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美国的独特性和三大幸运

在美国的左右派政治辩论中,保守派常常强调要捍卫美国的独特性。在全球二百个国家中,在人类二千年历史上,美国真的有与众不同的独特性吗?美国的国土、人口、资源,这三项都不是全球第一,但为什么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成为自由世界的旗手?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美国有独特的历史,独特的精神理念,独特的建国之本,由此构成人们常说的“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或者说美国“独特性”。有美国学者把这种“独特性”解释和定义为,美国比这个星球上任何国家都“更加自由”,“更加个人主义”。我再加上一条,其实也是更加幸运——

美国的第一个幸运:

自由(freedom),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确实是美国独特性的两个根本性价值。把它放在近代人类历史的宏观背景下,更能看出美国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近代的政治变革中,有两场革命,对人类进步意义最大。一场是英国的光荣革命,实行了君主立宪,限制了君王权力。另一场是美国的独立战争,结束了殖民统治,建立了以“个人自由和权利”为根本价值的伟大美国。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在北京大学演讲时甚至这样评价:当代最伟大的事,是美国的崛起!

为什么光荣革命能在英国成功,而法国大革命却带来血腥和断头台?历史学家早就指出,当年英国在欧洲也是独一无二的,她没有其它欧洲国家那样的农民阶级、森严等级的国教、集权强势的君主制等;而是具有更多的个人主义色彩。光荣革命,本质上就是一场扩大个人权利的革命。

而随后发生的美国革命(独立战争),虽然是从英国独立出来,但是美国的建国先贤们,恰恰是非常欣赏、共鸣主导英国光荣革命的辉格党的理念,其根本追求是个人自由,而不是法国革命那种以“人民名义”建构群体主义专制。

而且美国的早期移民,几乎都是从欧洲逃过来的革新派新教徒,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烟的广袤土地上,白手起家,创建一个新国度。所以美国这个国家诞生之初,就是独特的,跟欧洲国家完全不同,美国没有政教合一的教会权威;没有王公贵族;没有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没有“富人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的反富倾向;没有“根深蒂固的对商业活动的厌恶”。所以美国的第一个幸运是,“美国没有受到欧洲旧制度的毒害。”

美国的第二个幸运:

虽然美国当时是英国属地,但英国的统治是微弱的,甚至是放任的,被史学家称为“有益的疏忽”;所以在独立革命之前,美国就已经是世上最自由的国家,市场经济也相当发达,人民的富有程度是当时世界最高的。

所以从一开始,美国就是独特的,不存在一个心怀不满的无产阶级,没有狄更斯的《双城记》、雨果的《悲惨世界》中描绘的那样一个有巨大贫富差别、穷人哀嚎遍野的社会。美国的工人阶级是富有的。所以马克思认为并期待的“无产阶级革命会从最富有的国家开始”一直都只是幻想而已。

到了打响独立战争,建成一个新国家时,美国又一次飞跃,主要体现在建国先贤用《独立宣言》确立了美国精神和价值,那就是保护个人权利和自由为根本,而不是建立一个强大国家和政府。这份奠定美国文明的稳健主要确定了美国人的三大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且用“天赋的”这种绝对性,防止任何力量的剥夺。而追求幸福,原意是指个人发财,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后来在这种精神下形成的美国宪法,根本宗旨是两句话: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

这“三大权利”和“两句话”,就把美国跟欧洲,以及整个世界拉开了距离,形成了美国的独特性,使美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自由的政体”。

而美国所以成为当今世界的唯一超强,有稳固的民主,强大的军事,蓬勃的市场经济,繁荣的资本主义,就是因为重视个人权利,保护私有财产,形成了有竞争力的(物质、思想、制度)的自由市场,让人民(消费者)选择,优胜劣败;同时由于政府权力受限,统治精英无法随便剥夺个人权利。

美国的第三个幸运:

奠定人类自由经济思想的经典著作、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在《独立宣言》发表前四个月问世的。所以,美国人的另一个幸运是,建国先贤大都读过这本书,从一开始就受到自由经济思想的影响。像后来领导南北战争、废除了黑奴制度的林肯总统(《国富论》在林肯出生33年前问世的),就深受这部强调市场经济和个体自由的经典著作的影响,所以林肯当年就曾这样精辟地指出:

“你无法通过削弱强者来强化弱者。你无法通过摧毁大人物来帮助小人物。你无法通过榨干富人来致富穷人。你无法通过搞垮雇主来帮助雇员。你无法通过透支来摆脱困境。你无法通过借钱得到安稳。你无法通过剥夺人的动力和独立来塑造人格和勇气。你无法通过替别人做他们自己能够并应该做的事而真正帮助他们。”

林肯强调的不是均贫富,不是反富仇富,更不是阶级斗争,而是强调个人自立自强,靠个人能力自我实现,发财致富。这种被称为“林肯哲学基石”的原则理念,成为后来美国(以至世界)左右派分野的标志:

保守派认为“自由”(liberty)最重要(高于“平等”);左派认为“平等”最重要。但左派的实践结果是,以平等的名义剥夺了个体自由。最后自由没有了,平等也不存在。均贫富的共产主义运动是左派的极端表现。

正因为这样一种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意识,才使“美国对财富的态度以及它的成就,在发达国家中独树一帜”:美国人比欧洲人更热爱商业,更不反富,更热心创造和拥有财富,并把这视为成功的象征。

在当年苏联等推行共产主义专制时,在今天欧洲国家走向同样价值取向(以所谓“集体福利”剥夺“个人权利”)的社会主义时,美国,这个“例外”的国家,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独特性”。上述两位《国家评论》的编辑在专论中说,美国因推崇七个主要价值而构成了其独特性:1,自由;2,机会和人格的平等(不是财富的均等);3,个体主义;4,平民主义;5,自由放任的经济(laissez-faire);6,宗教信仰;7,用武力捍卫自身安全和自由的决心。

但美国的独特性一直受到挑战,不仅有来自共产国家的敌对,极端伊斯兰世界的仇视,更有来自大西洋对岸的左派知识分子的痛恨,他们希望美国成为另一个欧洲,即有更多的政府权力,更多的精英主义,而更少的个人自由。同时,美国的独特性,也受到美国内部左派势力企图摧毁它的挑战:

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左派罗斯福政府就乘机推行侵蚀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热衷的榜样是共产苏联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罗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叹,“为什么让苏联独享改造世界的乐趣?”罗斯福们也要像苏联那样推行改造社会的乌托邦。那个时候通过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国营经济等,至今仍在损害美国的经济,以及美国先贤们确立的个人自由原则。

奥巴马上台后,更是阔步迈向社会主义,推行大政府、高税收、高福利、高预算(赤字)的政策。政府并不产生钱,奥巴马政府敢这么做,一是靠高税收,更多剥夺个人财富;二是提前花销年轻人预交(被政府从工资扣除)的未来退休金。如果没有当年罗斯福新政建立的这种强行退休金制度,政府的高赤字运作就不易进行,因很难拿到这么多钱。三是举债,中国已成美国的最大债主。专家预测,今后十年,美国的庞大债务将升至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7%!

奥巴马等左派的这种大政府政策,本质上损害美国的立国之本,侵蚀甚至摧毁美国的“独特性”。奥巴马是以高喊“改变”而上台的。但他想改变的,是美国的独特性,要把美国变成第二个欧洲。而当今美国内部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捍卫个体自由),就是传递这样的信号:美国人民要改变的是大政府的体制,捍卫美国历史形成的美国特色,保住美国的“独特性”;使美国仍成为保守派的里根总统所乐于称颂的“山顶那闪亮的城市”,继续成为所有被群体主义奴役的人民的灯塔和希望。

2014年2月1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