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美国崛起是当代最伟大的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2001年底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演讲时引述说,“从政治与经济上看,美国的崛起确实是当代最伟大的事,它改变了世界的政治历史。”而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话,则传递出所有因美国帮助而获得自由的国家与人民的心声:“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欠美国一笔巨大的债: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繁荣,我们的民主……美国不仅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每当我看到美国星条旗,我看到的不只是那个国家的代表,而是民主和自由的象征。”

Read more

曹长青:中共喊反腐 官员更暴富

在中国那种千疮百孔的经济体制下,哪个赚到大钱的人,可以说是完全清白的?一旦被查到,就可能是一堆问题,财产可能被没收,人被判刑。不久前中国五家机构做的一项调查显示,75.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亿万富豪们起家,主要是靠搞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只有20%认为是靠个人奋斗成功)。

Read more

金恒炜:蔡英文不要变成「蔡放水」!

已卸任的马英九公然藐视〈国家机密保护法〉规定的二十天申请时限,六月一日甫递件,六月十五日硬要闯关,公然要撕毁现行法律,要给二千三百万人民颜色看!马的原服务机关是总统府,作主的是总统蔡英文;蔡总统有而且只有打回票之一途,绝没有依违两可的余地。不然就是违法「放水」,蔡总统敢冒「蔡放水」之险?

Read more

英文报导陈水扁受到英雄般欢迎和彭文正披露法官落泪

正保外就医的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出席凯达格兰基金会餐会,虽按台中监狱要求在旁边房间见朋友,但却引起全场二千人的欢呼,甚至很多人落泪。一直关心扁案的美国人权工作者和作家迈克. 理查森(Michael Richardson)撰文写出实况及现场感受,以及台湾壹电视政论节目《正晶现时批》主持人彭文正现场讲话及披露当年判扁有罪的法官如果追悔及曾受马政府高层施压的内幕。

Read more

徐水良:评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刘晓波他们明明知道,中共是要作伪证。而这样作证,就是用小范围的没有死人,来掩盖大范围的杀人和死人。但他们仍然要去作证,当然构成有意帮中共作伪证的主观故意。当他们到海外获得自由后,仍然坚持他们的伪证,坚持他们主观客观上的伪证的行为,为他们的叛卖伪证行为辩护,把它打扮成高尚行为,那么,至少在道德道义上说,这一切,就是他们道德道义上极其严重污点。

Read more

曹长青: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的异同

不少中国民运人士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但这个提法本身就等于承认那个政权的合法性、权威性。由六四杀人的政权来给六四平反,本身就逻辑不通、道德混乱,而且在操作上也做不到。南韩光州事件所以得到昭雪,它不是喊平反的结果,而是结束了独裁统治,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结果。

Read more

洪森:钱锺书和杨绛该不该挨骂? (杨索:杨绛百年孤独 )

钱杨也不是一点恶也没作。钱钟书文革期间翻译毛著毛诗,以换取从五七干校回家,获得较好的政治和生活待遇,这作恶虽然很大程度是被迫,但是见过钱对此忏悔吗? 文革结束后他出国访问,配合政府谩骂海外某些作家为反动作家。这就不能完全由被迫来解释了。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悲剧和知识份子的责任

即使屠杀前夜,天安门广场的知识份子还在喊“我们没有敌人”,在美国的民运领袖主张“和共产党朝野良性互动”。最后当枪弹打到身上,还以为是橡皮子弹。天安门学生在中国知识份子的“寻找善良的狼”的幻想引导下,完全不知道,更不清楚,这个世界绝没有善良的狼,只要是狼,本质都是吃人的;必须结束狼的世界,才有羊生存的可能。

Read more

刘军宁:要多研究问题,更要多谈主义

知识分子有两大群类:一类是主义型的知识分子,一类是问题型的知识分子。对前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是多谈主义,对后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多研究问题。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更为重要的还是应该多谈主义,多谈好的主义,尤其要多谈保守自由的主义。因为主义的推动力量更大,也给问题性知识分子提供思想的武器。

Read more

杨逢时:尊严的代价——“六四”27周年纪念

【编者按:在六四屠杀27周年之际,旅居芝加哥的中国作曲家、指挥家杨逢时录制了这个纪念音乐。六四屠杀之后二十多年来,杨逢时(第一个在西方取得作曲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女作曲家)和她先生汪成用(文革后在中国第一个取得作曲硕士学位的研究生)几乎每年都创作悼念六四遇难者的乐曲,举办六四纪念烛光音乐会等,因此他们的名字被中共政权列入黑名单,多年不被允许回中国。这是今年六四之际他们的最新作品。】
几乎每年六四之际都制作悼念音乐,并举办六四纪念会的

Read more

陈水扁参加六四餐会争议:曹長青2010年11月29日在土城看守所前的演讲

2016-06-04 21:41〔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前總統陳水扁今日(4日)參與凱達格蘭基金會11周年晚會,現場擠滿了支持者,還夾道歡送阿扁離場;同樣出席餐會的政論節目名主持人彭文正,晚間便在臉書發文表示,「擠滿了150桌的典華飯店;此刻,我比主持國宴更加驕傲」,引發網路熱議。

Read more

曹长青:从“政教合一”到“政经合一”

安兰德是第一个从道德的角度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哲学家。她认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仅是可行的,更是道德的,因为它提供了自由交换产品(包括思想)的机会,体现并尊重了个人权利。而政府主导经济,以及各种剥夺个人私财的集体主义,不仅是不可行的(带来贫穷和专制),更是不道德的,因为他们以“人民”这种集体的名义,用高税收的手段,去追求所谓的“公共利益”。最后剥夺的则是个人的权利,个人的自由。对于政府主导经济,安兰德甚至说,“政府对企业的‘帮助’和政府的迫害一样可怕。”安兰德的追随者、前美国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说,兰德为资本主义确立了道德性,这点改变了他的一生。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Read more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哈维尔虽然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也坚定地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等,政治倾向明显“亲美”;但其经济政策,却仍没有脱离共产主义的思路,或者说根本没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争什么,没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强调和信守的“自由经济”理念到底对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义。因此哈维尔执政时,仍是热衷“平等”、重视“分配”、结果是增税,扩大福利,强化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效能。当时任总理的克劳斯,则坚定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竞争等原本资本主义价值。两个人可以说典型体现了西方左、右派的针锋相对。

Read more

刘淇昆:应该彻底否定“文革”吗?

文革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浩刼,但同时也是奴役人民的中共官僚集团的刧难。文革中,整个官僚集团(除了最高层的“毛主席的司令部”)被奋起造反的民众打翻在地,斗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甚至于家破人亡。中共官僚集团对文革的仇恨,实际上远胜于普通民众。

Read more

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美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实践保护个人权利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才能真正保护个人权利?那就是推崇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价值的国家。安兰德是对此阐述得最清晰、最犀利的思想家。这篇安兰德在1946年发表这篇《什么是美国价值》对这点作了简要、清晰、深刻的论述。

Read more

曹长青:美国强盛的根本原因

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左派罗斯福政府就乘机推行侵蚀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热衷的榜样是共产苏联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罗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叹,“为什麽让苏联独享改造世界的乐趣?”罗斯福们也要像苏联那样推行改造社会的乌托邦。那个时候通过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国营经济等,至今仍在损害美国的经济,以及美国先贤们确立的个人自由原则。

Read more
1 19 20 21 22 23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