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运会展示中美价值不同

中国队在奥运会上获得金牌,就被中国人认为是振了“国威”,北京媒体更是欢呼“中国成了体育超级大国”。但如果对奥运进行观察,可以看出中国和美国在体育观上有巨大不同。

首先是方式不同,中国是国家办“宫廷式体育”,美国是社会办大众性体育。例如,中国对于重大国际比赛项目,都有专门的“国家队”,由政府出资,开办训练基地,教练和运动员成为国家公职人员领取薪水。这次中国在悉尼奥运会上囊括全部四块乒乓球金牌后,新华社发表了“直通悉尼──(河北)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见闻”的通讯,歌颂国家办体育的方式。

而美国没有政府出资长年训练的“国家队”,参赛选手,都是在奥运会前通过选拔赛按成绩筛选的。美国虽也有体育训练基地,但都属于私人经营性质。参加奥运的多数运动员,都是在这种私人训练地获得的培训。像中国体操队那样,孩子很小就送到“国家队”常年隔离训练,不和父母在一起,以美国人的家庭观是无法接受的。

还有一些美国运动员,是在自家训练的。像悉尼奥运获得男子50公尺游泳冠军的豪尔(Hall),就是他曾为奥运选手的父亲培训的。悉尼奥运女子800公尺接力赛,美国参赛的四名选手中三人是同一教练在家里培训的——两人是教练的姐妹,一人是教练的妻子。

私人公司承办奥运

中国国家队训练基地是保密和封闭式的,而美国的私营培训基地是开放的,哪国运动员都可参加。例如悉尼奥运获得男子百公尺金、银、铜牌的选手来自三个不同国家,但都是在美国同一个私营训练基地获得的训练。

美国甚至连奥运会这样重大的国际比赛,政府都不包办,近年在美国开的两届奥运会——1984年洛杉矶奥运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都是私人公司承办的,并不是美国政府出资。

美国这种大众性体育可以从近年“练身俱乐部”数量激增看出,据《纽约时报》报道,近年这种俱乐部增加了50%。在曼哈顿的“练身俱乐部”年费1000多美元,仍人满为患。

其次是反应不同。中国获得一项金牌,举国欢呼。八十年代初中国男足击败了沙特.阿拉伯队,半夜时分,中国各地竟同时有几十所大学的学生冲出校门,彻夜游行欢呼。今天中国人虽不像当年那样狂热,但仍兴奋异常,似乎多一块金牌,中国就真的更“强盛”一点。

而美国人反应则不同,虽然这次美国奥运队仍夺得最多金牌,但人们对此根本不狂热。独家报道这次比赛的美国NBC电视台的奥运节目收视率却是历次最低的。

●中国选手没有自己的语言

中美两国运动员的反应也有不同,例如,中国金牌获得者接受访问时,都说“为祖国、为人民争光”这类话,而美国运动员则多是感谢家人支持,个人感到自豪。蝉联男子四百米冠军的美国选手迈克尔.约翰逊获奖后说,“我的奥运生涯是伟大的,我为之自豪,我终于有机会创造历史。”女子百米夺金的琼斯则是感谢亲人在场鼓励。幸运的美国运动员们大多数都有家人在观众席上助威。

中国人这种“为国争光”、“国家最重要”的价值观,很大程度是官方媒体灌输和渲染的。例如悉尼奥运中国男子体操获团体冠军,中国多家大报把它制作成头版头条通栏大标题,渲染成是“重振国威”,“东方巨龙苏醒”等等。

而在美国的报纸上,则看不到对获金牌有这样的报道。虽然美国队几乎每天都获得多块金牌,但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纽约时报》在头版重要位置仅刊登过四幅奥运选手获奖照片,其中三幅还都是外国选手——澳洲男子四百游泳接力击败美国夺金,中国男子和罗马尼亚女子分获体操团体冠军。仅刊登的一幅美国选手照片是琼斯获百米女子冠军,还是因为该报特别重视女性。而美国男选手格林百米夺金的照片仅刊登在内页体育版下角,篇幅是琼斯照片的八分之一。

美国媒体不仅不去“振国威”,有时还刻意暴丑闻。例如美国NBC在转播悉尼奥运开幕式的黄金时段,用了20分钟插播了美国犹他州奥委会如何贿赂取得主办奥运滑雪比赛,以及美奥运官员用公款旅行等丑闻。而中国媒体对国家体委临时取消多达40名预定奥运参赛选手,既无挖掘内幕报道,更没有任何批评。40名运动员,苦练了4年,在奥运开幕前不到四百个小时,被国家硬性取消了比赛资格,总应该有个交待。

美国信奉“公平比赛”

而在美国,不管选手以前曾获得多少次冠军,都得通过选拔赛以这次成绩好坏决定有否资格参加奥运。例如悉尼奥运上,美国选手格林在男子百米夺金后激动得泪流满面,很大程度是因为,虽然他在上届奥运之前就破了男子百米世界记录,但由于在美国奥运选拔赛上失利,而失去亚特兰大奥运百米比赛的机会,把奥运最瞩目的男子百米金牌拱手送给了成绩并不如他的加拿大选手,这次是他苦苦等待四年的结果。而即使这次,不仅他,还有上届奥运二百和四百米双料冠军约翰逊,都因为在美国奥运二百米选拔赛中腿部抽筋临场退赛而失去在悉尼参加这个项目的比赛资格。以他俩以往二百米的记录,以及这次在悉尼各自获得百米和四百米冠军的成绩,这次奥运二百米金牌一定是在他俩中间产生,结果他俩都失去了机会。美国信奉的是“公平竞赛”,谁在选拔赛获最好成绩,谁代表美国参赛,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宫廷体育不会赢得世人尊敬

美国和中国在体育价值上的最大不同,是出发点不同。美国人把体育当做体育,而中国政府把体育看作是政治。当年毛泽东提出乒乓外交,实行“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就是要体育服从政治。

这次中国政府临时取消40名选手参加奥运,据说是怕药检不过关,影响北京正全力争取的主办2008年奥运机会。中共把能否主办奥运,看作是最大的政治。因为在北京办奥运,可以凸显“中国”强大,使中国人在“民族自豪感”中继续认同中共专制统治。中共这种企望和1936年希特勒办奥运振兴纳粹国威是一致的。

中国的腐败早已拿了世界金牌,当年中国办亚运会,北京市长陈希同就贪污了数千万。如果北京办奥运,等于给了那些大大小小的陈希同们更大的中饱私囊的机会。在当今中国这种制度性腐败的条件下,像奥运这种巨大开销的活动,实际上等于为中共官员更大规模贪污腐败提供了比赛场地。

悉尼这次办奥运,开销是50亿美元,它相等于俄国年度军费开支。而中国办奥运,还要加上环境改建费130亿美元,总共近200亿美元,它占中国全部外汇存底的八分之一。奥运是富国的游戏,只有六千万人口左右的英、法、德等国家,选手人数都超过中国,美国和澳大利亚选手人数则是中国的一倍以上。中国现在仍是穷国之一(人均收入才是美国五十分之一),有太多的领域需要资金:中国有6000万残障人,3000万精神病人,每年有20万人自杀,全国2000个县三分之一在联合国贫困线之下,成千上万下岗工人没有劳保补助保护……。200亿美元投在上述任何一个领域,都比办虚的“奥运”对中国人有实在的好处。

近年来,西方媒体上不断有中国人偷渡被抓或丧生的消息,即使悉尼奥运期间,仍有这类报道。一个人民用“脚”投票、争相偷渡逃走的国家,靠“宫廷体育”获得多少块金牌,举办多少次奥运,也不能赢得世人的尊敬。

当年希特勒靠办奥运进行纳粹宣传,一个邪恶的帝国,风光了一阵子。今天但愿人类吸取教训,不再给邪恶第二次机会。

——原载香港《开放》2000年10月号

One comment

  1. 曹先生;您好!有幸看到你的讲演和文章,很佩服你!我曾经是老共产党员,受过党的教育很深,最近,有幸接触到你的文字,太幸运了!你说的话没有废话,一针见血,有理有据有事实,你的知识面,分析问题的深度 广度 力度都是超人的,特别是实事求是的作风,当今很难得,比如对王丹说的那几句话,(不能为了达到目的而说假话)真是太对了,这不仅仅是一个个案,是做人的基本,是人性 道德层面的事情,你不仅发现了还敢说出来,这可以说 太伟大了,如果能让千千万万的中国人都能看到,领悟到,其中百分之一的人能做到 那该是个怎样的华人世界。总之;曹长青先生;很喜欢你!加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