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變革

本原來沒有三權分立、新聞自由、定期選舉的文化,全是從美國進口的,而且還是在軍事佔領的強制下進行的。但日本再次展現出其與眾不同,不像今天的伊拉克,或是阿富汗,動不動就有對西式民主的暴力反抗,而是出奇地平靜與配合。日本沒有出現“後軍國主義”的騷亂,更別提軍事反抗。雖然半個多世紀都有美軍駐紮日本,但在日本社會,卻沒有強烈的反美情緒,而是輸了就認輸(日本戰敗承認輸給了美國,他們不認為是敗給中國國共兩黨軍隊),發誓反省、重新靠自己的努力再站起來。

Read more

曹長青: 西藏問題真相與洗腦

如果中國民主運動的領導人和知識分子一面主張民主自由,一面堅持對藏人權利和自由的剝奪,那就是對自由的褻瀆,他們追求的也絕不會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正如藏人旦真洛布在接受我採訪時說的,“當我與天安們的學生領袖們談起六四屠殺時,我們一起譴責北京政權,但當我提起西藏問題時,他們馬上又附和起中國政府。他們這是爭取的哪一門子的民主自由┅┅”

Read more

曹長青:  獨立∶西藏人民的夢想

在絕大多數西藏人的心中,獨立是他們發自心底的夢想。只是由於面對中國惡龍的霸氣和暴政,他們不敢發出真正的聲音;由於對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巨大尊敬和愛戴,他們以宗教情懷推崇達賴喇嘛的政策。但自由是每一個人心底的渴望,掙脫強權的壓迫、建立自己的家園,是古往今來全世界每一個民族都一路浴血奮戰所爭取的,西藏人民絕不會例外!

Read more

曹長青:  獨立∶西藏人民的權利

西藏問題,一直是一個爭議的話題。不僅海峽兩岸的中國政府與西藏流亡政府對此問題持截然不同的觀點,海內外的中國人,對此看法也相當不同。這種種不同,主要源於人們對西藏歷史與現實的了解程度和使用的“價值尺度”。因此,討論西藏問題,不僅有助於了解西藏的真正歷史和現實,更促使我們重新思考人的自由意志和國土統一、人民選擇權利和國家形式、以及民族自決權等重要的價值概念和衝突。對這些價值採取什麽樣的取捨,直接影響中國人走向自由和民主的進程。

Read more

曹長青:撒切爾夫人看透中國

撒切爾夫人不僅關心中國的人權,並對中國人的經濟能力高度評價。她有一句名言∶中國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細胞。意思是,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會爆發出更多的經濟潛能,創造更大的經濟奇蹟。因為連共產黨也承認,他們的經濟改革,只是給中國人“鬆綁”。把原來捆綁中國人的繩子鬆開了幾扣,中國人就爆發出這麽的經濟活力,如果全部鬆開,或者壓根就不捆綁呢?

Read more

曹長青:“高福利養窮人”是不道德的

推崇真正自由主義價值的人們的一個共識是,必須盡量限制政府的權力,國家的職能只限於∶對外,由軍隊保證國民不受外敵侵略;對內,由警察保證人身安全不受他人攻擊、保護私有財產不受侵害,由法庭解決刑事、民事糾紛等。其餘事項應由社會和市場自行調解。對窮人主要應由慈善機構自願提供救濟,而不是由政府強行通過稅收以劫富濟貧的方式進行“二次分配。”

Read more

曹長青:高稅收摧毀美國

美國的稅名目繁多∶聯邦所得稅,社會安全稅,醫療稅,企業稅,聯邦航空飛機稅,汽油稅,香煙稅,酒稅,各類的銷售稅;另外還有州一級和地方城市的稅,包括購物稅,財產稅,旅館稅,水稅,電稅,電話稅,等等等等。即使人死了,也得交“死亡稅”,即遺產稅。而且數額龐大(最高時曾達55%,現降至35%),如果後人交不起,政府就會沒收遺產。先人如留下100萬美元的房子,你如果繳不起昂貴的遺產稅,房子就得被政府拿走(完全是強盜!)政府等於雙重收稅,因為這個人活著的時候,都已經繳付了各種稅,死了,還得再被政府剝一層皮才能進棺材。

Read more

曹長青:川普和中國痞子

我在《魯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寫道:外國有好人,有壞人,有魔鬼,就是罕見痞子。但目前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房地產大亨川普(中國譯:特朗普)就是一個西方不多見的痞子。

痞子,中國人最熟悉。無論是虛構的阿Q那種低級痞子,還是現實中李敖這種文化痞子,這類人在全球所有種族中,華人占的比例最高,段數也最高。痞子,就是沒底線、沒準則,是非可以胡亂攪和,言論行為可隨機應變,“我贏、我賺、我的風頭”才是他追逐的最高目標。這種人在西方真是少見(雖然現在是日趨增加的傾向),所以大多數美國人根本不了解、不懂得這類人的本質和危害。

Read more

曹長青:奧巴馬砸了美國這塊名牌

全世界哪裡的人民被欺辱,哪裡的人民就會想到美國,就會期待、盼望美國的援手。那種期待和相信,是一種巨大的、無形的“信譽”,這個信譽不僅是美國最大的外交財富(在國際事務中說話有份量),也是美國的經濟財富,是人們對“美元”的確信,願意跟美國做生意的推動力,更是世界人民羨慕美國人、尊敬美國人、願意做美國人的根本原因。

Read more

曹長青:瓦文薩也當過共產黨線民?

最新證據顯示:反抗共產主義的英雄、當上了波蘭第一任民選總統的瓦文薩可能做過共產黨的線民!共產黨的滲透之大,僱用線民之多,階層之廣泛,令世人震驚。曾擔任“自由歐洲電台(RFE)”波蘭語部主任的納科德(Z. Nakder)做過共產黨線民。波蘭“團結工會運動”對外發言人、常被西方媒體報導、像電影明星般的知名異議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檔案的秘密代號是Nowak。連華沙大主教、被稱為“波蘭天主教會最有權勢的”維爾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這種線民遍地的現像不僅在波蘭,在整個東歐國家都是如此。不要說很多普通人,連東德的著名異議詩人、民運領袖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也是共產黨線民。東德檔案披露∶曾有34%的人與國安合作,出賣過家人、朋友、同事等。那麼在中國的反共異議人士裡面又會是什麼情形呢?

Read more

曹長青∶為什麽女性多數反對川普

為什麼這麼多共和黨支持者反感川普?主要原因不是政見,而是人品。相當多美國人無法接受一個痞子當總統。正如前共和黨總統提名人羅姆尼所說,美國總統或總統提名人,是美國的臉面。從這張臉,可看到美國(是什麼樣的國家)。像川普這種隨口損人、謊話連篇、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人,怎麼能當美國總統,那不是把美國的臉丟到全世界,丟到月球上去了嗎!

Read more
1 21 22 23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