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美国有什麽错?

对於美国即将使用军事手段解除伊拉克武装,无论在西方人还是中国人中,都引起很大的争论,其中批评者的一个理由是,这是美国人为自己国家利益的行动。但这个 批评根本没有力量,因为任何国家的建立,它对外的第一个最重要职责是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其次是维护本国人民的利益。现在联合国的192个成员国中没有任 何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不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全世界无论大国小国,外交都以本国利益为核心,没有例外。这里唯一需要探究的是,美国对外政策核心中的“国 家利益”是和人类的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有一致性,还是有对抗性?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从美国在二战、冷战、冷战後(至今)这三个近代历史时期中的对外政 策来看,它的国家利益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完全在一个轨道上:

二战的历史非常清楚,美国的对外政策首先是为本国安全,结果促进了世界的安全,结束了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在德日意三个“邪恶轴心”侵略屠杀时,正是美国 的参战,才扭转了战局。美国为此阵亡了41万官兵,伤残100多万。没有美国的参战、没有美国人的巨大牺牲,整个欧洲都会被纳粹践踏,整个亚洲都会成为日 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奴隶。

仅以中国为例,中国人推翻帝制,建立民国之後,正是由於日本的入侵,才给了共产党乘机发展、最後夺权政权的的机会;才有了在中共统治下可能多达八千万中国 人非正常死亡的人类灾难!(《华盛顿邮报》记者邵德廉[Daniel Southerland]在“毛时代的大众死亡”中的统计推算)

据华裔历史学者黄仁宇在其《近代中国的出路》中引述的资料,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2,100万人以上”。按这个比例推算,在日本侵占中国期间,平 均每年有262万人伤亡。如果美国晚打败日本四年,就可能还有一千万中国人丧生!正是美国打败了日本,才帮助了中国人结束了被日本殖民、屠杀的历史。

在冷战时期,美国对外政策的主线是遏阻共产苏联的扩张,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约,主要任务是抵御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这个时期美国也是付出相当的牺 牲,仅为抵抗共产北韩、北越就牺牲了近10万人的生命。正是美国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和军费,才遏阻了共产主义的蔓延;才促使了共产主义在全球崩溃,才有 了东欧和俄国人民走向民主、自由的今天。

如果今天“华沙条约组织”是世界最大的军事集团,共产苏联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强国,这个世界会是多麽可怕!虽然美国在冷战中为遏阻共产主义建立统一战线,不 得已采取联合“小恶”或不民主的国家(包括李承晚、蒋介石、阮文绍、菲律宾的马可斯,以及阿富汗的反苏游击队等)的策略是否合适,完全可以讨论、质疑、批 评,但美国这个时期对外政策的大方向是遏阻共产势力在全球的蔓延,保障自由世界不被其奴役;它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基本一致。

美国受到最多非议的是後冷战时代的对外军事干预,但从美国对索马里的人道救援、对海地的军事干预(帮助民选总统阿瑞斯蒂复位)、捉拿巴拿马独裁者诺瑞加 (使巴拿马走向民主稳定)、结束塞尔维亚人对波斯尼亚人的屠杀(使穆斯林人为主体的波斯尼亚获得独立和自由)、制止南斯拉夫对科索沃的种族清洗(使80% 为穆斯林人的科索沃获得自治),干预印尼军队对东蒂汶人的屠杀(使东蒂汶获得独立),军事打击伊拉克(使科威特从萨达姆的占领中获得解放)、铲除塔列班政 权(使阿富汗人民从炸毁千年佛像的中世纪统治下获得自由)等等,都可以看出两点,第一,美国的军事干预,不是以占领、殖民、掠夺那个国家和土地为目的;第 二,美国的军事干预全部都受到那些国家的人民和新政府的欢迎。有人说美国是“新的帝国”,但它和以往的罗马帝国等性质完全不同,因为美国没有在它所干预的 任何国家建立殖民地,而是促使那些国家走向自由经济和民主政治!且不说在上述干预中大多数都属於人道干预,美国并没有多少利益可图,即使有,美国这种国家 利益,也仍然和人类安全、民主、自由的价值在一个方向。

美国对外政策中,第二个最重要的组成部份,是它极力推销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全球化。市场经济是美式民主的最重要基础,它的根本价值还不在经济层面、平等或 繁荣,而是人的自由。我们每一个人生存的资本是自己的智慧和创造能力。人和人最基本、最健康、最正当的交往是trade(交易、交换),通过交换,人们可 以互享劳动成果,提高生活水准,丰富生命。正是由於智慧的交换,才有了今天巨大的物质文明,所以,自由贸易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重要价值之一。正是为了保护 这个价值,美国才致力在全球推广市场经济。

中国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比过去大幅提高,毫无疑问原因是中国走向了市场经济,人们的经济自由度远比毛时代大。所以美国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扩大进出口贸易) 而推行全球市场经济的外交政策,同样和人类自由、民主、安全、繁荣的共同价值在一个轨道上;它不仅对美国本身,也对其他国家走向繁荣和稳定有重大益处。今 天中美之间的巨额贸易,当然给两国都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

所以说,美国的两个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广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在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同时,都和人类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价值有一致性。除此之 外,美国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向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总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是全球捐献最多的国家。

美国政府设有专门的“对外援助署”(USAID)。上星期布希政府提出的2004财政年度预算(从今年10月开始),对外援助的额度,从本年度的245亿 美元,增到274亿美元,增幅11.6%。 这还不包括布希在国情谘文中承诺的向非洲提供150亿美元的爱滋病基金。美国下年度的对外援助,主要是对非洲和中亚国家,仅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和塔 吉克斯坦等三个中亚国家获得的援助,就比去年增加了55%,达一亿七千多万美元,仅对阿富汗教育的单项援助,就有一亿四千三百万美元(中国给了阿富汗20 万美元援助)。而联合国虽有192个成员国,美国这一个国家一直承担33%的费用,直到前年才减到25%,仍是四分之一。中国承担的联合国费用少於1%。

美国并不是富得有钱没地方花的国家,美国有太多的领域需要资金。仅以纽约为例,很多中国人抱怨,纽约地铁太破旧,远不如上海、香港、台北的地铁乾净、高 级。纽约地铁一年收入约20亿美元,上面提到的美国下年度对外援助的274亿美元,就相等於纽约地铁13年的收入,这笔钱可以改造、提升整个纽约市的地铁 系统。911後,美国联邦政府给纽约世贸大厦等经济损失的补助款是60亿美元,还不到美国一年对外国经济援助的四分之一,也不到美国向非洲提供爱滋病基金 的150亿美元的一半。有不少美国人抱怨,美国为什麽要管非洲的男人们是不是带保险套,这应该由那些国家的政府来管,由联合国救援机构来管(南非现在三分 之一的成人男子是爱滋病患者,每6秒钟就发生一起强奸案,但那里的前总统曼德拉却有脸不断发表反美演说,而不致力管好自己的国家)。但这就是美国人的慷 慨!它宁可不花钱改造提升纽约的地铁等很多急需资金的项目,而向其他国家提供经济援助。

即使对独裁者金正日统治的北朝鲜,美国仍是全世界最慷慨的人道援助者。据美国副国务卿阿米塔吉上周二给国会外交委员会的报告,自1995年以来,美国向北朝鲜捐助了价值六亿二千万美元的食品,仅去年就提供了价值六千三百万美元的粮食。

美国除了由政府支出的对外援助以外,还有无数民间组织向世界各国提供巨额援助。这和美国人的慈善文化(当然还和捐款额免税)有密切关系。最近几年美国人捐 款的数字是:1991年,美国人捐出1,108亿美元;1992年,增加到1,243亿美元;到1996年,则上升到1,507亿美元;1999年是 1,380亿美元;2000年增至2,030亿美元。即使在美国经济衰退、科技股票缩水70%的情况下(54%的美国人拥有股票),2001年美国人的捐 款额仍高达2,120亿美元(80%是个人捐的,70%来自普通人)。

2,120亿美元是个多大的数字?中国外汇存底才是2,024亿美元(全球第二,第一是日本)。这就是说,美国人仅仅一年捐出的钱,就比中国这样的大国过 去几十年积攒的全部外汇还多。可见这个捐款额度多麽大!我无法查到这个巨额捐款中到底有多少用於援助外国,因为美国数不清的基金会在援助世界上各种项目, 从教育,到文学艺术,到妇女儿童健康等等。仅比尔.盖次和他妻子的基金会,就在预防爱滋病、儿童教育和健康、图书领域向全世界(主要是非洲)提供了240 亿美元的捐助,这个数字相当於本年度美国政府对外援助的总额。

那麽美国是不是就美如天使,“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当然不是。它首先利己,其次利人。在有牺牲可能的情况下,它是非常不情愿、甚至不可能单纯利人的。例 如,二战时,如果美国早一点投入反法西斯的战争,就会早结束邪恶轴心,挽救更多的生命。但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美国的民意调查,高达82%的美国人不愿卷 入二战。美国是被炸到自己的珍珠港了,才无法不奋起反抗。这次对阿富汗的战争,也同样是由於911炸到自己土地上、近3000平民的生命消失了,才肯攻击 塔利班,才有阿富汗人民得到解放的今天。如果伊拉克的大众毁灭性武器不直接威胁到美国的安全,今天就更难说服美国人民同意去解除萨达姆的武装,因而也就无 法有伊拉克人民尽快摆脱独裁奴役的可能。

但无论如何,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无论是从美国的立国之本、自由精神,还是美国的传统价值、道德准则,对邪恶,美国无法不行动;对苦难,美国无法无动於衷,无论这要面对全世界多少曲解,多少咒骂。

对於美国,1999年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教授於2001年底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演讲时引述说,“从政治与经济上看,美国的崛起确实是当代 最伟大的事,它改变了世界的政治历史。”而义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则在上星期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欠美国一笔巨大的债: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繁荣,我 们的民主┅┅美国不仅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每当我看到美国星条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个国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象徵。”

2003年2月11日——原载《長青論壇http://cq99.u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