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扼殺自由的兩隻手

“政教合一”已成為過時恐龍。但“政經合一”,也就是政府主導經濟,不僅在西方,甚至在世界範圍內,至今仍沒有像政教合一那樣受到嚴峻的挑戰。美國的憲法,也沒有對政府和經濟的關係作出明確的規定。

Read more

四次越獄,一次越境,不屈服的中國鐵漢

今天中國官方媒體競相刊登這個故事,但構成巨大諷刺的是,這樣的慘劇仍在中國發生,像盲人陳光誠,也是“越獄” 成功,逃脫嚴密監視他的官方保安,進入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才最後被允許來到美國,獲得真正的自由!而像維權律師高智晟等,至今仍在中國的“大監獄”中,被剝奪自由,至今沒有越獄的可能。

Read more

李子暘 :伊斯蘭問題,還是阿拉伯問題?

文明世界不會被恐怖主義摧毀,恐怖分子沒有那麼大的破壞力。恐怖主義其實是人類在解決了納粹、蘇俄等大問題以後,原有的小問題升級而成的新問題。但畢竟還是小問題,所以各大國難以下決心全力以赴。猶猶豫豫之間,給小流氓們留出了生存空間。僅此而已。

Read more

李子暘:後進國家中的軍隊 ——從土耳其軍事政變說起

軍事政變聽上去很反動、很可憎,但了解土耳其的人都知道,在這個國家,軍事政變卻往往是好消息,意味着混亂、極端局面的結束,意味着社會秩序的恢復和國家重新走上正軌,是好事。土耳其能有今天,沒有變成敘利亞那樣的失敗國家,沒有變成伊朗那樣的神權國家,土耳其軍隊的作用至關重要。

Read more

唐駁虎:凱末爾的世俗化、西方化、現代化

在凱末爾充滿傳奇色彩的不斷奮鬥和努力下,土耳其不但從被西方列強瓜分宰割的命運中拯救出來,而且在短短十來年的時間裡,從一個多民族軍事聯合體的半封建半奴隸制帝國變成了一個現代的民族國家,從一個伊斯蘭神權君主制國家變成了議會立憲制共和國。

Read more

美國華裔:我為什麼支持川普

讓我用一個比喻來說明我支持川普的決定:當我們所坐的船距離觸礁只有1000米左右的時刻,只有一個人能操作導航、並願意導航、開船改變航線,避免災難;而希拉里在此刻也要爭奪駕駛權,而且她毫不隱諱地說,她要保持現有航線並提高船速。

Read more

曹長青:怎樣看待軍事政變

當今世界,最反動、最頑固的,一是政教合一;二是共產國家。其實兩者的本質都是政教合一。共產主義雖不信天上的神,卻把人間的暴君當神來拜,其宣傳洗腦的手段、做法跟宗教政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在這兩種國家,軍事政變是能促進、推動世俗的憲政民主制度的。

Read more

曹長青:奧巴馬謀殺黑人!

在迄今為止的共和黨代表大會上,最受聽眾歡迎的,不是川普的模特妻子講話,也不是他的兒女們,而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因他口無遮攔、針鋒相對地痛批政治正確,清晰、明確地高聲喊出:“黑人的命重要”運動(black live matters)是種族主義!

Read more
1 21 22 23 24 25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