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国民党“灭扁”计划的背后

六十年前的“二二八”,台湾精英几乎被杀尽之后,才有了国民党外来政权的长期统治。今天,卷土重来的国民党,要再次清算本土精英,灭掉你们的元气。只不过这次先用“煽情麻醉剂”让台湾人失去要求司法公正的警觉,然后再用“司法”软刀子屠宰你们。而面对这种屠杀,绿营还得说“该死”。这真是令人恐怖。

Read more

曹长青:我怎样成为一个美国右派

左派民主党和右翼共和党在上述一系列问题上的不同,从根上来看,全部 (!)都和经济理念有直接的关系。所以,要想真正了解美国(和其它西方民主国家)的两党政治,左、右派的不同,首先必须弄清它们经济政策的不同,以及背后 的哲学理念分歧。而在一个以市场经济为主的国家生活,不懂经济就像今天不会使用计算机一样,不仅是一个严重的知识缺陷,而且会直接影响你自身的经济利益。

Read more

曹长青:拒绝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中国知识分子想要强国,甚至超美,根本之路,是应借鉴英美式的重视个人、保护个体权利的思想价值和经验,也就是信奉古典自由主义,以“个体主义”价值为核心!而最不应该的是效仿斯拉夫至上式的民族主义、群体主义、甚至东正教专制的所谓“俄罗斯道路”。

Read more

曹长青:如果再有“天安门运动”

中国人心里都是渴望自由的,只不过被共产党多年的教育洗脑吓住了;要改变以往的跪着要求改革、恳求共产党的那种思路,要改变跪着向共产党递状子的那种思路。我们自己站起来,结束那个专制。中国人照样会把自己的国家管理的像埃及,像东欧那些结束共产统治的国家一样,走向民主,同时有自由经济。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

正如对以往任何一次中共领导人更换,对习近平上台,又是无数人寄予厚望,认为他会推行政治改革,尤其习近平说过要按宪法行事。但人们现已看得很清楚,习近平不仅是“新平装旧酒”的一如既往,甚至可能比原来更糟,这从其政治、经济、外交等三方面的政策取向就可看出来。

Read more

曹长青:法国左派红潮带来的灾难

高税收导致很多法国人不堪重负而“出逃”,像国际知名的法国摇滚乐手强尼哈莱德,则被迫移民瑞士。他说,“法国加给我的重税,让我感觉厌恶,我受够了。”而在强尼之前,则有法国的汽车巨子、香奈尔大股东、家乐福合伙人、网球天后、当红名模等很多名人富豪,都因躲避高税收而迁离法国。

Read more

曹长青: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大概是由于毛泽东热捧了鲁迅,所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中国文化人发起了一阵攻击鲁迅的风潮,骂鲁迅甚至成了一种时髦。与此同时,祭出胡适,作为反鲁迅的参照物。这其实是既不懂鲁迅,也不懂胡适,只看到表象,没认识到本质的不得要领。

鲁迅是一颗珍珠,不能因为毛泽东把这颗珍珠抢过去,挂他自己脖子上炫耀、利用了一阵子,你就说那珍珠不是珍珠了。而且,被毛抢过去一把,也不是珍珠的错呵。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毛绝不是真正懂得并欣赏鲁迅!

Read more

曹长青:扼杀自由的两只手

在“政教合一”结束后的世界,结束“政经合一”将是人类下一步面临的最重要挑战。无论国家力量多么强大,人类的全部进步,都是从“别管我们”开始的,并将朝着这个方向不屈不挠的迈进,因为自由是人的本性。

Read more

曹长青:为什么美国人高举安兰德的画像

西方左右派之争在美国最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罗斯福总统上台推行“新政”后更为明显。罗斯福利用美国出现“大萧条”经济危机,全力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扩大政府权力。新政获得左翼主导的知识界欢迎,因为它的旗帜是均贫富、社会平等。这种口号本身就占据道德高地,符合知识份子要建立“理想国”的乌托邦幻想。

Read more

曹长青:高墙鸡蛋,我站高墙一边

巴以冲突,当然也是一场战争。评论战争的标准,不是哪方强,哪方弱,而应是正义与非正义。强不等于错,弱更不等于对。但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强弱”的说法误导,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个“高墙鸡蛋”的歪理:“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不管那高墙多么的正当,那鸡蛋多么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

Read more

曹长青:伊斯兰的怒火与出路

奈保尔认为,“伊斯兰的狂热是一种被神圣化了的狂热,对信仰的狂热,政治狂热。”他说“在旅途中,我不止一次地见到敏感的男人们,他们随时都酝酿着恐怖骚乱。”奈保尔甚至认为,“不少穆斯林人的主要‘感情’就是狂热和仇恨。”“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靠仇恨喂养的。”

Read more

曹长青:安兰德 vs.奥巴马

在1998年美国兰登出版社做的《二十世纪百部最佳英文小说》评选中,在“读者投票评选榜”上,安兰德的《阿特拉斯耸耸肩》获第一名,《源泉》获第二名。她的另两部小说分别排第七、第八位。而她一共就出版过四部小说。

Read more

曹长青:我怎样成为一个美国右派

在经济问题上,我是小政府、彻底市场经济理念的热烈追随者,从根本上完全不能认同民主党的经济政策,而经济政策是其它政策之本,所以在第一次投票时,就毫不犹豫地背叛了自己入籍时注册的民主党,而把每一项的票全部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

Read more

曹长青:美国该在联合国失败

联合国的一个严重的制度性缺陷是,它的192个成员国,很多政府都不是民选产生的,像中国、古巴、北朝鲜、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缅甸、越南,苏丹、叙 利亚、黎巴嫩等专制国家,人权记录极为恶劣,但它们照样有“一国一票”,且很多时候形成“多数”,把联合国变成反美、反西方、反文明的流氓俱乐部。

Read more

曹长青:美国有什么错?

美国的两个最基本、最重大的外交政策,推广民主政治和自由经济,在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同时,都和人类共同的安全、自由、民主价值有一致性。除此之 外,美国是全世界最慷慨、最具同情心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向世界各国,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提供了大量经济援助,总数已超过一万亿美元,是全球捐献最多的国家。

Read more

曹长青:人类什么时候能长记性?——写在911灾难周年日

人类的不长记性是惊人的。即使在911发生之后,在美国要以战争方式摧毁在阿富汗的塔列班政权之际,仍有几千美国人在华盛顿、几万法国人在巴黎示威,以和 平的名义,反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最近,围绕是否要军事解决伊拉克问题,又是不少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在欧洲;在美国强大的军事保护伞之下,那里的无数人早已忘记了纳粹用炮火和鲜血给过他们的教训。它再次反映出人类对邪恶的无知、轻信,以及永远被教训、却永不长记性的愚蠢。

Read more

曹长青:“为了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反战者”表面上看挺高尚,很看重生命,颇有人道情怀,更热爱和平,但实际上那种不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不分文明和邪恶,一味盲目地反对一切战争,结果不仅会导致更多平民死亡,更多灾难;而且等于给邪恶开了绿灯,使和平更没有保障。“农夫和蛇”式的愚蠢,不仅害己,也害别人。

Read more

曹长青:让民主自由的价值霸权世界

今天,我们看到星条旗不仅在美国,而且在世界各地飘扬。对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来说,这面旗帜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象征,它代表着自由、尊严、文明 的价值;人们举起这面旗帜,更支撑起这面旗帜所代表的价值。如果这是霸权,那麽就应该让这种民主自由的价值霸权整个世界!

Read more
1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