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从“政教合一”到“政经合一”

安兰德是第一个从道德的角度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哲学家。她认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仅是可行的,更是道德的,因为它提供了自由交换产品(包括思想)的机会,体现并尊重了个人权利。而政府主导经济,以及各种剥夺个人私财的集体主义,不仅是不可行的(带来贫穷和专制),更是不道德的,因为他们以“人民”这种集体的名义,用高税收的手段,去追求所谓的“公共利益”。最后剥夺的则是个人的权利,个人的自由。对于政府主导经济,安兰德甚至说,“政府对企业的‘帮助’和政府的迫害一样可怕。”安兰德的追随者、前美国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说,兰德为资本主义确立了道德性,这点改变了他的一生。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Read more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哈维尔虽然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也坚定地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等,政治倾向明显“亲美”;但其经济政策,却仍没有脱离共产主义的思路,或者说根本没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争什么,没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强调和信守的“自由经济”理念到底对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义。因此哈维尔执政时,仍是热衷“平等”、重视“分配”、结果是增税,扩大福利,强化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效能。当时任总理的克劳斯,则坚定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竞争等原本资本主义价值。两个人可以说典型体现了西方左、右派的针锋相对。

Read more

刘淇昆:应该彻底否定“文革”吗?

文革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浩刼,但同时也是奴役人民的中共官僚集团的刧难。文革中,整个官僚集团(除了最高层的“毛主席的司令部”)被奋起造反的民众打翻在地,斗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甚至于家破人亡。中共官僚集团对文革的仇恨,实际上远胜于普通民众。

Read more

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美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实践保护个人权利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才能真正保护个人权利?那就是推崇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价值的国家。安兰德是对此阐述得最清晰、最犀利的思想家。这篇安兰德在1946年发表这篇《什么是美国价值》对这点作了简要、清晰、深刻的论述。

Read more

曹长青:美国强盛的根本原因

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左派罗斯福政府就乘机推行侵蚀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热衷的榜样是共产苏联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罗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叹,“为什麽让苏联独享改造世界的乐趣?”罗斯福们也要像苏联那样推行改造社会的乌托邦。那个时候通过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国营经济等,至今仍在损害美国的经济,以及美国先贤们确立的个人自由原则。

Read more

曹長青:美国大选的权力与权利之争

美式民主经过四站:雅典,罗马,伦敦,费城。人类民主这四站,主要取向都是制约权力者,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其中最重要是伦敦这一站,不仅在制度层面确立宪法至上,且在理论上为现代民主做了 根本性的奠基,标志是约翰.洛克(John Locke)发表了《政府论》等经典,论述了保护个人自由、限制政府权力的必要性,并首次明确提出,人有“生命、自由、财产”这三大权利,谁都不可侵犯。 如遭政府剥夺,人民有权推翻政府,革命不但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

Read more

何清涟:文革毒地依然在,只是缺契机

文革究竟会不会回归中国?这得先弄清楚文革是什么。中国 文化中,对“力”的崇拜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对“力”的崇拜呈两极表现,一是对权力的崇拜,极致是对皇权的高度崇拜;二是对暴力的崇拜,中国江湖文化始终 存在,比如对水浒英雄、游侠文化与黑道文化的崇拜。如果要对文革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文革是权力与民间暴力在中国千载难逢的一次大结合。现在很多人批评习近平集权、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是想建立独裁政治,并将这点与中国回归文革联系起来。

Read more

曹长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国?

虽然沙特阿拉伯的国民都信奉伊斯兰教(法律规定国民必须是穆斯林),但无论是前任阿卜杜拉,还是现任国王萨德曼,都大力宣扬伊斯兰教的和平、宽容性质,强烈反对伊斯兰国等极端伊斯兰势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设立了“国际反恐中心”,并出资一千万美元帮助联合国创办“国际反恐中心”。

Read more

莫天:个人主义“解毒”

个人主义的土壤在中国历来是贫瘠的。这贫瘠的原因有二;一是对个人主义的理解的偏差。在我们的概念里,将个人主义与侵害他人相混淆,个人主义等同于洪水猛兽;二是君主专制权力的强大,借集体主义使君主专权更加稳固,个人主义的土壤严重的水土流失。

Read more

陈破空:百年反思 孙中山是问题人物

孙中山一生精于暗杀谋划,曾组“支那暗杀团”;暗杀对象,包括各类政敌,而不论敌方、己方(如杨衢云、邓铿、陶成章等)。孙借口宋案,发檄讨袁,于同年7月,发动“二次革命”,被袁击败后,逃亡日本。实际上,从1911年底归国起,孙就一心倒袁自立,不达目的誓不休,而罔顾国家大局大势。孙想当大总统,依当时条件,大可循宪政之路、选举之路,惟须等待数年而已,何不为?原来,孙深知自己在党内已失人望、在国内已失人心,难以赢得选票,故铤而走险,假借“二次革命”旗号,搅乱天下,图谋趁乱东山再起。“天下为公”乎?天下为私矣!

Read more
1 22 23 24 25 26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