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兆丰银丑闻和私有化出路

台湾“兆丰银行”的纽约分行因违反洗钱法被美国纽约州金融署开罚57亿台币,随后又爆出该银行自称把小数点写错、误报40亿美元的乌龙等,再次引起人们探讨兆丰银行这类公股银行的管理,尤其是所有权问题。

兆丰银在台湾金融界地位显赫,它不仅是八大公股银行之一,而且主导国家外汇业务。但使它更“出名”的是,其因违法乱纪不断遭罚,已在五个国家被罚过:巴拿马、中国、台湾、澳大利亚,美国,而且被罚金额越来越大。

在这次被罚之前,兆丰的巴拿马分行,一次因屋顶被破洞,盗走228万美元,一次被假运钞车骗去240万美元。当地保险公司拒绝赔偿,认为这明显是银行有内贼协助。而造成这家公股银行如此损失后,其分行经理不仅没遭处分,反而继续升官。

兆丰银行的管理糟到这种地步有很多原因,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它的国营性质。它不像台湾其它的私营银行,而是一家董事长由政府任命、只向官方负责的金融衙门。

八大公股行库败给民营

台湾的八大公股金控和银行,大同小异,都因这种性质而不断出问题。据媒体报道,只是今年前六个月,八大公股行库因外部窃贼和管理失当,被批评为“内稽、内控、风控、资安也全面溃败”,而总计赔偿超过24亿台币。

除了管理混乱疏忽,在商业竞争上,八大公股行库也完全败给私营银行。从2014年台湾金控财报可看出,台湾金、华南金、第一金、兆丰金、合库金等5家公股金控的税前盈余总获利是880亿元,另外三家公股银行彰银、台企银、土银的税前盈余总计293亿元,这八家加起来是1173亿元。而台湾两家民营的富邦金(同期税前盈余是719亿元)和国泰金(562亿元)加起来是1281亿元。只是两家民营的盈利,就超过八家公股的总和;另外从金融市场占有率来看,八家公股行库在市场上的资金占有率达49%,但获利比重却只有34.7%,相比之下,国营的效率低下、混乱和无能是一目了然的!

在台湾本地跟民营企业竞争失败后,八家公股行库不求自身改善,却一窝蜂跑去司法更不健全的中国发展。据金管会公布的营运状况,原来台湾在中国的银行只有合库银这一家,今年四月份(也就是在民进党即将执政前夕)却突然暴增,四家台湾公股银行(第一银、台湾银、土银,彰银)到中国发放贷款,逾放金额近十七亿元——无论家数、金额还是逾放比率,都是历年最高的。而中国金融界的情况是,整个国家被四大国有银行垄断(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这四大国有银行坏账呆账累累,就因为是国营的,不仅官僚衙门作业,更有内线交易和贷款分赃,实为臭名昭著。

据今年三月发布的中国银行2015财年报告,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的不良债权比上一年增加49%。不良贷款占总资产比例为23%,约2万亿元人民币。但独立经济学家预测为约3.5万亿元。英国《金融时报》说,“从技术上说,中国四大国有银行都已经破产,成为实施重要金融改革的障碍。”而在这种现状下,台湾的国有银行们不顾中国银行业呆账赖帐的严重现实,还要去趟浑水。当然,他们去中国发放的资金不是他们自己的,亏了是国家买单,也就是台湾人纳税人买单。

财政部官员的后花园

为什么台湾的公股银行和金控机构在频频出事的现状下,还可以这样不顾风险,却不遭到严肃处罚和整体该革?就因为它们的顶头上司们不愿迈向市场化。明摆着,如果这八大公股行库都市场化、民营化,那些财政部长、次长们,还有国库署长和更多其他的“长”们,退休后就失去了一个舒适高薪的“后花园”。据统计,财政部所管辖的21家金融与非金融业中,有11家有财政部官员,其中有国库署官员的就占9家。这些国家高级官员,退休后去了八大公股行库当董事长,薪水更高,每月达58万台币(还有更高的红利等)。所以,无论八大公股行库在市场上多么缺乏跟民营的竞争力,无论类似兆丰银这种大丑闻出多少,台湾金融业的这八大妖怪,都不会有真正的改变。高级官员的肥水后花园,加上政府支撑的旱涝保收,使它们成为中国国有银行那种大锅饭,相关者吃得不亦乐乎!

台湾八大公股行库的问题,反应出整个台湾的经济迫切需要近一步走向市场化、民营化的问题。人类的历史早已证明,私有的不见得成功,但成功的一定是私有的。国营,已经成为灾难的同义词。不要说当年共产苏联和红色中国那些计划经济的灾难,即使当今世界,也有显而易见的例子,欧洲的希腊热衷社会主义(国有化),结果债台高筑,入不敷出,整个国家经济走向破产。美洲的委内瑞拉也是热衷国有化,国家控制石油等所有主要经济脉络,结果现在民众连购买基本的食物都要排长龙,甚至卫生纸都脱销。亚洲的北韩实行更封闭的国有化,结果曾发生全国人口15%被饿死的惨剧。今天,曾经跟北韩一样的中国,所以有了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就是因为放弃了毛时代的大锅饭和公有制,走向市场经济。而中国经济目前的全部弊端,都来自没有实行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仍掌控相当大比重的经济领域和整体金融命脉,同时政治专制。这种双轨制不仅阻碍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更给中国层层官员的腐败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美国国营企业的惨痛教训

台湾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走向官商最容易结合的半资本主义道路,还是更进一步的市场经济道路,这是新政府面临的一个重要选择。即使在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也不乏国营导致的惨痛教训:美国最糟糕、最赔钱、最受非议的两个企业就是美国国家铁路(Amtrak, 简称美铁)和国营邮局。

1971年成立的美铁,至今运营四十多年,从来没有盈利过,一直赔钱,靠国家补贴。过去几年,国会每年拨款都愈十亿美元,被美国人称为一个“移动的烧钱货”。除了烧钱,还事故连连,按维基百科的数据,“目前美铁每天营运1250班列车,有1%的出轨事故。”美铁所属的唯一高速列车Acela Express,时速仅68英里(约109公里),而台湾的民营高铁,时速是315公里。

美国另一个国营老大难是邮局,过去连续七年出现净亏损,目前赤字是750亿美元。仅去年就亏损159亿美元,比前年多出两倍,完全靠国家补贴存活。

而同样是邮递业务,美国民营的包裹公司UPS,却业务蒸蒸日上,盈利创收,已发展到拥有300亿美元资产的大公司。

另一家更说明问题的是美国民营的联邦快递公司(FedEx),它是由越战退伍军人弗雷德•史密斯个人在1971年投资35万美元创办的私人公司,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快递公司,拥有6万员工,向全球90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年度营业收入超过40亿美元。去年它又以48亿美元收购了荷兰的快递公司天递(TNT Express ),其快递王国进一步扩大。

从美国的民营和私营两大类公司的兴衰,更可看出台湾兆丰银行等公股行库的根本出路,就是民营化,彻底改变其国有、公办的性质。这不仅是八家公股行库,台湾的整体经济改善,都取决于政府是不是努力去走一条已被历史证明是正确的市场经济之路。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6年10月号

Leave a Reply