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森:钱锺书和杨绛该不该挨骂? (杨索:杨绛百年孤独 )

钱杨也不是一点恶也没作。钱钟书文革期间翻译毛著毛诗,以换取从五七干校回家,获得较好的政治和生活待遇,这作恶虽然很大程度是被迫,但是见过钱对此忏悔吗? 文革结束后他出国访问,配合政府谩骂海外某些作家为反动作家。这就不能完全由被迫来解释了。

Read more

曹长青:六四悲剧和知识份子的责任

即使屠杀前夜,天安门广场的知识份子还在喊“我们没有敌人”,在美国的民运领袖主张“和共产党朝野良性互动”。最后当枪弹打到身上,还以为是橡皮子弹。天安门学生在中国知识份子的“寻找善良的狼”的幻想引导下,完全不知道,更不清楚,这个世界绝没有善良的狼,只要是狼,本质都是吃人的;必须结束狼的世界,才有羊生存的可能。

Read more

刘军宁:要多研究问题,更要多谈主义

知识分子有两大群类:一类是主义型的知识分子,一类是问题型的知识分子。对前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是多谈主义,对后一种知识分子来说,应该多研究问题。但是我觉得,在中国更为重要的还是应该多谈主义,多谈好的主义,尤其要多谈保守自由的主义。因为主义的推动力量更大,也给问题性知识分子提供思想的武器。

Read more

杨逢时:尊严的代价——“六四”27周年纪念

【编者按:在六四屠杀27周年之际,旅居芝加哥的中国作曲家、指挥家杨逢时录制了这个纪念音乐。六四屠杀之后二十多年来,杨逢时(第一个在西方取得作曲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女作曲家)和她先生汪成用(文革后在中国第一个取得作曲硕士学位的研究生)几乎每年都创作悼念六四遇难者的乐曲,举办六四纪念烛光音乐会等,因此他们的名字被中共政权列入黑名单,多年不被允许回中国。这是今年六四之际他们的最新作品。】
几乎每年六四之际都制作悼念音乐,并举办六四纪念会的

Read more

陈水扁参加六四餐会争议:曹長青2010年11月29日在土城看守所前的演讲

2016-06-04 21:41〔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前總統陳水扁今日(4日)參與凱達格蘭基金會11周年晚會,現場擠滿了支持者,還夾道歡送阿扁離場;同樣出席餐會的政論節目名主持人彭文正,晚間便在臉書發文表示,「擠滿了150桌的典華飯店;此刻,我比主持國宴更加驕傲」,引發網路熱議。

Read more

曹长青:从“政教合一”到“政经合一”

安兰德是第一个从道德的角度为资本主义辩护的哲学家。她认为,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仅是可行的,更是道德的,因为它提供了自由交换产品(包括思想)的机会,体现并尊重了个人权利。而政府主导经济,以及各种剥夺个人私财的集体主义,不仅是不可行的(带来贫穷和专制),更是不道德的,因为他们以“人民”这种集体的名义,用高税收的手段,去追求所谓的“公共利益”。最后剥夺的则是个人的权利,个人的自由。对于政府主导经济,安兰德甚至说,“政府对企业的‘帮助’和政府的迫害一样可怕。”安兰德的追随者、前美国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说,兰德为资本主义确立了道德性,这点改变了他的一生。

Read more

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Read more

曹长青:克劳斯与哈维尔的分歧体现什么

哈维尔虽然强烈地反对共产主义,也坚定地支持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等,政治倾向明显“亲美”;但其经济政策,却仍没有脱离共产主义的思路,或者说根本没有明白西方左、右派到底在争什么,没有懂得右派(保守派)强调和信守的“自由经济”理念到底对人的自由具有何等意义。因此哈维尔执政时,仍是热衷“平等”、重视“分配”、结果是增税,扩大福利,强化了政府(干预经济)的效能。当时任总理的克劳斯,则坚定主张市场经济,强调自由竞争等原本资本主义价值。两个人可以说典型体现了西方左、右派的针锋相对。

Read more

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美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实践保护个人权利的国家。什么样的国家才能真正保护个人权利?那就是推崇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价值的国家。安兰德是对此阐述得最清晰、最犀利的思想家。这篇安兰德在1946年发表这篇《什么是美国价值》对这点作了简要、清晰、深刻的论述。

Read more

曹长青:美国强盛的根本原因

三十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左派罗斯福政府就乘机推行侵蚀个人权利与自由的大政府新政,其热衷的榜样是共产苏联和法西斯的意大利。罗斯福的主要智囊就曾感叹,“为什麽让苏联独享改造世界的乐趣?”罗斯福们也要像苏联那样推行改造社会的乌托邦。那个时候通过的退休金制度,福利制度,国营经济等,至今仍在损害美国的经济,以及美国先贤们确立的个人自由原则。

Read more

曹長青:美国大选的权力与权利之争

美式民主经过四站:雅典,罗马,伦敦,费城。人类民主这四站,主要取向都是制约权力者,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其中最重要是伦敦这一站,不仅在制度层面确立宪法至上,且在理论上为现代民主做了 根本性的奠基,标志是约翰.洛克(John Locke)发表了《政府论》等经典,论述了保护个人自由、限制政府权力的必要性,并首次明确提出,人有“生命、自由、财产”这三大权利,谁都不可侵犯。 如遭政府剥夺,人民有权推翻政府,革命不但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义务。

Read more

何清涟:文革毒地依然在,只是缺契机

文革究竟会不会回归中国?这得先弄清楚文革是什么。中国 文化中,对“力”的崇拜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对“力”的崇拜呈两极表现,一是对权力的崇拜,极致是对皇权的高度崇拜;二是对暴力的崇拜,中国江湖文化始终 存在,比如对水浒英雄、游侠文化与黑道文化的崇拜。如果要对文革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文革是权力与民间暴力在中国千载难逢的一次大结合。现在很多人批评习近平集权、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是想建立独裁政治,并将这点与中国回归文革联系起来。

Read more

曹长青:沙特阿拉伯要取代美国?

虽然沙特阿拉伯的国民都信奉伊斯兰教(法律规定国民必须是穆斯林),但无论是前任阿卜杜拉,还是现任国王萨德曼,都大力宣扬伊斯兰教的和平、宽容性质,强烈反对伊斯兰国等极端伊斯兰势力。沙特在自己的首都设立了“国际反恐中心”,并出资一千万美元帮助联合国创办“国际反恐中心”。

Read more

莫天:个人主义“解毒”

个人主义的土壤在中国历来是贫瘠的。这贫瘠的原因有二;一是对个人主义的理解的偏差。在我们的概念里,将个人主义与侵害他人相混淆,个人主义等同于洪水猛兽;二是君主专制权力的强大,借集体主义使君主专权更加稳固,个人主义的土壤严重的水土流失。

Read more
1 17 18 19 20 2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