人女孩,也欺骗了在肯尼亚的妻子。但在奥巴马的书中,对此没有任何提及,更别说像他的弟弟马克那样谴责。

奥巴马总统和马克总共只见过两面,一次是上面提到的在肯尼亚。再就是他当了总统后首次访问中国,见了当时在中国的马克。可能他想用这个“热络”跟中国的关系,马克也想带着自己的中国妻子见到“总统哥哥”。

但在马克的书出版之后(里面既揭露了父亲的家暴,也谈及跟哥哥对西方文明看法的分歧),奥巴马总统就再也不见这个弟弟了,虽然马克又来过美国。

奥巴马是个意识形态狂热分子,为了他的左翼理念,不要说弟弟,连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刻意疏远,甚至在母亲病危去世之际,他都不在身边,因为他跟母亲“想法相佐”。

奥巴马的母亲安娜当年所以嫁给老奥巴马,主要因为她年幼左倾,两人在学俄语的课堂认识,都想学会俄语,向往苏联。所以可以说在娘胎里,奥巴马总统就已有了社会主义基因。

思想左倾的安娜被老奥巴马抛弃后,带着小奥巴马,生活不易,后来嫁给一个激进的印尼穆斯林,去了雅加达。她和第二任丈夫有了一个女孩,即小奥巴马的同母异父妹妹马雅。小奥巴马成了这个新家庭的累赘,於是被送回夏威夷,交给安娜的父母代管,奥巴马是在外公外婆的拉扯下长大,出钱送他进好的私立学校。

对关爱照顾他成长的外婆,被奥巴马在他的书里指责有种族主义倾向,因为外婆有一次等公共汽车,被一个要钱的的黑人青年纠缠恐吓,她说如果不是公车马上来了,她的头可能被打破。奥巴马可是黑白分明,他跟父亲同一肤色,不管父亲多糟糕,他们也是有“共同的梦想”。而无论外婆外公对他多好,但他们是白人,就是有种族主义;所以奥巴马对自己血缘中的白色一面就抱有偏见。当然,奥巴马之所以更推崇从来没有关照过他的父亲,最根本的是,他跟父亲有共同的革命理想,都向往社会主义。

父亲的梦想变成美国的噩梦

奥巴马母亲安娜晚年有所觉醒,认识到自己左倾的错误,从印尼回到夏威夷。她的第二次婚姻不仅失败,还得了癌症,但在印尼被误诊,说是消化不良,治疗几年,最后在美国确诊是大肠癌,而且已完全扩散。安娜回到夏威夷,临终只有她母亲(父亲已去世)和女儿马雅守护在床边,去世时只有52岁。在那之前几个月,她儿子奥巴马的自传《来自父亲的梦想》出版。

安娜从左倾走回现实(常识),而儿子却持续是狂热的左派,母子俩因理念不合,关系疏远。即使安娜病危的最后时刻,奥巴马也没有回来送母亲最后一程。《华盛顿邮报》记者马拉尼斯(David Maraniss)在对奥巴马总统身世的系列调查报道中说,安娜去世后第二天,奥巴马才从芝加哥赶来夏威夷,匆匆把母亲的骨灰撒到大海,“就回到他芝加哥的生活中了”。

奥巴马不仅跟从左倾中开始醒悟的母亲不合,跟向往和认同美国文明的弟弟马克更少来往。不少中国人问马克,“有没有沾总统哥哥的光谋取利益?”马克坦诚回答:“假如哥哥不是总统,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也不关注我每天在做什么。”“我希望能借用奥巴马这个名字,让大家更多关注平时不会关注的问题,例如家暴,以及救助孤儿的问题,我愿意在这个层面去沾哥哥的光。”

马克在书中总结说,“哥哥帮爸爸实现了他的梦想” 。但这种梦想给美国带来的是噩梦,因为奥巴马总统把美国带向了他父亲向往的社会主义。据美国最新民调,有79%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正走往错误的方向。做到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做的却不是全世界无数人向往的“美国梦”,如此极具讽刺意味的现实,他弟弟的书给增加了一个佐证。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6年8月号

One comment

  1. 奥巴马任内,股市创历史新高,失业率降至10年最低。管它左右,经济好最重要。克林顿说过一句著名的话:”It’s the economy, stupid”

    奥巴马任期的问题是中产阶级收入缓慢,人口比例下降。富人和穷人比例增加。这意味着,现行政策左得不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