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 兩個西方,你選擇哪個?

一個是傳統的西方:那個產生了但丁、莎士比亞、塞萬提斯、彌爾頓、狄更斯、亞里士多德、亞當.史密斯、華盛頓、林肯的西方;那個人們捧著《聖經》上教堂、唱著鈴兒響叮噹歡度聖誕節的西方;那個贏了二戰、冷戰,正在和恐怖主義作戰、承擔人類道義責任的西方┅┅那個被稱為保守派的、右派的西方。

而另一個則是當代時髦的西方:那個產生了馬克思、弗洛伊德、尼采、薩特們的西方;那個給共產世界和伊斯蘭世界提供了最好的攻擊把柄的西方——腐敗墮落、玩世不恭的西方;那個當年推崇共產主義、今天懼怕恐怖主義的西方┅┅那個被稱為自由派的、左派的西方。

Read more

曹長青  美國記者“不付錢”

在堅持新聞原則和理念、走新聞專業化的道路上,美國記者實在是享受著中文記者望塵莫及的兩個最重要的優越條件∶制度保障說話的自由,私營媒體提供說話的可能——媒體用自己的資金條件,去搶好的記者,去挖有價值的新聞。而這兩點,在中國自不必提,即使在台灣也是奢望。華文媒體,能走向真正專業化,實在還有太長的路要走。

Read more

曹長青: 美國媒體被誰控制?

從新聞歷史來看,對媒體的最嚴厲控制來自於政府,而最利害的手段是政府直接擁有全部報紙、廣播、電視等。什麽東西只要是屬於自己的,那就最有條件控制和支配。在前蘇聯,包括《真理報》、《消息報》等所有報紙、電視、電台等都是政府出資辦的,屬於政府的財產,編輯記者屬於領取政府工資的政府工作人員,從制度上成為政府的一部份。從某個角度說,報紙應該反映出錢的老闆的理念和意志。但蘇聯的問題是,政府禁止其他任何人辦報,在壟斷報業的同時,等於消滅了報業市場而形成了輿論壟斷。

但美國的政府可沒那麼“幸運”,它在二百多年前建立時,就面對一個私有制的社會,當時的各種報紙屬於不同的團體和商人,是私有企業的一部份,政府就像無法把所有私營企業收歸國有一樣,也無法把報紙國營化。當一種東西不是自己擁有的,想進行控制就不是那麽容易了。但美國媒體是被財團控制的嗎?

Read more

曹長青:希臘拒走博茨瓦納之路

人類進入21世紀不久,世界經濟就被希臘拖累。希臘人口才1078萬(不到台灣一半),排世界第76位,其生產總值(GDP)只佔歐洲的2%,放在世界天平更是微乎其微。如此小國影響世界經濟,按邏輯是不能成立的。但因為希臘是歐元區成員,它欠債三千億美元,到期不還,還揚言要退出歐元區,導致歐元區主要大國(德國法國等)恐懼,擔心多米諾骨牌效應,而導致歐元區崩潰。

Read more

曹長青:言論自由有沒有底線?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主要條款就是“國會不得立法限制言論、新聞自由。”這條法案使國會無法通過任何損害言論和新聞自由的法律。中國俗語說“無法無天”,沒有“法”,就是沒邊的自由,最大的自由。美國憲法極具權威性和穩定性,美國建國225年來,除了增加一些修正案,憲法正文從沒改動過。而修改憲法,需要聯邦的參眾兩院和50個州各自的參眾兩院四分之三多數議員通過,而這種要求是極為困難達到的。

Read more

韓連潮:台灣已步入先進國家之列,美國應重新考慮一中政策

如果當今國際社會要評選世界模範公民的話,以中華民國為國號的台灣一定會名列榜首。

台灣是一個資源有限的彈丸之地,但人民善良平和,恭謙有禮,勵精圖治,不僅經濟開創奇跡,人均GDP從1961年的153美元提升到今天的2萬3千美元,成為發展中國家的典範,而且政治改革成就更是輝煌,民主、自由、人權、法制進步令人側目,已經名副其實地步入了現代先進國家之列。

Read more

曹長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變革

本原來沒有三權分立、新聞自由、定期選舉的文化,全是從美國進口的,而且還是在軍事佔領的強制下進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現出其與眾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動不動就有對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靜與配合。日本沒有出現“後軍國主義”的騷亂,更別提軍事反抗。雖然半個多世紀都有美軍駐紮日本,但在日本社會,卻沒有強烈的反美情緒,而是輸了就認輸(日本戰敗承認輸給了美國,他們不認為是敗給中國國共兩黨軍隊),發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來。

Read more

曹長青: 西藏問題真相與洗腦

如果中國民主運動的領導人和知識分子一面主張民主自由,一面堅持對藏人權利和自由的剝奪,那就是對自由的褻瀆,他們追求的也絕不會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正如藏人旦真洛布在接受我採訪時說的,“當我與天安們的學生領袖們談起六四屠殺時,我們一起譴責北京政權,但當我提起西藏問題時,他們馬上又附和起中國政府。他們這是爭取的哪一門子的民主自由┅┅”

Read more

曹長青:  獨立∶西藏人民的夢想

在絕大多數西藏人的心中,獨立是他們發自心底的夢想。只是由於面對中國惡龍的霸氣和暴政,他們不敢發出真正的聲音;由於對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巨大尊敬和愛戴,他們以宗教情懷推崇達賴喇嘛的政策。但自由是每一個人心底的渴望,掙脫強權的壓迫、建立自己的家園,是古往今來全世界每一個民族都一路浴血奮戰所爭取的,西藏人民絕不會例外!

Read more

曹長青:  獨立∶西藏人民的權利

西藏問題,一直是一個爭議的話題。不僅海峽兩岸的中國政府與西藏流亡政府對此問題持截然不同的觀點,海內外的中國人,對此看法也相當不同。這種種不同,主要源於人們對西藏歷史與現實的了解程度和使用的“價值尺度”。因此,討論西藏問題,不僅有助於了解西藏的真正歷史和現實,更促使我們重新思考人的自由意志和國土統一、人民選擇權利和國家形式、以及民族自決權等重要的價值概念和衝突。對這些價值採取什麽樣的取捨,直接影響中國人走向自由和民主的進程。

Read more

曹長青:撒切爾夫人看透中國

撒切爾夫人不僅關心中國的人權,並對中國人的經濟能力高度評價。她有一句名言∶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意思是,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會爆發出更多的經濟潛能,創造更大的經濟奇蹟。因為連共產黨也承認,他們的經濟改革,只是給中國人“鬆綁”。把原來捆綁中國人的繩子鬆開了幾扣,中國人就爆發出這麽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就不捆綁呢?

Read more

曹長青:“高福利養窮人”是不道德的

推崇真正自由主義價值的人們的一個共識是,必須盡量限制政府的權力,國家的職能只限於∶對外,由軍隊保證國民不受外敵侵略;對內,由警察保證人身安全不受他人攻擊、保護私有財產不受侵害,由法庭解決刑事、民事糾紛等。其餘事項應由社會和市場自行調解。對窮人主要應由慈善機構自願提供救濟,而不是由政府強行通過稅收以劫富濟貧的方式進行“二次分配。”

Read more

曹長青:高稅收摧毀美國

美國的稅名目繁多∶聯邦所得稅,社會安全稅,醫療稅,企業稅,聯邦航空飛機稅,汽油稅,香煙稅,酒稅,各類的銷售稅;另外還有州一級和地方城市的稅,包括購物稅,財產稅,旅館稅,水稅,電稅,電話稅,等等等等。即使人死了,也得交“死亡稅”,即遺產稅。而且數額龐大(最高時曾達55%,現降至35%),如果後人交不起,政府就會沒收遺產。先人如留下100萬美元的房子,你如果繳不起昂貴的遺產稅,房子就得被政府拿走(完全是強盜!)政府等於雙重收稅,因為這個人活著的時候,都已經繳付了各種稅,死了,還得再被政府剝一層皮才能進棺材。

Read more
1 23 24 25 26 27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