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巴马砸了美国这块名牌

冷战之后,国际秩序、世界和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如此严重的破坏∶俄国易如反掌地吞并了乌克兰的土地克里米亚,伊斯兰国的野兽公然对著电视镜头砍人头、屠杀无辜,导致成群因他们的杀戮而逃亡的中东人葬身大海。也门是个针尖大的小国,今天却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之一,因该国叛军(胡塞武装)攻城略地,占领首都,赶走总统,残杀平民,把当地居民区变成战场。

以往出现这种“国际灾情”,几乎全都是“自由世界旗手”的美国挺身而出,制止邪恶,恢复秩序。像当年对伊拉克侵占科威特的纠正,对巴拿马军事狂人诺瑞加的制裁,对推翻海地民选政府的将军们的惩罚,军事铲除伊拉克、阿富汗的独裁政权,在那里推动建立民主制度等等。

而今天,面对也门的野蛮行径,美国却无动于衷。而是沙特.阿拉伯(加上埃及)领衔十国联军,轰炸也门的胡塞叛军,致力恢复那里的秩序与和平。

●面对全球危机,美国举起白旗

为什麽在如此乱像的国际局势中看不见美国的影子?问题就是白宫里出了个两眼一抹黑的总统,他视而不见世界邪恶,反而要跟邪恶“谈判交往”“和解共生”。

奥巴马之前的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外交政策是向全球推广民主价值,所以才有两场战争,铲除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独裁政权,使两国加起来半个亿的人民有了政治选择权,可以自由投票。而奥巴马上任后,以所谓国家是平等的、要“多元”为由(民主跟独裁怎麽能对等、多元?),改为实行跟全球独裁国家谈判(实为叩头妥协)政策,等于放弃自由世界旗手的地位,变相地举起“白旗”,用三次重大后退,砸了美国这块领衔自由世界的国际警察的金牌。

第一次重大妥协后退,是面对利比亚危机。当那里人民揭竿而起反抗独裁者卡扎菲的最艰难时刻(卡扎菲不仅用飞机大炮镇压,还从国外招来雇佣军屠杀本国人民),奥巴马政府却按兵不动,根本没在第一时间向利比亚人民伸出援手。而是法国和英国,率先声援利比亚反抗军。是保守派萨科齐总统领导的法国第一个外交承认利比亚反抗军政府,随后英国(同样是保守派执政,卡梅伦出任首相第二年时)跟进。在英法出动空军轰炸卡扎菲军队的情况下,利比亚反抗军才得以生存,才有了后来的转败为胜。奥巴马是在英法联军的行动下,不得不做出姿态,同意北约美军对英法空军提供技术支援(但不直接参战)。这是美国在奥巴马执政后,第一次大的、明显的军事和外交后退,也是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第一次在全球重大危机时,不是高举旗帜的领导者,而是被美国共和党等保守派抨击的“站在后面”。

●普京抱只虎,奥巴马却玩猫

第二次重大妥协后退,是面对俄国侵占克里米亚。莫斯科的普京们挥军侵占乌克兰的领土,奥巴马的白宫更是毫无任何实质性的遏阻动作,只作了点丢人现眼的政治秀,什麽制裁俄国的主要领导者、不许他们进入美国。连克里姆林宫的权力者们都嘲笑说,我们才不去美国呢。奥巴马这种展示软弱、妥协的自我矮化,被俄国的漫画家嘲讽为∶普京抱一只虎,奥巴马却玩一只猫。

第三次重大妥协后退,就是面对这次也门危机。也门局势是,该国北部的伊斯兰胡塞武装力量,推翻了北部支持者力挺的民选政府,表面上看好像是宗教冲突,但实质是伊朗的毛拉政权在支持胡塞武装赶走亲西方的总统,要在也门建立德黑兰那种政教合一的黑暗政府。如果也门成为伊朗的卫星国,成为极端伊斯兰的另一基地,跟侵入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IS)遥相呼应,成鼎足之势,那就不仅威胁整个阿拉伯半岛的区域稳定,尤其是影响跟也门北部接壤的沙特阿拉伯,也会影响到隔著红海的曼德海峡、跟也门对望的非洲的稳定。这是自由世界的难以承受之重。

但奥巴马就是袖手旁观,毫无任何制止胡塞叛军、帮助已逃到邻国的民选总统复位的实质性动作。而在进入印度洋的要冲曼德海峡对面的战略要地吉布提(Djibouti)就有美国在非洲最大的军事基地。别说军事行动,就连营救自己国家在也门的侨民,奥巴马政府都不做。为什麽?明摆著,是担心刺激正在谈判的伊朗,因为一旦美国军舰开到也门,就等于是挑战了背后支持胡塞武装的德黑兰。

奥巴马政府连自己的侨民都不营救的举动,违反了美国历来都保护自己海外侨民的常态,所以倍受包括支持奥巴马的左翼媒体的舆论批评。不仅法国派了军舰到也门撤侨,甚至中国都派出巡洋舰、到也门撤侨做爱民政治秀。难怪连中国官媒都有了嘲笑美国总统的机会。

●没有警察,邪恶最高兴

奥巴马这次再次离谱,就是因为白宫正致力(带有恳求姿态)跟伊朗政权谈判,就发展核武问题“交易”。深知伊朗及中东局势症结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国会演讲时(他打平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记录,四次被邀到美国会演讲),甚至不怕被指责有违外交礼仪,公开批评了奥巴马跟伊朗的谈判是“坏交易”(bad deal)。因为德黑兰一向言而无信,在没有实质性的国际社会监督检查(定期)之下,国际社会怎麽可以相信伊朗会放弃发展核武?跟伊朗的谈判,就像跟北韩的所谓“六方会谈”一样,最后必定是毫无成果。

如此轻率地跟一个毫无新闻监督和制度保障的独裁国家签协议,就是通告世界∶美国不再是旗手,不再做世界警察。在一个土匪流氓等邪恶存在的世界,没有了警察,谁最高兴,谁最遭殃,谁最担忧?

愚蠢的美国左派,加上一些极端的自由意志论者(libertarian),都反对美国用武装力量干预任何国际事务,其中一个理由是,那浪费了美国纳税人的多少金钱。没错,美国这个自掏腰包的国际警察,的确花费巨大,保守派的里根政府和布什政府都曾因备战和战争而巨额赤字。但这必要的花费,不仅在道义上、道理上是正确的,事实上,在实际利益上也是收获的!

美国的强大军事力量,不仅曾保卫了世界和平,扩大了民主体制在全球的地盘,更在无形的潜移默化中,千百倍地增加了美国这块名牌的份量和重量。大家看中国政府花大价钱在纽约时代广场、在世界各地做提升中国形像的广告。中国是有钱、成土财主了,但在任何铲除邪恶的国际行动中,都不见中国的影子(不在恶霸家后院留下蛛丝马迹就不错了),那形像能提升得起来吗?是人都要尊严,国家同样,但仅仅是脑满肠肥,却不参与任何正义的事业,凭什麽赢得世人的尊敬?

全世界哪里的人民被欺辱,哪里的人民就会想到美国,就会期待、盼望美国的援手。那种期待和相信,是一种巨大的、无形的“信誉”,这个信誉不仅是美国最大的外交财富(在国际事务中说话有份量),也是美国的经济财富,是人们对“美元”的确信,愿意跟美国做生意的推动力,更是世界人民羡慕美国人、尊敬美国人、愿意做美国人的根本原因。这笔财富是多少金钱打广告能买来的?今天大家都知道要买名牌,但光靠打广告,不努力、不付出、没有实货,能把自己打成名牌吗?

奥巴马今天使美国从国际警察位置上的退缩,就是在砸美国这块半个多世纪,用金钱,更用鲜血和生命建立起的里程碑、英雄形像,要让美国失去信誉、失去在人们心目中那无形的信赖感,最终推倒美国这个自由世界旗手的金牌地位。但是,视自由价值高于一切的美国人民必定会用选票,阻止以奥巴马/希拉里为代表的左派砸美国这块名牌的蠢行。

——原载《看》杂志2015年5月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