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生:2016美国总统大选最新选情分析

每4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采用全民投票的方式,但是谁当选总统,并非取决于投票的总票数,而是根据“选举人票”(Electoral Votes)的票数来计算胜负。所谓“选举人票”,以州为计算单位,每州不同,其数量=参议员+众议员,例如美国国会中纽约州的参议员人数为2,众议员人数为27,因此纽约州的“选举人票”票数为2+27=29。参议员人数是固定的,每个州2名,而众议员人数则根 据人口统计数予以分配。本届美国国会的参议员人数为100名,众议院人数为438名(根据2010年人口统计),总共538名,也就是说,总共有 538张“选举人票”。要当选为下一届美国总统,必须有270张“选举人票”的支持,才能获胜。

Read more

四次越狱,一次越境,不屈服的中国铁汉

今天中国官方媒体竞相刊登这个故事,但构成巨大讽刺的是,这样的惨剧仍在中国发生,像盲人陈光诚,也是“越狱” 成功,逃脱严密监视他的官方保安,进入北京的美国大使馆,才最后被允许来到美国,获得真正的自由!而像维权律师高智晟等,至今仍在中国的“大监狱”中,被剥夺自由,至今没有越狱的可能。

Read more

李子旸:后进国家中的军队 ——从土耳其军事政变说起

军事政变听上去很反动、很可憎,但了解土耳其的人都知道,在这个国家,军事政变却往往是好消息,意味着混乱、极端局面的结束,意味着社会秩序的恢复和国家重新走上正轨,是好事。土耳其能有今天,没有变成叙利亚那样的失败国家,没有变成伊朗那样的神权国家,土耳其军队的作用至关重要。

Read more

曹长青:怎样看待军事政变

当今世界,最反动、最顽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产国家。其实两者的本质都是政教合一。共产主义虽不信天上的神,却把人间的暴君当神来拜,其宣传洗脑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这两种国家,军事政变是能促进、推动世俗的宪政民主制度的。

Read more

曹长青:奥巴马谋杀黑人!

在迄今为止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上,最受听众欢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讲话,也不是他的儿女们,而是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因他口无遮拦、针锋相对地痛批政治正确,清晰、明确地高声喊出:“黑人的命重要”运动(black live matters)是种族主义!

Read more
1 23 24 25 26 27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