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法国新总统换汤不换药

法国总统大选结果,产生了自1958年法国第五共和之后首次不是传统左右两大党的人当总统,因两大党候选人初选就出局。

最窝囊的是左派社会党的法国总统奥朗德,都不敢谋求连任,因为他的无能和左疯,导致法国经济、外交和国家安全都一塌糊涂。他的民调降到只有5%,跟南韩出现丑闻时的朴槿惠一样低,而他并没有闺蜜事件。

奥朗德不敢谋求连任,该党民调落到谷底。这种情况下,右派共和党党魁菲永本来很有希望,但糟糕的是,菲永的妻子涉入丑闻,导致他的民调直线下跌,初选就被淘汰。原来当过总统的保守派萨克奇,也是在首轮被淘汰 ,也跟他有个大众传统不接受的老婆有关。

去年才成立的小党前进党主席马克龙,和被视为极右立场的老牌政党 《国家阵线》的女党魁勒庞,进入第二轮决赛;这就让马克龙捡到大便宜。在多数法国人抵制勒庞、更不要说整个法国的左派媒体发疯一样的攻击声中,勒庞的败选可想而知。或者说,不是法国人支持马克龙,而是为反对勒庞不得不选了马克龙。

马克龙当选了总统,法国会发生重大变化吗 ?不会!因为马克龙是左派社会党总统奥朗德的经济部长,法国经济的灾难,马克龙有直接责任;同时在基本国策上,马克龙和奥朗德也是大同小异。

首先,在对外政策上,马克龙也是一个“统派”,主张法国留在欧盟,并发展更密切关系。而勒庞则主张法国脱离欧盟 ,强调法国主权,法国第一,是独派。所以法国这场总统大选,也是统独对决。

英国前首相、保守党领袖撒切尔夫人非常反对欧盟这种大一统想法,她曾精辟地指出,欧盟的设立是人类最愚蠢的想法之一。而欧元区则更是愚上加蠢。因为欧洲国家,尤其前东欧国家,相互之间经济规模不同 ,人均收入不同 ,GDP不同,税率不同,又是不同的主权国家,怎么能变成一种货币(欧元)呢?如果美国跟美洲的其他国家巴西 ,墨西哥,阿根廷,甚至现在人民不满到走上街头抗议到暴乱程度的委内瑞拉 ,如果形成一个“美元区”,那美国会是什么样子?完全不可操作!

但这就是欧洲左派知识分子的乌托邦幻想。所以保守派的美国前总统里根说过,那些最乌托邦的怪异想法,多是那些脑袋好像有很多知识的人想出来的。当然,共产主义理论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闭门造车的结果,银行家恩格斯(赚资本主义的钱)养活马克思,两人苦思冥想出要消灭差别,消灭阶级,消灭私有制的均贫富共产主义。

英国通过公投脱离欧盟 ,而法国却选出仍热衷欧盟的总统;从这里可看出英法两国历史文化传统的根本不同。人类最早的个人权利思想是从英国正式开端的,尤其以英国思想家洛克提出的人的三大权利说(生命,自由,私有财产的权利)开始。美国之所以成为当今唯一超强,是因为美国站在英国的这种个体权利的思想肩膀上。美国的独立宣言和宪法这两个最重要的立国之本文件,其基本精神,就是照搬英国思想家的上述三大个人权利说。
而法国就不同了,想起法国,不是什么自由平等博爱,而是法国大革命的血腥,尤其是法国开创断头台政治的残忍。后来的共产革命,主要是法国大革命提供了最初的样本。所以今天法国人选择“统派”当总统 ,与英国人公投脱离欧盟 ,形成对照,根本原因是两国的价值取向和历史传统都有不同。如果说英国是人类个体主义的发源地,法国则是群体主义,左疯思想的大本营。

第二,马克龙当选总统 ,法国在国家安全上也难有更多保障。因为马克龙仍要继续左派社会党热衷的所谓《申根协议》,开放边境,跟欧洲连成一体,而导致边界无法严守,非法移民(更可能有恐怖分子)进入法国。法国自2015年以来,发生多次恐怖袭击,造成大量死亡。马克龙对非法移民持宽容的软弱立场,导致法国根本没有可能放弃申根协议,所以法国的边界仍会像奥朗德时代那样漏洞百出、脆弱不堪。另外,马克龙像奥朗德一样,也是唱“文化多元“的高调,纵容伊斯兰势力在法国的扩大。目前六千万法国人口中 ,穆斯林已占10%,是欧洲国家中穆斯林人口比例最高的之一。在很多法国的清真寺里,宣扬的不是融入法国文化,而是反西方文明 、强调伊斯兰主义,法国的穆斯林青年被灌输圣战意识,有的成为仇恨西方的伊斯兰国恶魔。

第三,在国内经济政策上,虽然马克龙提出薪金税率要削减(目前高达50%),但在整体经济政策上 ,仍是个迷你型的奥朗德,还是大政府、高福利、政府主导和控制经济的左派路数。

在奥朗德五年总统任期中,法国的经济每况愈下,失业率高达10%,年轻人的失业率飙至24%!美国目前失业率是4. 4%,法国失业率是美国的两倍以上。马克龙的所谓经改方案,只是什么办更多的职业培训,建立更多的青年学校等。但如果不能大幅减税,企业招募员工的福利负担仍那么沉重,办多少学校,年轻人也难找到工作,因为企业主无法承受员工的福利负担,在招工上会非常谨慎,轻易不敢雇人。

但是,不论马克龙的政策跟左派社会党的奥朗德多么相像,在法国左派媒体的煽动渲染下 ,很多法国人为了抵制极右翼的勒庞 ,宁可选择马克龙。这种被称为“道德绑架”的戏码在2002年就上演过一次。那时是马丽娜.勒庞的父亲老勒庞进入了第二轮总统决赛,也同样是为抵抗勒庞,左右派同仇敌忾,勒庞就毫无机会。

老勒庞是个极端民族主义者,在2011年,他领导的国民阵线党,把他从党主席位置上拉下马,他女儿当选党魁。但老勒庞仍口无遮拦 ,随口胡说,其极右派形象严重损害国民阵线,最后女儿忍痛割“父”,把老爹开除了党籍。马丽娜.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已跟老勒庞时代相当不同,更为温和理性,所以这次赢得了35%选票,可谓史无前例(老勒庞时最高是20%)。

马克龙虽然当选了总统,但难题在后面。他的小党去年才成立 ,总共26万多名党员,不到法国六千万人口的0.4%,而且在法国议会没有席位。下个月(6月份)法国议会选举,马克龙的小党能拿到多少席位,完全是未知数。

另外,这次法国大选是过去40年来投票率最低的,只有65%。说明有三分之一的法国人没有投票。法国是每五年选一次总统,上一次(2012年)投票率是72%,再上一届(2007年)是75%。这次所以投票率不高 ,因为很多法国人对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不喜欢,投不下票。在已投票者中,还有20%投了污损票,在票上打X等表达愤怒。

但是 ,马克龙至少创造了两项纪录:一是他是法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才39岁。另一个是拿破仑,掌权时40岁。拿破仑靠武力杀戮,要统一欧洲,最后失败了。今天的马克龙仍热衷大欧盟,在这个意义上,他也是拿破仑那种大一统的思想传人。

另一个记录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民选总统,妻子比他大24岁,是他妈妈的年龄,他的继子(儿子)比他还大两岁。新的法国总统夫妇一定会来美国访问,跟川普总统夫妇站在一起,会形成戏剧性场面 ,因川普比妻子大24岁。美法两国总统夫妇,在男女年龄上“平衡”了;但是,在左右派理念上,却是南辕北辙。

2017年5月9日于台北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4 comments

  1. 两人都不会带来多大的变化。马克龙上台的话,尽管他是左派,但实际上他不会左到哪里去,目前的风潮是不利于左派推行自己的政策的。他凭他自己个人的魅力上台,然后基本上会是一个混日子的角色,顺着现有的方向随波逐流,跟现在的奥朗德后期和八十年代的密特朗后期差不多。勒庞即使上台了,她在议会也一定是一个少数派。照法国的宪法结构,她会不得不任命一个在大多数问题上跟她作对的总理,因此不可能发挥川普在美国的这种作用。她下一步能不能通过公民投票达到目的,还是很成问题的事情。她如果上台的话,主要效果就是造成一种欧盟更加不可持续的声势,迫使德国人做出选择,要不要把欧盟规模缩小,退缩回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那种大中欧计划。但是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并不在她手里面,也不再法国人手里面,而是在德国人手里面。欧盟的命运,归根结底是掌握在德国人手里面的。或者说得更具体一点,是取决于德国精英阶级愿不愿意舍弃欧盟统一货币,给德国企业和银行家在南欧获得的重大利益上面狠狠地砍一刀。如果他们愿意做出这个牺牲的话,有没有勒庞都没有关系;如果他们不愿意做出这个牺牲的话,有没有勒庞同样也没有什么关系。主流派的各个政党很明显会像是在希拉克选举的那一次,组织一个共识政治的联盟来抵制勒庞。勒庞能不能上台,主要看他们这个联盟脱离群众基础的程度有多大。http://mp.weixin.qq.com/s/I6j7GhvEzH945KnK9xGRpA

  2. 人类进化到现在,好不容易创造出一个相对文明的世界就要被这些社会主义者毁掉吗?俄罗斯寡头,流氓中共和伊斯兰恐怖主义这些邪恶还没被消灭,正义就这么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呵呵,不甘心啊。。。。

  3. 法國該選個人獸交總統. 引邪教教徒入法國, 本質正是人獸交. 且是野獸姦人.

  4. 请长青兄在对台湾民进党“一例一休”问题发表看法时小心一点。不要忘了在实行“一例一休”之前经常报道的台湾劳工每年工时在世界上高居几乎首位,所以限制工时是必须的。加拿大对劳工工时有几条硬杠杠:1每周工作小时不可超过 60 小时;2每天工作小时不可超过 12;3连续工作天数最多是 6 天。不实行这样的限制,人的身体健康将受到损害。就我所知,美加之间大货车司机的行程都有无线电记录,美国加拿大都有相关部门对大货车司机工作有监视和记录。中国和台湾都有些与西方不同的思维习惯:只能雇佣员工,无错就不能让回家。这对很多季节性工作很不利。加拿大没有强行规定雇主任何时候都要保留员工,员工可以任何时候“跳槽”走人。当然有“失业保险”作为配套。加拿大有很多季节性工作,比方说渔民,做花园或维护绿地,……或者雇主订单没有了……要是不送人回家,谁顾得起人?当然一旦订单到手,雇主会尽量把那些员工再召回来,其中有的员工可能已经找了别的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