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正晶限时批”赢在哪里?

最近去台湾参加会议,观看也参加了一些电视节目,尤其是接触了一些台湾媒体界的朋友们,对台湾媒体环境正发生的变化有了更清晰的了解。这种变化有三个趋势:一是更朝向本土化(偏绿),二是更多对执政者的监督批评,三是更朝向市场化(为收视率而激烈竞争)。

美国的台湾问题专家任雪莉(Shelley Rigger)说,目前台湾全岛已进入“浅绿”。意思是更多居住在台湾的人倾向认同台湾是一个属于台湾人民自己的国家,更拒绝北京的统战和威胁。在整体“浅绿”的趋势下,偏绿媒体的空间自然扩大,偏蓝(国民党)和偏红(共产党)的媒体则严重萎缩。

这个倾向在报纸和电视两方面都很明显。在报业,以“台湾优先,自由第一”为宗旨的《自由时报》,近年来都是发行量第一。不要说国民党的《中央日报》10年前就因严重亏损而关门,另两家亲蓝大报《联合报》和《中国时报》也江河日下。一位很了解内情的媒体高层主管对我说,现在《自由时报》的发行量是50多万,《苹果日报》是22万,《联合报》约15万,《中时》最惨,只剩3到5万份。

电视老板也得尊重民意

电视方面的竞争就更激烈了。华视,中视,台视,民视,公视这五大无线台,都显得有点老气横秋,而新兴起的有线电视(cable tv),尤其是政论节目,却雨后春笋般冒出,多到近20个(如按人口比例,远超过美国),而且都充满活力,竞争激烈。但由于整体台湾向“绿”倾斜,偏蓝的电视节目就难以为继,像曾红极一时的李涛主持的《2100全民开讲》,他妻子李艳秋主持的《新闻夜总会》等都已关门,因收视率太低,不堪亏损。

在这种媒体现状下,不管电视台老板本人的政治立场如何,为了收视率,也只得给节目主持人相当的自由度,容许(容忍)他们立场偏绿。尤其在马英九执政后期,只要批马政府,就会有收视率。当然偏绿节目收视率远高过偏蓝的。但现在民进党执政了,偏蓝节目收视率则有所上扬,而偏绿节目下跌。这是正常的,也是好的倾向,因为台湾人民和媒体的整体情况都是朝着监督政府的方向,对民进党的蔡英文政府,即使绿营民众和媒体,也更倾向对权力者发出监督和批评的声音。台湾转型为民主国家整整二十年后,习惯国民党洗脑思维的媒体,终于越来越靠向它的真正角色——监督政府的第四权。

在这样激烈的媒体竞争下,才开播不到两年的壹电视《正晶限时批》却异军突起,不仅迅速挤进前列,甚至上升到全台湾最受欢迎的政论节目。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其收视率和另一很受欢迎的三立电视廖筱君主持的《新台湾加油》不差上下,咬得很紧。二是在网络上,《正晶限时批》则展现优势,据说七成的年轻人(多上网)喜欢这个节目,网络点击率是同类节目的数倍以上。三是在海外最大的绿营网站《台湾海外网》上,《正晶限时批》最受欢迎,其点击率也是其它节目的数倍。《台湾海外网》每天点击率达一百多万人次。

壹电视原是香港来台办报的黎智英创办的电视,但由于亏损严重,而被年代电视老板练台生收购。壹电视的新老板最初带有尝试性地启用了都是在美国受过大众传播教育的彭文正和李晶玉夫妇。结果这个节目越办越火,成为壹电视目前最赚钱,也是最给其电视台打出牌子的节目。那么是哪些特点导致这个节目的成功?

敢说真话,专业敬业

第一,敢说真话。在台期间,我曾询问一些媒体专业人士和观众,他们异口同声,说《正晶限时批》主持人有正义感,这个节目敢批评,敢说真话(这点是最难得的)。2015年台湾佛教团体慈济关说该台老板,企图阻止该节目揭露批评其丑闻,彭文正夫妇拒绝妥协,毅然辞职。后在强烈的社会舆论压力下,慈济后退,电视台老板把他们请回。这种宁可放弃做节目,也坚持要新闻自由的精神,相当赢得台湾民众人心,广获好评。

第二,主持人有相当的新闻专业能力。彭文正原为台大新闻所教授,曾做过电视主播和节目主持人,有新闻理论和实践经验。他太太李晶玉则曾长期做新闻主播,很有媒体实战经验。我在台湾参加了一个多月他俩主持的《正晶限时批》,直接感触了他们的主持风格。彭文正话不多,但对来宾发言内容能抓得很到位,所以每一讲话,经常能点到一个有深度,或很俏的角度,且有幽默感,这点很受年轻人欢迎,被认为很酷!

李晶玉讲话语速很快(这是有利电视节目的天生优势),反应机敏,且能独当一面,明显是受过新闻专业训练。马英九2008年刚当上总统时,曾接受台湾一个女记者采访,结果被追问、挑战得近乎恼羞成怒。那个节目给我印像深刻,曾跟朋友赞赏过,因当时台湾鲜见像西方国家那种对权力者不是谄媚(做球给对方),而是挑战、逼问的记者。后来对那个记者是谁,哪个电台的、长什么样等,都忘记了。这次去台湾才有朋友提到,当年那个挑战马英九的女记者,就是《正晶限时批》的主持人李晶玉。

但当年那个采访录像在网络上却找不到,可能是被电视台封杀,因那时国民党刚夺回总统府,马英九声望如日中天,而那家电视台当时是组织记者列队欢迎来访的马总统的,结果被李晶玉“追问紧逼”,被认为是对总统不敬,节目自然被冷冻,没被放上网络。李晶玉“进攻式”的采访,背后有她先生彭文正的“指导”设计。

第三,从节目制作,到跟他俩的交谈中明显感觉到,这是一对颇具理想精神的夫妻。在世俗功利仍相当主导台湾媒体的环境中,正晶两人则是把节目作为推动思想理念的使命来做(政论节目就应该如此),这点相当难得,可能跟他俩是一对虔诚的基督徒不无关系。而且在地域很小、上层建筑领域的人际关系常被圆滑和狡猾左右的台湾,正晶两人身上都有一种难得的率直和纯真。在慈济关说事件中他俩的表现,绝不是偶然,而是上述这些特点的一个自然展现。

第四,他俩都形像亮丽,甚至被誉为“金童玉女”。这点对政论节目来说,大概是可遇不可求的。在美国,也没见过一对新闻专业夫妇这种组合并获得成功的。华裔女主播宗毓华和其犹太后裔的丈夫曾在MSNBC主持新闻评论节目,但很短时间就以大失败而告终。而正晶的的独特配合,则可能是他们成功的因素之一。

电视新闻台的“评论时代”

在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记者、社交媒体传播速度已超过传统媒体的今天,“抢头家”“追新闻”已经不是媒体竞争的战场,因为几秒、几十秒内,你的新闻就是我的。而评论的份量则迅速成为传统媒体竞争地盘的最重要砝码,这就是为什么有线电视台的评论节目冲垮了无线电视台的新闻阵地。

所以现在的新闻媒体,尤其是电视,就是拼评论;因为只有“不同水平”的主持人和来宾,才能成为别家无法取代的“独家”。在美国早已是这种趋势。美国三家有线电视新闻台(CNN,FOX,MSNBC)中,虽然FOX(福克斯)1996年成立,比CNN晚了16年,但开办六年之后,收视率就超过了CNN。过去数年,美国有线新闻台的收视率排在前十名的节目,全部都是福克斯的。而且在非特殊的情况下,福克斯在几乎每一天的每一个时段都打败CNN和MSNBC。

福克斯的一个清晰的秘诀是,它把支持保守派(共和党)理念的优秀主持人都网罗在自己旗下,导致同一理念的人,只看这个台,根本就不看其它台。所以在晚间黄金时段,经常是CNN和MSNBC这两家的收视率加起来都赶不上福克斯。所以福克斯既推动了保守派的理念,又大赚了钞票。

电视遥控器决定优胜劣败

在这点上台湾跟美国有相当大的不同。无论从思想理念到高收视率节目,都很分散,迄今尚无一家电视台具有福克斯那种远见和魄力,把同一理念的优秀的政论节目主持人都挖到自己旗下,构成独霸天下。目前台湾的状况是,支持绿营的民众过半,且势不可挡地会越来越多,所以网罗同一理念的人到自己旗下,只是大胜小胜,没有失败的可能。以绿营理念起家的民视,最近董事会刚刚大地震,换了董事长,辞了总经理,他们下一步是否会网罗同一理念的主持人,走福克斯的成功之路,令人颇具期待。

《正晶限时批》的成功表明,台湾的新闻自由度已空前扩大,市场竞争(收视率)导致不管什么颜色的老板,都得让位于大众选择,尊重民意,否则就被观众的遥控器淘汰,亏损关门。这种媒体的自由市场,就导致优胜劣败,不仅会营造出新的媒体环境,更有利于传播真实的声音,影响大众的思考,最终推动自由的价值、民主的理念在台湾的胜利,也必定会影响中国的改变!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6年7月号

7 comments

  1. 廖曉君原本因鄭鴻儀被政治高層施壓結束大話新聞(據說是中國不滿),臨危受命,意外地新臺灣加油爆紅;但廖曉君也被高層施壓離職,由黃倩萍、徐國勇代班,網路上一片聲援,後來受不了輿論壓力,高層才請回廖曉君。廖曉君當時突然被離職,當天穿著暗紫色衣服,錄影前才被告知,我還記得她的表情;回來那天堆滿笑臉,雖說是「請假」,那笑臉至今沒忘。

    廖曉君很敏感,超敬業。陳歐珀弔唁秦厚修那次 ,藍綠眥罵,只有廖筱君,不點名地唸出我對這事的看法──連弔唁都可當題材攻擊政敵,包括民進黨同志也罵陳歐珀,這就是馬英九的可怕。

    三立有很多這樣的紀錄,相較之下,廖筱君的處境比正晶困難太多。

    臺灣尚未天光。

  2. 不光是蓝营报纸有危机,所以的传统媒体都在走下坡路。看看美国看看欧洲那些百年老报和杂志,哪一个不是苟延残喘,不是因为其政治理念或所持有的意识形态,而是受到新兴媒体形式的挑战。所以的纸制媒体都在走向死亡这是不争的事实,和政治理念没关系。

  3. 就是從這個節目認識曹老師的!覺得開啟了很多思想,更加重視個人主義和在地人民自決了

  4. Anonymous 說的當然不無道理,不論何處何國傳統媒體經營與維持,在當代都很不容易。但其實曹先生在此有清楚比較傳統報紙與電視節目在意識型態傾向方面之消長。如「自由時報」發行量和「聯合」、「中國」相較,就很明顯可看出趨勢!電視節目,也是同樣的道理。其實,雖說網路現在相當發達,透過臉書、 PTT 等場欲發表意見與觀點者愈來愈多,網路電視或直播也在增加,但不可否認的,這目前仍主要限於年輕世代,因此,或許傳統媒體上的節目,於觀點、思想和敢說真話方面較之過去的發展,仍是可觀的!~~

  5. 前面提到陈欧珀吊唁秦厚修那次,说“连吊唁都可当题材攻击政敌,这就是马英九的可怕。” 我无语了,你怎么不说“连吊唁都可当题材攻击政敌,这就是陈欧珀的可怕。” 。明明陈这个动作是傻子都能看出是挑衅,你这都能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大家都骂他就是因为他做得太过了,拿吊唁这种事情来做秀。你居然,居然能够把这种事情反过来归在马英九上,我觉得你。。无话可说,一个字:笨!

  6. 我對弔唁一事瞭解不深,但陳歐珀與馬英九誰可怕,大部分臺灣人應該是有共識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