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國民黨“滅扁”計劃的背後

六十年前的“二二八”,台灣精英幾乎被殺盡之後,才有了國民黨外來政權的長期統治。今天,捲土重來的國民黨,要再次清算本土精英,滅掉你們的元氣。只不過這次先用“煽情麻醉劑”讓台灣人失去要求司法公正的警覺,然後再用“司法”軟刀子屠宰你們。而面對這種屠殺,綠營還得說“該死”。這真是令人恐怖。

Read more

曹長青:我怎樣成為一個美國右派

左派民主黨和右翼共和黨在上述一系列問題上的不同,從根上來看,全部 (!)都和經濟理念有直接的關係。所以,要想真正了解美國(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的兩黨政治,左、右派的不同,首先必須弄清它們經濟政策的不同,以及背後 的哲學理念分歧。而在一個以市場經濟為主的國家生活,不懂經濟就像今天不會使用計算機一樣,不僅是一個嚴重的知識缺陷,而且會直接影響你自身的經濟利益。

Read more

曹長青:拒絕俄國知識分子的毒藥方

中國知識分子想要強國,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應借鑒英美式的重視個人、保護個體權利的思想價值和經驗,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義,以“個體主義”價值為核心!而最不應該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義、群體主義、甚至東正教專制的所謂“俄羅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長青:如果再有“天安門運動”

中國人心裡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過被共產黨多年的教育洗腦嚇住了;要改變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懇求共產黨的那種思路,要改變跪着向共產黨遞狀子的那種思路。我們自己站起來,結束那個專制。中國人照樣會把自己的國家管理的像埃及,像東歐那些結束共產統治的國家一樣,走向民主,同時有自由經濟。

Read more

曹長青:六四和習近平的三條死路

正如對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領導人更換,對習近平上台,又是無數人寄予厚望,認為他會推行政治改革,尤其習近平說過要按憲法行事。但人們現已看得很清楚,習近平不僅是“新平裝舊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來更糟,這從其政治、經濟、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來。

Read more

曹長青:法國左派紅潮帶來的災難

高稅收導致很多法國人不堪重負而“出逃”,像國際知名的法國搖滾樂手強尼哈萊德,則被迫移民瑞士。他說,“法國加給我的重稅,讓我感覺厭惡,我受夠了。”而在強尼之前,則有法國的汽車巨子、香奈爾大股東、家樂福合伙人、網球天后、當紅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稅收而遷離法國。

Read more

曹長青: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於毛澤東熱捧了魯迅,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一些中國文化人發起了一陣攻擊魯迅的風潮,罵魯迅甚至成了一種時髦。與此同時,祭出胡適,作為反魯迅的參照物。這其實是既不懂魯迅,也不懂胡適,只看到表象,沒認識到本質的不得要領。

魯迅是一顆珍珠,不能因為毛澤東把這顆珍珠搶過去,掛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陣子,你就說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搶過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錯呵。另外不可忽視的一點是∶毛絕不是真正懂得並欣賞魯迅!

Read more

曹長青:扼殺自由的兩隻手

在“政教合一”結束後的世界,結束“政經合一”將是人類下一步面臨的最重要挑戰。無論國家力量多麽強大,人類的全部進步,都是從“別管我們”開始的,並將朝著這個方向不屈不撓的邁進,因為自由是人的本性。

Read more

曹長青:為什麽美國人高舉安蘭德的畫像

西方左右派之爭在美國最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羅斯福總統上台推行“新政”後更為明顯。羅斯福利用美國出現“大蕭條”經濟危機,全力推行社會主義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稅收,國有化,擴大政府權力。新政獲得左翼主導的知識界歡迎,因為它的旗幟是均貧富、社會平等。這種口號本身就佔據道德高地,符合知識份子要建立“理想國”的烏托邦幻想。

Read more

曹長青:高牆雞蛋,我站高牆一邊

巴以衝突,當然也是一場戰爭。評論戰爭的標準,不是哪方強,哪方弱,而應是正義與非正義。強不等於錯,弱更不等於對。但這個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強弱”的說法誤導,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那個“高牆雞蛋”的歪理:“無論高牆多麼正確、雞蛋多麼錯誤,不管那高牆多麼的正當,那雞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總是會站在雞蛋一邊。”

Read more

曹長青:伊斯蘭的怒火與出路

奈保爾認為,“伊斯蘭的狂熱是一種被神聖化了的狂熱,對信仰的狂熱,政治狂熱。”他說“在旅途中,我不止一次地見到敏感的男人們,他們隨時都醞釀著恐怖騷亂。”奈保爾甚至認為,“不少穆斯林人的主要‘感情’就是狂熱和仇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是靠仇恨餵養的。”

Read more

曹長青:安蘭德 vs.奧巴馬

在1998年美國蘭登出版社做的《二十世紀百部最佳英文小說》評選中,在“讀者投票評選榜”上,安蘭德的《阿特拉斯聳聳肩》獲第一名,《源泉》獲第二名。她的另兩部小說分別排第七、第八位。而她一共就出版過四部小說。

Read more

曹長青:我怎樣成為一個美國右派

在經濟問題上,我是小政府、徹底市場經濟理念的熱烈追隨者,從根本上完全不能認同民主黨的經濟政策,而經濟政策是其它政策之本,所以在第一次投票時,就毫不猶豫地背叛了自己入籍時註冊的民主黨,而把每一項的票全部投給了共和黨候選人。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該在聯合國失敗

聯合國的一個嚴重的制度性缺陷是,它的192個成員國,很多政府都不是民選產生的,像中國、古巴、北朝鮮、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緬甸、越南,蘇丹、敘 利亞、黎巴嫩等專制國家,人權記錄極為惡劣,但它們照樣有“一國一票”,且很多時候形成“多數”,把聯合國變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樂部。

Read more

曹長青:美國有什麽錯?

美國的兩個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廣民主政治和自由經濟,在保護美國自身利益的同時,都和人類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價值有一致性。除此之 外,美國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國家。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美國向世界各國,尤其是第三世界國家,提供了大量經濟援助,總數已超過一萬億美元,是全球捐獻最多的國家。

Read more

曹長青:人類什麽時候能長記性?——寫在911災難周年日

人類的不長記性是驚人的。即使在911發生之後,在美國要以戰爭方式摧毀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權之際,仍有幾千美國人在華盛頓、幾萬法國人在巴黎示威,以和 平的名義,反對美國的軍事行動。最近,圍繞是否要軍事解決伊拉克問題,又是不少反對的聲音,尤其是在歐洲;在美國強大的軍事保護傘之下,那裡的無數人早已忘記了納粹用炮火和鮮血給過他們的教訓。它再次反映出人類對邪惡的無知、輕信,以及永遠被教訓、卻永不長記性的愚蠢。

Read more

曹長青:“為了和平,就必須準備戰爭”

“反戰者”表面上看挺高尚,很看重生命,頗有人道情懷,更熱愛和平,但實際上那種不分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不分文明和邪惡,一味盲目地反對一切戰爭,結果不僅會導致更多平民死亡,更多災難;而且等於給邪惡開了綠燈,使和平更沒有保障。“農夫和蛇”式的愚蠢,不僅害己,也害別人。

Read more

曹長青:讓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世界

今天,我們看到星條旗不僅在美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飄揚。對於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來說,這面旗幟的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家象徵,它代表著自由、尊嚴、文明 的價值;人們舉起這面旗幟,更支撐起這面旗幟所代表的價值。如果這是霸權,那麽就應該讓這種民主自由的價值霸權整個世界!

Read more
1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